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11节

  阿范俯前身子,轻轻把阿杏放躺到床面,将她小腿搁上自己大腿,扶着她的盘骨继续把下体迎送,直抽插得阴户“辟噗”

  发响、水花四溅。

  我见阿郎对着这两条肉虫的活春宫表演忍耐不住,也提着阴茎跪到阿杏的身边,用龟头在她乳尖上研磨,便想有样学样,同唱双簧。刚巧这时阿杏开始发浪了,张大嘴准备叫床,我见机不可失,赶忙将阴茎塞进她嘴里,填补她嗷嗷待哺的空间。

  阿杏上下两个小口都充实得满满的,乳房又受着阿郎的刺激,蛇腰款摆,骚态百出,不到一会,便全身颤抖,含着我的阴茎在猛打冷颤,害得我心里发毛:老天!别肉紧起来咬紧牙关,那我这宝贝就从此分道扬镖,被废武功了!

  阿范趁妻子此刻神智不清,狠狠抽送多十几下,便把阴茎拔出,用红卜卜的龟头抵在她屁眼上,运用阴力慢慢前挺。不知是否他们夫妇经常有干这种玩意,还是阿杏懂得收放自如,再加上大量淫水和我的精液作润滑,阿范的阴茎竟然可以顺利地插进她狭窄的小屁眼里。

  他不断地把鸡巴在妻子的肛门送入抽出,弄得阿杏再也不肯含我的阴茎了,只是用五指紧握,套上捋下,腾出小嘴来大叫大嚷:“喔……老公……你的大龟头涨得好硬啊……噢!噢!刮得人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喔……小屄空虚得很哩……谁行行好……拜托插进来把它弄一弄……”

  阿郎马上自告奋勇,仰躺到床上,竖高的阴茎直指天花板,阿范亦把阴茎从老婆的肛门里抽出来,把阿杏翻转身,让她骑到阿郎身上。她面向阿郎,蹲低下身,用指尖捏着小阴唇扯开,露出阴道口就往阿郎的龟头套上去,屁股一坐下,阿郎的阴茎便全根尽没,丝毫不留。

  阿杏抬动屁股,套着阿郎坚挺的阴茎上下迎送,不到五、六十下,又再混身打颤,伏在阿郎胸口上喘着粗气。她翘起的屁股朝向阿范,屁眼刚给他插得酥痒难分,仍在一张一缩,引诱着阿范继续行事,阿范提着鸡巴往前一靠,阿杏胸口一抬,大龟头重返旧居,又在直肠里耀武扬威。

  眼见阿杏下面两个肉洞都有一根鸡巴在做着活塞运动,被肏得应接不暇,我当然不会让她第三个洞闲着,鸡巴已经回过气,正点着头在鞠躬,我于是跨过阿郎胸口,将龟头挺送到阿杏嘴边,她饥渴万分地张嘴一含,三个洞顿时给喂得饱饱满满。

  我们就这样各自为政,专心地享用着属于自己的小洞,抽插得如火如荼、畅快淋漓,一时间睡房里只听见此起彼落的“啪啪”

  肉搏声。

  大概阿郎亦抵受不住阿杏那个名器“重门叠户”

  的魔力吧,尽管已射过一次精,还是首先发难,十指肉紧地捏着阿杏的臀肉,挺高着腰肢,把新鲜热辣的精液贡献得一干二净,直至囊空如洗,才软软地摊在床上。

  阿杏子宫颈领受着阿郎一股股热浆的洗礼,自然畅快酥美,本想张口叫床,小嘴又让我的鸡巴抽插得不亦乐乎,只好从鼻子吭出爱的呼声:“唔……唔……唔……”

  含糊不清,但充满快意。

  我扶着她的脑袋前后摇动,阴茎进出不停,龟头下下顶到她喉咙,有时甚至可感觉碰触着她嗓门的肉吊钟。阿杏紧扪着嘴,舌头抵在肉柱躯干上顺着动作前后扫,刺激得阴茎越来越硬,龟头越来越麻,终于我亦走上阿郎的同一条路:把新鲜热辣的精液,半滴不留地向她贡献得一干二净,飞射进她饥渴的喉咙。

  她正用鼻子在哼哼唧唧,抒发着身体各处传来的无限快意,冷不防嘴里含着的肉棒突然喷出一道浓浆直冲喉咙,几乎呛了出来,连咳了好几声,好不容易才将我送给她的食物吞下肚去,可是仍有几条给呛喷出来的白色精丝挂在嘴边。

  阿杏由于不用再替我口交,便把前身伏低,而阿范就把她屁股再托高一些,使之尽量翘起,然后双手按在她肥臀上,用跳鞍马的姿势骑在上面继续抽送。阿杏的小嘴此刻有空档了,于是将压抑已久的呼唤尽情发泄:“啊……老公……小心肝……啊……爱煞死人呐……啊……受不了了……小杏杏给你弄得快昏过去了唷……你的大龟头鸡巴干穿我的肠子了……哇……美快得又要升天了……”

  阿郎见她又一个高潮山雨欲来,便让她锦上添花,走到他们两人屁股后面,伸手摸进阿杏胯下,按着她的阴蒂拼命地揉。我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蹲在身侧,握着她胸前垂下的一对乳房又搓又抓,三人合力把阿杏修理得就快精神崩溃,浪得哆嗦打完又打,淫水多得几乎是喷出来。

  这时阿范在妻子的高潮中亦跑到终点了,只见他小腹一收,鸡巴顿时硬胀得几乎把屁眼撑裂,一绷一绷的往里射精。两夫妻身体同时在颤抖,生殖器同时在抽搐,嘴里发出的叫嚷夫唱妇随,令小小的房间春色无边、充满温馨。

  当阿范把输送精液的任务完成后,四个人都虚脱万分地躺倒床上,浑身软绵绵、懒洋洋,只有阿杏偶尔身体猛地打个哆嗦,似乎无数高潮还未来得及充份消化,此刻正在慢慢反刍。阴道口、屁眼里、口角边,满载不下的精液像蛋白般正慢慢倒流出来……

  经过这一役,阿杏已经习惯了在老公面前毫无保留地享受群交的乐趣,整个晚上,三个男人轮流着和她交欢,只要哪个能行事,就要耍出浑身解数,奉献所有,尽管玩得精尽力竭,大伙儿还是兴高彩烈,乐此不疲。

  差不多到天亮了,阿郎提出一个建议:“反正我们三对夫妇都交换玩过,但似乎还没试过六人一起开无遮大会,不如择个日子,大家再玩个通宵。阿林,你说好不好?”

  我当然不反对:“那最好不过了,但我们三个人的家都不够宽敞,若分别在客厅和房里搞,隔得太开又失去趣味。阿范,你有什么好意见?”

  阿范想了一会,才说:“农历新年就快到了,年初二晚上有烟花汇演,我们到上次开舞会的那间香格里拉酒店开个向海的套房,既可欣赏烟花,又可开无遮大会,用隆隆炮声来迎接新年,好意头哩!”

  我们马上一致赞同。


  吾妻正斗 第八章

  大年初二晚,尖沙咀海傍人山人海,人们扶老携幼,静待着维多利亚海港上空的烟花汇演。天气很好,云薄星疏,不太冷,亦没有毛毛细雨,正适合做任何室外、室内活动。

  七点多了,海港两岸华灯初上,霓虹广告争红斗绿,繁华璀璨,金壁辉煌。

  我们三对夫妇依约上到了香格里拉酒店八楼的一间大套房里,这是观赏烟花的租房套餐,虽然比平日贵一些,但却包括食物、饮品及一支香槟,也不限人数。

  我们进入套房,互相“恭喜发财!”

  地大声嚷着拱手拜年。阿范在门外挂上了“请勿骚扰”

  的纸牌,然后将房间里的灯光扭暗,只靠外面的光线射进来。好处是气氛浪漫,看烟花时玻璃幕墙亦不会反光,其实最重要是不让对面大厦的人瞧见我们房里的活动,外面比里头亮,望过来只能看到一面反光镜。

  阿郎扭开了床头收音机,播出轻松的音乐,每个人都沉醉在欢乐愉快的旋律中。房里有暖气,温度比外面高得多,女士们都把大衣脱下来,男士们更夸张,脱得只剩一条三角内裤。

  阿范开启了香槟酒瓶,塞子“噗”

  声飞掉时,酒液从瓶口喷出来,他嘻嘻地笑着说:“哎呀!太像我胯下的东西了,喷完可以再喷,劲力十足,敢情可喷射过对岸港岛去。”

  大伙嘻嘻哈哈的笑闹着,气氛顿时轻松起来。

  阿郎对三位女士说:“不公平,不公平,男的脱得只剩一块布,女的起码要脱剩两块布才可以!”

  她们也不忸怩,咭咭地笑着,放下了手中酒杯,果然争相脱得只剩三角内裤和乳罩,玲珑浮凸的娇人身材顿表露无遗。

  阿杏坐在沙发上,一双修长的小腿特别引人注目,雪白的肌肤在暗淡灯光掩映下有如白玉雕琢而成;阿桃戴不戴那小乳罩分别不大,饱满的乳房挤出外面一半有多,只差乳头没有露出来,圆滑的屁股在走动时一扭一扭,泛着臀浪,惹人遐思;阿珍白色的薄内裤遮挡不住她内里春光,乌黑的毛发与白布片对比强烈,灯越暗,便越显得格外抢眼。

  望着三个俏娇娃,与她们在床上颠鸾倒凤、如胶似漆的性交情景又沥沥如在目前,丹田顿时冒起一道热气,阴茎已迫不及待地挺起头来,不到一下子,龟头就从内裤上端的橡筋边缘挣扎而出,昂着头在跳跃,迫切地寻找藏身之所。我扭头向阿范和阿郎瞧瞧,哈哈!想不到亦是跟我一样,看来好戏就快登场了。

  女士们也看到了几位男人胯下的变化,这三枝关不住的红杏争相穿墙而出,显然是受到她们诱人魅力的诱惑,弄至满园春色,把持不住下才纷纷“献丑”,不禁掩住小嘴笑起来。

  阿郎走到阿珍面前将内裤拉下,把龟头搁上她酒杯边,哈哈地打笑:“春情难禁,都是你们三个喷火尤物热力四射之故,还敢嘲笑我们?罚你喝一杯杂果香槟,先加一颗大草莓,若嫌不够,下面还有两颗荔枝,替你一并加进去!”

  阿珍一边咭咭笑,一边在他龟头上轻弹了一下:“好呀,你把它剥了皮,我这就一口吞下去!”

  阿范见他们在调情,也走到阿桃跟前,捞着她一对乳房说:“这里还有两颗葡萄耶,要不要?”

  阿桃绕着沙发团团转,一边笑一边逃,阿范像老鹰捉小鸡般跟在后面追。

  我见阿杏静坐在沙发上笑着看热闹,视线不其然就集中在她腿缝中鼓起的小山丘上,恨不得马上就撕掉蒙在上面的神秘面纱,露出百看不厌的光洁水蜜桃,然后把舌头伸进狭窄的小缝内上下左右扫一遍,将美味蜜汁舔过干净,一时间,嘴里馋得口水直冒。

  这时,阿珍和阿桃一齐躲到阿杏的沙发边,坐在左右扶手上,三个女人挤在一块对着我们嚷:“别急性子,你们三个男的都退到对面沙发去,先听听你们对我们三人的评价,谁说得最好,谁有第一选择权。”

  我急着说:“我阿珍……”

  还没开始赞美,她们又吱吱喳喳地嚷:“不行!不行!不准说自己老婆,要让另外两个男人品评,谁不知老婆在自己眼中是十全十美的!”
首节上一节11/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