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76节


  “我会算命,听说你家今天请客,就来了。”

  “别信她的,她家有个亲戚在镇子里住,她闲着没事跑镇子里玩,遇见我了,听说这里有好吃的,就死缠着跟着来了。”

  李文君毫不客气地揭了孙晓丽的老底,可能是心中觉得她对自己有威胁吧。

  “欢不欢迎啊,秦寿生?不欢迎,我可走啦啊!”孙晓丽连踏板都不下,就在那里呆着,逼秦寿生表态。

  “欢迎欢迎!来了就别走了,在这里玩两天。”秦寿生急忙伸手,把孙晓丽给请下来,看得李文君直撅嘴巴,紧咬着牙齿。

  秦寿生把几个人带到杨伟的桌上,给杨伟坐了介绍。杨伟的口才很好,很快就让几个女孩去了羞涩和生疏感,和他聊起来。在那能把死人说活了的嘴皮子下,三个小姑娘不住地发出哈哈哈哈的笑声。

  杨伟本来就气质不凡,加上有一个乡长的身份,让三个女孩子都有些崇敬他。特别是李文君,她爸这么大岁数才熬一个镇长,人家杨伟才三十,就已经是乡长了,更让她佩服。

  站在院子里,居高临下的秦大拿眼睛中除了嫉妒,更多的是落寞。嫉妒心像野兽一样撕咬着他的心。苍老的心中有着许多的不甘和愤怒:凭什么?凭什么我压了秦山一辈子,到老了竟然被他给超过去了。秦山,你就得瑟吧,早晚你家要完蛋!这个该死的乡长,不知道吃了哪门子的药了,平时对我女婿老是看不顺眼,搞得女婿在乡里一点权力也没有,还赶不上一个办事员好用。现在他又跑秦山家来赶礼,这是在打我家的脸啊。

  看见孙子站在院子里,一脸的不忿样子,秦大拿火就大了:“小兔崽子,要是早知道这样,要点强,考上大学,还至于这样被人打脸吗?”

  被爷爷骂了,秦寿刚把火气都冲秦寿生去了:“生子,叫你得瑟!看老子咋收拾你!”

  今晚直接到八十章,让大家看到主角在城市中的生活


正文 第078章一场因为嫉妒引发的械斗

  农村人赶礼吃饭,一般吃不上半个小时就散伙了。大家一般都是拿着塑料袋,吃几口后,一家分几个菜,都拿回家吃去了。没一个小时,整个院子里除了杨伟、李文君这一桌,就只剩下两桌喝酒的村民了。

  杨伟呵呵一笑:“看见你们,就想起我年轻的时候了。呵呵,年轻真好啊!你们可要珍惜啊,寿生,你们小朋友一起乐和,我就不掺和了。到了市里,跟你姐道一声好,就说他爹那里,我罩着了,一点问题也没有。”

  看着杨伟的背影,李文君说:“这杨乡长人真不错,就是….”

  “就是眼有点色,和生子差不多。”秦婉有些羞涩地说。

  “靠,咋又牵上我了,我可没他那样色!”

  秦寿生一句辩驳的话,立刻引起了三个丫头的共鸣。他色不色,流不流氓,这三个丫头最有发言权,结果一顿批判下来,秦寿生被灌了好几杯酒。

  有些喝醉的秦婉回家了,同样有些醉醺醺的李文君和孙晓丽被秦寿生留住了。他害怕两人醉酒驾驶,把摩托骑沟里去了,就留两人在这里住一晚上。反正跟李镇长都那样了,也不怕他如何。他要是愿意过来闹,看丢谁的脸?秦寿生肯定不怕。

  一声刺耳的摩托刹车声响起,接着哐当一声,吓了在门口树下乘凉的三人一跳。抬头一看,一台摩托翻在地上,旁边躺着一个骂骂咧咧的人。

  李文君刚想过去帮忙,就被秦寿生拉住了。不是他不想帮忙,而是那人是秦寿刚,他就是摔死了,秦寿生也不会帮忙的。

  秦寿刚被爷爷给骂了,说他没出息,心里郁闷,跑到小店打了半斤白酒,一口喝了,后果就是骑摩托的时候撞到秦寿生家对面的墙上了。

  睁着一双醉眼,看见秦寿生和两个像仙女似的丫头站在,秦寿刚又是嫉妒又是愤怒,破口大骂:“小杂种!看什么呢?”

  当着同学的面被人骂,秦寿生当时就火了,站起来,指着秦寿生说:“你骂谁呢?”

  “骂你!骂你是个杂种!是个没爹没妈的杂种!”借着酒意,秦寿刚把因为秦寿生的原因而被爷爷责骂的怨恨都骂出来了。

  两家本来怨恨就深,加上当着同学的面,秦寿生哪里能忍住,向着秦寿刚就冲了过去。李文君和孙晓丽使劲拽着秦寿生,却哪里拽得住?

  秦寿刚轮着拳头要和秦寿生打架,可他醉得一塌糊涂,没等动手,就被秦寿生踹倒在地,一顿狠踹。

  旁边的邻居都出来劝架,把秦寿生给拉开了。秦大拿家人也冲出来,污言秽语地骂起来。秦山和老伴也冲出来,要和秦大拿撕扯。都被人给拉开了。

  秦大拿跳着高喊:“秦山!你就得瑟吧,你家不就出个大学生吗?有个屁用!毕业了还得教学生,跟我女婿比,差远了!告诉你,我秦大拿家的日子,这辈子你别想赶上。”

  秦山冷笑着说:“是啊,你仗着我不愿和你一样,欺负了我一辈子,现在又想欺负我孙子了。秦大拿,我孙子可不是我,不会任由你家人欺负的。”

  “操他妈的!都闪开!不然老子劈了他!”一阵狼嚎声传来,人们纷纷闪开。只见秦寿刚拎着一把斧头,两眼通红地冲秦寿生冲来。

  “啊!”李文君和孙晓丽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刚子,别!”本来正蹦高的秦大拿见了,当时就慌了。可他老胳膊老腿的,根本就追不上孙子。

  “生子,快跑!”秦山在那里喊着,冲秦大拿叫着,“秦大拿,我孙子要有事,我和你拼命!”

  秦寿生心里一紧,推开两个丫头,回身向院子里跑去。

  “我砍死你!”秦寿刚气势汹汹地追上去。他的身后,秦开源也拎着菜刀冲出来,大声喊着:“儿子,砍死他!”

  “开源!你这个混蛋!”秦大拿痛心疾首,站在那里不住大骂。对于儿子和孙子想打秦寿生一顿,秦大拿是赞成的,可拿着斧头和刀,一个弄不好就出人命了。出人命了,就不是赵敢干能压住的事情了。何况,现在的乡长和秦山家挺好的,肯定会向着他家。到时候官司打输了,事情就闹大了。

  “两个小畜生,就不知道忍吗?”

  跑回院子里,秦寿生四处打量,发现了一根棍子,顺手拎起来,觉得不太顺手,但可以将就着用。

  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而是拼命的时候了。看秦寿刚的样子,估计是血上头了。不把他打翻,自己就别想活了。

  生活在农村,秦寿生深深知道,农村人打架的时候,有时候都是身不由己的就把人给打死或被人给打死。这个时候,千万不能留手。要是死了的话,爷爷奶奶可就别想活了。

  “呀!”脑海中没有别的想法,只想砍死秦寿生出气的秦寿刚,哇哇大叫,挥舞着斧头向秦寿生砍来。

  “噗!咔嚓!”两声传出,院子里一片寂静,只有秦开源大叫着:“刚子,刚子,你咋了?”

  盯着秦寿刚,见他靠近了,秦寿生单手持着棍子,使出天天拿棍子捅钢镚的本事,一下子捅到了秦寿刚的嘴巴上,直接把他捅翻在地,斧头也飞出去,把秦寿生家的玻璃给打碎了。

  秦寿刚被嘴巴上的疼痛给疼醒了,爬起来,四处找东西要和秦寿生拼命。

  秦寿生上去就是一棒子,直接把秦寿刚给打翻在地。秦开源拿着菜刀上来,被一棒子打到手腕上,接着一脚过来,爷儿俩一起被打翻在地。

  握着棒子,秦寿生一步步向两人走去,心中回想着自己夏天在水塘里枯燥地练习棍子的情景。当时的苦练,为的不就是在这一天吗?难道自己真会像秦婉认为的,傻到会认为会成为大侠吗?

  “生子,别打死人!”

  “秦寿生,不要打架!”

首节上一节76/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