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3节


  她喊得声嘶力竭:“喔……爽死了……好老公,你真行……小屄舒服得要命啊!快……再快一点……再大力一点……嗯……嗯……嗯……来了……来了……啊……啊……我的命给了你啰……”

  高潮中,她双手死劲地紧握着我的两臂,身体在不停地颤抖,阴道里泄出的大量淫水顺着阴茎淌到阴囊上,湿得黏黐黐的,令到睾丸敲向她会阴时,能够使皮肤互相黏贴到一块,等到我把阴茎拉出来的一刻,才难舍难离地再分开。

  我知道她此刻正给我带到高潮的巅峰上,便出尽混身解数,加快抽送,好让她穿山过岭,一山更比一山高。

  在我不停的凶猛进攻下,她打完一轮哆嗦后,不久又再打一轮哆嗦,颤抖得比发冷还厉害,整个人神智不清,只懂得用叫喊来形容她此刻欲仙欲死的感受:“啊……啊……啊……啊……老公,我爱死你了……”

  阴户发出一连串的抽搐,挤压着我的阴茎,做着让人美快得就要窒息般的按摩和吮啜的肌肉收缩,令我的龟头生出一股股酥麻的电击感。

  她永远也不会知道,我在肏得她要生要死的当儿,闭目想着的是:双手抓着的是阿桃那丰满圆滑的乳房,鸡巴干着的是阿杏那鼓胀肥白的阴户。舞会上令人血脉沸腾的一幕又重现在脑海中,龟头上的酥麻感越来越强烈……

  忽然间,我全身肌肉一齐绷紧,再一下子放松,猛地全身颤抖不堪,我不其然地十指紧握着她的双乳,耻骨力抵着她阴阜,龟头上马眼一瞪,大炮里的弹药便毫无保留地全部发射进她的阴道里。

  我享受着哆嗦中连续不断的快感,任凭体内的精液,一股接一股地在跳动着的阴茎中向她体内倾囊输送。我俩在一同进入如梦似诗的高潮中时,互相疯狂地拥抱着,无声胜有声,默默地领略着个中快慰。如果不是完成任务后的阴茎渐渐萎缩,从阴道里掉出来的话,我真舍不得把它拔出外。

  阿珍满足地搂着我,依靠在我怀中慢慢进入梦乡。我虽然把心内的欲火发泄致尽,但却疑云满布:一向以来,她的性欲无比强烈,别说一经我挑逗就要共赴云雨,就是间或一天想偷懒不交功课,到最后亦不能不缴械倾尽所有。可是这一个多月来,她却一反常态,除了偶尔作主动外,几乎每一次都是我开口要求。夫妇间一小点几乎察觉不出的变化,虽然微不足道,但对方却可以清楚从内心感应得到。

  莫非在外面有男人给了她性欲上的满足?我心里忽然生起一种不应该产生的怀疑,决心要把不希望知道的真相弄个水落石出。

  有一天,阿珍打电话回来,说跟一个客人谈份保单里的细节,要夜点回家,晚饭也不回来吃了,叫我自己先睡,不用等她的门。我顿时心生疑窦:哪有人打工这么卖力的?况且谈保单亦甭谈得这么晚呀!我装作没事一般,只是吩咐她一谈完了便早些回来。

  半夜里听到了开门声,我倒在床上装作蒙头大睡,不晓得她回来。她轻轻放下手提包,拿着内衣裤就到浴室里洗澡,我趁机偷偷检视一下她手提包,看是否有任何值得令人怀疑的物品,可惜一无所获。当她上床时,我又装作被吵醒,搂着她要求欢好,她却以明早大家都要上班为借口而婉拒了。

  我对着她眉角生春的脸容,心里的疑团越来越大:如果在以前,她对我的提议还求之不得呢!

  乘她睡着了,我假意到厕所小解,锁上门悄悄找着她今天穿过的内裤来检视一番,不出我所料,在裤子的底端有一滩黄白色的水迹,半干不湿的黏在上面。

  本来女人内裤上有些分泌物的秽迹亦很平常,只要嗅嗅就可分辨出来,我把内裤拿到鼻子尖一嗅,脑袋顿时“轰”

  的一下,绝不希望嗅到的一股特殊气味冲进鼻孔。凡是男人都很熟悉这种漂白水似的气味代表着什么,我的心马上像被刀子剐了一下,强大的醋意充满全身。

  躺回床上,整夜都睡不着,脑袋里幻想着那跟我分享妻子的男人到底是啥模样,能比我对她更有吸引?脑海中浮现起一幅令人怒不可遏的画面:阿珍赤裸裸地躺在床上,张开大腿,随着压在她身上男人的猛力抽插而摆动款款腰肢在不停迎送,当那男人把精液射入她阴道时,她畅快得叫床连连,骚得把泄出的淫水将床单染得湿透……

  再联想起夜里偶尔有一些神秘电话打来,但当我拿起“喂”

  了一声时,便鬼鬼祟祟立即收线,我心里的怀疑更得到证实:她肯定在外面背着我偷汉!可那是谁呢?我用什么办法才能将这一对奸夫淫妇捉奸在床呢?

  他们一定是通过电话互相联系的,但妻子用的是手提电话,要偷听实在不容易。我忽然想到,阿范在学校里是出名的无线电迷,有点小聪明,能将收音机改装过后,可以跟另外的无线电发烧友互通讯息,是否亦可以用此方法截听到妻子手提电话的对话内容呢?

  第二天一早,约了阿范喝早茶,我把心中的疑难向他倾诉,并向他求教破解方法。他说:“以我目前的技术,绝无问题,事实上也经常无意中截听到许多手提电话的交谈内容,但真要我监听你妻子的通话,不单道德上说不过去,而且连她电话的波段也不知道,要从成千上万的波段中筛选出来,比大海捞针还难。这样吧,老同学一场,就姑且帮一帮你,你想个方法,用她的手提电话打来给我,我就可凭此测到这具电话的波段。但此事千万不可张扬出去。”

  一连两天,我都躲在阿范的房中,跟他待在那改装过的收音机旁,紧张地监听着阿珍的每一个通话。很失望,这一天又快过去了,每段通话都正常过正常,不是有关保险工作上的交往,便是姐妹间的闲聊,无甚新意,闷得就快睡着了。

  就在刚想放弃的时候,有一个电话打进来:“喂,阿珍呀!好惦念着你喔,今晚老地方见。”

  那把男人的声线有点熟悉,但可能由于他处于电讯收发不良的地域,夹杂着大量的沙沙声,一下子认不出来。

  阿珍回话道:“死鬼,要就早点哦,上次被你缠得太晚回家,差点让老公怀疑上了。”

  阿范坏笑着对我说:“嘻嘻,阿林,绿帽子看来这一趟你戴定了,节哀顺变啦!早知阿珍这么容易上,跟我搞总好过便宜别人喔,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时我也没好气去回应他,只是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阿范,你说,“老地方”,什么是老地方?难道眼巴巴的就让绿帽子往头上罩下来?快帮我想想办法吧!”

  阿范没正经地回答:“

  急什么?看来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了,今晚你打个电话给老婆,问问她“老地方”在哪不就行了?”

  真是好人也给他气坏,我说:“别说笑了,讲真的,只是知道地方有啥用?我要知道那男人是谁,最好能看到、听到现场的情况,她就无法抵赖了。”

  阿范耸了耸肩:“我能帮的就这么多,你要装偷听器、偷窥镜,不如去问问包比。”

  对!我怎么从没想到呢?


  吾妻正斗 第三章

  我和阿范一同来到包比的【包氏私家侦探社】里,将情况一一说给他听,到此地步,也顾不上家丑外传了。

  包比拍拍胸口:“嘿嘿!捉奸?我最擅长了,包管你人赃并获、图片清晰,还可以替你代办离婚手续呐!”

  我说:“你叫包比,不是叫包公,况且包公也难审家庭案,别那么三八了。我不需要离婚,只是想你替我在家里装个偷听器、睡房朝着大床装个偷窥镜,接驳到隔邻客房的电视机上,其余的,我自己来见招拆招就行了。”

  包比听完了说:“

  原来你只是想偷看邻房的情况,那就简单得多了!也甭装什么偷听器、偷窥镜那么麻烦,装个手提摄录机就可以了,最多再替你加多个遥控器,可以将摄录机的镜头做窄幅度摆动,加上原本的广角和拉近功能,床上哪一个角落都逃不过你的眼睛。对了,还要不要替你拍些“实战照片”?保证幅幅沙龙照,还有DNA精液化验服务,一场老同学,就给你打个八折吧!”

  我好奇地问:“镜头也可摆动?高科技啊!”

  阿范跟着说:“

  十年前的“高科技”

  了。接下来,就要给机会你老婆“引狼入室”,然后再慢慢泡制,不过阿珍不是蠢女人,看来不会那么轻易中计的。”

  包比回答:“你放心,这种情形我见过不少了,一时给情欲冲昏头脑,再精明的女人也会干傻事。”

  过了两天,我假装对阿珍说:“老婆,公司有点急事,派我上大陆公干三、四天,但要你独守空帷,我心里真过意不去,该想个什么借口推掉才好。”

  阿珍说:“别傻了,去三、四天,又不是三、四年。看你的冤气样,公事要紧嘛!临回家前,记得打个电话回来,等我好预早熬定一个老汤给你补补。”

  临出门口,抱着老婆亲亲的时候,心里想着:“我们已经广布了线眼,你就好自为之吧!”

  幸而阿范住址离我家不远,一支烟工夫就进到了他房里。

  中午的时候,大鱼上钓了,阿珍在电话里跟那个奸夫说:“嗨!死鬼,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老公出差上大陆去了,今晚来我家过夜吧!甭偷偷摸摸再到酒店开房了,你有什么混身解数,今晚尽管全部秀出来好了。”

首节上一节3/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