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14节

  阿郎抱着肩上的小腿,屁股一下一下地前后迎送,把雨霜的阴户抽插得“吱唧”

  连声。阿范的阴茎也越塞越入,送尽时只可见到两颗睾丸露出她口外,相信雨霜含着他的阴茎时在用力吸啜吧,连两边的脸颊都凹陷了下去。

  我见反正空闲,便拿起包比的照相机替他们拍些照片留念,不知到底是太全情投入,还是已经习惯了外面烟花的闪耀,当闪光灯亮起时,人们都毫无惊诧表情,不管我是拍大特写,还是拍全身照,仍然在埋头狠干,当我透明。

  包比果然是许久没交功课了,刚泄精没多久,阴茎此刻又让几个女人逗弄得虎虎生威,他把我老婆拉到近窗的沙发边,叫她伏身趴在沙发上,他则在后面扶着阿珍的纤腰,玩起“隔山取火”

  的招式,把她两团臀肉撞得“啪啪”

  作响。

  我替他们再拍了几张照片后,便放下相机,搂着阿杏和阿桃也走到包比那张沙发边。我先叫阿杏仰卧在沙发上,两腿垂低,然后再叫阿桃面对面趴到她身上相拥一起,两个肥肥白白的阴户顿时靠贴到一块,相隔不到两寸,一清二楚地显露在我眼前。

  我向掌心吐了口唾沫,在龟头上揉几揉,先朝上面的小屄插一下,又拔出来再插进下面那个去,周而复此,轮流照应。两个女的蛇腰款摆,迎接我的交错喂哺,没轮到的则乖乖张开着阴唇,等候着下一插的来临。阿桃的一对巨乳压在阿杏的一对笋形乳房上,挪动着胸膛在互相磨擦挤压,弄得气喘吁吁、汗流如麻。

  首先是阿珍带头领唱:“啊……啊……啊……噢!噢!噢!啊……”

  然后是阿杏和阿桃的双簧:“哇……噢!噢!噢!哇……”

  最后感染到连雨霜也忍不住加入:“唔……唔……唔……唔……唔……”

  可是声音微弱,原来是小嘴给阿范的阴茎堵住,只能靠鼻孔来发出和音。

  包比的花款真多,此刻他又把阿珍的小腿拉直提到腰间,他就站在大腿中继续抽送,阿珍只靠前半身伏在沙发上,由“隔山取火”

  变成了“老汉推车”,受着他更深入、更直接的冲刺。房中一片混乱,莺啼虎啸、夫唱妇随,阴阳合璧、鸾凤和鸣。

  耳中突然传来阿郎的嗥叫声:“啊……啊……不行了……呜……”

  下体冲刺得要多快有多快,抖了几抖,在畅快无比的高潮中,把新鲜热辣的精液全部送进了雨霜阴道深处。雨霜可能不习惯身体内藏有包比以外的男人精液,一等阿郎的哆嗦打完,连忙吐出阿范的阴茎抽身而起,用手扪着阴户,飞一般向厕所跑去。

  我对着两个上下互叠的阴户左插花、右插花地再抽送多几十下,直弄得她们淫水淋漓,流出来的淫水都混合在一道,再也分不清到底谁是谁的,只知道阿杏屁股底下的沙发已经凝聚了一大滩白花花的液体。

  阿范这时亦抽空拿起相机来替我拍照,本来我是想再摆多些花式上上镜的,可真的再忍不住了,尤其是当插进阿杏那“重门叠户”

  的阴道时,龟头给她吸啜得又麻又爽,高潮无可阻挡地说来就来,阴茎一边抽搐,一边喷浆,将本来已湿濡不堪的两个阴户,更射得锦上添花,精液混和着淫水汨汨而淌,令阿杏屁股底下那一大滩黏浆更添份量。阿范亦把握着这精彩一刻,统统都摄进了镜头。


  吾妻正斗 第十章

  窗外的烟花汇演已经接近尾声了,这时几十个烟花一起在天空中同时发放,七彩斑斓,加上不断闪烁着的激光配合,将维多利亚港上空映照得华丽璀璨,连房内亦如同白昼。

  包比越干越来劲,提着阿珍两条腿,将全身精力都聚集在鸡巴上,耻骨不停地向她会阴冲撞,出出入入的阴茎将大量淫水从阴道中带出来,在胀红得像两片玫瑰花瓣般演凸的小阴唇中,顺着阴户流向硬挺着的阴蒂,在尖端一串串地滴下地毯。

  阿珍已经不知是第几次高潮了,十指紧抓着沙发的绒面,用发颤的声音大喊大叫:“啊……啊……啊……包比饶了我吧!啊……受不了了……啊……啊……噢!噢!噢!小屄快给你肏裂了……啊……不来了……噢!又要泄了哇……喔!喔!喔……”

  反着白眼,全身颤抖得不停地乱筛。

  包比却毫不心软地力追穷寇,仍然在狂抽猛插,好像刚才的“冰火”

  让阿珍先下一城,此刻誓要胜回一仗,好把战局扳平一雪前耻。口里咬牙切齿地念着:“我推你……推……推……推推推!推死你……”

  肌肉紧绷,背脊上全是汗珠。

  阿桃阴户上满是我的精液,正躺在他们身边喘着气,见阿珍给包比肏得死去活来,姐妹情深,当然不会袖手旁观,起身走到包比背后揽抱着他,用胸前两个大“椰子”

  在他背脊上下左右地揩磨,一手弯到他胯下,从后抄着他的阴囊,握在掌中轻轻搓揉。

  雨霜这时从厕所中出来了,相信已经把阿郎射进她阴道内的精液清洗得一干二净,见包比正在奋勇地力战双姝,忸怩地站在厕所门口,不知该走到包比身边好,还是坐回刚才那张沙发好。

  阿范一见她出来,连忙放下手中相机奔到她身边,将她拦腰一抱,扛到房中央往地上放低,二话不说就把她的双腿提起搁上自己肩膊,红卜卜的龟头在她翘起的阴户中撩拨了不一会,一楔进阴唇中的小缝,就连忙将盘骨一沉,说时迟那时快,阴茎又全部插进她紧窄的阴道内。

  雨霜的阴户可能有生以来从未试过这么繁忙,好不容易送走了阿郎的鸡巴,不到十分钟,又让阿范的阴茎填满。她两手扶着阿范手臂,下体随着阿范的冲击而抬高挺动,迎送着他棍棍到肉、下下要命的进攻。

  阿范才抽送了三、四十下,雨霜阴道里又再涌出股股淫水,十只脚趾在阿范脑后蹬得笔直,口里不由自主地亦跟随阿珍的嚷声叫床:“噢……噢……噢……你的龟头好胀好热哇!喔……穿上我胸口来了……噢!噢!……慢点慢点……撑得人家难受喔……”

  娇嫩的小阴唇像变戏法一样,很快就勃得又红又硬。

  阿郎正坐在沙发上养神回气,见场面如此热闹,连忙侧身拿起相机,左摄右拍,把这难得的情景一一捕捉下来。

  我见阿杏娇慵无力地独个儿躺在沙发上,张着大腿在喘气,掰得阔阔的白净无毛阴户恰恰正对着我,散发着诱人魅力,惹得我心脏不禁又再怦怦乱跳,躯体被无形的引力牵扯着,情不自禁又压到她身上。

  阿杏搂着我咭咭地笑着:“耶~~瞧你的德性!刚刚才交了货,这么快又想下定单了?”

  侧头望望洗手间,见雨霜出了来,抬起身说:“歇一歇再干,喝了太多东西,让我上一上洗手间,先小个便好不好?”

  我点一点她的鼻尖:“真巧,我也刚想去撒尿,来,让我抱你一起去!”

  她两手挽着我脖子,双腿缠着我的腰,像个撒娇的小孩般依偎在我胸膛,让我搂着她朝厕所迈去。

  将她轻轻搁在马桶坐板上,我一手拿着花洒对住她滑溜溜的阴户喷射,一手抹了些香皂沫,把沾在上面的淫水与精液混合物洗掉,阿杏张阔腿眯着双眼,享受着我温柔的抚摸,嘴里发出轻轻叹息声,舒服得动也不想动,好像连要小便也忘了。

  令人意乱情迷的小白虎洗掉了秽物后,又恢复回原本的面貌,美得使我神魂颠倒,无法把持,我扶着她站到地上,揭起坐板,打算先撒完尿,再狠狠的干她一场。

  她挨靠着我的背,又再咭咭地笑:“你尿吧,我帮你提鸡巴。”

  左手握着我的阴茎,将包皮捋得后后的,令龟头向前挺凸着,右手从后握着阴囊在揉。

  我回头对她笑着说:“傻妞!男人小便不用把包皮捋后的,你这样弄,鸡巴给逗硬了,我反而尿不出来。”

  她笑得更厉害了:“我当然知道,虽然阿范撒尿时不用我提鸡巴,但我一握着它,便爱得忍不住要捋上几下。”

  她看着我尿道口射出一条抛物线状的弯弯水柱,顽皮地把手中的阴茎当成一枝水枪,不断调校着角度,令尿液像风中杨柳般摆来摆去,好玩得像在耍一件玩具,待我把小便尿完了,她还懂得将龟头抖几抖,把尿道里的残留尿液甩掉。

  我打趣道:“你这么熟手,莫不是阿范每次小便后都要你替他甩尿?”

  她用屁股撞了我一下:“死鬼,人家是见他每次尿完后都这么做,才有样学样嘛!”

  我回过头来对她说:“好了,轮到我侍候你这个小乖乖尿尿了。”
首节上一节14/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