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墨夜嘲吹

墨夜嘲吹 第74节

  “啥?你说魏烁南是你的女婿?”
  墨父疑问。
  “当然!”
  “他明明是我的女婿,我女儿现在肚子里面都有他的孩子了。”
  墨父瞎编了孩子的事情出来,但是却猜对了。真不知道和花露水那乌鸦嘴是不是有什么亲属关系。
  “我女儿肚子里也有了!还4个月了呢!”
  陶明哲不退步。
  “好了好了,现在人还在里面抢救,你们两个老家伙在这里争什么?”
  云父出来打圆场。
  噔噔噔……一连串高跟鞋的声音传来。
  “爱阴湿毯大人怎么了?”
  来人正是花露水。
  “心脏中弹,不知道还能不能活。”
  云锦兰平静的说道。但是颤抖的双手告诉众人,她现在很害怕!
  “怎么会心脏中弹呢?小狼,那爱阴湿毯大人会不会失血过多死亡啊?”
  花露水女士很害怕的问道。
  “滚!”
  这次不管年轻的还是老的都无比齐心。花露水这话说的实在太不吉利了!
  一个护士从急救室门里走出来:“病人失血过多,已经休克了!谁是病人的亲属?病人急需RH血型。医院库存不够了。”
  “我A型……”
  “我B型……”
  一群人纷纷摇头,他们愤恨为什么自己不是RH血型?据说这种血型的人很少,现在时间紧急去哪找RH血型?
  “我是。”
  一只手举起来。显得十分的激动。这个人就是内裤妹的父亲,司徒育!
  “您是病人的亲属吗?”
  “对,我是,我是!我是他的父亲!”
  司徒育泪水流下,表达此刻他内心中的激动。年轻的时候,司徒育迫于家中的压力,和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结婚了。但是那个时候,现在这个妻子已经有了孩子。那个孩子就是烁南大大,家中的长辈为了能让司徒育结婚,硬是狠心的把烁南大大扔到另一座城市的孤儿院去。直到死,都没说出在哪。后来司徒育和那个未婚妻生了一个孩子,就是现在的内裤妹。未婚妻也因为难产死了,最后司徒育一路披荆斩棘和现在这个妻子在一起。一直到现在……
  “你跟我来。”
  护士还以为这位父亲太担心他的孩子了。
  内裤妹的母亲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怀疑,非常确定的告诉他。在里面抢救的那个就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
  “孩子……”
  内裤妹的母亲,彭丽哪还有一点贵妇人的样子。泪水早一模糊了她的双眼。
  “你……别告诉我……烁南,是你的儿子?”
  陶明哲惊颤的问道。身为黑道枭雄的他难得的开始害怕了。
  “对!他就是我的儿子!我今天才刚刚敢肯定,可是他……”
  还没说完,彭丽又开始哭了。
  “叔叔,为什么你抖得这么厉害啊。他又不是你的儿子。”
  花露水傻傻的问道。
  这话突然提醒了众人,一直传说,陶明哲和彭丽关系不清楚,难道……数双眼睛盯着陶明哲看。
  “靠,再看老子把你们都废了!”
  陶明哲发狠。
  “爸……您该不会?”
  艾琳和艾树应该是这里面最不怕陶明哲的人了。
  “什么事回去再说!”
  陶明哲挥挥手。
  漫长的等待,对于手术室里面的人来说,他们是在夺取希望,对于外面的人,那是煎熬。每一秒都是那么的难熬。最最悲惨的人,等待了好久,医生出来很歉意的说道:我们尽力了……
  “小狼,我相信爱阴湿毯大人一定会好起来的,是吗?”
  “是一定!”
  众人一起回答。小狼很郁闷,自己压根没插上一句话,谁叫这个女朋友的嘴巴从来都那么灵验呢?
  “真的吗?”
  花露水笑着问道。
  “是!”
  这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他们心理也没什么把握。毕竟子弹穿过心脏,不是那么简单就能治愈的。
  “那我就放心了。”
  花露水开心的笑道。
  大家心情也好了许多,难得花露水这乌鸦嘴没有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但是花露水接下来的一句话马上让陶明哲把她从医院里面扔出去。
  “我还担心等下医生出来会说:我们尽力了呢。”
  滚!……
  叮……随着急救室的指示灯熄灭,告别了6个小时的漫长等待,墨凝从清醒开始就坚持在这里等待烁南大大的回来。她要亲眼看到烁南大大活着。
  主治医生率先走出来。
  大家围上去。
  “医生!怎么样了?患者到底怎么样?”
  “一定没事的是不是?”
  “要是有事,老子让你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是陶明哲这个大佬说的话。
  医生苦笑,很无奈的说道:“对不起……我们真的尽力了……”
  “锦兰……锦兰……”
  “凝儿……”
  “筠儿……”
  众女全部都晕过去,无一例外……她们感觉,天塌了……
  PS:又2点了……唉,每天都是睡眠不足……早晨7点又该起床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了……然后还要炒股,还要论坛管理……苍天啊,用钱砸死我吧。


第17章 烁南大大的求生意志
  “对不起……我们真的尽力了……”
  医生无奈的说完伴随着众女晕倒的声音。
  “什么?你记不记得老子刚才说的话?要是里面的人出现一点问题,我就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陶明哲愤怒的吼道。
  “可是……病人是心脏中弹,能做到这样的程度是我们的极限了!”
  医生喊冤。
  “我的儿子现在被你搞死了!我不拿你出气,拿谁?”
  “等等,病人没有死!”
  医生看到了一丝曙光。
  “啥?”
  “病人只不过陷入深度睡眠了。”
  “那多久能醒?”
  “也许1天,也许1年,也许……一辈子都不会……”
  医生不敢说下去了。心理暗暗叫苦,自己这是招了什么孽了?居然做这摊手术,动不动就是要人命。
  “能醒就好,能醒就好……”
  陶明哲喃喃自语。
  司徒育捅捅陶明哲:“搞清楚,他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
  “嘿嘿……那可不一定了。也许……刚好……是我的呢?”
  陶明哲奸笑。
  “你确定是你的?RH血型可是我独有的。”
  司徒育自豪。
  “靠,等他醒了我们就做DNA!”
  “我靠,你和我老婆做这样的事情他妈还有脸在我面前说这屁话?”
  司徒育大怒。
  “你不是也和我那个死去的老婆……也许没准艾树艾琳里面哪一个是你的也说不定啊。干吗这么着急生气嘛。”
  陶明哲眯起眼睛。
首节上一节74/76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双飞

下一篇:婚纱的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