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42节

  学习,到市场帮忙,成了秦寿生生活的基本规律,一直很好地保持着。

  中午吃完饭后,例行到市场视察摊位的秦寿生,看见摊位前的几个人,心中一惊,从旁边卖菜的摊位上拎起一根棍子,大步冲了过去。

  春红的水果摊边上,三个男子围着春红和那个雇来的妇女,动手动脚的,嘴里全是那种淫秽之极的话语。

  “小娘子,听说你一个人在这里做买卖,还不害怕啊!寂不寂寞啊!还是从了飞哥,天天晚上有男人干,多爽快啊!嘿,这奶子,隔着棉衣都这么丰满。我们飞哥可是张飞转世,不但人生猛,那玩意也生猛,女人碰上了,都直喊着再来一次呢。”

  “操你大爷!”春红正挣扎时,一声怒吼传来。

  秦寿生拎着棍子,大步冲过来,大吼着说:“老子灭了你们!”

  当先的一个人没等反过来,便被秦寿生一棍子砸到脑袋上,倒在地上,鲜血直流。另一个人见了,拎起秤杆子,向秦寿生砸来。秦寿生把棍子一拍,秤杆子就飞了,那人的脸上挨了一棍子,一头栽到对面的调料摊里。

  第三个人,就是那张飞见势不妙,顾不得两个兄弟的死活,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把旁边摊位上的东西扔到地上,阻挡秦寿生的追杀。

  逃到卖肉的地方,张飞拿起一把剔骨刀,回身就要和秦寿生玩命,结果被两棒子下去,打得头昏脑胀的,刚要往秦寿生怀里挤,一刀捅了他,就被一脚给踹飞了。

  张飞发现不对:这小子太有劲了,下手也狠,显然是干过架的人。

  好汉不吃眼前亏,张飞败退脸黢黑。张飞回头就跑,一边跑一边骂:“小逼崽子,敢打你张飞爷爷,等我刘关张兄弟一起过来,整死你个小逼崽子。”

  “张飞!”秦寿生愣了一下,大喊:“有种你站住!老子把你黑脸打成血脸”

  “老子不和你小逼孩子一般见识,就等着带兄弟一起操你那个娘们啦!”张飞的大嗓子洪亮,胆子却不大,一溜烟地跑了。

  大市场开业了几个月,生意挺红火的,刘关张看在眼里,就起了占有的心思,想在这些个体户身上捞点好处,就是不收保护费,也要抢两个摊位到手,再转包出去。张飞今儿过来,本来是想立威的,没想到碰上为了女人玩命的秦寿生,又不想和他玩命,只好狼狈而逃。

  “生子,咋办啊!”春红脸色煞白,六神无主。张飞的名声,春红也听说过,据说是和老三差不多的主儿,得罪了他,生意是别想做了。

  “姐,先把摊收了,回去躲几天,我找找人,想办法处理一下。”

  发生这样的事情,在打不过的情况下,只好躲了。秦寿生可不想成为秦康第二,被人给废了男人的特征。躲不过去的话,恐怕就只有请李文君出头了。她的姑父可是如今县里的二把手了,对付几个小混子,哼哼两声,就比打雷的声音还大。

  春红一想也对,收拾收拾,跑回家躲着去了。

  “文君”,拽着李文君的手,秦寿生嘿嘿笑着说,“你姑父都当县长了,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要罩着我啊!”

  “哼!”李文君高昂着头,爱答不理地说,“那要看你的表现了。你要是对我好,啥事都听我的,还有的商量,要是我不高兴了,收拾你还来不及,别说罩着你了。”

  秦寿生连连点头:“以后我全听你的,你叫我往东,我决不往西,叫我杀狗,我决不杀鸡,这总行了吧。”

  见秦寿生说得有趣,李文君扑哧一笑,把最近对秦寿生不务正业的不满都抛到脑后去了。拽着他的胳膊,蹦蹦跳跳地走着

  听秦寿生说起白天的事情,李文君无所谓地说:“没事,最近县里要严打了。张飞他们几个正好是严打的重点对象。他要是敢再去闹事,直接就把他们给弄进去。”

  “哈哈哈,天助我也!”秦寿生心里的担忧完全消失了,抱着李文君转了个圈儿,夸奖道,“文君,你真是个菩萨啊!”

  没等李文君骂秦寿生流氓,前面的胡同里突然冲出几个人来。前面一个人拼命地跑,后边几个人拎着砍刀拼命地追。

  一个大嗓门高声喊:“曹操!我操你大爷!你给我站住!妈的,敢玩我老婆,老子砍死你!”

  一听这声音,秦寿生当时打个寒战:“张飞!”

  前面的那个人非常威猛,大冬天的,竟然光着膀子,光着脚丫,浑身上下没一点遮挡,闷着声,像一阵风似地从秦寿生身边跑过去。

  看看后面追来的人,在看看几把在昏黄的路灯下明晃晃的砍刀,秦寿生抱住李文君,把脑袋藏在她的怀里,靠着墙,免得被人误伤,也免得被张飞看到。

  几个眼睛通红的男子挥舞着砍刀,气势汹汹的,像推土机一般,把沿途的行人吓得魂都飞了。

  人都跑没影了,惊魂未定的李文君才发现秦寿生暧昧的动作,使劲把他给推开。

  “他们在干什么?大冬天的,光着腚在外边跑,后面还跟着人拿刀追杀。难怪县里要搞‘严打’了”李文君颤声说。

  “可能是曹操搞了张飞的女人,张飞才追杀他的。肯定是在干那事的时候,被人堵在屋里,连衣服都没穿,就跑出来了。”说这话的时候,秦寿生想起了农村的那个老三。这些家伙都是那个德行,搞了人家的女人,也不知道避讳,结果闹出一些难以挽回的事情来。

  秦寿生的心情很好。不但是因为张飞的女人被曹操给搞了,算是间接为他出了口气,还因为要是曹操和刘关张干起来,他们就没功夫去找他秦寿生的晦气了。等他们想起来的时候,只怕严打也把他们给打进去了。

  “曹操?张飞!”李文君糊涂了,“曹操是历史人物,是个大奸臣,怎么?现在也有叫曹操的吗?谁家爹妈这样傻,给儿子起了这么个名字。”

  “哈哈哈哈”,秦寿生笑着说,“一看你就是天天学习的好孩子,对县城里的事情一点也不知道。告诉你吧,咱县城里不但有曹操,还有吕布,刘关张,这些人各自纠集了一帮人,组织起帮派,天天在那里争抢地盘、收保护费,闹得可凶了。”

  李文君学习非常用功,很少和同学来往,也不了解县城的事情。听秦寿生一说,她才了解到县城里的境况。

  国家虽然每年都要进行严打,可还是有悍不畏死的家伙,为了得到不应得的利益,组织起类似香港电影里的那种黑社会组织,在县城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秦寿生说的曹操,就是这些人中比较出名的一个。其他的,还有吕布和刘关张几家势力比较大的混子组成的松散团体,都不干什么好勾当。

  九十年代初期,正值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热播,这位名叫曹刚的人就给自己起了个外号叫曹操,手下收了十几个跟着他混的小混子,在火车站、汽车站小偷小摸,还做些贩卖走私物资的勾当,也算是小有实力了。

  要说为人,这曹刚还真像曹操,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不管是为人还是做事,都想着自己,在县城里的名声很差。加上他人又好色,遇见漂亮的女子,总想着要把人压在身下,过过瘾。据说,县城里长得挺不错的几个女的,除了一些曹操惹不起的外,其他的,或是被他威逼,或是被他利诱,都被他得逞了。

  今儿估计是曹操色胆包天,玩了张飞的女人,结果被人追得光着屁股,大冬天地在大街上裸奔,丢光了脸。

  站在大门口,教导处主任杨帆用威严的眼神注视着每一个学生,想从他们的眼神中发觉异常,从中看出他们的书包里是不是有板砖、菜刀、课外书之类的东西。

  即使是重点中学,也有那些混的孩子。他们辜负了父母望子成龙的想法,成天和校外的人厮混,把一个好好的重点高中搞得乌烟瘴气,让杨帆非常气愤,也非常无奈。

  那些不务正业的学生,要么就是家里的根不正,老子就是混子,孩子也跟着学;要不就是家里有钱,孩子没有上进心;要不就是老子是个官,孩子更无所谓了,到时候找个好工作就行了。

  这些有权、有势、有拳头的家长的孩子,杨帆都没办法处分他们。一要处分,家长来了,或者威胁,或者送钱,或者说情,让杨帆左右为难。

  想到这里,杨帆叹息一声,为自己的渺小感到无奈。

  家事缠身,耽搁了更新,请谅解。


正文 第041章禽兽保密用歪招

  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学生走向校门,杨帆觉得非常碍眼。
首节上一节42/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