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68节

  见秦寿生用那样的眼神盯着自己,洪玉珠呸了他一口:“看什么看!别想碰我!上次的事情还没完呢!再说了,又不是我求你去报复董学民的。”

  洪玉珠说的事情,就是上次她挨了秦寿生一顿揍后,又被他给“强暴”了。那是真地“**”,不是两人做戏。洪玉珠拼死抵抗,不让秦寿生碰她,却还是被他娴熟地从后面插入,尝到了被人“强暴”的滋味。

  现在想来,洪玉珠还觉得委屈和愤怒,觉得尊严扫地,心中还有着怨恨,自然不肯让秦寿生再欺负自己了。

  被秦寿生又压在身下,感觉到难以匹敌的力量,想着那句“被人强暴,既然无力抵抗,那就开始享受吧”的混蛋话,洪玉珠屈辱地说:“好了好了,给你就是了,就当是你帮我出气的报酬了。”

  第二天,滕兰没有来上班,董学民的身体也出了毛病,一个星期没来学校。

  没几天,滕兰就调走了,到了她老公的县三中上班去了。

  董学民来上班后,秦寿生偷着打量他,发现他眼角的淤青还没有完全消失,显然被张文收拾得不轻。

  对于事情为什么没闹大,洪玉珠估计了几点。一是滕兰的哭诉,因为一说出去,滕兰在县里就没法子呆了。除非想离婚,不然张文不可能不考虑到这一点;还有就是张文要面子。作为一个男人,老婆被人给玩了,传出去,脸就没地方搁了;最后就是,董学民肯定是给了补偿,有物质上的,给让张文动心的钱,也有职务上的,比如帮张文在学校提一下,当个教导处主任一类的职务。不然,张文肯定不会轻绕了他的。

  董学民被整得很惨,差点命都没了。洪玉珠在解气的同时,也在为秦寿生的所作所为而吃惊:“这个小禽兽,还真是厉害!他就能想到这样缺德的招数来对付董学民!老娘可是想不出来。”

  时光飞逝,转眼间,秦寿生就进入了高三,开始了高考冲刺阶段的学习生活。

  高二和高三,好像地上和云端。进入高三后,学生们自己就绷紧了弦,把高考当成了一场战役来打,当成了改变自己命运的战役来打。

  秦寿生没那么的的压力,他只要考上一个大学就行了。这样的心态,反而使他学习起来效率更高。高三下学期的第一次摸底考试,他竟然考了全校第一,让孙晓丽不忿,李文君愤愤,觉得他这样吊儿郎当的,怎么能考得这么好呢?

  一年多的城里生活,在开了眼界的同时,秦婉人成熟了许多,也漂亮了许多。很多人到游戏厅打游戏,都是冲着秦婉来的,她也受到了不少的骚扰。好在小姑娘有对付秦寿生这样的禽兽的经验,倒也没吃过亏。真有不开眼的,秦寿生也不吝啬自己的棍子,教训了几个人后,就再没人来闹事了。

  “生子,你不干游戏厅了,我咋办啊?”坐在旁边看秦寿生学习的秦婉,忧心忡忡地说,“城里这么好,我可不想再回农村喂貂了。”

  “急什么!”秦寿生头也不抬,无谓地说,“到了希望市,我还会再开一个游戏厅的。到时候,我当老板,你当老板娘,你就不用再回到秦家村喂貂了。”

  听秦寿生说得露骨,秦婉呸了一下,红着脸,却出奇地没有出口拒绝。

  游戏厅开了一年多,秦寿生本钱赚回来不说,把游戏厅用三万块的价格给兑出去了,相当于一年赚了三万块。已经知道秦寿生就是老板的秦婉,自然要对他刮目相看了。

  “生子,听说赵敢干要提拔成副乡长了,那秦大拿又开始得瑟了,放出风声说,要把你家的盐碱地给收回去。”

  “他敢!”秦寿生口气非常强硬,“他要是敢收回我家的地,我就敢砸断他的腿!老不死的,欺负了我爷爷一辈子,我还没想报复他,他又要来找事了。小婉,游戏厅我已经兑出去了,过些日子就接手。你要是愿意干,就现在这儿干着,等我到希望市找好了地点再说。要不愿干了,就回家等着,我照样给你开工资。”

  “有这样的好事,我当然要坐着在家拿钱了。”秦婉也不客气,直接挑了不干活的美事。

  见秦寿生又对自己搂搂抱抱,亲亲热热的,秦婉皱眉说:“别这样了,摸得怪难受的。生子,我和你交底吧。你不要我当老婆,就别想着睡我。你要敢用强睡我,我就死给你看。啊!别摸了!要不你就上我家提亲,娶我当老婆,要不就别摸了!”

  秦婉这样保守,在心痒痒的同时,秦寿生心中也颇为看重她。

  “秦寿生,你来一下。”

  在空无一人的老师办公室里,洪玉珠阴着脸,对秦寿生说:“董学民又找我了。”

  “啥?”秦寿生吃惊地说,“他还不死心?”

  洪玉珠白了秦寿生一眼,奇怪地说:“见鬼了!他和我说,我调动的事情已经下来了。”

  “不会吧!”秦寿生惊讶地说,“他这个人可是个黑心鬼,一向要人财两得才肯办事。你不会是…..”

  “去你的!老娘才不会那么下贱呢!”洪玉珠嘴上愤愤地说,心中却有点发虚。

  既然大家觉得郁闷,俺就加快更新,把成长章节尽快更完。今晚还有两章,直接进入高考舞弊事件


正文 第069章天上掉馅饼的原因

  刚才,正忙得焦头乱额的洪玉珠被董学民喊住了:“洪老师,过来一下。”

  自从上次洪玉珠拒绝了董学民的索爱后,董学民经常在奖金、职称一类的问题上为难洪玉珠,使得这个小女人心中很是不忿,可又无可奈何,只盼着这批学生毕业,她就要想办法远走高飞。就算到不了市里,也要调到别的学校去。县一中的待遇再好,架不住校长老找你麻烦。

  校长召唤,洪玉珠不得不去,硬着头皮进了校长办公室,挤出笑容来:“校长,找我有事?”

  “坐”,董学民满脸堆笑,“小洪啊,这么长时间了,我一直想找你谈谈,可你老躲着我,我也无可奈何。我只希望你能把上次的事情看成是一个男人在酒后对一个他欣赏的女人做出的失态举动,不要把我当成是那种玩弄女人的恶棍。”

  “你就是个玩弄女人的恶棍!”洪玉珠在心里诅咒董学民,嘴上却说,“校长,那事早就过去了,我也不想再提了,您就忘了吧。”

  “那哪行!”董学民突然提高了声音,显出一副忏悔的样子,“小洪啊!这些日子来,我总是心中不安,觉得对你那样做,都不配做一个人,何况做校长呢?为了补偿你,减轻我心中的罪过,我费了好大的劲儿,找了好多关系,终于在昨天把你调动的事情搞定了。”

  “什么!”洪玉珠目瞪口呆,愣了老半天,才傻傻地问,“校长,您是说我调到希望市上班的事情您给办妥了!”

  “是啊!”见到洪玉珠痴呆的样子,董学民得意地说,“我董学民出手,什么事情办不成?”

  在这一刻,洪玉珠心中对董学民所有的不满都烟消云散了。本来面目可憎的董学民,现在看起来是那样的可爱,那样的高大。

  该怎样报答他呢?洪玉珠在心中想着。她本人挣钱不多,家里也没几个钱,就是给钱,恐怕董学民也瞧不上。据说,调动一个人,需要好几万的好处费。

  洪玉珠不认为董学民会高尚到因为忏悔而帮自己调动,还以为董学民是对自己不死心,咬咬牙说:“校长,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对,看在我年轻不懂事的份上,您原谅我吧。我想好了,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您要是有空的话,晚上到我那里去,我天天都在。”

  董学民愣了一下,眼光转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过了一会儿,眼中露出遗憾的神情,董学民咬牙做出了决断:“小洪啊小洪,我都和你说了,上次的事情是我酒后失态,不是成心的。说实话,见到你们这样的好姑娘,我也动心。可我毕竟是一校之长,需要在道德方面给全校师生做出典范。那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了,绝不会。”

  说这话的时候,董学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要不是那件事情事关重大,他也不会为了这个女人而浪费了一个宝贵的调动名额。嗨,为了教育局局长的位子,舍弃一个女人算不了什么。等上位了,全县的女教师,自己只要看上了,稍微动动手脚,只要她们稍微意志不坚定,自己就能到手,不在乎眼前这个身材好,长得一般的女人。

  洪玉珠有些狐疑,小声说:“校长,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总该表示一下吧。您也知道,我就挣这么点钱,家里也穷,实在报答不了你什么。除了我之外,我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你。”

  “哈哈哈”,董学民精神一振,摆摆手说,“别那么激动,坐,小洪啊,既然你心里对我没看法了,那我也和你掏掏心窝子吧。你看着我在校长的位子上好像很风光,其实我的日子也不好过。见了管我的上司,一样要点头哈腰的。难啊!当老师难,当校长更难。”

  洪玉珠点点头,深有体会。那次董学民带她去参加聚会的那次,作为董学民带来的女人,被别人揩油,明显是掉了董学民的面子,可他根本就不敢露出不高兴的神情,反而做出一副大度的样子,把洪玉珠借来借去的。显然,这样做并不是他心中的本意,只是无奈罢了。

  “这个世界上的人际关系,都是你帮我,我帮你连接起来的。我帮你办事,要求人,别人办事,也求到我了。小洪,县里有人求到我了,事情挺大的,我不想办,可不得不办,你明白吧。就是我不帮着办,我这个校长就当不长了。”

  洪玉珠不是孩子,知道这才是董学民帮自己调动工作的本意:想调到希望市去工作,就帮我把这件事情办好。

  “校长,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就一定帮你办成。”为了调动工作,洪玉珠豁出去了,啥事,只要不是枪毙的罪过,就干了。她连身体都能付出,比起贞操来,别的事情确实不算什么。
首节上一节68/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