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7节


  李寡妇气焰嚣张,掐着腰,指着张算计,大声说:“你养的那个赔钱货,老娘是管不住了。我不要她,你把她送人吧。”

  张算计苦着脸说:“你还有脸说?没小翠,谁来做饭、洗衣服、种地、割草、喂猪……”

  李寡妇的气焰立刻下来了,嘟囔着说:“这个老娘倒是忘记了。好了,晚上去把那丫头找回来。记着,等她吃了晚饭,再去找。让她在老秦家吃两顿饭,咱家也好省点。”

  秦寿生和张翠跑出张家,跑到老远,才停下脚步。

  两人互相看看,同时大笑起来,全没有方才的紧张情绪。

  这一招,他们俩可是经常用的。秦寿生被秦开泰痛打的时候,张翠也会大喝一声:“不许打人!”然后趁着秦开泰不好对小姑娘如何的时候,把秦寿生给救出来。

  “姐姐,李寡妇老欺负你,太可恨了!晚上到我家住吧?咱俩到厢房里面住。那里可暖和了,烧一捆苞米秸子就够用了。”秦寿生拽着张翠,天真地说。

  张翠一边走,一边期待地说:“我妈给我来信了。说过些日子,会来接我到城里住。到时候,我就不怕李寡妇了。”

  眼看要上初一了。李寡妇以女孩子上学没用为理由,愣是不许张翠念书,让张翠回家种地、干活。

  这样的事情,在重男轻女的农村,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女孩子念书,都是可有可无的事情。只有儿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

  张翠的妈妈得知这个消息,就准备把张翠带到城里去。

  秦寿生跳起来,连连拍手,大叫着说:“太好了,太好了!大妈来接姐姐,我妈也会来接我的。到时候,咱们一块到城里去。”

  看看乐得直蹦的秦寿生,张翠不想打断小弟的兴致,拉着他的手,向秦家走去。

  中午,张翠帮着老秦太太做饭、烧火、拉风匣子,把老太太的活计干了大半。

  老秦太太笑眯眯地说:“这孩子真能干!以后谁家能找到你这样的媳妇,就烧高香了。”

  秦寿生在旁边捣乱,大声说:“姐姐以后给我当媳妇的。”

  张翠有些害羞,红着脸,照着秦寿生脑门一弹:“去,死小子!”

  吃完午饭,想到嘎子和狗子去套野兔,秦寿生心里痒痒的,对张翠说:“姐姐,咱俩也去套野兔吧?不行,套野鸡也行啊!我好久没吃到肉了。”

  张翠随口拒绝:“不行!山里雪太厚了。我爸爸他们前天上山,回来说,几个大沟里的雪都满了,看不出道来。一不小心,就掉到雪窟窿里,就出不来了。”

  秦寿生拽着张翠的胳膊,哀求着说:“咱们不走远,找个兔子道,下个套,咱俩挖个雪窟窿躲着,套着一只兔子,咱就回来。”

  张翠想了想,点头说:“好吧,拿两个套,一个套兔子,一个套野鸡。套着了,咱俩平分。”

  秦寿生乐得直蹦高,出去准备套子去了。

  蛇有蛇道,兔有兔道。

  如果发现它走过的道路是安全的,那么,兔子会一直从这条道上来去。

  在夏天,有茂密的草丛遮掩,没什么危险。到了冬季,大雪封山,兔子这样做,就有些危险了。

  踩着厚厚的积雪,秦寿生和张翠慢慢地走到山腰,就不敢再走了。

  山虽然不高,但山上有几条很深的大沟,都被窝风后的大雪给填平了。要是掉进去了,基本就哏屁了。

  大雪封山,在这样的日子里,兔子也找不到吃的,就四处乱窜,在地上留下了杂乱的脚印。

  偶尔能看见老鹰的爪印跟着兔子的脚印四处延伸,可以想象此间曾发生过老鹰抓兔子的情景。

  找到一处两树之间的兔子脚印,两人把一根小树枝压弯,别到另一根树枝上,细铁丝做成的套子,用鱼线拴住,放在兔子的必经之路上。

  在另一颗树下,两人挖了个不大的雪洞,在里面放上几颗苞米粒,也设了一个套子,等着饿疯了的野鸡上钩。

  找到一处向阳的山沟,两人跑到那里,偎在一起取暖。

  缩在张翠的怀里,秦寿生问:“姐,咱们的妈妈为什么要回城里去啊?咱家不好吗?”

  张翠也不太明白,敷衍秦寿生:“听妈妈说,城里的日子比农村好多了。咱这里二两七的时候,城里最次的人家,也是三两七的供应呢。”

  “什么是二两七啊?”秦寿生没听明白。

  “就是头些年灾荒的时候,一个人一天只给二两七的口粮。那时,还没有咱俩呢。我大大就是在那时候饿死了。”

  听了张翠的解释,秦寿生不由得摸摸肚子,后怕地说:“我可不要吃不饱。”

  到了傍晚,两人到设套子的地方一看,兔子没套着,倒是套了一只傻呵呵的野鸡。

  套野鸡的套子是活套,越挣扎套得越紧,那只野鸡的脖子都要被勒断了。

  秦寿生拿起野鸡,大叫着说:“有肉吃了!有肉吃了!”

  张翠骂秦寿生:“馋猫,没出息!”

  说这话的时候,张翠的嘴巴也不由得吧嗒吧嗒几下。

  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农村人一年能吃肉的天数屈指可数。除了过年过节,家里都是冬天酸菜、萝卜,平时大白菜、土豆的,盐的咸肉,偶尔在菜里能见到点,都让秦寿生这样的男孩子给抢着吃了。

  像张翠这样的丫头,平时在家的地位,和她弟弟是没法比的。活干的多不说,还要挨打挨骂。吃肉,更是遥远的事情。除了过年能捞到一块半块肉外,平时,连肉末都见不到。

  老秦太太帮两个孩子把野鸡好一顿摆弄,分给两人一人一只鸡大腿,半边胸脯,余下的,都留给秦山和儿子了。老太太喝了两口鸡汤,忍住肚子里的馋虫,把鸡肉端给老头和孩子了。

  秦寿生和张翠不住地往嘴里塞鸡肉,一口一口的,不肯停歇。那味道的香甜,让两人差点把舌头都咬掉了。

  晚上,两个吃得满嘴油腻,肚子饱饱的孩子,抱着几捆玉米杆,把厢房的土炕烧得滚烫滚烫的,连带着小小的房子里也是温暖如春。

  等玉米杆烧完了,张翠冒着冷风,爬到房顶,拿一块砖头将烟囱堵住,免得热气被烟道抽走。

  两人爬到炕上,脱下衣服,钻到被窝里,打闹一会儿,搂着就睡下了。

  张算计估摸着时辰,来秦家找姑娘,见老秦家在吃鸡肉,跟着吃了两块,喝了点酒,也忘了找姑娘了,就回家搂着老婆睡觉去了。
首节上一节7/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