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8节

  我对阿杏垂涎已久,当然是站在阿郎那一边:“说的是喔!我们两人的老婆都被你肏过了,你送给我们这两顶绿帽子,该找个机会还给你。看看能不能说服你老婆,一同来参加我们这个大聚会?”

  阿范不好意思地说:“我想有什么用,总得看老婆愿不愿意才行呀!难道要押着她来给你们强奸?说真的,要我向她提出,可连芝麻般大的胆也没有,快一同想想办法,骗得她肯自动献身就好了。”

  三人就这么商量了好几十分钟才想出一个计策,叫阿范今晚就去对阿杏试探一下,明天再来汇报。


  吾妻正斗 第六章

  等到阿范下了班匆匆赶到酒楼时,已经是黄昏了,阿郎替他斟了一杯啤酒,还没等他喘过气来,就急着问:“怎样?阿杏信不信你编的故事?哎,她这么精明,哪里会受我们诳,想来还是失败的居多。”

  别过头来对我说:“阿林,看来我俩真是蛋家鸡见水,无福消受呢!”

  阿范故意吊吊我们的胃口,喝了几口啤酒后才慢条施理地说:“有我阿范出马,哪有不成功的?我办事,你们放心好了。”

  我和阿郎连忙追问:“哪到底结果如何,快说来听听,别故弄玄虚了!”

  急得把椅子都挪到他身边。阿范这时才咪着嘴笑说:“看你们心急成这样子,看来阿杏的吸引力,不比阿珍和阿桃差啊!”

  然后“咳咳”

  两声清一清嗓门,才把经过慢慢道来:“

  吃晚饭的时候,我特意装出满怀心事的样子,紧锁双眉,扒不了两口饭,就搁下碗说没胃口,不吃了。老婆当然看得出来,走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对我说:“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不想吃饭,我煮顿面条给你吃吃。”

  我“唉!”

  地叹了一口气,望着她说:“老婆,有件事,真不知该不该对你说好。”

  我越支支吾吾,她就越好奇:“夫妻两人,有啥不可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快说出来看有没有解决办法。”

  我拍了一下桌子:“都是我蠢,都是我不带眼识人,一不留神就栽在阿郎和阿林的手里呐!”

  老婆奇怪了:“你们三人是多年老同学呀,一向都相安无事,怎么忽然间会害你?”

  我摇了摇头:“也不算是害,是我太大意了。昨天晚上我不是没回来睡吗?你也知道我是跟阿郎、老边、阿林打麻将去了。坐下时讲好是打一、二,我以为是打一、二十,便说好,心想输尽也不过三两千,况且亦不一定输呀!谁知天亮时完场结算,他们却说是打一、二百,我赶忙数一数筹码,心里就暗叫不妙了,原来已经输掉了两万多元!”

  老婆亦紧张起来了:“你哪来这么多钱输?我说你呀,平时粗心大意,一点儿没错!”

  我接着说:“坏就坏在没哪么多钱输,结果还不是给他们签了两张欠单。”

  老婆松了一口气:“哪还怪他们不好?肯给你欠!输的钱慢慢还好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麻将?”

  收拾碗筷就想到厨房去。我把她拉着:“是给我欠,不过限期只有两天,我就是为这发愁。”

  她眼睛瞪得像个铜铃:“两天?一下子哪来这么多钱?赌债赌还,以后打过再算好了!”

  我低着头:“我也是这么想,但越想越不对路。阿林和阿郎好像认识一些黑社会背景的人,过了限期,不知会不会对我们两夫妻不利呢?”

  老婆却不以为然:“怕什么?难道会放火烧了我们的房子不成!”

  刚转头又“呀!”

  地大叫一声:“糟!这一阵子时兴放火报复,若真烧起来怎么办?”

  我见她渐渐进入圈套,便再吓她一吓:“那些人什么做不出?我可不打紧,你这么年轻,陪我一齐去可不糟塌了?”

  她开始发觉事态严重了:“阿范,快想个法子,我可不想明天成为报纸的头条新闻喔!”

  我打蛇随棍上:“本来他们给两个条件我选的,可是我没得选啊!”

  她赶忙问:“有条件?除了还钱外,另一个条件是什么?做得到的,快快解决也好。”

  我又“唉!”

  一声:“我可做不到呀!”

  老婆焦急了:“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行不通呢?事情总有商量余地。”

  我吞吞吐吐地说:“他们……他们另一个条件是……要你陪他两人上床!”

  老婆马上呆住了,过了好一会才红着脸说:“打麻将就打麻将,怎么打主意到我身上来了?神经病!”

  我见她羞多于怒,便知道此计把她唬着了,扶着她的肩,在她耳边轻声说:“老婆,要怨,就尽管怨我好了。其实跟他们上上床,身上又不会少了一块肉,让他们弄一弄,就可把这事摆平了。求求你,算是帮我一次吧!”老婆也不回答,扭头捧着碗筷就朝厨房走去……”

  阿郎耐不住了:“那她到底愿不愿意,你别说话吞吞吐吐,老卖关子。”

  阿范又喝了一口啤酒:“

  我当时也以为这计划告吹了,谁知晚上上床睡时,她却在枕边轻声对我说:“老公,可能真是前世欠你的,这辈子连钱债都要替你肉偿。是你惹出这个孽祸来的,往后别怪我喔!”

  我连忙问:“这你是答应了?”

  她用粉拳在我胸口乱捶:“耶~~死鬼,明知故问,羞死人了!””

  我和阿郎相对击掌庆贺:“哈!阿范,想不到你除了懂得无线电、摄录机,还懂得演戏呐!来!大伙喝一杯!”

  阿郎脸蛋红红的,不知是酒精的缘故还是太过兴奋而成,用手肘向阿范碰了一下,单眼眨一眨:“给你说得快坐不牢了,反正明天是星期日,大家都不用上班,不如今晚我和阿林就上你家中来个一夜狂欢,让阿杏尝尝群交的滋味,保证她试过后,非此不欢呢!”

  阿范嘻嘻地笑道:“看你!兴奋得快要走火了!放心,我和老婆也是安排了你们今晚上来。这几天是她的安全期,你们尽管放心内射,能打多少炮就看你们的本事了,小心别玩得精尽人亡啊!”

  阿范的家亦是一厅两房,格局和我家差不多。一进门口,阿杏就羞答答地迎上来,捧出四碗糖水,招呼我们在饭厅里坐,可能大家都心知是什么事,也没有故意闲扯,只是默默低头喝着糖水。

  阿杏穿着一套牛仔布吊带短裙,没穿上衣,吊带旁露出两条粉嫩的玉臂,透过腋下望去,已见到隆起的胸部侧面,显然早有准备,里面连乳罩都没戴;修长的双腿三分之二露出在裙子外面,滑溜白净,引诱着我恨不得马上就伸手顺着她大腿直摸上去。

  我撑脱鞋子,从饭桌下偷偷把腿伸过去,用脚板底在阿杏脚面上轻轻磨擦,然后再顺着小腿慢慢往上移,她也不回避,用眼角瞧了我一下,若无其事地再低头喝着糖水。

  好不容易才把糖水喝完,其实问我甜不甜,我也答不上,因为全部时间我都在幻想着阿杏脱掉牛仔裙后那副赤裸的胴体,心急如焚,巴不得快快上床实现我们的计划,倒进口里的是什么,根本就没留意,就算是一碗毒药,我看也会把它全都喝光。

  刚搁下碗,阿范走过去他老婆身边,拦腰一扛,抱着她就往睡房走去。我和阿郎从厅外透过没关上的房门,望见他们倒在床上,搂作一团地热吻,阿范边吻边把手从吊带旁伸入她胸前,大力地抚揉,令短裙的前幅亦在不断耸动。不到一会,就传来阿杏“咿咿哦哦”
首节上一节8/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