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51节

正文 第050章到底是谁报复了谁?

  秦寿生蓦然醒来,发现洪玉珠正站在窗前,神色不善地看着他。

  刚想说什么,洪玉珠把手放到嘴唇上,嘘了一声,指指外屋。

  秦寿生穿好外衣,有些忐忑地来到外屋。他没有想到,醉得不省人事的洪玉珠,竟然会在半夜里醒来,看见他和李文君睡在一起。

  不常喝酒,也不常喝醉的秦寿生,自然不知道醉鬼都有半夜起来喝水的习惯。

  洪玉珠是被渴醒的。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女性特有的警惕心理,让她第一个想法是看自己的衣服整不整齐,下体有没有异样。发觉身体没有被人侵犯后,洪玉珠逐渐冷静下来,脑海中的记忆也涌现出来。

  想到是秦寿生救了自己,洪玉珠会心的一笑:那两个道貌岸然的混蛋是禽兽,这个叫禽兽的小家伙却不是禽兽。

  想到秦寿生就在隔壁,洪玉珠轻轻推开门,想看看自己所处的环境。没想到开门一看,她是目瞪口呆:秦寿生竟然和一个熟悉的女子睡在一起。

  看见洪玉珠明亮的眼睛中包含的各种各样的含义,秦寿生有些窘迫,低着头站在洪玉珠面前,心中有些紧张。

  “你们俩什么时候住在一起的?”

  “老师,我们俩没什么的!”秦寿生急忙辩解说,“是李文君的爸爸找的房子让我住,条件是要我给李文君辅导功课。我们才住在一起的。”

  “哦”,洪玉珠有些相信了。李文君的家世洪玉珠很清楚,爸爸是镇长,姑父是县长,属于是校长关照过的学生之一。在她看来,秦寿生无父无母,家里还是农村的,李文君按理是看不上他,两人应该没发生过什么。

  “你怎么和李文君睡在一起了!”洪玉珠脸一沉,训斥秦寿生,“不知道要是被人知道了,李文君的名声就毁了吗?不知道这样做对一个女孩子是什么后果吗?”

  连声的质问让秦寿生慌了神,他有些委屈地说:“李文君非要和我睡在一起,她怕老师身上的….”

  “我身上怎么啦?”洪玉珠脱口而出,突然想到李文君定是不愿闻自己身上的酒味,才宁可和秦寿生睡在一起的。

  想到自己的丑态都被学生看见了,洪玉珠又羞又气,骂秦寿生:“禽兽!这么小,就想着和女人睡觉,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秦寿生站在那里,任由洪玉珠谩骂,却不敢还口。他心中憋屈:你洪玉珠的男人找女人,关我什么事情?何况,他抢的还是我的女人。说起来,我和你一样是受害者呢。

  害怕惊醒了李文君,洪玉珠压低嗓门,对着面前的男人,小声骂了好长时间,觉得胸中的郁闷一扫而空,才伸伸懒腰,说:“好了,老师原谅你了。你在这里睡,老师去洗洗,和李文君一起睡。”

  秦寿生如蒙大赦,上了床,拿被蒙着头,不敢再看洪玉珠了。

  床上的被子里有一种特别的香味,一直冲着秦寿生的鼻子使劲,让他好长时间没睡着。那是掺杂着洪玉珠体香和酒香的味道,让他心猿意马,浮想翩翩。

  扛洪玉珠的时候,秦寿生的手可是偷偷地摸了她的**和屁股,感受到其中的丰腴和弹性。他摸过好几个女人的身体,却没有洪玉珠的身体对他的刺激大。那毕竟是自己班主任的身体。摸的时候,类似于伦乱的想法刺激着他的心,让他过于兴奋,才弄得浑身无力,被李文君嘲讽。

  当秦寿生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感觉有一个温暖的身体钻进了被窝。

  “文君,别闹了,老师在呢。”刚要睁眼,秦寿生就被人捂住了眼睛。

  一个声音轻声说:“不要睁眼,不要说话。今天,老师教你如何从一个男孩变成男人。”

  身子一僵,秦寿生的头脑里一片空白。懵懂中,感觉洪玉珠引导着他的手,摸上柔软坚挺的前胸,顺着胸前,滑落到平坦的小腹,逐渐滑入一片泥泞之中。

  事情实在是太意外了。秦寿生并没有兴奋的感觉,他仿佛真是一个从来没有和女人发生关系的小处男,就那样愣愣的,本能地听从洪玉珠地指挥,在她的呻吟声中,爬到她的身上,插入到她的身体中。

  洪玉珠的下面很宽松,和春红差不多,秦寿生毫不费力,一下子就全进去了。哪里有李文君那样紧凑插不进去的麻烦。

  洪玉珠指挥着秦寿生,让他一下一下地**,她自己也随着**,一下一下地小声呻吟,仿佛很难受,又仿佛很舒服的样子。

  逐渐恢复了冷静的秦寿生,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舒爽。在自己身下的人不是别人,可是自己最尊敬的老师啊。而且,这个老师好像是王浩仁的对象,上了她,就是给王浩仁戴绿帽子了。这样的感觉让秦寿生极度地亢奋起来,他本能地快速**起来,并很快地崩溃在洪玉珠的身体中。

  洪玉珠脸上露出矛盾而茫然的神情。和一个小自己好几岁的学生做爱,是她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

  “我这是怎么啦?怎么会和他发生这种关系?这可怎么办?被人知道了,我可怎么活?”清醒过来的洪玉珠,为了不陷入尴尬之中,没话找话,向秦寿生解释起生理卫生来。

  随着洪玉珠的讲解,秦寿生对女人的认识深刻起来。他知道了什么是女人的月经,也知道了为什么那几天李文君下边就血淋淋的;知道了女性的安全期和危险期;知道了为什么李文君下边那么狭窄,老师下边却那么宽松。

  讲着讲着,秦寿生的小弟弟又硬起来。

  感觉到身边男孩的坚挺,破罐子破摔的洪玉珠又接纳了他的进入,享受起这具年轻身体带给她的快感。做一下也是做,做十下也是做。既然要报复那个混蛋,就让他头上的绿色加深一点吧。

  躺在床上,看着洪玉珠在地下忙活着,秦寿生的心里十分奇怪:我竟然和老师做了这种事情?好像是在做梦啊!

  有男人的女人不能随便和别的男人睡觉。这个道理,他小时候就知道了。

  秦家村那里的凶杀案,大部分是因为乱搞男女关系发生的。从奶奶的絮叨中,秦寿生很早就知道了,不能随便搞有男人的女人,不然,要出人命的。

  洪老师有男人,秦寿生很清楚。搞了洪玉珠,他有些惴惴不安。

  秦寿生并不知道,其实,这次应该算洪玉珠搞了他才对。洪玉珠明显是在报复她的男友王浩仁:你可以找女人,我就可以找男人。你找了老女人,我就找个小男人。你睡了她一次,我就睡他五次,看你还敢不敢搞别的女人了。

  见秦寿生醒了,洪玉珠的脸有些红,神色中多出一些不明的神情。趁着李文君没起来,她凑到秦寿生身边,小声说:“这件事,即使是你最亲的人,也不能说,知道吗?你要是说出去了,老师就只好自杀了。”

  秦寿生吓了一跳,急忙对天发誓:“老师,我就是死了,也不会说出去的。”

  确实,秦寿生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李文君就是打死他,他也不会承认自己和老师发生这种事情的。

  这事也算是报复吧。只是不知道是洪玉珠在报复王浩仁,还是秦寿生报复了王浩仁。

  收藏刚过两千,有些惨淡。不知道是书写得不好,还是不和大家的口味。但是,隐士的字典里没有太监二字,不管如何,一定会兢兢业业地写完。请大家相信隐士,支持隐士。


正文 第051章春红的反报复(上)

  不知道洪玉珠和校长说了些什么,反正学校一声没吭,洪玉珠又继续做她的班主任,学生们也投入到轰轰烈烈的学习大潮中去了。

  知道洪玉珠回来的消息,王浩仁当天就来学校找她。

  洪玉珠眼睛里充满了寒霜,任由王浩仁弯着腰,一头汗水地说着赔礼道歉的话,只从牙齿中挤出一句话:“滚!”

  校长亲自出面,和王浩仁谈了好长时间的心,谈得他是热泪盈眶,又把洪玉珠找到办公室,给两人做和事佬。不知道王浩仁做了什么样的保证,反正洪玉珠是原谅他了。

  知道了事情的结果,秦寿生有些失落,又有些解恨。失落的是老师和男人和好了,他再也得不到了;解恨的是既然洪玉珠原谅了王浩仁,那他和春红之间就拉倒了。嘿嘿,看她春红怎么哭?
首节上一节51/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