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43节


  当两个学生走近后,杨帆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大喝一声:“站住!”

  看见那个威严的老师,秦寿生和李文君本来就有些心虚,被这一喊,吓得哆嗦一下,急忙站住了。

  杨帆大声说:“你们是哪个班级的?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竟然带着棍子来上学?”

  秦寿生自知理亏,小声说:“我是高一五班的,叫秦寿生。带棍子是为了下晚自习的时候防备坏人的。”

  杨帆严厉地说:“学校是什么地方?能随便带棍子来吗?棍子没….把棍子放到传达室,晚上带回家去!”

  带着棍子上学,这样的事情绝不能姑息,不然,学校就乱了。杨帆本来想把棍子没收,并给秦寿生一个处分的。可在认出了李文君后,他就改变了主意。李文君的脸杨帆并不陌生,知道她的父亲是谁,更知道她的姑父是谁。对那些他得罪不起的人,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这棍子,却是昨晚被吓破了胆子的李文君要秦寿生带着,好晚上防身用的。秦寿生也害怕,真就拿了,没想到却被教导处主任看见了。要不是沾了李文君的光,他可能就被杨帆给处分了。

  下了晚自习,两人匆匆往家赶。害怕遇到昨晚那样的事情。

  眼看到家了,就听到胡同另一边传来“叮当、噗嗤”的声音,里面还夹杂着“砍死他!”、“别让他跑了!”之类的声音。

  不用看,听那大嗓门,秦寿生就知道这肯定是那个嗓门大,胆子小的张飞在那里。

  不过,听他的嗓门,这次可是要玩命了。估计是因为老婆被曹操给上了的缘故。

  胡同口处,十几个人正在那里厮杀,一方拿着斧头,一方拿着砍刀,你一斧头,我一刀地对砍着。

  看见那血腥的场景,秦寿生吓得差点尿裤子了,急忙缩回头,害怕被人当成了对方的同伙,也被人砍了。

  “曹操”的部下,用的是锋利的斧头,能砍,还能当暗器用;刘关张的部下,用的都是类似关老爷的大砍刀,不过刀把短了一些。两家武器泾渭分明,倒也不用怕被自家人误伤。

  砍着砍着,那些人就砍散了,由群殴成了单挑,满县城地追杀起来。

  发现没动静了,两人探出头,看见地上躺着一个人,脑袋没了半边,当时把李文君给吓晕过去了。

  这是怎么啦?他们彼此之间砍人,从来没出人命的时候,最多是砍断胳膊,砍断腿的,很少有这么拼命的时候,今天怎么这么玩命啊?就因为曹操玩了张飞的老婆吗?曹操也不傻,他理亏,按说不应该拼命啊!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前边一个拿斧头的人拼命在跑,后边两个人举着明晃晃的大刀死命地追。看那方向,是冲着秦寿生这边来的。

  听那大嗓门,肯定就知道是张飞了:“操你妈!曹操,有种你给我站住!老二,我从那边堵住他。”

  曹操好像是有些受伤了,跑得有些慢,要到秦寿生跟前时,已然有些踉跄了。

  那个老二看见了,心中大喜,嗷嗷大叫:“曹操,老子今天操你老婆的时候,她叫床叫得可响了,直喊着让我关二爷再操她两次。”

  这样让男人难以忍受的话,并没有让曹操停下脚步,但是,心神混乱的他,跑得明显是慢了。

  关二爷大喜过望,紧跑两步,举着大刀就看下去。

  哐当一声,关二爷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刀也飞出去了。

  曹操听见动静,回身一看,一个箭步上来,一斧头下去,噗嗤一声,关二爷本能挡着的右臂给砍断了,只剩下一点皮连着。

  两方已经算是不死不休的仇恨了,曹操根本就没想过什么留手,又是一斧头下去,另一只手也断了。

  这时,角落的黑影里传来动静,吓得曹操一跳,没理会昏死过去的关二爷,仔细盯着角落里。

  “多谢兄弟帮忙,曹操不敢忘怀。以后见到我曹操,提到这件事情,俺把这命都可以给你。”

  知道对方没有恶意,放下心来的曹操,听到张飞的大嗓门越来越近,抱抱拳头,一瘸一拐地走了。

  曹操心狠手辣,让秦寿生心中非常震撼,也有些害怕,害怕再遇上刘备之流的杀星。见李文君还在昏迷之中,急忙使劲掐李文君的上嘴唇,好容易才把她给掐醒了。

  看见地下又倒了一个,李文君身子又是一软,倒在秦寿生怀里。秦寿生只好扛起她,使出吃奶的力气,蹦着高地往家跑。

  一边跑,秦寿生一边在心中后悔,后悔自己刚才不该因为张飞的关系,一时冲动,贸然插手曹操和刘关张的事情。他们这些人可是亡命之徒,动辄杀人的家伙,可不能和他们掺和到一起。一旦被他们认出来了,往后就没有安稳日子可过了。

  没跑两步,前面冲出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与两人撞个满怀。

  那人拿着大刀,对着空气胡乱地砍,嘴里叫着:“砍死你!我砍死你!贱货,叫你给老子戴绿帽子,叫你偷人。你偷谁不好,你偷曹操,我砍死你!”

  我靠,怎么又遇到张飞了!秦寿生扛起李文君,回头就跑。

  这一跑,反而引起张飞的注意。他举着大刀,声吼如雷,冲着两人就追过来了。

  秦寿生揍过张飞,可那是寻花问柳的张飞,不是这个老婆被人搞了的张飞。他可不想和他玩命。

  李文君再轻盈,也是八九十斤的人,秦寿生扛着她,怎么跑也跑不快,眼见要被张飞追上了。

  慌不择路。秦寿生骇然发现,前边没路了,他竟然跑进了一个死胡同里。

  这下可坏了,秦寿生放下李文君,疯狂地砸旁边人家的大门,大喊:“救命啊!快开门!”希望有一家人能把他们放进去。

  胡同里的人家冷漠得如同胡同里的黑暗一样,静悄悄的。

  张飞脚步蹒跚地走过来,瞪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住李文君,嘴里不住地骂着:“贱人,敢背着老子偷人?你偷人就偷人了,偷谁不好,你去偷曹操?老子的脸都被你丢光了。我砍死你这个婊子!”

  见张飞举起大刀,哇呀呀地朝李文君砍来。

  “你不让我活,我也不让你活!”秦寿生心底生出一股狠劲,嚎叫一声,一棒子就过去了,“老子和你拼了!”

  估计这个张飞是银样蜡枪头,秦寿生一棍子下去,就把他的刀打飞了,棍子当的一声,砸在他的脑袋上。

  张飞扑通一声,仰面摔倒在地,挣扎几下,就不动了。

  “我打死人了!”秦寿生呆呆地站在那里,脑海里一片空白。

  李文君早就成了痴呆傻,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好久,秦寿生才缓过神来,看着地上的张飞,心中不知该怎么办。

  听见远处传来警笛声,秦寿生忽然想起来,打死了人,是要枪毙的,最次也要坐牢。他可不想坐牢,扛起吓得差点尿裤子的李文君,狼狈逃窜。
首节上一节43/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