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44节


  两人都没有注意,张飞来的方向,地上拖着长长的血迹,也没有注意到,他的后背还嵌着一把斧头,一把让张飞流血身亡的斧头。

  跑到家里,两人才把蹦到嗓子眼的心放了下来。

  李文君吓得失魂落魄的,拽住秦寿生,死活不肯放松。连他上厕所时,都要跟着,睡觉时,也不让他离开。

  秦寿生也非常害怕。他打“死”了人,可不是打了人,心里像小鹿玩闹似的,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一听到警笛声,就觉得是来抓他的。

  搂着李文君温暖的身体,虽然没有半分的情欲生出,可感受着小姑娘同样剧烈跳动的心跳,秦寿生反而冷静下来。

  打死了张飞,没有人看见。秦寿生自己不说,李文君肯定也不会说的,那样的话,应该没人会知道的。可是,她真地不会说吗?这丫头的心眼可是比汗毛孔都多,谁能保证她不说出去?秦寿生心中不住盘算,是不是该把她给…那个了?

  或许是那一棍子的作用,或许是为了堵住李文君的口,不让她出卖自己,秦寿生突然化身禽兽,紧紧搂住李文君,不顾她小声的反抗,咬她的嘴唇,吮她的舌头,扒光她的衣服,咬她的小**。或许是被吓坏了,或许也想释放自己的紧张心绪,李文君的反抗并不激烈,挣扎两下,便搂住秦寿生,身子扭来扭去,两腿紧紧地缠住他。

  骑到李文君身上,秦寿生分开她的两腿,准备进入那个他曾经想进去,却没敢进去,也从来没有进入过的地方。

  和春红发生了那么多次性爱,秦寿生也不是初哥了,可李文君那里实在太狭窄了,狭窄到他使出浑身解数,也只进去一小半,就被李文君杀猪一般的叫喊声吓得崩溃了,再没敢进去。

  李文君出了很多的血,秦寿生那里也是红红的。把两人吓坏了,急忙找东西擦拭,再也不敢做这种事情了。

  秦寿生很奇怪。他和春红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春红可是爽快得不得了,怎么到了李文君身上,就和上刑似的难受?难道…这就是书上说的**吗?

  第一次上推荐,俺也试着冲冲新书榜,十二点后更新一章,请大家支持。


正文 第042章情敌现身

  疼痛过后,李文君反而有些起性,躺在秦寿生怀里,不住地翻转身子,用身体磨蹭他。

  “坏蛋,你欺负我。等我告诉我爸,把你抓到监狱里。”

  秦寿生眼一瞪:“我都是杀人犯了。你再说,我真把你先奸后杀了。”

  李文君也是眼一瞪,刚想回嘴,突然想起被秦寿生一棍子打死的人,再不敢出声了。

  一次简单的插入,彻底改变了两人的关系。用李文君的话说,就是秦寿生睡了她,就要对她负责,做她的奴隶。要是日后秦寿生对她不好的话,她就告诉爸爸,让李副镇长来收拾秦寿生。

  脸上做出郁闷的神情,好像很后悔的样子,其实,秦寿生心中也很得意。与秦婉比起来,李文君没有她漂亮,没有她温柔;与春红比起来,李文君没有她妩媚,没有她风骚。可李文君的家境比起两人来,那是天地之差。李文君的爸爸是副镇长,估计很快就要转正了,她的姑父是县长,那可是大官啊!和李文君交朋友,好处肯定多多的。

  天亮了,街上很平静,除了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谈论昨晚事情的人们,就只有那地上到处都是的深紫色血迹。

  县城本来就小,城东打个喷嚏,城西的人都能听见。关于昨晚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得很清楚。

  那曹操不知发的哪门子疯,和刘关张中的张飞的老婆搞到一块儿啦。张飞知道后,四处追杀曹操。刘关和“张飞”兄弟一体,自诩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是县城里最讲义气的人,连老婆都可以换着搞,这时自然要为兄弟出头。

  事情闹大了,曹操躲了起来。刘关张找不到曹操,就把他老婆给抓住了,关在小屋里,哥儿仨一起上阵,把曹操老婆给玩了一天,弄得下面大出血,差点没弄出人命来。

  这下,曹操坐不住了,领着兄弟和刘关张火拼起来,就发生了昨晚的那一幕。

  火并的结果是:曹操手下死了一个,关羽两条胳膊报废,张飞被砍个半死,被秦寿生给“打”死了。

  公安局本来就准备严打,见出了这种事情,便全局出动,四处抓人。抓了一夜,也只抓到几个小喽啰。曹操、刘备都跑得没影了。

  也有个倒霉蛋被抓起来。此人便是吕布。刘关张和曹操火拼,本来和他毫无关系,可这一闹起来,吕布跟着倒霉。没抓住大头目的公安局,顺手便把吕布给弄进拘留所去了。反正吕布也没做过多少人事,抓住了也不冤枉他。

  中午放学,秦寿生兴冲冲地来到春红家,见她忧心忡忡的,笑呵呵地说:“搞定了,没人再敢欺负你了,那个张飞已经死了。”

  “什么!”春红惊呼,“张飞死了!生子,你怎么能这么干!这是要枪毙的!你赶快收拾一下,快跑吧,别给公安抓住了!”

  秦寿生哈哈大笑:“瞎说啥!不是我杀的,我可没这胆子。是城里的曹操那一伙杀的。”

  清醒过来的秦寿生,已经发觉不对了。他不信自己一棒子能打死张飞。略一回忆,想起了那长长的血迹,心中便已了然。

  “啊!那我得去把摊支开了。”春红放下心来,急忙开始洗漱起来。昨天她没敢去市场,一天没有卖货,现在想起来,可是心疼不已。

  “哎,你干嘛!你这个小犊子,大白天的,干嘛!”

  被李文君勾起了欲望的秦寿生,只好在春红这里发泄,顺便平息昨晚没有平息的兴奋和恐惧。只有在成年女人温暖和成熟的怀抱里,他才会觉得心情安宁,才能得到一片安静的天空。

  忙于应付期末考试,许久没有到摊位看看的秦寿生,站在市场门口,有些迟疑,有些狐疑,许久没有进去。

  春红的摊位上没人买货,她雇的那个老娘们也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只留下春红一个人,正和一个打扮得非常时尚的男子在那里说话。

  两人显然非常熟悉,彼此间不时动手动脚的,非常亲昵。从春红发出的笑声中,站在不远处的秦寿生感觉出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这种笑声,春红和秦寿生在一起的时候,从来就没有发出过。两人在一起时,春红也很高兴,可那种高兴,仿佛是母亲对孩子,姐姐对弟弟的高兴。而今天,看见春红的样子,秦寿生突然心中有种明悟:春红要发春了。

  看见秦寿生,春红脸有些红,有些羞涩,又有些慌张,急忙说:“生子,来,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浩仁老师,是县五中的老师。王老师,这是我弟,是县一中的学生,今年念高一。”

  那位王浩仁老师长得一表人才,皮肤细腻,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书生气十足,就是眼睛中的光芒有些无力,一点也没有男子气概。

  听说秦寿生是高一学生,王浩仁眼光闪烁,和他敷衍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见秦寿生目光中流露出的恼怒神情,春红得意地笑了:“别吃醋,姐和他没什么。他有对象,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再说了,人家是城市户口,哪里能瞧得起姐这样的农村人呢?”

  想想也对,秦寿生也没放在心上,对春红说:“再有三天,我就放寒假了。到时候我来帮你。”

  做买卖不是谁都能做的,秦寿生来了也帮不上忙,春红也没在意,笑着说:“好啊,我这里就缺力工了。你来了,正好帮着搬东西。”

  “你真不走啊?”收拾整齐的李文君,用诱惑的口吻说,“告诉你,我姑父可是用他的小轿车来送我,你要是跟着走的话,回到村里,还不瞻仰死别人啊!”

  秦寿生有些心动,遗憾地说:“我姐说了,叫我寒假帮着她卖货,到时给我点工钱,攒起来等着上大学用。”

  想说什么,又怕伤了这个家伙的自尊心,加上下边的车在打喇叭,李文君就匆匆跑了下去。

  目送轿车离开,秦寿生一个高摔到李文君睡的大床上。

  这个时候,他才觉得自己是真正自由的。平时和李文君在屋里,秦寿生总觉得自己低人一头。即使是干了她,还是有这种感觉。

  拿人手软,吃人嘴短,贫穷面对富贵,总是要矮一头的。

首节上一节44/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