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8节


  秦寿生被张算计的声音惊醒了,钻进张翠的被窝,搂住她,再也不肯放松。

  张翠被弄醒了,皱着眉头,推搡着秦寿生:“滚蛋!小流氓,怎么又进来了?不是说好了,不许进来的吗?”

  秦寿生搂住张翠,哀求着说:“就搂一会儿,就搂一会儿。我睡了,你再把我掀出去。”

  张翠这次不上当,不住地推搡秦寿生:“你每次都这样说,一搂就是一晚上。出去,出去。”

  闹到后半夜,张翠也没把秦寿生轰出去,只好认了。

  张翠已经**了,知道男女之间的区别了。对秦寿生这个光腚小屁孩,她的心中已经有了男女之分,不想和他一起睡觉了。

  张翠明白,秦寿生哪里知道这些。

  搂着张翠,秦寿生摸摸这里,摸摸那里,不时地问一些让张翠絮烦,近乎疯狂的话题:“姐,你的屁股怎么比头些日子大了?姐,你的奶子比我妈的小多了。姐姐,你这里有奶吗?让我咂一口好不好啊?”

  一把推开秦寿生摸着自己胸前小馒头的手,张翠恨恨地骂着:“小流氓!”

  秦寿生让张翠把脑门弹得生疼,也火了,开始咯吱起张翠来。

  张翠最怕痒痒,被咯吱得毫无力气,又让他咬住了**,咂起奶来。

  被吸得浑身无力,张翠用力推开秦寿生,恨恨地骂着:“小流氓!长大了,肯定不是好东西。”

  这一骂,秦寿生反而不想吸了,他奇怪地问:“姐,女的长这个东西,不就是给小孩咂奶用的吗?我妈天天晚上都让我咂的。”

  对着一个几岁的孩子说这些,比对牛弹琴还难。实在讲不明白,张翠只好郁闷地转过身,留了一个后背给秦寿生。

  秦寿生也不嫌弃,搂住光滑的后背,感觉着母亲般的温暖,觉得非常的充实,很快地睡着了。

  半夜,被尿憋醒的秦寿生郁闷的发现,张翠又把自己给掀出来了。

  到地上的尿壶里撒了泡尿,秦寿生理直气壮地钻进张翠的被窝,搂住熟睡的张翠,接着睡觉了。


正文 第006章各自天涯

  冬去春来,秦寿生已经在学校报了名,等到了秋天,就要上学了。

  张翠的妈妈也传来了消息,马上就要接张翠去城里了。

  这个消息让张翠惊喜不已,让秦寿生充满期盼,也让村里的老少爷们们嫉妒不已。

  张翠拿着筐,拎个小铲子,上山抠菜,好回家喂猪。秦寿生如同她的小尾巴,跟着她在山上四处乱转。

  张翠长得很像她娘,眉清目秀,皮肤嫩白。同样是在乡下,她的脸蛋比同龄的丫头白上许多。

  村里人都说,这是沾了她妈的光了。

  村里的半大小伙子,看到张翠时,眼里的光芒已经不像原来那样了,露出的都是野兽一般的光芒。不时的有大小伙子围着张翠乱转,发出狼一样的嚎叫声。

  张翠走到哪里,都要带着秦寿生,是为了保护他,也有让他“保护”自己的意思。

  看向山下的大道,秦寿生期待地说:“姐,明天你把我也带走吧。我也想找妈妈。”

  张翠身子顿了一下,回身拍拍秦寿生的头:“好,等到了城里,和我妈说一下。要是我妈同意的话,姐就回来带你一起去。”

  张翠不敢说真话,害怕秦寿生天天当着她的面抹眼泪,就一直让秦寿生生活在谎言里,让他以为,过几天,他也会到城里去。

  秦寿生跳起来,笑哈哈地说:“大妈在村里的时候,对我最好了。她一定会带我去的。”

  张翠搂住秦寿生,什么话也没说。

  晚上,张翠忙着收拾自己那点可怜的行李,秦寿生在一旁乖乖地坐着,也帮不上忙。

  姐姐走了,再也不回来了。秦寿生心中有些害怕,害怕再也见不到这个姐姐了。他不敢再问张翠会不会来接他,不想让自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

  李寡妇和颜悦色地走进来,拿着一小篮子鸡蛋,对张翠说:“这是妈给你煮的鸡蛋,带着路上吃。”

  咬咬牙,李寡妇又掏出五毛钱,一斤粮票,递给张翠:“带着吧,就当妈给你的路费。”

  要搁往常,李寡妇绝对不会这样的。可张翠要到城里去住,以后就是城里人了,李寡妇寻思着,现在对她好点,一旦日后求上人家,也好说话。

  张翠抬起头,眼角里带有泪痕,颤声说:“好好照顾我爸。等我长大了,挣了钱,会报答你的。”

  李寡妇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连声说:“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你爸爸的。在城里过上好日子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晚上,张翠主动搂住秦寿生,紧紧地搂住他,把他搂得都喘不过气来来。

  “小流氓,姐走了,再不能保护你了。以后自己小心点。村里的孩子要是欺负你的话,你就躲远点。实在躲不过去了,你就狠狠地打他们。你是个男人,不要像以前那样,被人打了,就哭哭啼啼地来找姐帮忙。姐以后不在你身边了,知道吗?”

  秦寿生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不明白张翠说话的意思。

  突然,秦寿生感到脸上湿漉漉的,有水流到他的脸上。

  把脸贴到张翠的脸上,才发觉是张翠流泪了。用舌头舔舔,秦寿生感觉,张翠的眼泪很咸,非常咸。

  平时,秦寿生很喜欢舔张翠滑腻的脸蛋。今天,他却不敢再舔了。那泪水,实在是太苦涩了。

  将秦寿生的手放到自己柔软光滑的胸前,张翠喃喃地说:“小流氓,摸吧,咂吧。以后,你就捞不到了。”

  早晨,秦寿生醒来,天已经大亮。

  放眼四顾,除了旁边枕头上一团大大的水迹外,张翠早就不见了踪影。

  秦寿生飞快地穿起衣服,飞快地跑到村子最高的山坡上,向远处望去,希望找到张翠的影子。

  远处,看不见尽头的大路上,除了飞扬的尘土,两排高高的杨树外,没有到任何的人影。

首节上一节8/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