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乡土风情 > 恶人成长日记

恶人成长日记 第9节

  秦寿生心中突然觉得火辣辣的,还有些空涝涝的感觉。他不知道这就是心痛,只觉得自己很难受。

  姐会回来接我吗?她会给我写信吗?她会不会忘了我啊?

  秦寿生呆呆地站着,小小的心中掀起了阵阵波浪。

  嘎子、狗子从村里走出来,一路走来,没一刻闲着的时候,惹得村里的狗汪汪大叫,鸡也咯咯乱叫。

  农村人有句话,叫“七岁八岁,讨狗不喜见。”就是形容嘎子、狗子这样的孩子。

  两人正是淘气的时候,走到哪里,都闹得鸡飞狗跳的。

  见秦寿生呆呆地站在那里,嘎子就过来推搡秦寿生,嘴里不干不净地说:“小杂种,大杂种走了,现在看谁来保护你?啊!你敢打我鼻子!揍他!”

  以前,有张翠的呵护,嘎子、狗子不怎么敢欺负秦寿生。现在,张翠走了,两人胆子也大了起来,把秦寿生按倒在地,狠狠地揍了他一顿。

  秦寿生力气小,即使单挑,也不是两个大他许多的男孩的对手。他被人按着,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

  秦寿生很想哭,却想到了张翠说过的话:如果躲不过去了,你就狠狠地打他们。

  一只手在地上四处摸索,突然摸到一块石头,秦寿生回手一下,嘎子嗷的叫了一声,捂着脑袋哇哇大哭。

  狗子愣了一下,被秦寿生一石头砸到鼻子上,当时鲜血直流。

  狗子一拳打过去,把秦寿生的鼻子也打破了,鲜血流了一身。

  三个孩子哭哭啼啼的,各自回家告状去了。


正文 第007章成长的烦恼(上)

  张翠的离开,对秦寿生的打击,比他母亲离开时更大。

  母亲离开时,秦寿生只有五岁,并不太懂事。有了张翠的存在,秦寿生把对母亲的一切思念,都寄托到张翠身上。张翠就相当于秦寿生的母亲一样。张翠走了,相当于秦寿生又一次失去了母亲。

  没有了“母亲”的约束和呵护,秦寿生变“坏”了,开始不听话了,开始愿意打架了。

  农村的孩子野性未驯,时常打架。

  这都是受山里风俗的影响。山里人不讲法律,只讲道理。道理讲不通了,就用拳头解决。连秦开泰那样的“文化人”也不能免俗,时常和人打架。虽然多数时候都是秦开泰失败,但他还是乐此不疲,越被人揍越愿意打架。打到最后,村里人都“怕”了,见到秦开泰,都躲着走,不愿和这个自从老婆走后就变成疯子的家伙一样见识。

  以前,有张翠的呵护,小孩子都不敢欺负秦寿生。在张翠走后,不少孩子都开始欺负起秦寿生来。

  对比他大的孩子的挑衅,秦寿生心里害怕,却牢记着张翠的教诲:别人欺负你的时候,能躲就躲,实在躲不过去了,你就狠狠地打他们。你是个男人,即使打不过他们,也要像个男人的样子被人打。不要像以前那样,被人打了,就哭哭啼啼地来找姐姐帮忙。

  被人欺负的时候,秦寿生就壮起胆子,和别人打架。结果当然是他被人好一顿胖揍。有时候,秦开泰和对方的父亲也一同上阵,上演一出上阵父子兵的好戏,也演出爷俩都被人揍了的好戏。

  几次挨揍下来,秦寿生发现,那些大孩子确实不是他能对付的,老爹秦开泰也不是膀大腰圆的壮汉,何忍闹起来,只能是吃亏。他只好老实在家呆着,不敢再和那些大孩子打架。

  秦寿生把目标转向村里岁数比他小,长得比他弱的男孩。在他们骂自己是杂种的时候,秦寿生会毫不犹豫地揍他们,把他们打得嗷嗷叫。

  通过打架,小小的秦寿生知道了一个道理:不能和比自己强大的人打架,但可以欺负比自己弱小的人。

  看见小孩们惧怕的眼神,秦寿生发觉了拳头的好处:它可以让别人怕你,不敢欺负你,也可以让你欺负别人,让别人怕你。综合起来,就是恃强凌弱。

  “等我长大了,有力气了,我用拳头去揍那些城里人,把妈妈、张翠姐姐给抢回来。”这是秦寿生幼稚心里的真实想法。

  张翠走后,秦寿生上了几天的学前班,直接就上了小学一年级。

  小学在旁边的村里,离秦家村有一段距离。秦寿生上学,需要走十几分钟,才能到达学校。

  学校的校舍不错,两排老旧的瓦房,窗明瓦亮的,是附近十里八村最好的房子。那宽大的操场,高大的篮球架,几个单杆,还有那几百个十几岁的孩子,让秦寿生在震撼和好奇中喜欢上了这里。

  上学的时候,秦寿生一般都跟嘎子和狗子一起走。孩子打架,都没有隔夜的仇恨。时间长了,反而觉得彼此都不错,何况,要是和别村的孩子打架,他们还要站在同一个阵线呢。很少离开村子的秦寿生,就跟着嘎子他们一起上学去了。

  小学一年级分两个班级,秦寿生分到了一班,班主任是邻村的韩菊花老师。

  韩菊花小学都没有念完。按理说,不应该当老师的。她能当上老师,一是她的父亲在文革的时候被冤枉致死,乡里照顾她,就让她当了老师;二是小学生也好糊弄,教个一二年级肯定是没问题的。

  刚刚上学,秦寿生非常好奇,也很老实,有着和别的学生一样的拘谨,和别的同学一样,将老师当作圣人一样崇拜。对老师说的每一句话,秦寿生都深信不疑,立志要做个五讲四美三热爱的好学生,长大了当科学家,成为祖国的栋梁之才。

  秦寿生的脑子很好用。估计是继承他父亲、母亲的优良基因吧,或许是他那城里来的母亲从小的教育起了作用。每次老师做的测验,秦寿生都考双百。

  这样老实听话的孩子,没有老师不喜欢的。

  韩菊花把秦寿生当成了宝贝,有事没事地总夸他:“大家要向秦寿生同学学习,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韩老师刚夸奖完,下课的时候,秦寿生就和人打起来了。

  一个邻村的少年,撞了秦寿生一下,又骂了他一句,两人就撕扯起来,一顿好打。

  韩菊花知道了,把秦寿生叫到办公室,要好好说说他。

  在秦寿生眼里,班主任老师那是上帝一样的存在,是正义的化身,是无所不能的神仙。秦寿生可以对父亲的说教不屑一顾,对别人的嘲讽毫不在意,却非常在意班主任老师的每一次赞扬,每一次批评。

  当老师叫他去办公室的时候,秦寿生心里惴惴不安,害怕被老师批评了。

  面对韩菊花威严的目光,秦寿生不由地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尖,什么也不敢做。

  爱怜地摸摸低的不能再低的脑袋,韩菊花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学习好,长得清秀的孩子,和声说:“秦寿生,你是个好学生,不能和坏孩子一样。告诉老师,为什么要和同学打架呢?”

  秦寿生嘟囔着说:“老师,我也不想打架。可他骂我,骂我是杂种。我就忍不住和他打架了。老师,我不是杂种。”

  韩菊花没说什么,只是说:“好孩子不能骂人,不能和人打架的。和别人打架的,都不是好孩子。秦寿生,你要记住,当别人欺负你、骂你的时候,不要和他们打架,要来告诉老师。老师最讲道理了。如果是他们错了,老师就去批评他们。”

  秦寿生说:“老师,他们要是打我呢?”

  韩菊花说:“那也不能打架。你告诉老师,老师去批评他们。”

  被人打了也不能还手,秦寿生觉得这话不通,却因为是老师说的,就老实接受了:“好的,老师,以后就是他们骂我,打我,我也不和他们打架了。”
首节上一节9/534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盲嫂

下一篇:暧昧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