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47节


  没想到,一个简单的走访,就让秦山和秦寿生发出这样的感慨,被这样的感动。这让杨伟心中有些震撼:“这些农民太淳朴了,淳朴到只是一句简单的问候,他们就会被感动。看来,乡里的干部都太不负责任了。不行!我杨伟来这里,并不是全为了提干而来的,为老百姓干点实事,在这里留下点什么,才不白来这一回。”

  杨伟年近三旬,工作也很多年了,不是秦寿生这样的热血青年。心中有了想法,脸上却不动声色,坐在那里,听秦寿生说自己的故事,说他母亲抛弃他和父亲回城的故事,说张翠回到市里,自己羡慕和嫉妒的故事,说秦大拿家欺负自己家的事情。从中,杨伟也得到了一个结论:“农村工作,太复杂了!”

  听到秦寿生说到张翠,杨伟愣了一下,但没说什么,继续听秦寿生讲述自己的故事。

  听秦寿生说,他捣动蚬子,一个月下来,挣了好几千块的事情后,杨伟动容了:“你小子真行啊!我一年下来,也挣不上那么多钱。你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就能挣上这么多钱!”

  秦寿生不好意思地笑了:“别人都没想到这点。想到这点的,都是万元户了,也瞧不起这点钱,就被我钻了空子。”

  这时,秦山走进来,热情地说:“杨乡长,既然你单独一个人,就别走了,在俺家里过个年,也看看农村人是怎么过年的。”

  杨伟见秦山虽然穿着像是农民,可说话办事都带着文化气,再加上有些喜欢秦寿生的质朴,就有了留下的想法,笑着说:“好,就在这里打扰老叔了。”

  见杨伟答应留下来,秦山大喜过望,急忙出去和老婆子一道,忙着收拾饭菜,准备好好招待这位副乡长。

  秦山这辈子就吃过不认识当官的亏,被秦大拿欺负得不行了。现在有这个机会,能结识副乡长,当然要忙着招待。要是和杨伟拉上关系,赵敢干一个村支书,算得了什么?

  秦寿生和杨伟聊了有一会儿,也不觉得生疏了,就大着胆子问:“杨哥,你说老三这么嚣张,为什么没人收拾他呢?难道上面的当官的真的不知道老三的事情?”

  杨伟沉思了一下,苦笑着说:“生子,哥在你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有这样的疑惑。现在,我就是给你解释,你也听不明白,心中也不会服气。等你岁数到了,经历多了,自然就明白一些人的难处。哥在这里给你个承诺,只要你说的老三的事情是真的,哥绝对会收拾他的。”

  见秦寿生脸上露出狂喜的神情,杨伟急忙说:“你可不要着急,以为我明儿就能收拾老三了。别说我还是个没上任的副乡长,就是上任了,上面还有乡长,上面还有县长呢?生子,你也老大不小的人了,别着急,有哥帮你们,日后绝对没人欺负你的。”

  秦寿生不知道杨伟这是半认真、半敷衍的话,心里当真了,急忙说:“杨哥,你要是能把老三给收拾了,估计乡里的百姓都能给你下跪。”

  杨伟笑笑,心中想,要是多写一些表扬信到领导那里,效果就好了。

  杨伟是城里人,这次是第一次在农村过年,见了什么都觉得新鲜,和秦家两个男丁吃饭,也吃得很畅快。可惜,不管杨伟如何谦让,老太太就是不上桌,让他感受到农村男尊女卑的风俗,还是有很大的力量。

  吃完饭后,杨伟和秦山告别,去别的村里继续走访去了。留下了秦家三口人,在那里交口称赞杨伟是个好官。用秦山的话说,这就是包青天重现人间,老三早晚要被抓进监狱里,赵敢干这样的混蛋干部,早晚要被撸下去,秦大拿这样的狗东西,更没资格干小队长。

  说这话的时候,秦山好像忘记了,杨伟只不过是一个副乡长罢了,他好像没有力量做到秦山想的那些事情。被压抑太久的秦山,好不容易见到一个看来像是个清官的杨伟,自然像溺水的人一样,连一根稻草也要牢牢抓住。

  以为上了分类推荐,成绩会有个飞跃,结果在新书榜上反而退步了许多。很郁闷,请书友们支持一二。


正文 第046章爱情来了吗?

  大年初四,秦寿生骑上自行车,载着一袋自家打的大米,一袋子自家腌制的干鱼,到李文君家里拜年去了。

  被小队长欺负狠了的秦山,知道儿子竟然和镇长家的闺女拉上了关系,心里可是乐坏了。大年初一就念叨着这事,初四早上,早早便把秦寿生给拉起来,逼着他去给镇长拜年了。

  正准备出门,见秦寿生扛着大米来了,李副镇长笑骂着说:“小兔崽子,还知道给老子送礼了。上去吧,文君在家里正闷着,正好你来了,陪她一会儿。”

  “叔叔过年好!”秦寿生可不敢失了礼数,急忙向李副镇长拜年。他可是想给李镇长一个好印象,也算是找个靠山靠着。

  李文君哼了一声:“带大米来干啥!还不如给我带点小食品。想贿赂我爸,光这点东西可不行。”

  “你妈呢?”

  “打麻将去了,才学会的,瘾头老大了,连饭都不做了,太过分了!”李文君愤愤地说,“弄得我大过年的,还要吃剩饭。”

  “你爸干啥去了?”

  “问这问那的,查户口啊!你烦不烦啊!”李文君不耐烦了,大声说,“我爸到镇长家去了,说是要喝送行酒,弄得我一个人在家,连个做饭的人都没有。哎,你干嘛!”

  李文君没想到,自己把爸妈的行踪都说出去了,反而让这个小恶狼心中起了别样的心思。

  秦寿生抱着李文君,把她按倒在沙发上,又是亲又是摸的,好一顿爽快。等他放开小姑娘,小姑娘的眼睛里水汪汪的,不是羞怒,而是喜欢的。

  “放那碟给我看。”秦寿生逼着李文君,让她放上次使得两人翻脸的三级片。

  “自己去放!”想起那种男欢女爱的场景,李文君有些心动,可别不下面子。

  秦寿生挑了一本新碟,放了一看,吓了一跳:“这可是来真的啊!”

  电视上放的,可不是三级片了,而是那种实打实的性爱录像,就是那俗称为黄片的录像。

  李文君想要关上电视,却被秦寿生搂住了,只好捂着眼睛,从手指缝中偷着看那羞人的场景。看着看着,她的呼吸粗起来,手也从脸上放下来。

  两人身上的温度都急剧升高,身体的一些特征都发生了改变。把手伸进李文君衣服里,被她拦住了,秦寿生有些不甘,两人就撕扯起来。

  李文君听说过,和男人睡觉,会生小孩的。她可是害怕自己现在就当妈了,坚决不和秦寿生发生那种事情。虽然她也春心萌动,也很想做那件事情。

  见电视里的男主角拿出一个套,准备套在自己那东西上面,秦寿生突然有了主意,对李文君说:“那玩意好用,戴了就不会生孩子的。你家里有没有那玩意?”

  李文君红着脸说:“我妈的抽屉里有,老多了。”

  秦寿生心中大喜,拉着李文君,跑到她爸妈的屋子里,从抽屉里拿了一个套套。

  “这么多,拿几个,你妈也看不出来的。”急于占有李文君的秦寿生,拽着李文君,就要做那种事情。

  “这东西好用吗?”被勾起了欲火,李文君也怦然心动。她从来没用过这东西,心中还是不打底。

  秦寿生欲火焚烧,连声说:“没事,电视里都这样演,肯定没问题。”

  迷迷糊糊中,李文君就被秦寿生带到她的房间里,拉上窗帘,关上门,两人就上了床。

  用颤抖的手打开避孕套,李文君将自己人生的又一个第一次奉献给了秦寿生:第一次帮男人戴套。

  看见秦寿生那个膨胀得青筋直冒的大家伙,李文君心中有些害怕。她和秦寿生之间发生过肉体接触,却没有像现在这样仔细打量一个男人身上的雄性标志。

  秦寿生很娴熟地进入已经情欲勃发的李文君的身体里。这里狭窄而幽深,这里纯净又无暇。做为第一个进入此间的男人,秦寿生心中非常自豪。虽然隔着一层薄膜,可他有信心,早晚李文君会允许他赤身进入的。

  开始的时候,李文君双眉深蹙,显然上次秦寿生并没有完全开发她。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逐渐感受到自己正经历着人生最舒爽的感受。

  “哼,啊,啊!”李文君的声调逐渐开始提升,开始享受起自己做为一个女人有权利享受到的快感来。

首节上一节47/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