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15节


  走到她背后,蹲一蹲腰,抓着她两条腿弯往上一提,用母亲替小孩撒尿的姿势把她提在小腹,靠到马桶前,口中还“嘘……嘘……”

  地吹着口哨。

  她还没尿出来,我忽然省起:“慢着!这样子我看不到你撒尿的情形,太可惜了。”

  她把脸贴向我胸膛,娇羞地说:“女人撒尿有什么好看?要看,你回家趁阿珍上厕所时看过饱好了!”

  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你这个宝贝太使我着迷了,少看一下也忍不住。况且一毛不生,清楚玲珑,没有阴毛遮挡,我可以一目了然嘛!”

  我抱着她,转身将她搁上洗手盆,把张成一字形的大腿朝着面前的大镜子,再用手捏着她两片小阴唇左右拉开,阴户张开得好像一朵带有两片红花瓣的白牡丹,沾着一颗颗珍珠样的小水滴,又像花朵上的露水。

  我通过镜子的反射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她的阴户,对她说:“你就尿到洗手盆去吧!”

  只见她小腹压了一下,阴蒂对下的尿道口一张,随即就冒出一股水柱,越射越远、越射越高,竟射到镜子上去了。

  瞧着心爱的阴户不断喷出水花,难以得窥的美景使我兴奋得难以形容,鸡巴顿时勃得硬梆梆的抵在她屁股上。一等她尿完,我便迫不及待地将她转过身,顾不上抹掉阴户的残余尿液,俯低头就往上面舔。她抓着我的头发,任由我的三寸不烂之舌在阴户中捣乱,把阴唇、阴蒂、阴道口一古脑地舔遍,时吮时啜,快慰得演挺着下体,把整个阴户压在我的脸上磨,令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那种带有一点咸味的水滴是尿液吧!不管了,只要是在她阴户上舔到的所有东西都是那么美味,令我把舌头沾到的一切都咽进吐里去,直到舌尖触到的液体渐渐变得既咸又滑,还带有一股腥味,我才知道舔到的再不是尿液,而是蜂涌而出的淫水。她的身躯不断地颤抖着,十指紧张得胡乱地抓,几乎把我的头发也扯脱了。

  我站直身子,刻不容缓地把龟头往她阴道里一塞,搂着她一靠,两人不约而同地大叫一声:“噢……”

  两副性器官马上密不透风地紧贴在一起。龟头抵到尽头时,她的阴道又发出一阵抽搐,裹着我的阴茎在吸啜,同时再泄出大量淫水,舒畅得我混身发烫、血脉沸腾,身体本能地不断前后摇摆,带动着阴茎在阴道中飞快抽送,自觉阴茎从未如此硬朗、从未如此威武!

  她双臂箍着我的脖子,脑袋摇得披头散发,叫床声震天价响,我托着她的香臀,一边抽插着,一边步出厕所去。

  外面也是声震屋瓦,阿范此刻变成躺在地上,雨霜已经完全融汇入群交的大家庭内,毫无顾忌地跨坐在阿范的大腿上,双掌撑着他胸膛,像策骑着一匹骏马的英勇骑师,耸动着屁股,一边叫床,一边将他的阴茎在阴道中套出套入,流出的淫水将阿范的阴毛沾得湿透。而阿郎则站在她背后,双手抄前握着一对乳房在搓揉按抚,阴茎抵在她的屁股缝,随着她的耸动在揩磨。

  包比亦将战场移到了地面,阿珍趴俯在阿范头顶,垂下的乳房把奶头送进他的嘴,正给他左右兼顾地在轮流吮啜;高高翘起的屁股前后迎送,合拍地伴随着包比的抽插,淫水顺着大腿内侧淌成两条长长的水痕,快伸延到了膝盖。阿桃蹲在包比胯后,正用舌尖扫着他的阴囊和屁眼,五指还不忘搓捏着两颗睾丸。

  我蹲低身,把阿杏也放到她丈夫身旁躺下,然后再跪在她大腿中央,两手穿过小腿,用胳膊托着她腿弯,双手一伸前握着双乳,她下体随即被提高离地,张开小阴唇,等待着在阴道口边虎视耽耽的龟头挺进,我跪前半步,阴茎已经轻而易举地一滑而入,再次重归她阴户的温暖怀抱。

  她柔情万分的媚眼充满着对我的鼓励,渴望慰藉的眼神令我抖擞气昂,随着我一下下的冲刺,她发出一声声赞叹:“喔……好爽……喔……好舒服……美死了……你真会弄……喔……喔……再插入一些……喔……喔……花心给你撞得好酥麻耶……再快点……别停下来……喔……喔……爽死人了……”

  阴道里无数的肉瓣裹紧我青筋怒勃的阴茎,舒畅得我就算死在这朵白牡丹下也心甘。

  阿珍的叫床声越来越微弱,身子亦越俯越低,到后来躯体软成一团肉泥般趴在阿范胸膛上,气若游丝,毫无反抗之力,任由包比的鸡巴在她阴户中如狼似虎地耀武扬威。

  包比再猛力抽送多三、四十下,发觉已经将这骚娘子彻底收拾,把她肏到泄身了,脸上不禁露出胜利的骄傲神色,可阿桃这个同党还在背后把他阴囊舔过不停,尚待解决,便扭转身使出一记像摔角般的招式,把她掀翻在地上弄得四脚朝天,还未等她摆出迎战阵势,就先下手为强一扑而上,胸膛压着她两只毫乳,双手抓着她一对手腕,平伸在地上牢牢按紧,然后弓一弓下腰,在阿桃“喔……”

  的一声长呼下,沾满了阿珍淫水、硬如钢条的阴茎,一转眼就硬生生地插进她的阴道里。

  阿桃像一块砧板上的肉,又像被钉上了十字架,丝毫动弹不得,好像煞那间的充足,令她有涨满得爆裂的感觉,只能把大腿左右张阔,让阴户尽量把包比的阴茎容纳,能吞入多少得多少。

  阿郎在雨霜股缝磨擦着的阴茎越磨越胀,这时见妻子被包比压在地上像强奸一样狂肏,被蹂躏得如暴雨中的梨花,阴茎勃得更硬了,昂头跳动着在寻找格斗对手。我正准备出头替阿珍和阿桃报一箭之仇,眼见阿郎此刻有条件取代我的位置,便依依不舍地在阿杏的迷魂洞里再抽送多二、三十下,然后向阿郎打了个眼色,示意他来接班。

  我一昂身,阿郎就紧随着趴下去,两根阴茎的换班仅在抽插之间,简直衔接得天衣无缝,要不是阿杏刚张开眼睛,我敢打赌她察觉不出在电光石火之间,经已被换掉身上的伴侣。她难舍难分地目送我离开她身边,用痴痴的眼神来感谢我往她身上灌注了如此多的乐趣。

  随着阿郎的屁股在波浪般不停起伏,性器官互相磨擦引起的快美,又继续往阿杏身上灌输,吸回了她的注意力,不由得又拥抱着阿郎,尽情领略着两性交媾中灵欲互通的真谛。

  我把被包比肏到全身发软的妻子抱到沙发上休息,然后回到阿范身边,这时他双手正托着雨霜的屁股,下体像装上了强力弹簧般上下挺动,把她已逞阴红唇肿的小屄更插得淫水四溅。雨霜则全身抖个不停,淫水泄了又泄,伏在阿范胸口拼命打哆嗦,显然已进入高潮的迷离境界。

  我拐到她背后,将龟头沾满她淌下来的黏滑淫水,趁她还在浑浑噩噩不觉之际,朝着浅啡色的菊花蕾状小屁眼用劲一捅……

  “哇!”

  雨霜如梦初醒地瞪眼大喊一声,双手后撑,想抬高身体抗拒,可上身又被阿范紧紧搂着,抬不起身,只能收紧括约肌。但是太迟了,我的龟头已挤进了她的肛门,她箍着的只是棱肉下的凹沟,反而令龟头退不出来;因骤痛而稍微抬高的屁股,却给阿范提供了更多进退空间,使阴茎的抽插幅度加大。

  我也不急着强闯,任由她用屁眼夹着我的龟头,让阿范在前面攻击,雨霜被干不到三十下,快感令她又再全身酥软、肌肉放松,我把握时机,将阴茎又捅入一点,她本能地把屁眼收紧,阿范抽插几下,她再放松,我又再捅……几个回合下来,整支阴茎已一点不剩地全插进了她的肛门。

  阿范和我两支阴茎,在雨霜的前后小洞里轮番进退,干得她淫水越流越多,屁眼越来越松弛,到后来干脆放弃了抵抗,任由两支肉棒贯通着前后门。可能她真的是第一次玩人肉三明治吧,我们每一下抽插都引起她强烈反应,不但叫床声不断,而且声声凄厉、句句销魂,令人又爱又怜。

  我和阿范的阴茎虽然各处一室,但却是那么的接近,几乎可感觉到他从隔壁散发出来的热能,当他出我入、或是他入我出时,两个龟头隔着中间一层薄薄的肉壁在互相磨擦,就好像路上两个行人面对面擦身而过,偶尔肩碰着肩,随即又分道扬镖。

  见我的阴茎已经在雨霜的屁眼中出入自如,阿范这时再不用把她搂得俯身趴下了,便松开双手,改而去抓捏她一对乳房。但雨霜却未因束缚被解除,能把上身抬高而松口大气,反而身上比先前又多了一处地方遭亵玩,浪得像发了狂,抖出来的骚劲,跟刚刚进门时的含羞答答简直判若两人。

  我扶着她的腰,抽动着插在她幼嫩而狭窄屁眼里的阴茎,细意品味着从那儿传来的一阵阵紧迫、温暖和充满弹性的触觉。不知包比在我之前,是否亦曾进过这羊肠小道?就算进过,相信也寥寥可数,不然怎么仍会如此紧凑和鲜嫩?

  我一边抽送,一边低头欣赏她下体同时被两支肉棍在捣弄的美景。由于角度关系,只能看到阿范阴茎的下半部,但已经足够令人血脉贲张:两片又红又肿的小阴唇,含着那坚硬的阴茎在吞吐,每当阿范抽出来那一霎,阴茎躯干上都沾满着又黏又滑的淫水,从龟头棱肉下的凹沟直到阴茎根部,划出无数条由淫水组成的白色直线。

  而我裹满青筋的阴茎,已经把那细小的菊花蕾撑得绽开,它再不是先前的浅咖啡色了,变成为紫红色的皮环,紧箍着鸡巴躯干,跟随着它的进退,不停被拉出、扯入……整个会阴绯红一片。

  雨霜同时领受着畅快和麻辣、酥美和胀满的双重感受,充实而又刺激、疼痛而又新奇,全身力量都愿用来喊叫,所有水份都愿变成淫水,连绵不断的高潮令身体不停颤抖,舒爽得就快精神崩溃。我保证她尝试过这一次难忘的成人游戏以后,结果只有两个可能:一是从此不敢再参与我们的群交派对,一是从此上瘾,非此不欢。

  包比望过来我们这边,见女友夹在阿范和我中间,捱着双节棍的前后抽插,张口闭目、娇体酸软、汗流浃背,不禁对胯下的阿桃又加多几分肉紧。他松开了阿桃双手,蹲身在她大腿之上,两手用劲紧握她胸前一对大乳房来借力,兜着下体把阴茎插进阴道,然后抬动着屁股再狠狠抽送,来一招“乞丐煲饭”。

  这招式对阿桃固然上下兼顾,奶子和小屄都同时受到刺激,登时肏得她曲起双腿,蹬直趾尖,连打了好几个哆嗦。但包比受到的刺激也更大,又要顾着抽插阴户,又要顾着搓揉乳房,相信阿桃此刻亦正使出她的吸啜内功,对包比还以颜色。只见他干不了五、六十下,就咬紧牙关,死命抓着双乳不放,耻骨力抵着阿桃会阴,跟着全身发出一连串抽搐,体内的精液顿时在阿桃阴户的吸啜下,全射进她阴道深处。

  阿范凑巧也在这时射精了,我感觉到他的阴茎在隔壁跳动,龟头胀大得连我的阴茎也受到挤压。不知是否他射出的精液烫得雨霜的子宫颈热麻一片,还是又来一次高潮,只知道她这时整个会阴都在抽搐,全身的骨头像散开了一般,软绵绵地倒在阿范胸口,虚脱得失魂落魄。

  我落井下石,在阿范射精时用尽全力向她屁眼抽插,狠劲得就像在替阿珍报仇。几十下下来,这一口气出了,可体内的精液也忍不住跟随射出,和阿范一道携手把她两个红肿的小洞灌满了又热又黏的精浆。

  包比从阿桃阴户中抽出开始发软的阴茎,拿起相机赶忙把这触目惊心的一幕拍下来。从开始到现在,他名义上是来替我们拍照,可是一直都在我们三人妻子的肉洞里埋头苦干,直到这一刻才算真真正正履行他摄影师的职责。

  他连续拍了好几张,不单雨霜糊满精液和淫水的阴户、被我干开成一个收不拢口的屁眼、布满腥红指印的乳房,全都忠实地记录下来,连她丢身时欲仙欲死的脸部表情也一一拍下,可能是用来为他们以后的性交做催情剂吧!

  换了一筒新菲林后,他又对着阿郎和阿杏一对大拍特拍,追随着他们两人疯狂地搂抱着在地上翻来覆去、如胶似漆的难分难解情景,直至这一对交颈鸳鸯兴尽而泄,双双颤抖着动极而静,才对着阿杏的阴户,将阿郎把精液射进她阴道满溢而泻的精彩画面来几张大特写。

  “战后”,地上躺满精尽力疲的男女,东倒西歪、气若游丝,你压着我,我又叠着她……就像一窝蠕蠕而动的肉虫。没人知道握着自己阴茎的是谁的手,也没人知晓按在乳房上的掌是出自何人,更没人深究在阴户上抚摸着的手指是不是属于自己丈夫,只知道身体沾满了东一滩、西一团的淡白黏液,乱七八糟、一塌糊涂,难以分辩到底是淫水还是精液,更分不出到底是谁的胳膊、谁的小腿。

  本来,交换夫妻这游戏有一个不成文规定:目的是为平淡的夫妇性生活增添一点新鲜感,从中维系两人的感情,而参加的人却不可互生情愫。但阿杏那永志难忘的迷人笑靥、洁净诱人的白虎、欲生欲死的反应,却令我陶醉得梦系神牵,深深地嵌进我的心坎,在脑海烧上一个永不磨灭的烙印,一生不能忘怀,只能嗟叹不能天长地久,但亦庆幸曾经拥有。

  我扭头望去身边摊躺着的阿范,充满歉疚地发出无言心声:对不起!阿范,就让我在这个游戏中,犯一次小小的规吧!

  一星期后,我们在阿郎家里开了个私人影展,挑选出一批充满动感的杰作来放大,回味一下那天刺激而又难忘的情景,还特意邀请了老边来做评判,推举出最有代表性的几幅相片分派给各人留念。

  老边费煞思量地选出了几张,一张是阿范阴茎的大特写,旁边是张开口的阿桃,阿范的龟头鼓得又胀又红,“一个头有两个大”,马眼正射出一条浅白色的精液飞向阿桃的小嘴。老边解释这张照片之所以能入选,是因为时间捕捉得刚刚好,动感一流,清楚玲珑。

  第二张也是大特写,整个画面是阿杏张开着的阴户,中间插着我一支硬梆梆的鸡巴。老边又解释,这张照片色彩对比强烈:雪白的阴户、鲜红的阴唇、青筋缠绕的阴茎配上根部乌润的耻毛,七彩斑斓,美不胜收。
首节上一节15/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