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67节


  晚上,董学民带着洪玉珠来到一处装修豪华的酒楼。

  酒楼的二层被包了下来,几十个各行各业的精英们济济一堂,场面非常热闹。

  董学民一边和人碰杯,一边向洪玉珠介绍:“这是副县长谷风,是你们班学生谷雨的父亲;这是…..”

  洪玉珠听得目瞪口呆,感情这些看着像土匪,动作像流氓、说话像结巴、胖得像肥猪的家伙,都是县里的高官啊!

  有人来敬酒,洪玉珠也站起来陪酒。那个喝得脸蛋像猴屁股的男子,色迷迷地盯着洪玉珠,暧昧地笑了:“不错啊,老董有福了。”

  这人从洪玉珠身边经过时,顺手摸了她的屁股一下。

  洪玉珠吓了一跳,差点叫出声来。

  董学民笑着说:“这是审计局副局长老康,有名的色鬼。”

  见到这些“大人物”的德行,洪玉珠大开眼界,感觉此生不虚了。

  喝到后半夜,被那些人搂着跳了几十段舞蹈的洪玉珠,才从那些臭嘴、臭手的骚扰中解脱出来,被董学民送回了宿舍。

  活了这么大岁数,洪玉珠从来没这样想过揍人,揍那些在她身上揩油的家伙。可为了调动的事情,她忍了。

  坐在洪玉珠的单人床上,董学民丝毫没有离开的想法,即使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

  喝了洪玉珠递来的茶水,一把抓住她的手,董学民笑着说:“小洪,坐,咱们谈谈你调动工作的事情。”

  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好像董学民的动作和话语有些暧昧,但被调动工作几个字诱惑着,洪玉珠还是坐到了董学民的身边。

  董学民打着官腔说:“想调到希望市工作,可是不容易啊!这么多年,咱教育系统也没几个人调到希望市工作。”

  洪玉珠急忙说:“校长,你就帮帮忙吧,我不会忘记你的,多少钱?您开个价吧。啊!校长!”

  董学民把洪玉珠搂在怀里,笑着说:“用你自己来报答我就行了。”

  洪玉珠无力地挣扎着,哀求着说:“校长,别这样,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董学民哈哈一笑:“钱?我不缺钱。再说了,你一个小丫头,能有几个钱。把自己给我就行了。”

  见洪玉珠还在挣扎,董学民有些生气了,冷冷地说:“你又不是姑娘家了,和男人睡一觉,又少不了什么,装什么装!”

  被董学民一说,洪玉珠身子震了一下,可能真想到自己已经不是姑娘家了,睡一下也不算什么,就放弃了挣扎。

  董学民心中大喜,急忙开始扒洪玉珠的衣服。这个女老师,人长得不咋地,可大屁股、大腿、大胸,非常性感,早就让她心动了。她又不是姑娘家,玩了就玩了,一点后患也没有。想调到希望市,做梦去吧。你走了,我玩谁?

  很快,洪玉珠就被扒得只剩下一条内裤了。董学民一边揉搓着那高耸的胸膛,一般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看着董学民一身的肥肉,洪玉珠突然觉得有些恶心。她一下子掀开董学民,拿起自己的衣服,跑到卫生间躲了起来。

  董学民正在兴头上,突然被人撂在那里,不上不下的,非常难受。

  洪玉珠穿好衣服,低着头出来,强笑着对董学民说:“校长,我没有心理准备,你给我点时间想想,好吗?”

  董学民心中愤怒之极,脸上却挤出笑容:“对不起了,小洪,你看,我今天喝多了,刚才做了什么,我都记不起来了。你放心,调动的事情,我帮你办,有消息了我通知你啊。”

  董学民走了,洪玉珠坐在床上,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脑袋让驴给踢了,这么好的机会都没了。”

  洪玉珠心中有些后悔:“又不是姑娘家了,让他睡一下又能怎地了!还能省好几万块钱。现在好了,调动工作的事情黄了。”

  因为这件事情,因为差点被董学民弄了的事情,洪玉珠被秦寿生按倒在床上,狠狠地揍了一顿。

  是真揍,不是打情骂俏地揍,洪玉珠也被这个有些霸道的小男人给揍哭了,她被自己的学生给揍哭了。

  揍完后,秦寿生用身体惩罚了极度抵抗的洪玉珠。一边做,他一边愤愤地骂道:“你是猪!比母猪还笨地蠢母猪!那个老混蛋就是个教育局副局长,能有多大的力度?咱班的谷雨他爸是副县长,李文君她姑父是县长,你找他们俩谁不行,偏偏想到那个老流氓?你是想男人想疯了!”

  洪玉珠一拍脑门,心中直骂自己连母猪都不如,咋会只想到校长,就没想过找县长呢?

  想到自己这么笨,加上被秦寿生看了笑话,羞怒之下,洪玉珠和秦寿生翻脸了,闹得都不愉快。

  算起来,洪玉珠比李文君更像是他的女人,她比李文君更接近于被秦寿生完全征服。对属于自己的东西,秦寿生容不得别人抢夺。他或许无力抵抗别人的侵占,却不代表着有了机会,不会反抗和报复。

  当了多年的校长,董学民流传出来的溴事也不少,秦寿生稍微注意,就打听到不少有用的消息。

  县一中高一年级的女教师滕兰,据说和董学民有染。好像是因为要晋职称的事情,两人才勾搭上的。

  老师私下也议论纷纷,说滕兰这么年轻,教学经验不足,年级考试她的班级排名总是倒数,凭什么到年底她总是先进,总是优秀教师,总是奖金最高,里面肯定有猫腻。

  知道这件事情,秦寿生心中就有了谱儿了,知道该怎么整治董学民了。

  稍微一打听,秦寿生就知道滕兰结婚了,对象是县三中的老师,名叫张文。

  下一章报复


正文 第068章秦寿生的报复方式

  张文教的也是高中,而且是高三年级,平时工作很忙,晚上总是要跟着学生,辅导他们,一般都是晚上十点多才能回家。

  发现这点后,秦寿生就开始盯着滕兰,看她那天晚上不用来学校监督学生晚自习,然后就盯着董学民,看他到哪里去。

  盯了半个月,秦寿生终于发现董学民进了滕兰的家。他立刻找到一家公用电话,拨通了县三中值班室的电话,装出急促的口气说:“我是张文的邻居,他家里出事了,出大事了,叫他赶快回来!”

  不久,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匆匆来到楼下,跑着上了楼。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传来愤怒的呵斥声和桌椅翻倒的撞击声,还有隐约传来的求饶声和哭泣声。在邻居被惊动,出来敲门后,房间里寂静无声,死一样的寂静。

  在夜色中奔跑,宣泄着自己心中的快意,来到洪玉珠那里,秦寿生像献宝一样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洪玉珠。

  洪玉珠听了,也觉得非常解气,只是觉得这样一来,滕兰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首节上一节67/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