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64节


  秦康既然回来了,那么杨伟对付老三的行动,也就在这一两天了。秦寿生很想回去瞧热闹,可看见这日进斗金的游戏厅,他又舍不得走了。

  秦康回来的消息,通过有心人的嘴巴,很快传到了老三耳朵里。

  “操他妈的秦康!”老三勃然大怒,“他差点把老子给整死了,现在还敢回来!”

  老三立刻开着车,带着几十个兄弟,骑上摩托,拿着棒子,浩浩荡荡地向秦家村冲去。

  秦康正在收拾荒废了几年的院子,突然见到老三带人闯进来,当时就蒙了。

  老三一挥手,小弟们便冲上前,把秦康放倒在地,一顿暴打,打得秦康嘴巴、鼻子窜血,趴在地上,只会喘气,不会吸气。

  “住手!”副乡长杨伟匆匆赶来,身后还跟着秦家村村支书赵敢干。

  “你想干什么!张光辉!”杨伟指着老三的鼻子,道出老三已经被人遗忘的大名。

  “杨乡长啊!”老三冷笑着说,“这个秦康曾经拿石头拌我,差点害我摔死,让我住了一个多月的院。我也不要他赔钱,也不用他进监狱,只要让我打一顿出出气就行了。”

  对杨伟,老三可是一点也不感冒。要不是高乡长阻拦,他都想找人砸他一顿,让他知道知道老三到底有多厉害。

  “国家有法律,人间有正义!”这一刻,杨伟显得正义凛然,大声对着周围的几百名老百姓说,“有些人,总想把自己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以为自己可以随意欺压他人而不用承担法律的惩罚。这些人在村里横行霸道,欺男霸女,早晚会受到法律的惩罚。张光辉!今天我就告诉你,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我要代表国家来惩治你!”

  “杨乡长”,秦康有气无力地说,“我要告老三!告他**我老婆,告他霸占我老婆,告他把我家给砸了,告他把我蛋子给踢碎了。我要告他!”

  “操你妈!秦康!”老三气急败坏地说,“你他妈的胡说!老子啥时**你老婆了?哪次干你老婆,老子没给钱?你说!”

  “真是强盗逻辑!”杨伟气急而笑,“张光辉,你以为你是谁?可以随意**别人的老婆?你以为现在是旧社会吗?可以有地主恶霸?可以欺男霸女?现在是新社会了,农民早就当家作主了。好了,李所长,把张光辉带到派出所里,好好审查一下他所犯的罪行。”

  乡派出所李副所长从人群后站出来,带着两个民警,拿着手铐,走到老三面前,想铐住他。

  心中突然感觉到一股子阴谋的味道,老三心中一惊,一个退步,来到他的小弟身后,大喝一声:“谁他妈的敢抓老子!不想活了!弟兄们!走!”

  混在小弟中间,趁着乱哄哄的时候,老三冲出人群,直奔村委会办公室去了。那里有电话,可以让老三搬到救兵。

  见老三的小弟拿着棍子挡住去路,杨伟也不着急,就在那里冷笑着看热闹。李副所长也得到了叮嘱,面对着那些小混子的挑衅,只是大声呵斥,却不掏枪。

  这一切,都在杨伟的意料之中,打了老三,他的保护伞就会出面。将他们一网打尽,才是杨伟想做的事情。


正文 第064章老三的末日(中)

  赵所长开着吉普车,拉着高乡长飞驰而来。

  “干什么!”赵所长大声呵斥李副所长,“反了你们啦!没和我打招呼,你们就想抓人?有没有王法了!”

  在车里收拾一下仪容,高乡长慢慢走下车,走到杨伟身边,严肃地说:“杨乡长,你这是做的哪一出啊?”

  杨伟不慌不忙地说:“高乡长,今天,我和乡派出所的李副所长一起来秦家村做普法活动,突然听到外面大乱,出来一看,那个张光辉带着几十个人,拿着凶器冲入老百姓家里,又是砸门砸窗,又是打人的。我出来阻拦,他也不听,没办法,我只好请李所长将他带回派出所,按治安条例处理他。可张光辉竟然无视法律,要暴力抗法。我觉得,我们乡里的警力不足,是不是请县里的刑警队下来帮忙?”

  高乡长心里暗骂老三不知道死活,这个时候被人抓住了把柄。现在正是严打时期,要是摊上了事情,关系再硬,也要掉一层皮的。虽然如此,高乡长心中也没把这当回事。不就是打了人吗?赔点钱就是了。何况,县委的周副书记和老三的关系不错,有他帮忙说话,老三肯定没事。

  “这点小事,不用麻烦县刑警队了。我去和老三说,让他到乡里把事情说清楚。”高乡长大步走进秦家村村委会,和老三商量去了。

  乡长的力度果然不一样,老三很快出来,满脸的微笑,顺从地让警察铐上手铐,跟着李副所长走了。

  见老三被带走了,村民们议论纷纷,在那里揣测老三这次是不是真的要倒霉了。

  有的说:“操!老三被弄进去多少回了,哪次看见他真有事了?有高乡长护着他,杨乡长再想动他也没用。”

  有的说:“不一定!杨乡长是从大城市里下来的,这么年轻就当副乡长了,肯定有后台。他要是想整老三,肯定能整成。”

  村民们议论纷纷,高乡长却没听到。他的心思,都花在想着怎么收拾杨伟身上了。

  这小王八犊子!老子看他是下来挂职锻炼,不能呆长远了,才不和他一样,没想到,他还抓鼻子上脸了!看老子怎么整他?

  回到乡里,四处找杨伟撒气的高乡长,找遍了乡政府,也没找到杨伟的下落,一打听,杨伟带着李副所长,押着老三上县里去了。

  “混蛋!”高乡长一把把桌上的茶杯给摔碎了,“小犊子!老子不能再用你了,一定要把你给踢回市里去。”

  拿起电话,高乡长拨通了县委副书记周建国的电话:“周书记吗?我和你说件事情啊。上面派来挂职的那个杨伟,实在太得瑟了,好像整个沿河乡都罩不住他,成天上蹿下跳的,各个科室的人对他意见都很大,您能不能安排一下,把他调到别的乡镇去干?”

  “他还是对老三不满吗?”对高乡长的提议,周建国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一个没有后台的小副乡长,还是个外人,在沿河乡根本就掀不起波浪来。高乡长若是连一个小年轻都摆不平的话,也不值得他帮忙。

  周建国以前就是沿河乡的党委书记,因为得到了上司的赏识,逐渐提拔到县委里,当上了县委副书记,据说很有转正的希望。

  在沿河乡的时候,周建国和老三就熟,托老三办了很多事情,欠老三的人情。因此,老三的一些出格的举动,他也帮着遮掩了不少。

  “事儿闹大了!”高乡长急忙说,“今天,老三和人打架,到人家里闹,正好被杨伟遇见了,要把老三给铐起来,是我去阻拦,让他们到乡里说话。可没想到,杨伟竟然带着老三往县里去了。你说,他眼里还有我这个乡长吗?”

  “这事董文革知道吗?”周建国问。

  沿河乡党委书记董文革是县委书记刘长顺的嫡系,在沿河乡,他的意见就相当于刘长顺的意见,不由得周建国不听听。

  “董书记到下边的村子走访去了,还不知道这事。”

  “这事董文革会不知道?”周建国觉得心里没底,犹豫着说,“别急,那个副乡长闹也闹不到天上,老三不会有事的。对了,你告诉老三老婆,叫她带点钱,晚上到副县长谷风家里拜访一下,托他在县长赵长风面前说说好话。要是赵长风出面,老三的事情基本就搞定了。”

  周建国不想在这事上出手。县委书记刘长顺有向上一步,成为副市长的希望,而他周建国也有接班的可能。在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受老三的影响,耽搁了自己的政治进步。谷风曾经帮过老三说话,好处也收了,再帮老三一次,也算不了什么。都是些小破事,也没有人命官司,好办。

  周建国这一说,高乡长心里就有底了,心也放下了,找个信得过的办事人员,要他去找老三老婆,叫她来一下。

  看着走进游戏厅的杨伟和秦康阳光灿烂的笑脸,秦寿生知道,老三完了。

  看着洪玉珠修长的美腿,再看看清纯的秦婉,杨伟的眼睛中有些火在燃烧,好容易才收回眼神,笑着说:“生子,我刚把老三压到县里的看守所了,秦康也正式向县公安局报案了,证词,证人也都找好了,就等着法院开庭审理了。”

  秦康也非常高兴,眉开眼笑:“生子,他老三不赔我个几十万,我肯定不干。”

  秦寿生心说,我要是你的话,早把老三给捅死了,蛋子没了,多少钱也买不回来啊。

首节上一节64/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