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59节


  “混蛋!竟然敢和我抢女人?你这个土包子!”谷雨心中的怒火猛然爆发。至于这其中有多少妒忌,有多少因为歧视秦寿生而带来的羞耻感,就没人知道了。

  谷雨平时非常高傲,很少和班级来自农村的同学来往。在他看来,土包子就是土包子,成不了城里人。现在,土包子秦寿生竟然敢和他抢女人,他自然要愤怒万分了。

  跟在两人后边,看见两人好得蜜里调油的样子,谷雨心中越来越气愤,连带着把李文君也恨上了:没出息的东西,竟然看上了土包子,看来,你也是个土包子!

  见两人吃饭的时候,你给我夹一口菜,我喂你一口饭,中间还亲个嘴儿,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和老夫老妻似的,看着谷雨一阵的心凉:“就这样,老子还想个球啊!肯定都睡觉了。多亏老子看见了,要不然,绿帽子一大堆的,谁能受得了!”

  一种被下等人羞辱的羞耻感从谷雨心中生起,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竟然到了爆发的边缘。

  “走着瞧!,看你小子能得瑟几天?”谷雨在心中发狠,愤愤地走了。

  做为一个副县长的儿子,对付一个全家都是农民的土包子,谷雨心中有着充分的自信。即使是不用和父亲说,他自己的能量就能对付得了秦寿生。

  秦寿生不知道,自己莫名就成了谷雨的“仇人”,而且仇恨到要来对付他的境地。

  这事公平吗?没人问,也没人回答。秦寿生知道,他就是问,也没有用。谷雨是根本就不屑回答,因为土包子不值得他在意。


正文 第058章杨伟出招

  听说这些学生找秦寿生的麻烦,是谷雨在后边唆使的时候,洪玉珠皱着眉头说:“秦寿生,你要有心理准备,这事可能不了了之。”

  “凭什么!”李文君不忿地说,“他谷雨叫人来打秦寿生,现在人证物证俱在,学校干嘛不处理他啊!”

  “算了,文君”,秦寿生拍拍李文君的肩膀,安抚她,“老师说得有道理,有谷雨他爸在,学校也不好处理他的。”

  这个道理,出身干部家庭的李文君也知道。只不过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就是知道这个道理,心中也是不忿的。何况,谷雨他爸是副县长,可李文君的姑父是正县长,还压着谷风一头呢,凭什么怕他?

  “老师,是不是谷雨他爸出面了,学校才不处理谷雨的?”

  “你说对了”,洪玉珠叹息着说,“校长来找我,希望我能做通你们的工作,不要在这事上纠缠了。至于李文君的爸爸,估计也会有人做他的工作。你们孩子间的事情,大人一插手,基本上就了结了。所以,你不要想着报复谷雨,你应该庆幸,这事有李文君帮你挡着,不然,这次你肯定是被开除的结果。”

  “凭什么!”秦寿生不忿地说,“我可是没招惹他们,是他们来惹我的!”

  洪玉珠苦笑着说:“你也不是孩子了,该懂事了。那你说,小偷凭什么偷你东西?被你发现了,还想明抢?都是一个道理。我们都是弱者,就应该畏惧和服从强者。秦寿生,你还是老实一点吧。”

  这个道理,秦寿生早早就从秦大拿和赵敢干那里知道了。在洪玉珠面前,不过是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懑罢了。

  “奶奶的,你们都欺负我,谁都能捏巴我!等我长大了,等我有本事了,看老子怎么报复你们!”无力的誓言在空中飘荡,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应验。

  一场械斗,把秦寿生的名声给打响了。很多人就是不知道秦寿生是谁,也知道县一中有个小子,特别厉害,一个人就把朝他讹钱的几个小混子打趴下了,好像是练过把式。

  秦寿生并不在乎自己有没有名声,也不在意那些小女生灼热的眼神,他正面临着失去李文君的危险,顾不得别的事情了。

  谷雨找人收拾秦寿生,明显是吃醋的表现。他的父亲,副县长谷风趁机把事情挑明,希望谷雨能和李文君交往,让孩子得到更多的锻炼机会。这也得到了李镇长的允许。从此,谷雨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和李文君来往了。即使李文君不乐意,也没有用。若不是谷雨的成绩连李文君都不如,估计秦寿生早就被赶走了。

  听说这事的秦寿生,很多天都提不起精神来,觉得自己实在太无能了,竟然连一个女人也保不住:春红背叛,洪玉珠难办,只剩下一个李文君,也只能让他看着遗憾了。

  心情非常沮丧的秦寿生,若是知道这让孩子交往的承诺,不过是几个官场上的老油子结盟的仪式罢了,他不知道会多郁闷呢。李文君和谷雨都才十七八岁,高中都没念完,哪里能在这个时候谈婚论嫁呢?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了其中的猫腻,只有秦寿生这样的当事人,才会当局者迷。

  这一阵子,秦寿生天天晚上睡李文君,一睡就是两三回。套没了,就到洪玉珠那里要。睡了一个星期,他自己累得腰生疼不说,李文君也烦了,直接把他给踹到外屋睡觉去了。

  “秦寿生!”

  回身看看来人,秦寿生惊呼:“杨大哥!是你!”

  对杨伟,秦寿生很有好感,觉得他这个人非常正直,一身正气,肯为老百姓办事。当了副乡长不过半年多时间,就在乡里有了非常好的名声。人们都说,要是杨伟能当乡长,或者是乡党委书记就好了,沿河乡百姓的日子肯定更加好过。

  看着杨伟,秦寿生心中突然感到好笑。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他的名字。跟洪玉珠有了那种关系,对秦寿生最大的提高,就是对生理卫生了解了很多,知道了杨伟和“阳痿”谐音,也知道了为什么杨伟自我介绍的时候,总是脸色不太好看。

  “生子,学习成绩如何?有没有信心当上状元啊?”杨伟用轻松的话题,让很久没见的两人很快去掉了生疏感。

  “杨大哥,你到县里开会吗?咋有空来找我啊?”杨伟和秦寿生没啥交情。若是没事的话,不至于专门为了看他而跑到学校来。

  杨伟微微一笑,神秘地说:“生子,你别不信,这次我来县里,可是专门来找你的。”

  “啥?”秦寿生不敢置信地说,“找我!我有啥值得你们找的?”

  杨伟不着急回答秦寿生,喝了一杯啤酒,才不慌不忙地说:“你记得我在你家说过的话吗?我说过,我会帮助百姓除掉那些害群之马的。现在,就有了除掉他们的机会。生子,我来,就是要你帮忙的。”

  知道秦寿生不明白,杨伟说:“我在收集老三为害乡里的罪证。当然,为了不引起老三和他背后保护伞的警觉,狗急跳墙,我是在暗中收集的。由于我来乡里时间太短,很多人我并不了解,不敢轻易相信他们,所以收集到的证据不多,主要还是靠你爷爷讲述的。我暗中找了一些人,他们都害怕老三报复,不敢出来作证。有几个被老三**的妇女,更是顾忌自己的名节,不愿出来作证不说,还和我翻脸,说我在胡说,老三根本就没**她们。看她们的样子,好像恨我比老三还强烈似的。我想来想去,只剩下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秦康的老婆春红有可能出来指证老三了。我打听了好长时间,只知道春红在县里,其他的事情就不知道了。生子,我需要你帮我找到春红。只要有人出来指证老三,把他抓起来,就会有人接着出来指证,老三就再难逃脱了。”

  秦寿生听了,半晌没说什么。

  要说对老三,秦寿生心中还是恨多。其中包含着对老三横行霸道的恨,也包含着嫉妒、羡慕似的恨。但是,老三纵然再坏,除了打了秦寿生几个耳光外,并没有对秦家做过什么事情。秦寿生挣的将近十万块钱,还和老三有关系呢。吃了人家,再算计人家,好像有些不地道。

  杨伟是外人,在乡里很受排挤,连带着他的消息也很闭塞。秦寿生对缝挣钱的事情,他根本不知道。见秦寿生犹豫,杨伟以为他是害怕,笑着说:“你不用害怕。我不需要你指证老三,只要你帮我找到春红,我和她谈,帮她解除心中的顾虑,来指证老三,为民除害,还沿河乡一片朗朗晴空。”

  秦寿生为难地说:“杨大哥,我知道春红在哪里,可我不能告诉你。因为我答应过春红,除非得到她的同意,不然,决不告诉别人她的住址。这样吧,晚上我去找春红,把事情和她说说,要是她答应了,我就叫她来找你。要是不答应的话…..”

  见杨伟脸上露出焦虑的神情,秦寿生笑着说:“春红就是不答应,我也告诉你。不过,你可不能说是我告诉你的。”

  “臭小子,吓我一跳!”杨伟笑着说,“放心吧,哥以前是信访办的,对保密最有心得了,不会出卖你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春红要是愿意的话,就叫她给我打电话。”


正文 第059章报仇的机会

  送走杨伟,走过大市场门前,秦寿生犹豫半天,还是进了市场里。

  市场里的人见了秦寿生,都和他打招呼。秦寿生和春红闹翻的事情,市场里没人知道,春红也不会告诉别人她和秦寿生翻脸了。有人问秦寿生为啥不来,她都用学习紧张为借口搪塞过去了。在市场这帮人的眼里,秦寿生可是春红的保护神。有了他,没人敢欺负春红的。这样的保护伞,她当然不会贸然丢掉。

  见秦寿生来了,春红眼睛里露出狂喜的神情。现在的她,可谓是四大皆空。秦寿生不理她不说,王浩仁也和她分手了,弄得她觉得活着都没意思。

  “生子,你终于肯来看姐了”,把秦寿生拉进摊子里,春红眼角含着泪,可怜兮兮地说,“姐本来都不想活了,见了你,才觉得有点希望。”

  看见春红潦倒的样子,想起以前的时光,秦寿生有些心软,可一想到她的背叛,就硬起心肠,冷冷地说:“那是你自己的选择,结果也需要自己承受。”

  春红自嘲的一笑:“我知道你不会再要我了。姐也不敢奢求了,只求你能来看看我,让我心中有个奔头。”
首节上一节59/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