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63节

  见洪玉珠显然是被吓着的样子,秦寿生有些得意,觉得自己终于在她面前可以直起腰来了:“老师,你就别走了,在这里帮我吧。”

  “帮你?”在这个从生理到心理都让自己感到憋屈的学生面前,洪玉珠再没有半点的自信了,狐疑地说,“我除了教学生,啥事都不会,怎么帮你?”

  “给我们三个做饭吧,算是帮我的忙了。”秦寿生笑着说。在心里,他还有另一层意思,就是还要陪我睡觉。一种正常人类都有的恶俗,让他对把自己老师压在身下的感觉是越来越迷恋,总想把洪玉珠握在自己手中。

  看着秦寿生一脸的恳求,洪玉珠叹息一声,在心里说:“就当帮帮他吧。”

  “给。”收了五块钱,秦婉递给一个小孩五个币子,心中还是充满着兴奋感。

  秦婉被秦寿生找来当收款员,每个月二百块,还包吃包住,比起在农村给人喂貂的活强多了。

  秦寿生看店,秦婉收钱,倒是挺像夫妻店的。只可惜,秦婉逼着秦寿生赌咒发誓,若是他欺负秦婉,就不得好死。虽然觉得这个咒语不会应验,可害怕睡了秦婉把她睡跑了,秦寿生到底没敢动手。

  哐当一声,大门被人给推开了。

  几个彪形大汉走进来,大咧咧地来到收银台前,对着秦婉,咋咋呼呼地喊到:“老板呢!”

  见到这几个家伙的德行,秦寿生知道,这是来要保护费了。

  “老板不在!”秦寿生冷冷地说,“有什么事和我说,等老板来了,我会告诉他的。”

  “告诉你们老板,这条街是吕布吕大哥罩着的,想平安做生意的话,就要孝敬吕大哥,不然,趁早关门,免得倒霉!”

  正主不在,几个大汉也懒得和秦寿生这样的小屁孩打招呼,留下几句狠话,回头就要走。

  “吕布?”秦寿生莫名其妙地说,“吕布不是进去了吗?啥时出来的?”

  那个吕布因为受了曹操和刘关张的连累,被抓进去了,听说判了十几年,现在还在监狱里服刑呢,哪里能出来收保护费?

  “小子,吕大哥的名字也是你能提的?”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猛一回头,手里的一把砍刀明晃晃地指着秦寿生的鼻子,厉声说,“吕大哥用不着出来,靠名声就够了。告诉你老板,每月孝敬吕大哥两百块,不然,赶快关门!”

  “我们有人罩着,用不着你们来保护。”秦寿生心里发慌,脸色却毫无变化,平静地看着刀疤脸男子,丝毫不畏惧他们的威胁。

  “什么?”刀疤脸男子勃然大怒,“谁?谁保护你?这条街是老子的街,谁敢保护你,老子一刀废了他!”

  “赵长风。”

  “赵长风?赵长风是什么玩意儿,敢和老子抢生意?信不信我废了他!”刀疤脸明显是社会底层人物,不关心政治,不知道赵长风是谁。

  “刀疤哥,小声点!”旁边一个短发、小眼睛男子拽了刀疤脸一下,小声说,“赵长风是咱县的县长。”

  “啥?”刀疤脸吓了一跳,回身就走。

  刚走两步,刀疤脸就觉得不对:别被他狐假虎威给骗了。

  “小子!”刀疤脸恶狠狠地说,“你要真是县长家亲戚,这面子我刀疤就给你。可你要是骗我的话,别怪咱叫你日后的生意难做。”

  “你去打听打听,县长的小舅子是下边靠山镇的镇长,他闺女在县一中念书,是我对象。我要是说谎了,你们可以来找我。”

  见秦寿生说得煞有介事,一脸的诚恳,刀疤脸有些相信了,笑着说:“我打听一下,要是真的,这钱咱就不收了,就当交个朋友。要是骗我的话,小子,可要当心你的腿啊。”

  敢自己开游戏厅,秦寿生依仗的,就是李文君。遇到捣乱的,提起县长亲戚的身份,也能起到敲山震虎的效果。那些混子不知道真假,也不敢冒险。毕竟人家要真是县长亲戚的话,你又收他的保护费,只怕会进拘留所睡觉的。秦寿生就是抓住了这些混子的心理,利用他们这家不讹,就讹那家的想法,摆脱了他们的敲诈。

  到了晚上,一结账,秦寿生惊喜地发现,今天的收入竟然超过了了五百多块。这还是第一天开业,人不多。随着时间的延续,很有可能会超过一千大关的。

  秦寿生的老板梦终于初步实现了。

  过度章节,第063章老三的末日


正文 第063章老三的末日(上)

  可能是打听到秦寿生说的事情都是真的,或者根本就没打听,反正刀疤没有朝秦寿生要保护费。秦寿生也学着大人样子,每次刀疤过来,都塞几盒好烟给他,让刀疤觉得这小子挺识相的,心里的气也平了。

  “生子!”嘈杂的游戏厅中,传来了一个让他熟悉的声音。

  抬头一看,秦寿生惊喜地说:“嘎子、狗子、秦…康叔。”

  来人正是去市里找秦康的嘎子、狗子和秦康。

  看见秦康白面无须,一脸的憔悴,再想想当年一脸桀骜的秦康,秦寿生恍然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心中竟然生出感慨来。

  秦寿生带着三人来到一家饭店,好酒好菜使劲点,好好招待三人。

  “生子”,秦康的嗓音非常尖利,明显是缺少雄性激素,“你说的那个杨乡长真行吗?我怕他搞不动老三,别把自己也搞下去了。”

  “叔,我觉得行”,虽然心中不忿杨伟,秦寿生还是肯定地说,“那个杨乡长是市里下来的,看着精明强干的,不是傻子。他要是没把握,根本就不会动老三的。你想想,老三可是高乡长的拜把子弟兄。要是没把握,杨乡长一个副乡长,怎么敢下手呢?”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包括嘎子、狗子在内的不少人都知道秦寿生参与了对付老三的事情中。若是不把老三搞死,一旦传到老三的耳朵里,秦寿生肯定死得很惨。

  “也对!”秦康摩挲着干干净净的下巴,点点头,“看来这个杨乡长在市里有后台,才敢胆子这么大。妈的,干了!反正老子活着也没啥意思了!整死老三,死了也能闭眼了。”

  本来,秦康尖利的嗓音听起来就够渗人的。他再做出幽怨的表情,吓得秦寿生打个哆嗦,急忙说:“那我就和杨乡长联系,听他安排了。”

  秦康大口大口地喝酒,头也不抬:“你安排去吧。”

  听说秦康到了县里,杨伟大喜过望,哈哈笑着说:“生子,你小子真行!是个人才。你叫他等着,下午我就过去。”

  “哎,生子”,刚想放下电话,杨伟突然说,“记住,不能让秦康看见春红,不然会发生意外的。他想见春红,等把老三收拾了,随便他们见。”

  秦寿生心说,人家两口子见面,关你什么事?可嘴上还是说:“知道了,杨乡长。”

  放下电话的时候,秦寿生还有些犯愁,为秦康要提到春红该怎么回答而犯愁。可回头一看,秦康喝得两眼翻白,眼见就要大了,心里就放下心来。

  下午,杨伟匆匆赶到县里,和秦康单独聊了几句,秦康便容光焕发,仿佛老三已经被押上刑场枪毙了似的。

  拍拍秦寿生的肩膀,杨伟鼓励他:“小子,好好念书,等到了市里念大学的时候,我好好请你。”

  看着杨伟和秦康的身影,秦寿生突然明白了:这应该是春红不想出面,杨伟才想到用秦康来作为对付老三的箭头吧。也是,农村的女人都好名节,即使是那个老和人睡觉的刘寡妇,平时也是正儿八经的,不和陌生人搭讪。要是哪个女人被传出和别的男人胡搞,那个男人没事,女人基本上就臭了,谁见了,也不会尊敬她半分。估计春红不想出头,被人谩骂,才想到要找秦康的。
首节上一节63/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