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吾妻正斗

吾妻正斗 第9节


  的呻吟,骚浪的声音令我和阿郎都坐立不安。

  是时候了!阿郎向我打了个眼色,两人不约而同地起身,赛跑一般向睡房直冲进去。我们一登上床便在阿杏的左右两边各占一个有利位置,马上加入阿范爱抚他老婆的性交前戏里。

  这时阿杏肩上的吊带已被阿郎和她老公一人揪着一边拉了下去,短裙前幅反落肚皮上,胸前一对雪白的奶子完全露了出来,阿范握着他妻子一只乳房又揉又搓,不一会又俯下头用嘴含着奶头吸啜,发出“雪雪”

  的吮吸声。阿郎在另一边也做着阿范同一样的动作,把阿杏搞到呻吟不断,躯体发出阵阵颤抖,两腿难耐地又张又合,似乎浑身痕痒不堪。

  而我则专注于阿杏一双雪白的大腿,先掀起她短裙的下摆翻上腹部,再用十指轻轻地在娇嫩的肌肤上漫游,滑溜溜的触觉舒服得我毛管扩张、热血沸腾,心儿也几乎从口里跳将出来。

  将阿杏两条大腿的肌肤全部抚摸一遍后,我的手指便像爬虫一样顺着大腿慢慢向尽头的交界处爬去,当一触及那肥涨的小山丘时,我裤裆里的“小鸡鸡”

  已经变成了“大老鹰”,隆起一团。

  我隔着内裤在阿杏的阴户上抚摸,薄薄的布片紧贴着她下体,将整个阴部的轮廓都浮现出来,贲起的阴阜中间凹下一条窄缝,靠近阴道口的位置已经有点潮湿迹象,光是这片朦胧春光,已经令我欲念大炽了。

  我一手在阴户外继续扫抚着,一手揪住内裤的前幅向上提起,浅紫色的内裤裆部顿时被拉成一条窄布,像绳子一样嵌入在阴户的裂缝中,两块饱胀的大阴唇从布条左右露出外面,像个白面馒头被掰开两边,引人垂涎欲滴。

  刚想把内裤再揪高一些,甚或干脆把它脱下来,好仔细欣赏一下内里乾坤,阿范这时却抽身而起,拍拍我和阿郎的肩膀,笑着说:“我老婆就交给你们了,漫漫长夜,怎么玩都可以,只要别把大床给我摇散就行了。记住,天一亮,我们之间的瓜葛就一笔勾消。”

  阿杏这时见阿范要离开,扔下她单独面对两个色迷迷的男人,骇得马上坐起身,对他大叫:“老公,别出去呀!丢下我一个,我怕啊!”

  我和阿郎争相把她拥入怀里,异口同声作呵护状道:“怕什么呢?我们又不会吃人!”

  阿杏推开我们,转身扯来一张薄被,躲到里面缩作一团,顿时把我和阿郎弄得老鼠拉龟,无处下手。

  无计可施下,我对阿杏说:“好好好,给个机会你,让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你赢了,欠单撕掉,我们也马上走。”

  阿郎莫名其妙:“阿林,你没有弄错吧,挑这个时候来玩游戏?”

  我也不答他,只对阿杏说:“你先用毛巾把眼睛蒙上,我再讲游戏规则。”

  她见有了生机,咭咭地笑着:“不会是玩捉迷藏吧?”

  取出毛巾马上照办如仪。我向他们两人打了个手势,全部男人三下五去二,马上便脱得赤条条,三支阴茎齐齐一柱擎天。

  我对阿杏说:“好了,你面前是三根阴茎,如果你能凭口舌触觉把你老公那根辨出来,就算你赢。”

  她脸上露出必胜的神色,我猜她心里此刻在想:“那还不容易?老公的阴茎,谁能比我更熟悉!”

  我们并排站在阿杏面前,阿范站中间。她先从左边开始,将阿郎的阴茎含进嘴里,慢慢地吞入吐出,试着它的长度和粗度,又用舌头在龟头四周舔着打圈,量度龟头的圆径,有时更把龟头含进嘴里细意品尝,好一会才放开,然后再对她老公的阴茎照办一番。

  最后轮到我了,阴茎被她的小嘴整根包含着只觉又滑又暖,尤其是龟头被舔啜时,酥美得整支阴茎的青筋都怒凸而起,吞吐时阴茎更被她一对红唇紧箍着,爽快得几乎忍不住就把精液射进她嘴里。

  当她将我的阴茎从嘴里吐出来时,脸上洋溢着胸有成竹的神情,一边解脱蒙着眼睛的毛巾,一边说:“嘻嘻,我赢了,中间那支!”

  说时迟,那时快,我把阿范拉到最右边,然后替上他的位置。

  阿杏除掉毛巾一瞧,当场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纳闷:“没有理由,阿范的大龟头我闭上眼也能认得出来!怎么会是阿林?”

  隔了一会才恍然大悟:“啊,你们使诈!老公你快说,是不是他们骗我?”

  阿范笑而不答,我却说:“愿赌服输,这下你输得口服心服啦!”

  阿杏扭动着肩膀:“不算!不算!你们夹好了出术来骗我的,再来一次!”

  我嘻嘻地笑着对她说:“再来一次?今晚机会肯定多着呐,你想要多少次都可以!”

  阿范耸了耸肩:“老婆,不好意思,这样你都猜错,我帮不到你了,今晚好好享受吧!我出去回避一下。”

  临出房前顺手把门关上了。

  我明暸阿范的意思:阿杏头一次玩群交,老公在场难免会影响情绪,心里始终还是有点儿顾虑,玩起来就不够放了。

  阿杏还在楞着,阿郎已不由分说把她的短裙从下往上揪起扯掉,不用解任何钮扣,轻而易举就把她上身剥过精光,然后再把她按倒在床上,抓着两个乳房左抚右搓,施展五爪金龙。

  阿杏的乳房和阿桃的又大异庭径,没那么饱满,却尖尖的挺起,像个竹笋形状,乳头和乳晕深色一点,乳头也不像阿桃般似个红枣,倒似两粒紫色的葡萄。

  由于有协议在先,也可能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理,对阿郎猴急的侵袭,她只是稍微作着欲拒还迎的象征性挣扎。

  我也顾不上再去细心欣赏阿杏的乳房,只急着以最快时间把她最后一层障碍物给弄走。我去到她轻轻蹬踢着的脚边,双手扯着三角裤的两边往下拉扯,没想她并不忸怩作态,还蛮配合的把屁股抬一抬,布片立即就给我扔到了地面。

  我把她圆滑的大腿仔仔细细地抚摸了好一会,才轻轻用手将她大腿往两边掰开。哇!梦寐以求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一个光洁无毛的涨卜卜阴户,美丽得使我晕上一晕,不单肥白,而且真的一毛不生,滑溜溜、白雪雪,就像是一具精美的瓷器制品。

  阿桃那耻毛稀疏的阴户,已经令我如痴如醉,想不到阿杏的阴户更是人间极品!望着这可遇不可求的方寸之地,我赞叹得口中发出“啧啧”

  连声,不由自主便埋头苦干,让它亦发出我刚才口里发出的声音。

  我的舌头在她的小屄上一舔又一舔,舔遍了所有部位,任何皮肉唇沟都逃不过我舌尖的眷顾,啊!舒畅得我全身热血翻腾,舌头根本就和阴户黏在一起,半秒也舍不得离开。我把小阴唇含在嘴里吮啜,用舌尖在阴蒂上撩拨,舞会上的奢想,今天竟然梦幻成真!

  阿杏在我与阿郎的挑逗下,身体发烫,气喘如麻,身子在床上一弓一跳,像条刚钓上水面的鱼,口里开始念念有词:“噢……噢……噢……你们真会弄……又麻又痒……酸死了……噢……噢……你们真坏……噢……专挑人家的要害来折腾……来呀……你们不是想干我吗……噢……快来呀……”

  还没叫完,口里已经给阿郎塞进的阴茎充满,再也吭不出半点声来。

  阴道里流出源源不绝的淫水,糊满在阴户上,使我鼻子嗅到腥腥的味道,舌头也尝到咸咸的味道,就如打上一针兴奋剂,女性分泌特有的又骚又刺激的芬芳气味,使我整个人醉迷得不知身在何处。

  我跪到阿杏大腿中间,抬起她一双小腿搁上肩膊,寿桃般的小屄,微张着红唇等待我的侵袭。我双掌撑在她腰旁,两腿后伸,龟头一触着湿濡的洞口,立即便长驱直进,阴茎一分一毫地插入,昂头探索着这个从未到过、潮湿而又神秘的仙洞。

  龟头的感觉很奇妙,进了一重门,还有一重门,阴道里面皮瓣重叠、层层关卡,过之不完。我明白了:这极品不但有“外在美”,亦含有“内在美”,复杂的构造就是万中无一、人们常津津乐道的“重门叠户”!单是插进去已经令人销魂蚀骨,抽送起来的那种滋味,更是让人乐而忘返、死而后已。

  眼前雪白的阴户,中间插着一根涨红的鸡巴,我乌黑的阴毛,又沾满她黏白的淫水,色彩缤纷,春意撩人。阴茎在一出一入中,把淫水磨擦成无数的泡沫,像螃蟹口中吐出的小气泡,黏满在阴道口四周和我的阴茎上,并且随着抽送发出“吱唧”

  “吱唧”

  的伴奏。

  她阴道口的嫩皮又与众不同,特别长,当阴茎向外拉的时候,可把它扯成一条半寸的管状薄皮,紧紧地裹着阴茎跟随出外;到阴茎再向里挺进时,它才又跟随阴茎一道乖乖地缩入,静候着下一次抽送的到来。

  阿郎此刻蹲在阿杏的头上,上身前倾,十指仍紧握着她双乳,只是把下身抬高抬低,将插在她口里的阴茎抽出送入,作出打桩机般的动作,敢情是把她的小嘴当成阴户,肏个不亦乐乎。
首节上一节9/1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花少后宫传

下一篇:女神之萌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