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54节


  秦山两口子和秦寿生一起,送一个长得很漂亮,穿着很时尚的小姑娘出来。那小姑娘叫秦山和老婆子爷爷奶奶的声音很甜,显然关系很好。

  站在大门口,看着轿车开走了,再看看秦山脸上的褶子都开了,不时地向邻居讲述女孩子的身份,秦大拿无奈地叹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我压了秦山一辈子,到老了,竟然被他给反过来了。都怪刚子那臭小子,要是他念书也好,也找个县长家的亲戚当对象,还怕他秦山个球啊!”

  秦大拿气急败坏,回家把正在炕上躺着的孙子喊起来,一通火发出,把孙子骂得莫名其妙的。秦寿刚刚顶了两句嘴,就被爷爷拿着扫帚一顿暴打,捂着脑袋跑了出去。

  小农,绝对的小农,就是那种我不好,你也别好的想法。我穷了,你也要穷;我富了,你也别富。秦大拿的这种心理,在乡村很常见。被土地束缚的农民,见识狭窄,生存艰难,为了活下去,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等生活好了,视野开阔了,自然这种心态就会逐渐消除。

  在生存问题没有解决,在温饱没有改善的时候,想提高人们的道德水准,太难了。

  准备赶海去的秦寿生发觉村里人看他的眼神有些不对,和他说话的时候,态度也好了许多,没了往常的那种随意,反而多了一丝拘谨。

  骑车走到村外大路,突然有人大喊:“生子!等一下!”

  秦寿生停下车,见邻村的牟老六站在小店门口喊他。

  牟老六人很活络,平时捣动点东西,就能挣不少钱。他开了一个小店,捣动种子、化肥、饵料、饲料,农村需要什么,他就捣动什么。就连蚬子,他也大量地收,雇人去了壳,洗干净了,把蚬子肉卖到城里的收购站去。

  听人说,老六现在可是有几十万的身家了。

  “老六找我干啥?”秦寿生很疑惑,但还是停下车,进了老六的小店里。

  小店不大,里面乱七八糟的,放着化肥、饵料等东西,味道很不好闻。

  秦寿生捂着鼻子进去了,奇怪地说:“六哥,找我干啥?”

  可能是吃的东西都长到心眼里去了,精明的老六个子矮小,才一米六多一点。不过,这不影响他成为远近无人不知的名人。

  据说,老六和看海的老三最近闹翻了,可老三一样不敢把他咋地,可见他确实有一套。

  “生子,来,坐!”老六笑眯眯地让秦寿生坐下,拿出一根烟来,“抽烟不?”

  见秦寿生摆手,老六也不让,自己点了烟,在那里吞云吐雾起来。

  “六哥,到底找我干啥啊?我还要扒蚬子呢。去晚了,可是赶不上潮流了。”

  “年轻人,就是性子急”,老六笑着说,“生子,六哥找你,是给你一个挣钱的机会,就看你干不干了。”

  “挣钱的机会?”秦寿生惊疑地说。他可不认为老六和自己是亲戚,会把挣钱的机会留给自己。多年乡村生活中的酸甜苦辣,让秦寿生过早的成熟,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也没有半点的憧憬未来的想法。

  “来,六哥给你说说,你看怎么样?”老六拉着秦寿生,小声说起来。

  半晌,秦寿生走出小店,在老六满怀希望的眼光中,骑着车,没有去海边,反而向镇子里走去。

  老三和老六闹翻了,想收拾老六,又怕老六家在县里的亲戚厉害,不敢明着来,就暗中使坏。

  老三放出话来说:“谁他妈的敢卖蚬子给老六,就是和老子过不去,以后别想再来扒蚬子了。”

  话一出口,贪图老六那每斤蚬子多给两分钱的人,便没人敢卖蚬子给老六了。老六每斤加了五分钱,倒是有人卖了,可那些人回头就被揍得鼻青脸肿的,从此,再没人卖蚬子给老六了。

  见此情景,老六便死了这条心。反正他也不差这点钱。

  见到秦寿生,想起了刚听到的秦寿生坐县长的车回来的消息,老六心中突然一动,起了借助秦寿生,把蚬子买卖重新干起来的想法。当然,最主要的想法是借着这件事情,打老三的脸:看你小子敢不给县长面子!有种你就不让我干!

  老六给秦寿生的条件是:秦寿生每天给他提供一到两万斤的蚬子,每斤蚬子,老六让他扒六分钱的皮。

  秦寿生心中一算计,这要是一万斤蚬子,自己就能挣六百块钱,两万斤,就是一千二百块。而且他啥也不用干,只帮着动动嘴皮子,啥事老六都派人干了。

  这样的好事,秦寿生当然不能放弃。他到镇子里,就是去找李文君,让她帮着和李镇长说说这件事情。

  今日第003章来了。


正文 第054章大收获到了

  李副镇长头上的副字已经去掉了,终于从媳妇熬成婆了。

  期末考试,秦寿生的成绩是班级第一,年级第二。李文君稍微差些,也是班级第十,年级第一百多名。在一个重点高中里,脑袋不算灵的李文君,有这样的成绩,已经让她的父母非常满意了。这其中,秦寿生是功不可没的。听说秦寿生想捣动点蚬子挣钱,李镇长啥都没想,什么也没问就答应了。

  见秦寿生穿着的衣服太差,李镇长和老婆嘀咕两句,老婆便回屋里拿出几件衣服,让他换上。

  这些衣服都是发福的李镇长穿不上的。秦寿生一穿上,果然是人靠衣装,本来就精神的小伙子,更精神了三分。

  李镇长老婆见了,两眼放光,赞叹道:“现在就这么帅了,等**了,还不迷死小姑娘!”

  见老婆有点花痴,李镇长有些嫉妒地说:“长得好看,肯定花心,咱闺女可不能嫁给这小子。”

  李镇长老婆不干了,直接揭他的老底:“你倒是长得丑,怎么也不老实,到处瞎混?”

  李镇长有些尴尬,骂老婆:“臭娘们,当着孩子的面,瞎说什么!”

  李镇长打了个电话,一会儿,沿河乡派出所所长老赵就开车来接他。

  赵所长开着破吉普,拉着李镇长和秦寿生,顺着颠簸的小路,向海边开去。

  吉普车破得不成样子,四处透风不说,那发动机的声音和农村的三轮车差不多。

  被颠得受不了了,李镇长皱着眉头说:“老赵,这破车是不是该换换了。”

  赵所长苦笑着说:“局里不给拨款,乡里也没钱买车,再说了,就是有钱,也轮不到我换车啊。乡长都没换车,我哪里敢换?”

  李镇长说:“你就没想想办法?没找老三要点赞助?那混蛋包海可是发了。你平时那么照顾他,他就这么不懂事?”

  赵所长摇摇头,郁闷地说:“他倒是露出口风,想给所里买台车。本来我也挺高兴的。不过,这家伙最近有些太狂了,和上面的人来来往往的,仿佛乡里罩不住他似的。我怕他闹大了,闹出事来,连累我了,就没敢要。”

  李镇长点点头,明白了,再不说什么了。他们当官的,即使没那些做买卖的有钱,可也不缺钱花。在他们看来,权利比金钱重要。为了金钱而失去了权利,那样不值得。

  在后面坐着的秦寿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首节上一节54/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