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5节


  开始以为自己在做梦,王彩凤也没当回事。后来,她猛然惊醒,借着朦胧的月光,发觉秦开泰趴在自己身上,同时,下体私处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那里,不住地向自己的身体里钻去。

  王彩凤马上明白秦开泰是要做什么,拼命挣扎。

  一个小姑娘,被人扒得光光的,就和毫不设防的仓库一样,任由盗贼出入。

  当秦开泰进入王彩凤身体的时候,她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却被秦开泰拿手给捂住了。

  第二天,王彩凤请了一天的假,在屋里躺着,捂着脑袋,小声哭了一天。

  秦开泰他妈好像知道了这件事情,做了点好东西,端过来,送给王彩凤。

  王彩凤并没有去公社告秦开泰,虽然那样能把秦开泰给枪毙。她把事情放在心里,人前人后地都躲着秦开泰。

  半个月后,王彩凤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例假没有来,而且经常呕吐:她怀孕了。

  无奈之下,王彩凤默认了和秦开泰的关系,两人也没有登记,就这样过着。不久,王彩凤生下了一个儿子,就是秦寿生。

  革命结束后,知青纷纷回城。王彩凤受不了乡村生活的凄苦,也跟随这股大潮,义无反顾地回到城里,从此再无消息。

  除了偶尔从城里邮寄来地给秦寿生的包裹外,王彩凤再也没有音信了。

  城里,对秦开泰这样的土包子来说,实在太遥远,太神秘了。

  去城里,村里倒是给开介绍信,可王彩凤家住哪里,在什么单位工作,秦开泰都没弄清楚。王彩凤倒是留下了地址,可秦开泰不敢去。

  王彩凤有几个哥哥,都是身大力不亏的壮汉。她的一个哥哥曾经来过秦家村,把秦开泰的嘴角都打破了。

  “要不是有了孩子,我家彩风能跟你这个流氓!”这是王彩凤的大哥王建国说的话。

  就为了这句话,王彩凤要离开的时候,秦开泰并没有阻拦,他也没脸去找王彩凤。

  老婆走了,秦开泰像丢了魂似的。整天除了整天酗酒,打架,和村里不正经的女人鬼混外,再没有别的志向了。

  村里人都说:这小子完了。

  这个时候,秦寿生才五岁。

  王彩凤离开时,秦寿生已经有些懂事了。他虽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会哭得这么厉害,却知道自己以后要见不到妈妈了。

  秦寿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险些死过去。最后,王彩凤使用了父母对孩子常用的方法,欺骗,才让秦寿生止住了哭泣。

  “妈妈会来接你的,孩子。”

  这句话,秦寿生一直没有忘记。

  同样的话,张翠的妈妈,也曾经对她说过。

  张翠的母亲是第一批下乡的知青,比秦寿生的母亲早几年。

  张翠母亲的命运,和王彩凤有些相像。她是被张翠的父亲,当时的生产队队长张算计连蒙带骗地给搞定了,成了乡下主妇,生了张翠。

  回城大潮开始后,两个孩子的母亲相继离开,留下了两个有着无限怀念的孩子,忍受着父亲的责打和乡邻的嘲讽。

  两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因为共同的经历,走到一起。他们时常拉着手,站在村口的山坡上,望着远方的大路,希望看到自己母亲的身影。

  明知道这是徒劳,他们还是乐此不疲。

  母亲的许诺,是他们在贫困和歧视中能够支持下来的保证。


正文 第004章两小无猜(上)

  秦家的早饭很简单,主食是苞米糊糊,菜就只有水煮大白菜了。要是觉得嘴里没味道的话,盐水萝卜樱子、晒好的萝卜条管够。只有到中午,秦寿生才会得到炖酸菜里一小块的咸肉,享受到他作为一个小孩子的待遇。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秦寿生的境遇,是每个人都遇到的。即使是村长,吃得也不比秦寿生强多少,大家都穷得光腚似的,即使想贪污,村长也没地方贪污去,最多分东西的时候,能贪点地瓜、红糖之类的东西。

  虽然很不喜欢吃,见到水煮大白菜就感到恶心,为了填饱肚子,秦寿生还是呼噜噜地吃了一大碗苞米糊糊,吃了小半锅的大白菜,才觉得有八分饱了。

  肚里没有油水,吃什么都不觉得饱。平时,秦寿生一顿饭,能吃下两个大饼子,外加一小钵子的酸菜,还是没觉得饱。在他的记忆里,好像不知道什么是饱字。

  秦家有三个大肚汉,一个能干,一个懒散,一个幼小,把家里吃得穷穷的。

  秦寿生的奶奶只好天天在家里编炕席,坐火车到别的地方换粮,来维持一家人的温饱。

  房间子很狭小,两个暗红色的柜子上面,放着一个土黄色的古旧铜钟,旁边斜放着两个镶满了黑白相片的玻璃像框。对着门的柜子上,一个写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大镜子,中间有着一个贯穿镜子的裂纹,使得秦寿生的身影也有些扭曲。

  炕上的几床被子都没有叠,秦开泰的呼噜声一直在那里响亮着,屋里的酒气经过一夜的消散,竟然还有着淡淡的味道。

  见父亲还在睡觉,秦寿生小声说:“爸,爸,该起来啦。”

  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秦寿生,秦开泰举起身边的酒瓶,就要砸过去。

  酒瓶子挥到一半的时候,已经偏了方向,从秦寿生的身边飞过,摔到地上,砸个粉碎。酒瓶子虽然飞了,可一个大耳刮子过来,也把秦寿生打得眼冒金星,趔趄两步,差点摔到玻璃碴子上。

  秦奶奶走进来,拿着扫帚收拾酒瓶渣子,大骂秦开泰:“你个小畜生,走了个老婆,就不能活了。你还不到三十,就不能再找一个?人家张算计都四十了,还不是又娶了一个?”

  秦开泰两眼深陷,胡须杂乱,一脸的憔悴。他不敢和老娘对骂,愤愤地说:“到哪里再找像她那样的城里人?”

  秦奶奶破口大骂:“你生了一个农村人的命,偏偏想找城里女人,做梦去吧。孙子,走,不理这个小王八蛋。”

  秦寿生被奶奶搂着,用怯怯的眼神看着父亲。

  父亲为什么除了喝酒、找女人、打儿子,就什么也不干,秦寿生并不明白。他只知道,因为父亲的不争气,秦家在村里让人很看不起。

  看着相貌清秀,丝毫不像自己的儿子,秦开泰大声说:“儿子,长大了,一定要找个城里娘们当老婆。给爹出气,气气你那个没良心的娘。”

  秦寿生小心地说:“爹,我想要张翠姐姐当老婆。”

首节上一节5/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