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14节

  她笑说:“瞧你这样子,风大一点就把你吹到天上。我帮你拿个重的,你还不领情了?”

  我心中不悦:“就算我比你矮,你这样子说话难道不过分吗?”

  但这种话是不能说的,我只好说:“不敢不敢,只是这个袋子里面装着很危险的东西,请你把它还给我。”

  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惊恐,赶紧把背包换过来,问:“是什么东西?危险的东西不要带到学校。”

  我狡猾地一笑:“最危险的东西就是我的诡计。”

  她知道上当,一边抿着嘴一边扬起手做出要打我的样子:“敢耍师姐!我让你耍!我让你耍!”

  我知道玩笑不能过分,一边躲避一边笑着说:“我投降!投降!我、我、我惹不起,投降、投降还不行么?”

  她追了几步就停下,收起笑容说:“好了,别闹了,快跟我去注册。”

  在报名处,她带着我排队办好手续,又带我到男生宿舍。整理床铺的时候,她问我:“你怎么不带铺盖?”

  我说:“我打算在这里买呢。”

  她叹了口气,说:“真受不了你,没出过远门吧?走吧,我们出去买。”

  我走出校门,没想到管家一行人已经在门口等着,见我出来,众人一拥而上。

  管家说:“少爷(香港的私人助手都这么称呼大户人家的孩子)怎么样了?”

  雯雯师姐大概没见过这样的架势,在我身边惊呆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淡淡地说:“没事,我去买铺盖。”

  管家又说:“不用买了,少爷。在你的录取通知下来的时候,老爷已经交代我们在那边的公寓区为你租了一套单元,请你过去看看。”

  我生气了:“你们就知道老爷!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就去买铺盖,从今晚开始我就睡在宿舍!”

  管家的语气依然平静:“少爷,公寓已经准备好了。而且你们学生宿舍是没有电脑网络的。”

  我心里慨叹:“没有电脑网络我还真的没法活了。”

  可还是嘴硬:“公寓的事情今晚再说,我已经决定要买铺盖了,你们谁敢挡路就准备卷铺盖吧!”

  转过头对雯雯师姐说:“师姐,我们走。”

  走出近二十步,雯雯师姐才开口问我:“他们是什么人?”

  我无奈,只好把家庭背景告诉了她,又说:“我越来越讨厌他们了,总是纠缠不清。对了,宿舍真的没有电脑网络吗?”

  她摇摇头,说:“没有。我都是到外面的网吧上网。”

  我心想:“这么一来我还真的不能长期住在宿舍了。”

  但既然答应来买铺盖,我也只能继续。

  买好东西回到宿舍,雯雯师姐又帮我把床铺整理好,还说:“小少爷,我就知道你不会弄床铺。”

  幸好我还是第一个来报到的,宿舍里面没有其他男生,不然还不丢脸?不管怎样,我都对她深怀感激——作为独生子,我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被姐姐关心的感觉。可是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只好对她说:“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请你吃饭吧。”

  她从裤兜里拿出证件——带着挂绳的学生证,又从里面抽出一张蓝色卡片,一起交给我,说:“当然要请了,你还想逃吗?”

  我定睛一看,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那学生证上面的名字和照片不正是我自己吗?

  没等我说话,她就介绍说:“这是你的学生证和学生卡。进学校要出示学生证,在食堂吃饭打水要用学生卡,知道吗?”

  我看手表已经是17点正,说:“知道了,我们去吃饭吧。”

  就这样,我开始接受雯雯师姐为期一个月的一对一帮扶。三天后,我的大学生活正式拉开序幕。但是不久之后我就无法忍受没有电脑网络的生活,只好乖乖搬到公寓住,平常没事的时候我就在宿舍跟同学们一起,什么时候想上网了,或者是双休放假的时候我就会回到公寓里。管家本想留下照顾我,但我坚持要独立生活,把他赶回家去。

  雯雯师姐也在一帮一的名义下隔三岔五地来我公寓里上网,为了避免跟她发生冲突,我有特意在过大的饭厅里添置了一台台式电脑。随着我和她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她对我也越来越没有戒心,真的把我当弟弟来照顾了。这种变化体现在她衣装的变化上——她第一次来公寓上网的时候穿了一条紧紧的牛仔裤和一件女装衬衫,显得十分拘束,后来变成了宽松的运动长裤和体恤衫,再后来发展到诱人的热裤和紧身衣,甚至有几次她上完体育课直接拿了换洗的衣服来到公寓洗澡更衣。

  随着关系的变化,我越来越觊觎她傲人的身材,但每次想到她像姐姐一样的温柔笑容,想到她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又把邪念压了下去。

  此期间,我从同学口中得知,雯雯师姐不但是班花,还是二年级的级花,甚至有人称她为临床系第一美女。她有一个正在医院实习的男朋友,我们叫他德师兄。我从没见过他,但照片上的他高大帅气,跟雯雯师姐真是绝配。

  任何事情都有利有弊——虽然我得到雯雯师姐的一帮一照顾,但这也让很多男同学产生了嫉妒,当然这种嫉妒对于我来说也是一种骄傲,有时候我甚至会跟他们开玩笑说:“如果雯雯师姐是我女朋友,你们还不把我大卸八块?”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到了十月一号,同宿舍的同学都提早出发,要旅行的旅行,要回家的回家,只剩我一个人,本打算趁国庆放假出外玩几天,可偏偏在这时候刮起了台风,别说旅行,除了公寓我什么地方都去不了。百无聊赖之下,我给雯雯师姐打了电话,说感谢她这一个月来的帮助,邀请她来公寓吃饭。她知道我不会买菜做饭,便说:“你喜欢吃什么?我给你买。”

  当晚,我把公寓打扫一番(本来就有清洁工每周清理两次)静静等待雯雯师姐光临。可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已经七点半了,门铃还是一响不响。窗外风雨交加,令人不免担心。我拿起手机,正要给她打电话,门铃响了,她就在门外。

  她全身已经湿透,头发耷拉在额头上,纯白的薄衬衣完全变成透明,火红色的胸罩显得分外刺眼,白棉布短裙正在往下滴水,一双布鞋沾满了泥泞,手上还提着几个塑料袋。

  我心里一阵内疚——本来应该是我向她道谢的,结果还让她变得如此狼狈不堪。连忙伸手接过塑料袋,说:“对不起,师姐,都是我不好。你先去洗澡吧,别着凉了。”

  她呆呆地应了一声:“嗯。”

  我想:“平常开开心心有说有笑的雯雯师姐怎么突然不说话了?”

  定睛一看,她那张被暴雨淋得发白的脸上,竟然满是伤心的申请,连眼圈都红了!她麻木地把鞋子脱掉,拎起拖鞋,光着脚走进浴室。

  我把她买的东西放在厨房,整理一下,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我真有点恨自己了——“为什么以前不学学做家务呢?如果会做的话……”

  浴室里传出雯雯师姐吞吞吐吐的说话声:“小文……我……”

  我来到浴室门口,问:“怎么啦?”

  她停了一下,才一口气说:“你能借我一套衣服吗?我忘记带衣服了。”

  经她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自从她几次下了体育课就来我公寓里洗澡之后,她索性把洗澡的毛巾留在我的浴室里,但她从来都不把衣服留下。她现在全身湿透当然不能继续穿湿衣服,但是我的衣服也不适合她啊!我想了一会,灵机一动,在衣柜里拿出一件长袍——这本来是为我在冬天的时候开夜车读书准备的厚重的锦缎棉袍,没有衣扣,只有一条腰带。虽然把这种衣服给她穿很容易让她产生误会,但我已经没有其他可以穿在她身上的衣服了。我敲开浴室的门,把长袍塞进去,她没说什么,穿好就出来,还一把将自己的脏衣服摔在洗衣篮里,拿起电吹风把头发吹干。

  放下电吹风,她对我说:“好吧,开始做饭。”

首节上一节14/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