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12节


  阿范先发言:“我最喜欢阿珍窈窕的身段,曲线优美,每一寸肌肤都是上帝杰作,抚摸上去简直是一种享受。还有在床上的骚劲,哪一个男人也抵受不住,浪起来像一匹野马,静起来像一条婉转扭动的蟒蛇,一经合体,根本就舍不得分开。”

  看来他对我妻子的生理结构蛮熟悉的。

  阿郎亦跟着说:“还有那毛发茂盛的阴户,更令人着迷,阴道窄得好像只能容下一根手指,每次插进去,都有替处女开苞的感觉,怎插都不厌腻。抽送的时候,阴毛就好像一把小刷子,在阴茎根部、阴囊周围不断地磨擦,搔得你又麻又舒服,里外都同时得到不一样的双重享受!”

  见他们俩把我老婆夸赞得不停娇笑,我也抢着说:“我倒喜欢阿杏光洁的阴户,又白又肥,舔上去滑溜溜的,口感一级棒!而且阴道口的嫩皮又特别长,拖出来时仍然包裹着阴茎躯干,单看着那薄皮在抽送时被出入扯动,就足够你乐透了!而且阴道里重门叠户……”

  阿郎没等我说完就插嘴:“哇!提起那重门叠户,简直是极品,一层层的皮瓣凹凸有致,抽插时磨擦感特别强,阴茎一拖动,就像被无数的触须在缠绕着,又箍又揉,又吸又啜,真美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阿范接上来:“论到吸啜工夫,你老婆阿桃才是高手,她每次一到高潮,阴户在抽搐时就像一张鲤鱼嘴,含着阴茎不停吮啜,龟头给吮得又酥又麻,射出的精液不单全部吸纳干净,连尿道里残留的几滴也给啜扯出来。我就试过射精后,阴茎还在不断给她阴户吮啜,结果在里面继续发硬,不用回气就可梅开二度。”

  阿范的一番赞美说得我也兴致勃勃了:“对,阿桃那对大乳房和肥屁股也是一流!那奶子握起来又软又弹手,搓揉时软中带硬、硬中带软;挤到一块时,中间的乳沟足可藏进整支阴茎,抽送时像给一团面粉包着,软绵绵的爽得很。”

  阿范望着我越说越起劲:“你干她屁眼时有没有留意到?臀部两团肥肉给撞得一抛一荡,颠来颤去,肉紧到真恨不得往上狠劲扭上一把?还有……”

  说是称赞,还不如说是挑逗,几位女士给三个男人你一言我一句的淫词秽语引诱、露骨地把以前性交时的情景勾勒出来,反给弄得满面绯红。眼见她们坐立不安,虫行蚁咬,三角裤底端都明显地湿濡一片,令裤布黏贴在肌肤上,中间凹入一条小缝,不用说也知她们此刻体内正欲火渐燃、心如鹿撞。

  我们三个男人见时机成熟,不约而同地把最后一道障碍物也脱掉下来,赤身裸体挺着硬梆梆的阴茎向她们那边走去。

  阿郎把阴茎送到阿珍嘴边,她急不及待就一口含下,阿郎挺动着腰肢前后迎送,两人就旁若无人地自顾自弄起来。阿桃亦蹲身跪到阿范胯下,先捞着阴囊把玩一番,再把包皮上下反捋了好一会,然后才张嘴套着他的大龟头,边舔边啜,津津有味、乐不可支。我把阿杏拦腰一抱,放到地上,先褪下她的内裤,将朝思暮想的无毛阴户爱抚一番,才再和她头脚相对,玩其69花式。

  阿杏的阴户真是百舔不厌,大阴唇润滑饱胀,小阴唇娇嫩鲜艳,就像刚剥了皮的鸡头肉,洁白的凝脂上面凸出两朵红鸡冠,色香味俱全。如果用指头轻轻撑开,又似一朵绽开的兰花,块块花瓣向四周扩散,中间是蜜汁垂垂欲滴的凹入小洞,顶端是一粒粉红色的硬硬花蕾。我的舌尖就像忙着采蜜的蜜蜂,不知光顾蜜洞好还是花瓣好,抑或是在顶端的小花蕾上逗留。

  那香浓的蜜汁越采越多,源源不绝地向我供应,不一会整朵鲜花都被蜜汁沾透了,可桃源小洞还有大量淫水在涌出来,我干脆把她两片小阴唇都一齐含在嘴里,出力吸啜,有时又像蜻蜓点水般在阴蒂上猛点几下,弄得她将屁股上下左右不断挪动,挺高阴户追着我的嘴,好像生怕会忽然离她而去。

  偷空扭头看看阿范和阿郎两对,也是分别陶醉在二人世界中。阿范已经脱掉了阿桃的乳罩,往下抓着她一双巨乳,搓圆按扁,肉紧时甚至十指力握,好像准备把它捏爆一样。阿郎则把一只手伸进我老婆的内裤里,在阴户上抚来揉去,有时又在黑森林上流连,温柔得像在扫着一只小猫咪背上的顺滑嫩毛。

  很有趣,三个女人的口技又不大相同:阿珍替阿郎吹喇叭时,和我们夫妇俩惯常的做法一样,她一张嘴就把整支阴茎全含进嘴里,然后把头前后移动,全然把小口当作是阴道,尽情地出入迎送,只是当龟头退到接近唇边时,才用舌头围着龟头舔几个圈,再又前靠将阴茎全支吞掉。

  阿桃耍的则是另一种花样,她把阿范的包皮尽量捋后,再用五指紧箍阴茎根部,令阴茎勃得硬如铁棍,龟头鼓胀得硬梆梆的,然后才专向龟头埋手。她先用舌尖顺着龟头下的小沟绕圈,待到阴茎被挑逗到一蹦一跳了,再含着红卜卜的龟头棱肉吮啜,同时运用舌尖在马眼上时而撩扫、时而力点,把阿范弄得小肚皮抖个不完。

  阿杏此刻却把我的阴茎当成是快将溶化的冰棒,用舌头从龟头舔扫到根部,又再从根部舔扫回龟头,整支阴茎都留下她舌头的芳踪;有时又用舌尖像搔痒般轻轻在龟头上揩过,再顺着鼓胀得像枝铅笔般的尿道管外皮直下,到了阴囊时,连两颗睾丸也不放过。我让她舔得舒服万分,全身毛管都扩张了,身体打了好几个冷颤,几乎把持不住将精液射了出来。

  眼见阿桃和我老婆阿珍虽然专心玩弄着面前的肉棒,但却把蛇腰左扭右摆,心想她们这时定是心痒难熬,阴户亦早已泛滥成灾,若再不替她们止一止痒,发起狠来,在阴茎上咬一口也不出奇。

  我抬起身拍一拍手掌:“好了,现在不如换过另一种玩法,是口交接龙。人人为我、我为人人,好不好?”

  阿郎和阿范依依不舍地抽出阴茎,走过来齐问:“口交接龙?怎个玩法?”

  我吩咐他们坐到地上,然后三个男人头对脚地仰面躺下,围成一个三角形,鸡巴都硬挺挺地直指天花板。我再叫女士们把身上剩下的多余物统统脱光,赤裸裸地俯身伏到两个男人的头和脚之间,阿桃嘴巴对着我的阴茎时,阴户便刚好露在阿范的鼻尖上;同样,阿珍替阿范吹喇叭时,阿郎便替她品玉;阿杏刚把嘴套上阿郎的阴茎,阴户就触到我的舌尖。一时间,几张嘴都没得空闲,你舔她、她又含他……六人围成一个圆圈。

  地面上只见一堆肉虫,叠压着蠕蠕而动,房间里仅有一片“啧啧”

  的声音,偶尔才有人发出“噢……”

  一声叹息,可能是发泄一下心内的舒畅,跟着又再埋头苦干,继续水声连连。

  我的龟头被阿桃又舔又吸,酥麻不堪,忍不住对阿杏的阴户大舔特舔,又含着她的阴蒂拼命力啜,弄得她抖个不停;她含着阿郎阴茎的小嘴加快吞吐,令阿郎美快得不禁用劲在阿珍的阴户上猛蹭,淫水都流到他鼻子上了;阿珍阴户受到强力刺激,不由得转向阿范的阴茎发泄,又令阿范对阿桃的阴户照顾有加……连锁反应终于传回我身上。

  就像有一条无形的鞭子在鞭策着,每人都气喘呼呼,速度越来越快,反应越来越肉紧,身体像波浪一样此起彼伏,又颤又抖,把快意循环输送。

  我的体温火热,心跳加速,阴茎青筋怒凸,龟头酥麻一片,再给阿桃猛啜几下,身子抖了几抖,一道热流从脊椎末端直冲马眼,浓稠的精液就要飞射而出。

  窗外“轰”

  的一响炮声,爆出一片耀目光辉,烟花汇演开始了。在光亮下,我瞧见马眼喷出一股银白色的精柱,直飞阿桃大张的樱唇,又再“轰”

  的一响炮响,马眼上应声飞出另一道精液,射向阿桃的粉脸,但跟着下来的一个烟花闪光里,我却看不到射精的情景了,因为阿桃已经把我整支阴茎都含进口中。

  隆隆的烟花爆发声中,我发出的弹药差不多都在阿桃的口中爆炸,打出的炮火与窗外的烟花互相媲美。房里交错着七彩斑斓的烟花闪耀,令几条肉虫好像披上五颜六色的彩衣,浪漫得叫人迷醉。

  又一道烟花爆声,只见阿郎亦发炮响应,将一股接一股的精液激射进阿杏口里,多到她咽不及的都顺着嘴角淌向下巴,挂着几条亮晶晶的黏丝在摇来晃去,随着烟花的照耀在闪着反光。

  我和阿郎软软地躺在地上,懒得连起身走到窗前也不愿,就这样躺在地板上看烟花;阿杏则趴在我胸前,让我搂拥着,用舌尖慢慢舔回阿郎那些淌在外面的精液,一点一滴都吞个干干净净。阿范却不是一介凡夫,此刻他虽然把上面的阿桃整治得活蹦弹跳、淫水淋漓,自己却仍然没有鸣金收兵的迹象,真为他的持久耐力佩叹!莫非阿珍的口功不够,抑或他真的是性爱超人?

  阿杏歇息了一会,见老公的阴茎仍强而有力地在阿珍嘴巴中出出入入,做着机械性的动作,可能怕阿珍应付不来吧,便挪身过去帮她一把,姐妹联手共同对付自己老公。

  她侧身躺到阿珍胸膛下,伸出舌头在阿范的阴囊上四周撩舔,阿珍见来了外援,在上面除了加快吞吐外,还握着他阴茎使劲套捋,阿桃亦同时把阴户压在他嘴上磨。三人同心合力,阿范即使是铁打的罗汉,也不能不败在脂粉丛中。

  不一会,只见阿范屁股往上一挺,跟着全身一阵抽搐,阿珍的唇边就淌下了几道白糊糊的精液,顺着阴茎直流下阴囊。阿范摊着身子动也不动地躺着,任由阿珍把口中的精液吞掉后,再将龟头上的剩余黏浆舔过干净。阿杏坐享其成,等精液顺着阴茎流到阴囊下端,才伸出舌头把送到嘴边的精液舔进口里,连沾在阴毛上的几滴都不遗漏,两人把他的生殖器舔吮得比洗涤还要来得干净清洁。

  房里的炮打完了,外面的炮声恰巧又同时歇了下来,原来那只是烟花汇演的

  序幕,好戏随后才上演呢!地上躺着的六条肉虫挤作一堆,互相搂抱、爱抚、亲

  吻,躯体松弛着在养精蓄锐,也在缊酿着口交接龙这一场性爱序幕后,即将爆发的另一场精彩群交大混战。


  吾妻正斗 第九章

  正当沉醉在无声胜有声的温柔中,手提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我万不愿意地一接通,一把声音就传过来:“哗,你们到底都去了哪儿呐?找你们拜年,一个二个都不在家,避年呀?”

  我扭转头对他们说:“嘿,还以为谁,原来是包比这死鬼!”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对他说:“是啊,我们就是避开凡尘世俗另创天体团拜,够胆的话,你也可上来凑凑热闹,不过可要携眷参加啊!”

  想不到他倒认真地回答:“嘻嘻,无遮大会?别忘了你们在大学搞的那次,我也有份耶!不过这次倒先要问问雨霜的意思……”

  不说还差点忘了,临毕业前最后一次无遮派对,他可真有份参加。

  等了好几分钟,仍听不到他的声音,想来还是过不了雨霜这一关。正在不耐烦之际,他却回话了:“

  你们不是想我替你们拍一些“战地实况”照吗?真巧,我现正和雨霜在尖东看烟花跟拍照,告诉我地方,这就上来。”

  拍“战地实况”

  照?谁说过!噢,明白了,这段话他是特意说给雨霜听的,想藉我们来过桥。临收线前他还加多一句:“雨霜是想借厕所一用才上来的。”

首节上一节12/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