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56节


  捂着流血的嘴巴,络腮胡子站起来,眼睛中露出狰狞的神情,顺手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就要和秦寿生拼命。

  “玩真的啊!”秦寿生心里吃惊,回手从刚惊醒的洪玉珠手里抢过背包,险险挡住了匕首。“刺啦”一声,皮包被划出一条长长的口子。秦寿生使出全身力气,一脚对着络腮胡子的下三路踹过去。络腮胡子惨叫一声,又飞了出去。

  “生子!小心后面!”洪玉珠的尖叫声传来,秦寿生一个哆嗦,急忙把背包向后一轮,正中一个人的脸上。

  后面那人本来拿着匕首要捅秦寿生,没想到被背包一轮,惊慌之下,匕首刺偏了,把秦寿生的衣服给划了道口子,被秦寿生一包打过去,刀也掉了。

  车里尖叫之声连连,司机也慌了,急忙把车停到路边。被秦寿生踹倒的那个人,挥舞着匕首,威胁司机:“快开门!不然老子捅死你!”

  司机和售票员吓得魂不附体,急忙把车门打开,放那个人逃走了。另一个人见秦寿生挡住去路,一把拽过车后边座位上的人,从车窗上跳下去,一溜烟地跑了。

  刚才可谓是生死一瞬间。如果没有洪玉珠的示警,只怕现在秦寿生就得上医院里呆着了。

  放松下来,秦寿生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全是汗水,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洪玉珠本来便煞白的脸色更加白了,搂着秦寿生的胳膊,恨恨地说:“死东西,一点也不让人放心。那些人都是明抢的主儿,你和他们闹,不要命了。”

  那个络腮胡子,当年洪玉珠念大学的时候,他就常在长途客车上偷东西。洪玉珠曾亲眼见过他捅了一个抓住他的乘客的肚子,这人可是洪玉珠印象中最难以忘怀的男人之一。

  秦寿生有些后怕,他毕竟不是大侠,能舍生保财。可事关自己的面子,只好硬着头皮说:“再遇到他们偷东西,我还揍他们。这都什么世道?他们这么明目张胆的,难道没人管吗?”

  “管?国家倒是想管,可现在的小偷,怎么抓也抓不完。抓进去,出来还偷。那些混蛋,不干活,就知道偷东西。就应该像阿拉伯国家那样,抓住偷东西的,直接剁去小手指。”

  看洪玉珠咬牙切齿的样子,看来也被这些小偷偷过。

  车上乱哄哄的,不少人看向秦寿生的眼神,都是敬佩和崇拜的神情出现,一些人赞誉的话语,也让秦寿生身子轻飘飘的,觉得自己真是惩恶扬善的大侠了。

  “知道吗?人的命只有一次,死了就不会再活回来了”,洪玉珠躺在秦寿生怀里,喃喃地说,“再不要想着做那些见义勇为的事情,也不要想着当啥英雄。你只看见了那些英雄们在人前的风光,却没看到他们若是死了,家里人是如何的伤心。”

  秦寿生本来感觉良好的心情,被洪玉珠一说,突然没了。也是,他要是死了,估计爷爷奶奶连活着的心情就没了。那个秦大拿,可不会管爷爷奶奶是英雄的家属,照样会欺负他们的。

  要说英雄,秦寿生也见过。现在他们县一中看大门的那个大爷,瘸着一条腿的老人,据说就是四野的老兵,参加过三大战役,一直打到海南岛,后来又打到朝鲜,可谓是天大的英雄。可学生们见了他,都叫他瘸老头,没一个真把他当英雄看待的。就是那些港台三流明星的吸引力都比老头大。

  “或许,是现在不需要英雄了吧。”秦寿生突然吐出的一句话,让洪玉珠有些惊讶。

  “你才多大?就知道发感慨了!小屁孩!”

  “小屁孩?”秦寿生嘿嘿笑着,手不老实地摸上了洪玉珠的胸前,揉捏着诱人的突起。

  周围都是乘客,洪玉珠有些羞涩,拽着秦寿生的手,小声警告他:“告诉你,以后,咱俩没啥关系了。我是老师,你是学生,不许再对我动手动脚的,不然…”

  秦寿生拿洪玉珠的警告当空气。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俩已经到了这地步,要说再恢复到纯洁的师生感情,那又如何可能?纯洁的水滴,经过海水的掺杂,再也不能平淡了,它也不甘平淡。

  洪玉珠的手提包被那个小偷一刀刺破,把她心疼得不得了,不住拿手抚摸这个价格超出她承受能力的小包。秦寿生见了,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却是有了主意。

  两人坐在长途车上,为的却是一件除两人外,对谁都不能启齿的事情。

  刚开学,秦寿生便听到了一件让他有些疯狂的消息:洪玉珠怀孕了,肇事者是他。

  因为生王浩仁的气,和秦寿生睡觉的时候,洪玉珠忘记了准备保险套。当时,她还跑到厕所里好一顿忙活,说要把精子给倒出来,结果没搞定,还真怀孕了。

  两人都知道这孩子要不得,只好找个借口,在星期天的时候,跑到希望市里偷偷把孩子给做了。只是没想到祸不单行,在路上还遇到了又偷又抢的劫匪,差点没闹出人命来。

  打胎算是小产,需要在家休息一个星期,像坐月子那样,才能避免一些对身体不利的疾病的入侵。洪玉珠不认为自己的身体像外国人那样好,可以上午生完孩子,下午就出去溜达,她决定请一个星期的病假。

  发现屋里根本就没人,秦寿生很奇怪:小丫头哪里去了?今儿竟然没学习?太阳是不是要从西边出来了!

  往外一望,秦寿生的眼睛当时就瞪圆了:李文君和谷雨正有说有笑地从远处向这里走来。

  怎么回事?他俩怎么弄到一块儿去了?我怎么不知道?

  秦寿生呆呆地站在那里,心理疑惑不解。

  要说亲密程度,一般的夫妻也比不上李文君和秦寿生。夫妻之间,除了晚上和休息的时候,平时都是分开的。而秦寿生和李文君,一天分开的时间,都不超过一个小时。也就是说,李文君想和别的男的发生感情,根本就没机会。可今儿是咋地了?难道?

  秦寿生突然想起了一件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好像李镇长一直在话里提醒他,总是说,你不要对文君有妄想。至于你帮文君学习,我也没亏了你,心中要有数,别想着和我姑娘谈对象,免得日后破脸,对咱们都不好。

  谷雨的老爸是副县长,他和李文君来往,估计李镇长会答应的。毕竟两家也算是门当户对的了。秦寿生甚至在想,要不是谷雨学习一般,说不定李镇长都会把自己撵出去,让谷雨来辅导李文君学习。

  一股危机感突然从秦寿生心底生出。他发现,自己并没有像想像中的那样,已经完全得到了李文君。李镇长轻易地就可以把两人分开,而李文君好像也没有那种能抗拒她爸爸的勇气。

  对秦寿生而言,现在,有了李镇长,才有了他每天挣一两千块钱的天大的好处。这些钱,虽然不足以让他放弃自尊,可他也不想失去这个挣钱的机会。

  见李文君和谷雨虽然说笑,却没有像她和秦寿生那样亲昵,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在安全的距离,显然没发生让秦寿生心痛的事情。这让他心中有些安慰。

  指着窗户,李文君向谷雨介绍自己住的地方,但没有邀请他上去,显然是不想暴露她和秦寿生“同居”的事情。

  李文君刚进门,还没等说话,秦寿生就一把抱住她,向床上走去。

  “干什么!”不满被如此粗暴对待的李文君,使劲捶打秦寿生。

  秦寿生也不管小姑娘如何愤怒,按住她,开始扒她身上本来就不多的衣服,用意非常明显。

  李文君屈服了,小声说:“套在枕头下边。告诉你,只有几个。要是用光了,可就没了。”

  套是李文君从她妈那里偷来的。为了避免被妈妈发现,她只偷了几个。虽然她很想天天和秦寿生那样,可现实还是残酷的,两人只好忍耐住身体的诱惑,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秦寿生今天非常勇猛,真像禽兽一样,把李文君整得人都失了神,在那里呆呆地躺了能有半个小时,才清醒过来。

  这个时候,李文君的心中除了秦寿生,再没有别人的位置了。因为参加表哥订婚宴会而在一起聊天的谷雨给她的一些好印象便荡然无存了。

  心理上的满足对女人来说,和物质上的满足同样重要。李文君不缺少物质上的需要,自然更受身体上的需要的影响。

  暂时来说,秦寿生度过了第一次的“情感”危机。


正文 第056章打劫的被打了

首节上一节56/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