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40节


  “咦,生子,那两个人在干什么?”这回是春红看见了一件蹊跷事。

  秦寿生一看,见两个人躲在一棵树后面,在鼓捣着什么。

  “那东西我见过,在电视里见过,好像电视台的记者出来采访,身后都跟着一个扛着机器的人。那东西叫摄像机,咱们看的电视和录像,就是那东西录的。”

  “录这玩意干什么?录打架,有啥用?”

  春红是个农村妇女,除了自己的事情,想不到别的地方,就拉着秦寿生走了。

  这件事情的影响不大,很快就平息下来。

  工商所来了个新人管理市场,胖所长不见了踪影。他到哪里去了,没人知道,也没人想知道。

  那些个体户,包括春红,都重新抓阄,分好了摊位,正忙着进货,准备即将开始的开业。

  春红的手气很好,重新抓阄,还是抓到了一号摊位,让她很是得意了一番,时常在嘴里念叨着:“还是老娘稳当,没先把好处给那个胖猪。不然,可是亏死了。”

  由于这是县城里第一个专门修建的市场,在开业的时候,县城里的头头脑脑们都出来露了一下脸,几个领导发表了篇幅冗长的讲话,大体是要开动脑筋,搞活经济之类的官话。在领导表演完毕后,市场才在劈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开业了。

  由于头一天开张,秦寿生特地请了病假,在市场上帮着春红忙活。

  市场开业,引来了不少人,使得市场里熙熙攘攘的,非常热闹。

  春红在忙活了一阵子,才抽出空对秦寿生说:“昨儿我看见刘胖子了。他现在可惨了,被开除公职不说,连老婆都和他离婚了。”

  “怎么啦?”秦寿生非常好奇,“他不是对你吹嘘,说他姐夫是县长,他就是把县城的天捅破了,都没人管吗?”

  春红笑着说:“你记得咱俩那天看见的摄像机吗?听说,人家把那天发生的事情都录下来了,拿到市里一放,那还了得,市里的干部发话了,直接把县长给撸了,刘胖子也被抓起来蹲拘留,被单位开除了。”

  秦寿生有些愣神,没想到县长那么大的官,说撤职就撤职了。


正文 第038章现代匹夫一怒

  这件事情大吗?至于把一个县长给撤了?要是这样的话,那老三带人砸秦康家好几次了,在海边基本上天天打人,动不动就带着人,拿着棍子四处乱窜,到处打群架,还不得被枪毙?

  这样的事情,其中的内幕,不但秦寿生不知道,就是整个县城也没几个人知道。这些东西,不是现在的秦寿生能够懂的。官场上的事情,即使是当事人都未必能搞清楚,何况局外人?反正县长是换了,那个胖所长也被撤了。生活还在继续,县城里除了县长的亲戚和亲信外,也没人觉得自己的生活受到了影响。

  “对了,姐,现在的县长是不是叫赵长风啊?”

  春红摇头说:“不知道,反正听市场里的人说,现在的县长姓赵,原先是县财政局局长,以前是个当兵的。”

  李文君这几天为什么这么高兴,秦寿生终于明白了:这是她姑父当上县长了,小丫头才这么高兴的。至于什么主持工作的说法,他可不明白。

  市场的生意不错,除了刚开业的一个月挣了两千多块,第二个月也挣了一千多块钱。随着天气转冷,水果的价格也逐步上升,利润还有提升的余地。特别是逢年过节的时候,那买水果的,基本上都不问价格,给了钱就拿走,非常爽快。

  水果摊位那里,春红雇了一个当地妇女,帮着卖货,倒也不用秦寿生什么,他只是跟着数钱就行了。

  秦寿生心中有数,分钱的时候,只拿了三分之一的分红,余下的都给了春红。春红嘴上不说,心中对秦寿生还是满意的,至少他知道大小,知道进退,不是那种贪财的人。

  由于当初抓阄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卖水果的两家人和春红心里有了隔膜。平时在一排摊位上卖货,虽然没吵过架,可老死不相往来,那是肯定的了。那两家人不知道是说好了,还是偶然,在价格上老是和春红对着干,你卖一块,我卖九毛,打起价格战来了。

  踩着厚厚的雪,秦寿生两手操着兜,飞快地冲进市场,躲避严寒的侵袭。

  春红坐在那里,愁眉苦脸的。

  “姐,怎么啦?”秦寿生关心地问。和春红发生关系后,春红或许没太在意,可她是秦寿生的第一个女人,年轻的心中,已经拿春红和老婆一样对待了。

  “生子,来了”,春红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没什么,就是烦二号三号摊的人,觉得他们有病。老是和我打价格战,这不是自己害自己吗?什么东西都卖得比我的便宜,我和他们价格一样,他们又降了,就这苹果,他们已经降到八毛钱一斤,连进价都不够,你说,他们这是做买卖吗?”

  “姐,他们这是要撵你走。”在农村,秦寿生见惯了农村市场的价格战,一下子就明白了。

  这种利用价格,赶走竞争对手的做法,不是不好用,但需要有足够的资本和垄断市场的能力。像那两家的做法,明显是在饮鸩止渴。大家进货的渠道都一样,不同的只有价格,你这样打价格战,一旦春红要和你硬着来,最后的结果就是三家都赔个底朝天,没一个赢家。

  “我知道”,春红郁闷地说,“关键是这件事不能总这样,不然的话,不要说挣钱,不赔钱就不错了。”

  “姐,我看新来的那个戴眼镜的管理员和你挺熟的,总是到你这儿转悠,你不会找他想想办法?”

  春红心中苦笑,寻思着:“死生子,你是故意这么说的,还是没想到?那个张眼镜到我这里转悠,明显是不怀好意,看上我了。要是我去找他,那不是羊入虎口了吗?何况,这件事八成就是他搞出来的,想逼我从了他。”

  “生子”,春红把秦寿生拉过来,小声说,“告诉你实话吧,这事就是那个张眼镜搞出来的,他知道姐没男人,就想让姐陪他睡觉,姐不干,他就指使这两家人对付姐姐,听说,他免了那两家的摊位费还是什么的,反正是许诺了,那两家才有胆子来对付姐的。”

  “什么!”秦寿生蹭地站起来,眼睛中的怒火熊熊燃烧,盯着市场管理员的办公室,拳头紧紧攥着,就要去找张眼睛拼命去。

  春红是秦寿生的女人。他可不会允许别人动自己的女人,即使想也不行。

  “做死啊!”春红一把拽住秦寿生,呵斥他,“得罪了他,这买卖更干不了了。”

  “那怎么办?就看着他欺负你!”秦寿生喘着粗气,在那里干生气。

  “生子”,春红拉着秦寿生的手,试探地说,“姐身子早就不干净了,你以后也要找老婆,也不能娶姐,那混蛋要姐陪他睡觉,实在不行的话,姐就依他一回,把事情给平了,你看行吗?”

  “不行!”秦寿生低声吼道。他再年轻,毕竟也是个男人,对自己女人的贞洁看得比性命都重要,就是杀了他,他也不能答应。

  春红以前有男人,可那毕竟是以前的事,秦寿生也没当回事。可她现在是秦寿生的女人,要是让她和张眼镜睡觉的话,秦寿生和村里的秦康、老六有啥区别?都是绿帽乌龟,难兄难弟。

  “姐,你等着吧,看我怎么收拾那个眼镜!”秦寿生留下一句杀气腾腾的话,回身走了。

  “死东西,倒是像个爷们,比秦康强一百倍!”看着秦寿生的背影,春红心中感叹,“要是秦康那混蛋有半点这样的勇气,他就是个太监,再没卵子,我也跟他过一辈子。”

  秦寿生气哼哼地走到门口,见到张眼镜正和一个卖鱼的个体户在那里聊天,脚步就慢下来,想听他们在说什么。

  “你小子从来就没请老子吃过饭,今儿突然请吃饭,肯定没好事….”

  张眼镜再说什么,秦寿生都没听清,他的心,都被暴力和血腥充斥了。

  在农村,发生了争端,基本上都是通过暴力的方式来解决,靠讲理能让对方屈服,秦寿生从来就没见过。秀才遇到兵,还有理说不清呢。你有权怎么啦?老子有拳头,我砸死你!明里我没办法收拾你张眼镜,老子暗地里弄你。

首节上一节40/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