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1节


第一部

第一章温柔的芬姐

  芬姐是我的第一个上司,32岁,有个3岁的女儿在读幼儿园,丈夫在香港做生意,不到春节和中秋就不回家。芬姐住在别墅区,不用问她丈夫肯定富得流油,她自己也每天开着她的波罗小轿车上下班。她1。54的个子,一头垂背直发,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会说话,薄薄的嘴唇间总挂着微笑。虽然脸上难免有少妇的淡淡色斑,但这似乎只是在平添她的成熟风韵。芬姐身上最完美最诱人的,当属她那双白皙修长圆润的美腿,完全不像其他少妇那样萝卜,当她穿上西装裙上班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男人偷偷地盯着她的美腿流口水呢!说实话,像芬姐这种刚好熟透的的少妇,就像一个红苹果,既不像青苹果一样酸涩,也不像皱皮苹果一样软软的没有口感,刚好就是又甜又脆的完美时刻,可以说是女人一生最美的年纪。

  跟其他人不同,她没有其他公务员那种官高一级压死人的趾高气扬,相反,她对我和其他新人都非常友善,把我们当是小弟小妹一样,经常教我们怎样提高工作效率,一来二去,我们三人都对她产生了好感。而我虽然还没有从分手的痛苦中解脱出来,但也从心底了有了男人的本能想法……

  就在开始工作之后的三个月,上头派芬姐带我下乡做调查(小媛和小美不是芬姐的直接下属)芬姐领命回来,对我说:“小文,明天我们下乡调查,你今晚要准备好笔记本电脑和其他需要的东西。地方很远,我们要尽早出发,不然就要在山里过一夜。”

  我不笨,跟芬姐搭档三个月,早就摸透了她的工作方式。第二天一大早,我把需要的东西搬上她的车,我们就这样出发了。

  我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一边看着地图一边问:“芬姐,你有去过那个地方么?”

  她盯着前面,回答道:“没去过,我算过距离了,大概三个小时可以到。”

  我手指在地图上比了比,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对她说:“现在是8点,我们11点可以到吗?找到他们(指乡下的接待我们的相关人员)也要到中午了。——哦!

  不是!芬姐!等等!“她突然放慢车速,转头问我:“怎么啦?”

  我指着地图说:“芬姐,我们要加快脚步,中间一大段山路呢!可能没办法赶在中午前到达。”

  芬姐恍然大悟:“哎呀!我怎么没想到!我们要赶快了!”

  我们要去的地方虽然也是本市范围,但坐落在三面环山的山沟里,只有一条土路出入,虽然远离尘嚣风景优美,但由于路途遥远,还经常有坊间传闻说这里闹鬼,平常极少有游客去,加上土地贫瘠,可以说是本市最穷的地方。芬姐显然没有正确计算实际的时间,目前来看,也只能加快脚步了。

  等到太阳当头照的时候,我们才走了小半山路——毕竟波罗不是越野车,加上女人开车多少有一点谨慎过度,我们就这样在山路上慢慢摇晃着,走着。金秋十月,南国的太阳依然火辣辣的让人透不过气,偏偏这一天又是一个大晴天,虽然车上开了空调,我们还是有点透不过气的感觉。我转过头,看到芬姐额上微微冒出的汗珠,突然有了一种莫名的想法,一种想关心她爱护她的想法——爱护女人,这就是男人的本能吧?

  我从背包里掏出一瓶水,打开瓶盖给芬姐递了过去,说:“芬姐,你累了,喝口水,我来开吧。”

  大概芬姐已经渴得不行,她停下车,接过水,正想狠狠喝一口,没想到一下倒得太猛,她一声尖叫:“呀!”

  但为时已晚,水没头没脑地洒了她一身,从鼻子一直淋到大腿上,连驾驶座都湿透了。

  不得已,我们只好下车。我说:“芬姐,反正都下车了,索性吃点东西再走吧。我带了饼干。”

  我从背包里拿出饼干,跟她一起坐在树荫下吃了起来。芬姐的水已经倒光,我只剩一瓶水了,不得已只好两人轮流喝。

  芬姐薄薄的工作服前襟湿透了水,把她的粉红色胸罩通过纯白的衬衣显露无遗。芬姐发现我在偷看,尴尬之余也不好发作,于是把话题岔开:“小文,你知道么?如果你吃了别人吃过的东西,就会不知不觉听这个人的话。”

  我笑道:“我知道,反正我也得听你的话。”

  她怔了一下,顺口问道:“哪里?我还没喝过这瓶水。”

  我又笑了,把水递给她,说:“你是我上司,我能不听你的话么?不过现在我喝过水了,你要听我的话还是干啃饼干呢?”

  她噗哧一声笑了起来:“嘻嘻,你想指使我,没这么容易!”

  说完,抓了一把饼干啃了起来。

  没过一会儿,她嘴巴里面已经塞满了饼干,实在干的受不了了,只好从我手里接过水。

  我又笑了,说:“芬姐,你喝了水就要听我的啦!”

  她被我逗笑了,满嘴的饼干一下子全喷了出来,衬衣上,裙子上,连她的凉鞋都沾满了碎片。她也顾不得这么多了,拿起水瓶猛灌几口,一边喘着气一边笑着说:“你差点把我呛死!”

  这回我不笑了,倒不是因为不好笑,而是我的目光被一样东西深深吸引——芬姐嘴角淌下的水,沿着她的脖子流到胸部,让她的粉红色胸罩更加鲜艳了。

  芬姐当然知道我在看她,可是她好像没有要发火的意思。她呼了一口气,打开车后盖,说:“小文,我去换个衣服,你帮我把风。”

  我自语道:“女人就是女人,连车后箱都要放衣服。”

  她提起要换的衣服,遮住前胸,微微一笑说:“天气太热,不换衣服就憋得难受。我去林子里换衣服,你记得把风哦!”

  经过刚才的事情,我对她的好感大大增强,有点肆无忌惮地说:“你就不怕我监守自盗么?”

  芬姐嘴一撇,斜眼瞪我一下:“你敢?”

  这一下子,与其说是一种警告,倒不如说是一种诱惑。不过我还是制止了自己的邪念。

  我毫不客气地坐在驾驶座上,等芬姐出来后,她也不表示异议,我们继续出发。

  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接近2点,大概乡里接待我们的人以为我们改了行程,没有一个人来接我们。我们只好直接到乡政府去。

  芬姐有点不太高兴:“真过分啊,都不等我们了。”

  我说道:“也许他们给我们打过电话,只是山路上手机没有信号。不要紧,反正我们都来了。”

  乡政府的事情,市里面每年才来检查一趟,问题实在太多,有些东西也不能一一细算。加上乡政府的人总要招待我们吃上一顿,饭桌上他们轮流敬酒,芬姐酒量浅,喝了三杯就投降,剩我一个招架。幸好我在大学里还算能喝,撑到杯盘狼藉之时,我和芬姐都已经有几分醉意。芬姐似乎比我还醉,虽然不至于胡言乱语,但也已经满脸红霞脚步蹒跚了。

  芬姐对我说:“小文,带上东西,我们回家吧。”

  我见她半醉不醒的样子,本想在乡政府过一晚上,但她坚持要回家,我也只好顺从。等我把东西搬上车,扶她坐在副驾驶位上,给她扣上安全带的时候,我闻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香味不过时间已经是晚上8点多,我没有时间犹豫了,发动车子就回家。

  夜晚的山风非常凉爽,我关闭了空调,打开窗口。没想到芬姐被山风一吹,突然“呃”地叫了一声吐了出来。

  “哇!天啊!”

  我马上刹车,跑到另外一边把车门打开,正要解开安全带把芬姐抱出来,哪知道她拍拍胸脯,一下吐在我脖子上。

  又酸又臭的东西粘在我的身上,然后又粘到了座位上面。遇到这样的情景,我真是欲哭无泪——时间已经接近10点,在这鸟不拉屎的山路上面,根本不会有人来帮我们。怎么办才好?

  一筹莫展之下,我只好硬着头皮,顶着恶臭,把呕吐之后还半醉不醒的芬姐从副驾驶座上抱下来。我把芬姐抱到路边的小溪旁,朦胧当中,她竟伏在我怀里低声说道:“我好喜欢你啊!”

  我狂汗!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否清醒,我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赶紧把这些脏东西弄掉!

  我蹲在小溪边,左手抱着芬姐,右手三下五除二把衣服脱了个精光(幸好裤子没有沾上)然后手一挥把衣服摔在水里。

  就在我把手伸向芬姐胸前的时候,我犹豫了——不管她对我怎么好,她都是我的上司,平常开开玩笑什么都可以,但现在要我脱她衣服,这实在说不过去,何况她还是有夫之妇。然而这是我难得的一亲芳泽的良机,如果放弃了的话,可以永远不会再有,而且她刚才也说喜欢我了。可是芬姐身上散发着的气味已经迫使我放弃了考虑,我说服了自己:“这样放着她不管才是无情无义!芬姐,对不起了!”
返回目录1/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