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77节

  几声熟悉的呼喊声将秦寿生从暴戾中喊醒,他心中一颤,发觉自己差点走上了万劫不复的道路。

  不管如何,杀了人的话,这辈子就完蛋了。不管你有多大的才干,都要完蛋了。即使你是有理有据,也没有用,除了无声无息地度过这一生,再没有别的结果了。

  李文君战战兢兢地跑过来,把秦寿生拉到屋里去了。其他村民也急忙把秦开源爷俩拉出去,不住地劝他们,算是把事儿给压下去了。

  见没出人命,秦大拿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可当着老少爷们的面上,丢了这么大的人,儿子孙子被人一个人给打倒了,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

  “你等着,秦山,这事儿不算完!我到乡里告你去!”


正文 第079章余波

  “生子,我想回家。”被吓坏的李文君觉得在这里不安全,还是回家的好。孙晓丽也是吓得够呛,嘴上不说,心中也有了离开的想法。

  “陪我一会儿吧?”刚刚打完架,发泄出压在心中多年的愤怒,秦寿生迫切需要找一个吐露心扉的场所,把自己多年的压抑都发泄出来。

  三人坐在鱼塘边,听秦寿生吐露出他心中最深处的东西。

  李文君知道秦寿生没爹没妈,却没想到他妈妈竟然还活着,不知道他在农村还受到那么多的欺负,心中不由得有些心痛,心中母性的温柔涌动起来。

  “怎么能这样啊?”孙晓丽听得目瞪口呆,“你们不会报警吗?公安局不管吗?”

  “怎么管?”秦寿生苦笑着说,“一个乡有一个派出所,民警合计不到十个,要管着方圆几十里地的五六十个村子,哪里能管得过来?何况,农村和城里不一样,有些事情根本讲不出理来。谁的拳头大,谁能打,甚至谁的兄弟多,都是真理。你想想,要是刚才他们进来十来个人,把我打一顿,也不把我给打死,派出所来了能咋办?最多赔点钱就算了。我又不是干部,又不是什么长的亲戚,也没人帮着说话,除了受气,就没别的办法了。”

  “那你这么多年,就是这么受气来着?”

  “不这样能咋办?论关系,人家的女婿是村支书;论力气,人家两个壮劳力,我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他们,只好受气了。”

  “太可怕了!农村太可怕了!”孙晓丽捂着胸口,瑟瑟地说,“听你这一说,我咋觉得这里阴森森的。”

  “没那么严重”,秦寿生笑着说,“别看农村人心眼小,可心眼也好,大部分人都是好人。像秦大拿家那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县里要不是条件比农村好,我都不愿意去。还是在农村住得舒坦。十里八村的人都认识,等闲也不会出啥抢劫**之类的案子。住着也安心。”

  “反正我是不会在农村住的。”李文君淡淡地说。她可不像孙晓丽,没来过农村,见了啥都稀罕。她可是向往着大城市的生活,向往广阔的世界。

  “你说,我们日后会是啥样子的?是还在一个城市生活,还是会在不同的城市里住着,甚至是在地球上不同的国家里生活?”对着皎洁的月光,看着微波粼粼的池塘,孙晓丽有些伤感地说。

  “恐怕是不会在一个城市里了”,李文君意兴阑珊地说,“你去了北京,还会想着回来吗?我是可以留在希望市,可是生子他恐怕是要回县里教学了。要是倒霉的话,说不定还会被分配到镇子里,甚至回沿河乡当老师的。”

  “那可未必!”孙晓丽狡猾地说,“谁说我一定要留在北京了?我家也没勾,也没门路,能回到希望市找工作就满足了。再说了,凭秦寿生的本事,你咋知道他就留不了希望市呢?”

  “怎么可能?当教师的,都是哪里来就分配到哪里去的。除非生子能留校,或者是有人帮忙,才能留在希望市。我那个表嫂是贵州人,就因为找了我表哥,才能留在县里,不然,肯定会贵州山区当老师去了。”

  “哈哈哈哈!”秦寿生坏笑着说,“咱仨能不能在一块儿,我知道。告诉你们吧,十年后,你们俩肯定一人抱一孩子,跟着我坐在这里看月亮,还感慨地说:生子真是算命先生啊,那时就能知道咱俩以后都会给他当老婆,生孩子。”

  “扑通”一声,却是秦寿生被俩丫头给踹到水里去了。

  秦大拿家屋里坐满了人,正在谈论白天的事情。

  这次的打架,算是把秦大拿几十年建立的威信都给打掉了。

  秦寿刚嘴唇破了个大口子,缝了十几针,牙齿也被捅掉了三个,还需要镶牙;秦开源的胳膊也差点被打断了,现在还捂着胳膊在那里吸冷气呢。

  “大年!你咋一声不吭,倒是说个话呀!这次咱家被秦山家的小畜生给欺负了。你要是一声不吭的话,咱家这脸也不好看啊!”

  赵大年,就是副乡长赵敢干有些尴尬,笑着说:“爹,这事有些麻烦啊!我也不好说什么。”

  “咋麻烦了?”秦开源不高兴地说,“以前有啥事情,你呼喝两声,别人都老老实实的,没一个敢放声。那时,你就是个村支书。现在可好了,当乡长了,胆子也小了。”

  “你知道个屁!”对小舅子,赵敢干就没那么客气了,“说你爷儿俩是一对棒槌,你们还不服气,现在看来,说你们是棒槌都是高看你们了!你说你们以前欺负秦山家,欺负就欺负了。有我在,别人就是看不过去,也没必要帮秦山得罪咱家。可今儿杨乡长都来秦山家了,那意思谁不明白,这是个信号:秦山家我罩了,没事别欺负他家。你们倒好,乡长中午刚走,你们就拿着斧头、菜刀上人家里砍人了。你说,杨乡长要知道这事,他会怎么想?他会怎么看我?会不会以为这是我指使的,要你们来打他的脸?啊!还想着我为你出头?谁为我出头!你啊!”

  赵敢干一顿臭骂,把秦开源骂得老老实实的,嘟囔着说:“那咋办?总不能就这样丢人吧?”

  “你说咋办?”赵敢干没好气地说,“忍着!”

  “忍到啥时候啊?总不能忍一辈子吧。”秦开源声音很小,却让赵敢干听得清楚。

  “我说开源啊,今儿姐夫给你提个醒,你听进去了,就听,听不进去了,就当我没说。反正我是你姐夫,不是那秦山家的亲戚,不会害你的。现在啊,老百姓越来越明白事理了,也都不像以前那样好糊弄了,我瞪一下眼,他们就哆嗦的事情,再也不会有了。何况,国家现在也有些要重视农村的意思。就是说,你啊,把心思放在挣钱上,别想着成天欺负孤儿寡母的,别整天想着别人家的小媳妇的。你要有了钱啊,别人才服你,女人也往你身上凑。”

  “说啥呢,姐夫!”当着老婆的面,秦开源有些坐不住了,“我是那样的人吗?”

  “好了!”赵敢干站起来,摆出一副领导的架子,“等会我去秦山家做做工作,把这事儿给压下去。我的面子,秦山会给的。开源,以后记着,把心思用在挣钱上。刚子!说你呢!别再给姑父惹事了,不然,姑父可饶不了你!”

  “大年,你说,爹到老了还丢了这么大的人,真就没法子帮爹出气了?”一天之间,秦大拿好像就老了好几岁,显得苍老了许多。

  “爹”,赵敢干有些好气,又有些好笑,“您这么大岁数了,还那么较真干吗?现在您女婿是副乡长,说啥都不好用。您就不能等等吗?”

  “啊!”秦大拿明白了,腰杆当时就挺起来了,“好女婿,爹就等着你转正那一天扬眉吐气了。”

  赵敢干连连摇头,心说我大字不识一个,当了副乡长,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你这么盼着我当官,到底是为了我好,还是为了你显摆呢。

  成长的前期终于写完了。下面,将是主角进入到城市中的情节描写。经历过城市中的暂时迷茫后,主角会在逆境中奋发,成长,精彩的情节即将展开,敬请期待。


正文 第080章失望,还是希望?

  就要离开生活了二十年的农村了,作为一个九十年代的新青年,作为一个有着雄心壮志的有志青年,秦寿生心中并没有太多的不舍,更多的反而是期待,对到外面广阔天地闯一闯的期待。除了年迈的爷爷奶奶,这里留给秦寿生的,并没有太多牵挂,也没什么太多的美好回忆。

  见了秦寿生录取的学校,管户口的民警笑着说:“转啥户口啊!师范大学,毕业了基本就回县里教书了,还不如直接转县里放着,省得费劲。”

  “靠!”本来心中感觉不错的秦寿生,被这一句话给弄得非常生气。

  “老子就是在城里当要饭的,也不会再回来了!”

  民警吓了一跳,伸出大拇指:“你小子够狠!别说了,挺吓人的,我给你迁户口就是了。”

  秦寿生的理想非常远大,农村的天地虽然广阔,可也不够他施展的。他要在城里做出一番大事业来,让那些平时高高在上的人看看:老子站得比你们都高。到时候,你们都要朝我点头哈腰,都哭着喊着要把闺女嫁给我,哭着闹着要给我当老婆。

  “生子,奶身体越来越不行了,你这一走,怕是见不着你了,你过来。”

首节上一节77/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