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6节

  看着被自己摔破的酒瓶,想着里面的残酒,秦开泰有些惋惜,大骂秦寿生:“小畜生,找农村娘们干什么?一点出息也没有!”

  “当!”秦奶奶一扫帚打到儿子脑袋上:“小畜生,承包后,人家都知道去搞副业挣钱,最不济,也能拣点粪啥的好肥田。你一天到晚的,除了喝,还是喝,就不能干点正事?”

  秦开泰梗着脖子,愣愣地说:“你把彩凤还给我,我啥事都能干。”

  老秦太太举着扫帚,想打下去,却又舍不得打,叹息着,拉着孙子出去了。

  秦寿生的爷爷奶奶非常年轻,还不到五十岁。

  农村人信奉早养儿子早得力,结婚都早。秦山二十岁有了秦开泰。秦开泰也不让其父独美,二十岁就有了秦寿生。

  秦山养了个儿子,没得力不说,还差点没让儿子给气死,也算是时运不济。

  秦寿生时常挨他爹揍,而且是没轻没重地揍。要不是爷爷奶奶护着,说不定早就被揍死了

  揍儿子的时候,秦开泰嘴里骂的都是那离开的王彩凤。有些冤屈的秦寿生,心里对妈妈也有些生气:我都帮你挨揍了,你怎么还不来接我?

  见秦开泰下地了,害怕挨揍,秦寿生急忙喊了一声“奶奶,我出去玩啦!”就一溜烟地跑了。

  自从被秦开泰揍了,跑到张翠家睡觉后,秦寿生再也没有和父亲在一铺炕上睡觉了。

  在张翠的怀抱里,秦寿生找到了久违的母亲拥抱的感觉。从那天起,他再也不愿意离开张翠了。

  走出大门,顶着刺骨的寒风,踩着嘎嘣嘎嘣的雪,秦寿生猫着腰,向张翠家跑去。

  村子中间挂着的广播里,响起了大队书记赵敢干的大嗓门:“为了落实党中央提出的联产承包责任制,紧跟党中央的脚步,我们河沿乡要走在全国的前面。县里决定,我们秦家村要做为试点村,在村里实行联产承包政策,将村里的土地分给个人承包。各个小队的生产队长、会计要配合村里,将工作落实到每家每户…..现在,我把党中央的一份文件传达一下…..一九七九年十二月五日。”

  几个正蹲墙根晒太阳的老头眼睛一亮,彼此对视一眼,都频频点头。

  真的分田到家的话,那些吃大锅饭的懒虫就没办法偷懒了,老实肯干的人就会得到实惠,对提高村民的干劲,增加粮食产量有着非常大的作用。

  “好啊!”

  几个老头感慨地说:“中央这个政策,可真是实行的英明啊!打下粮食,除了上交的,剩下的都是自己的,再不用像以前那样分粮了。咱村的几个懒汉这下可要倒霉了。”

  秦寿生可没老头那样的感慨,他心里想的,除了找张翠玩外,再没别的了。

  村东老张家的狗子、村南头老王家的嘎子拿着套子,满大街的嚎叫这,准备上山套兔子。

  山上别的东西不多,可野鸡、兔子却不少。村民们饿极了,也有偷着上山去套兔子的。可大部分人不敢,害怕犯了错,再被抓去批斗。虽然文革早就过去了,可割资本主义尾巴的事情时常还有人提起。除了孩子外,一般大人是不敢去做这种事情的。

  见到秦寿生跑过去,两人大喊:“小杂种!”

  不知道是出于嫉妒,还是出于歧视,村里的孩子对张翠和秦寿生这两个城里人生下的孩子,总是有一种偏见。他们喊两人为杂种,便带有一种别样的用意了。

  秦寿生年纪再小,再不懂事,也知道小杂种是骂人的话。

  狗子、嘎子比秦寿生大,他打不过他们,从来就不敢惹两人。

  后屁股挨了狗子两脚,心中不忿,秦寿生也没敢吭声,拔脚就跑。

  觉得自己跑远了,两人追不上时,他回身站住,扯着嗓子,破口大骂:“嘎子、狗子,我操你们的妈!”

  嘎子、狗子听见了,勃然大怒,扔下套子,大呼小叫地就来追秦寿生。

  追了两步,见秦寿生跑进张翠家,两人无奈地停下脚步,骂骂咧咧地走了。

  嘎子、狗子比秦寿生大两岁,可以随便欺负秦寿生,张翠却比他们大好几岁,轻易就能把他俩揍一顿。

  挨过张翠两次揍后,当着她的面,嘎子、狗子已经不敢欺负秦寿生了。

  刚进张家大门,秦寿生就听见屋里有人大骂:“你这个小杂种,贱货生的杂种,还敢和老娘顶嘴?我打死你!”

  听到屋里传来的打人声和张翠的呼痛声,秦寿生心中的热血立刻沸腾起来。他知道,那个张大伯找的李寡妇,又开始欺负张翠姐姐了。

  张翠妈妈离开后,张算计虽然不高兴,却想得开,没像秦开泰那样和死了娘似的,他很快又找了一个老婆,是邻村的寡妇。

  说明一下:前面开篇主要讲述主角青少年时期的故事,可能不精彩,却是主角性格的定性时期。若是大家觉得啰嗦了,便请留言,俺会尽量跳过前边的情节,直接进入到成年期间。

  新书开始的时候都很艰难,请大家支持。


正文 第005章两小无猜(下)

  李寡妇改嫁到张家,开始很老实,对张翠很好。后来,因为帮张算计生了个儿子,本性就露了出来,脾气非常大,将张家父女管得老老实实的,没一个敢和她顶嘴。张翠干活稍微慢点,李寡妇就会破口大骂,要是敢顶嘴的话,更是抓着什么就拿什么打张翠。

  开始,张算计还管管,自从被李寡妇挠破了脸后,他就装聋作哑,再不敢管了。

  飞快地冲进张家,秦寿生大喊一声:“不许打人!”

  一声大吼,把李寡妇吓了一跳。看见是秦寿生,她立刻破口大骂:“你也是个小杂种!找死啊,敢管老娘的家事,信不信我连你一块儿打死!”

  趁李寡妇大骂的时候,秦寿生拖着被揍得可怜的张翠,撒腿就跑。

  李寡妇还没打过瘾,哪里肯算完,拿着擀面杖追出来。院子里的雪没扫干净,地上全是冰。被院子里的冰滑了一下,李寡妇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这下摔得不清,老女人哭爹叫娘的,咋也爬不起来,便狼嚎一声:“孩他爹,快出来拉俺一把!”

  在屋里装聋作哑的张算计,听到老婆的嚎叫,一肚子不情愿地走出门来,把老婆拉了起来。

  李寡妇满肚子的火没地方发,刚站起来,便一个耳光打过去。

  啪的一声,张算计趔趄一下,差点摔倒。

  “你!你他妈的欠揍啊!”张算计好不容易站稳,就想揍这婆娘一顿。

  把胸一挺,李寡妇耍起泼来,尖叫着说:“打啊!打啊!你打老娘一下试试!信不信老娘抱着你儿子跳井!”

  听到屋里儿子的啼哭声,张算计的脑袋当时就耷拉到裤腰带上,哭丧着脸说:“好了,好了,回家去,回家去。”
首节上一节6/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