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31节


  她微微一笑,说:“这证明人家爱你嘛!”

  我心里暗笑:“幸好我没说这是淫水,哈哈。”

  她问:“你偷笑什么?”

  我忙说:“没事没事。”

  边说边掰开她的大腿,摆好经典的姿势。

  性器相触,她娇羞万分,侧过脸去不看我,低声说:“你干什么嘛,讨厌。”

  我说:“我要进去了哦。”

  她伸手摸摸肉棒,带着调皮的表情说:“骗人,这么大怎么进得去。”

  我一时语塞,想了想才说:“你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吗?”

  她乐了,说:“这还用说?我又不是孙悟空,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当然是我妈生的。”

  我的手指轻轻在她的阴户上抚过,说:“你就是从这里来的。”

  她还是不信,说:“你骗人呢,小孩那么大,怎么能从那么小的……地方出来……”

  说到关键词,羞得说不下去了。

  我只好把女性解剖和生理的一些基础知识简单地介绍一遍,希望她能有个大致的印象。

  听完我的讲解,她才半信半疑地问:“是吗?我一直以为小孩子是从屁股里出来的呢。”

  我重新摆好姿势,说:“我们来证明一下好不好?”

  她想了一会才说:“老公,轻一点,我怕。”

  腰肢下沉,巨大的肉棒分开她的花瓣,缓慢而有力地开始进攻。不久之后就来到城门口,准备开始攻城了。她一对蛾眉轻轻一抖,我知道她感到轻微的不适,却不打算暂停。相反,我开始增加压力,一分一分地深入。她憋着一口气,脸上红扑扑的像个大洋娃娃。

  突然,她大叫一声:“哎哟!痛!”

  看着她咬牙切齿的表情,股间渗出丝丝血迹,我心里不禁生出阵阵怜惜,甚至萌发出撤退的念头——“对不起,宝贝,我们不要继续了,好不好?”

  她稍停一下,说:“不……我爱你……我不想我的第一次留下遗憾……好不好?”

  美女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有理由撤退吗?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足力量向她压下去。肉棒一点一点地深入她的体内,她银牙紧咬,红唇稍张,竭尽全力抵抗着我的攻势。

  那种全面包裹的感觉,温热湿润滑腻紧窄,加上阵阵蠕动吸吮,让我兴奋莫名——第一次跟雯雯姐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难道身材高的女人下面空间大一点?

  好不容易来到尽头,肉棒已经在刺激下青筋暴涨,微微颤抖,挑得她的情欲犹如燎原烈火,炙烤着我这座巨型弹药库。正欲全面总攻之际,我却发现肉棒还有寸许长的一段在她体外,心有不甘,却又不敢贸然出动,怎么办?

  她终于喘过气来,脸上现出羞涩的红霞,娇喘着轻声问:“这……就是……

  做爱的……感觉吗?……我……好难受……好涨……“凝着露珠的白百合,含苞待放,我见犹怜,促使我在本能的驱动下开始征服她……

  爱的交流过后,她恋恋不舍地走出我的房间,临别还把头靠在我肩上,低声呼唤:“老公……我爱你……”


第十一章 插班生

  假期即将结束,期末考试逼近,开课前一天,班上来个插班生。

  那天晚上,班长召集我们到花园凉亭开会。我来到花园的时候已经月上半空,昏暗的路灯下我远远看到凉亭里有三个人影,一个是班长林韶华,一个是足球小将廖海峰,还有一人,看起来却很眼生,跟班上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走近一看,果然是个陌生人,她年约十八九岁,体恤短裤运动鞋,戴着一顶鸭舌帽,鼻梁上还架了一副粗框有色眼镜,一副前卫男人婆的打扮,要不是高高隆起的胸部,我还真以为是个男生了。

  凉亭中央的石凳石桌上还摆放着不少零食和饮料,看来今晚又是一次开心的聚会。

  我走到廖海峰身边,低声在他耳边问:“这是谁呀?”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女的,说:“插班生呗,听说是从广州转学过来的。对了,你那妹妹最近怎么没来找你?”

  我随口应付:“她上学呢。”

  正说话间,同学们陆陆续续来到凉亭,班长这才开始发话:“各位同学,今天请大家来到这里,是为了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

  那女的站起身来,微微鞠了一躬,说:“大家好,我叫纳兰冬梅,请多指教。”

  打过招呼之后,我们便围坐在一起,一边喝着饮料吃着零食一边聊天——大学生的休息天就是这样打发时间,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

  谈笑之间,纳兰冬梅跟大家慢慢熟络起来,一些男生也借着酒劲开始高谈阔论,话题自然不乏男女之事。班长林韶华是个少女,跟我一样来自深圳,她虽然听过这些荤笑话,但毕竟在新来的同学面前讲这种笑话未免过分,可她又不便出言阻止,情急之下,伸出手肘碰碰我的背,说:“帮忙控制一下场面吧。”

  我心想也是,可不能让新来的同学把我们都看扁了。上前一步坐到纳兰冬梅身边,举起装了汽水的纸杯跟她碰碰杯,拉开话题:“纳兰冬梅,你是满族人吗?”

  她略微沉思一下,点头说:“是啊,我是满族人,我从北方来。”

  我点点头说:“看得出来,你的普通话讲得真好。咱们南方人就少有讲得这么好的。”

  她礼貌地回了一句:“你也讲得很好呢。”

  我谦虚道:“哪里哪里,都是三流水平。”

  话题已经被岔开,我也有些累了,于是提早告辞回宿舍睡觉。

  备考的日子过得紧张而充实,一直到了一年级最后一个星期六的——还有两天就要考试了。我已经两个星期没在公寓里过夜,这段时间云雨双姝忙于复习功课,都甚少来跟我交往,只有雯雯姐抽空过来跟我做了两次。这天早上我从梦中醒来,见他们已经开始复习功课,说:“去喝早茶吧,弟兄们,我请客。”

  廖海峰伸伸懒腰,说:“谢了,我还有很多书没看,你自己去吧。”

  其他同学也一一谢绝了我的邀请。我觉得相当无趣,只好自行梳洗好走出校门,独自到茶馆喝茶。

  喝茶是广东珠三角一带的特色饮食习惯,古已有之,泡一壶清茶,品几样点心,跟亲朋好友聊聊天,真是逍遥快活。我自幼在深圳长大,喝茶已经成为我最喜爱的消磨时间的方式。奈何我所处的大学离家甚远,茶馆不多,上档次的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我也只好减少上茶馆的次数,而眼前这间雅舍茶馆,我已经是这里的常客了。

首节上一节31/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