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62节


  对视一眼,两人哑然失笑,显然都想到了奸夫淫妇这个词。

  “真倒霉,凑巧遇到了警察查户口。春红,你回去的时候,警察问你什么,就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知道吗?”

  “知道了,我还能说出去不成?又不是什么好事!”

  “妈的,老子差点就身败名裂啊!看来,搞女人还是搞自己老婆安全,法律保护。这搞别的女人,虽然刺激,可吓死人啊!不知道被吓成这样子,那玩意好不好用?”杨伟心里嘀咕着,老实跑到车站,回沿河乡去了。

  站在春红家后门,孙晓丽捂着肚子,差点没笑过去。

  “你,你也太缺德了!装警察查户口,愣是把人家吓得爬窗户跑了。你说,要是他们胆子大点,拿棍子出来砸你,你不是白挨揍了!”

  “他们敢!”秦寿生很大气地说,“做贼心虚,偷情心慌。我给他们留了后窗,他们肯定会跳窗的跑的。他们就是知道是我做的,知道是我在外边,也不敢出来,照样要跳窗逃走,事后还得装出没事的样子来。”

  “吹吧你!人家可是副乡长,管着你们家呢!要被他知道是你做的缺德事,肯定会收拾你的。”

  “你要是和我在你家做那事的时候,有人敲门,你敢开门吗?”

  “你!你流氓!我才不和你睡觉呢!我掐死你!”

  “就是打个比方吗?哎,你别打人啊!别走!等我把警服给人送回去,不然,别把我当盗窃犯抓住了。”

  “生子,你知道俺家秦康跑到哪里去了吗?”惊魂未定的春红,没有忘记杨伟托付的事情,跑到学校,找到秦寿生,让他刚刚平静的心又起了波澜。

  “秦康?”想起上午的事情,秦寿生忍住给春红一个耳光的冲动,平静地说,“过年的时候,嘎子说过,他在希望市里见过秦康,听说他找了一个看门守夜的工作。到底在哪里,我也不知道。”

  见秦寿生一本正经,毫无笑意,眼睛中好像有种调侃的神情,春红心里有些发虚,拉着秦寿生的手,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眼圈红红的,哽咽着说:“杨乡长今儿来过了,说想找到秦康,让他也去告老三,向老三要钱,说是啥损害赔偿,我一个啥也不懂的女人,也听不明白。生子,你能不能帮忙找到秦康,和他说说这事啊?”

  秦寿生哭笑不得,郁闷地说:“你是他老婆,你不去找,我去找他,算什么?再说了,我也找不到啊!”

  提到秦康,秦寿生还是有些心虚,有些害怕。他和春红睡觉了,可春红和秦康还没离婚,还算是秦康的老婆。从心里面来讲,他是给秦康戴了绿帽子了,有些不敢面对秦康。

  见春红眼泪汪汪的样子,秦寿生当时就服软了:“好好好,等放寒假的时候,我就到市里去一趟,看能不能找到秦康。”

  春红破涕为笑,拽着秦寿生说:“生子,姐知道,这世上就你对姐好了。要不,你晚上到姐那里去,姐好好伺候伺候你。”

  想到春红才和杨伟睡了,估计身上还有杨伟的味道,秦寿生觉得有些恶心,急忙说:“算了,算了,要考试了,再说吧。”

  被拒绝的春红,有些失望,有些怀疑。在她的印象中,秦寿生是很好说话的人。特别是对她,那可是百依百顺,百般呵护。即使自己背叛了他,他也会原谅自己的。除了嗷嗷两声,完了就完了。可看现在的样子,这么冷冷的平静样子,反而让春红心中没底。

  “他知道我和杨伟的事情了?”想到这里,春红也不敢说什么了,就那么讪讪地走了。

  “到底帮不帮她找秦康呢?”秦寿生摸着下巴,在那里思索着。

  按现在对春红的痛恨程度,春红想报仇,秦寿生不从中使坏,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帮着她找秦康呢?可是,想到杨伟的身份,秦寿生又犹豫起来。一个赵敢干,就把秦寿生家里整得多少年抬不起头来。要是再得罪了杨伟,只怕日子真过不下去了。李镇长再帮忙,也管不到沿河乡,管不到秦家村。想到了爷爷和奶奶,秦寿生心中一酸,决定还是忍住杨伟和春红对自己的伤害,免得自己得罪了他们,把爷爷奶奶也给套进去了。

  第062章成了小老板


正文 第062章成了小老板

  放寒假了,秦寿生没有回家,也没有去希望市找秦康。他让回家猫冬的嘎子和狗子回市里找秦康,鼓动他回来告状。以秦康和老三的仇恨,估计一听说杨伟要为他主持公道,就会屁颠屁颠地回来告状的。

  秦寿生留在县里,是想在这里做点买卖。搞个真正由自己干起来的买卖,搞个不受别人掣肘的买卖。

  县城里的游戏厅生意都非常火爆,经常人满为患。秦寿生看见了,心中瘙痒难耐。他打听过行情,一天下来,那些游戏厅,干得好的,营业额能有上千块钱。特别是那种赌博机,特别能吃钱,有的赌鬼,一天就能输个好几百块。

  拿出五六万块钱,足够买设备、租房,开个游戏厅了。正常的话,一年就回本了。

  秦寿生在游戏厅里闲逛,打听清楚机器的价格和进货渠道后,接手了一家不想干的游戏厅,也不装修,联系人把机器换了,准备放假后就开业。

  这些事情,秦寿生是瞒着所有的人做的,连李文君都没告诉。春红的背叛让他觉得,除了爷爷奶奶和小翠姐外,没有人可以信任。

  秦寿生进洪玉珠的家,和进自己家一样轻松。洪玉珠流产的时候,他经常过来照顾,有她家的钥匙。见洪玉珠睡得一塌糊涂,屋里进了人都不知道,他也不客气,把衣服一脱,进了被窝,轻车熟路地动作起来。

  洪玉珠清醒过来,先是抗拒,然后是推搡:“快下来,戴套!”

  等秦寿生满足了,洪玉珠沉着脸说:“我警告你啊!今儿是最后一次了。以后你要是再敢碰我,我就去告你**!”

  秦寿生嬉皮笑脸,根本不拿她的警告当回事。洪玉珠的秉性和脾气,他早摸清楚了。知道就是在她结婚后,一样可以随意揉捏她。即使不愿意,她也得老老实实地陪自己睡觉。因为她最害怕自己和学生睡觉的事情被人知道。

  “老师!”秦寿生特意加重了语气,气得洪玉珠身子一哆嗦。她最不愿意听秦寿生叫她老师,总觉得对自己是一种极大的羞辱,总觉得自己缺少道德和情操。

  “老师,你看,我们都这样了,何必说得那么狠呢?咱们处朋友吧,说不定,毕业后我还会娶你当老婆呢。”

  “咣当”一声,洪玉珠把自己的脸盆扣到秦寿生头上,尖叫着说:“你给我滚!”

  知道自己拿秦寿生没办法,洪玉珠郁闷地说:“你不让我回家,到底是为了啥?”

  “为了啥?没别的理由,就为了李文君不在,能放心大胆地享受你呗。”

  当然,这样的理由秦寿生是不敢说出去的,敷衍着说:“上回和小偷打架的时候,老师的包被扎坏了,我心里过意不去,想给你买一个,就叫你留下来了。”

  “滚!”就是想要新包,洪玉珠也不会接受一个学生的馈赠。和他发生那种事情,已经让她后悔莫及,哪里再肯接受他的馈赠呢?若不是害怕他把事情说出去,洪玉珠早把他给踹到大门外了。

  看着一屋子的游戏机,洪玉珠吃惊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是我亲戚开的游戏厅。他有事,要我帮着照看。今天第一天开业,请老师来照顾一下生意。”

  洪玉珠觉得事情不对,却说不出不对在哪里,回身就拧住秦寿生的耳朵,小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师到底是老师,很快就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哪有老板开业这天还不来的?

  秦寿生也不隐瞒,老实说:“是我开的游戏厅。”

  “你!”洪玉珠不敢置信地说,“你哪里有这么多钱?”

  “自己挣的。”秦寿生也不瞒她,把蚬子对缝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得洪玉珠都不敢置信,没想到自己一个大学生,辛辛苦苦念了这么多年书,辛辛苦苦一年挣的钱,还赶不上一个学生动动嘴皮子。

首节上一节62/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