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32节

  走过古色古香的小拱门,露天的小院子里稀稀落落地摆放着几张桌子,天气越来越热,愿意在室外喝茶的茶客也越来越少,可我偏偏最喜欢在荔枝树下听着夏蝉的鼓噪,半闭着眼睛享受泥土的芬芳,那荔枝树下的位子平常也没有谁跟我抢,可今天却不一样,我才走过碎石小径就隐约看到树下有人,走近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纳兰冬梅。她桌子上摆着一套小巧玲珑的白瓷茶具,还有几件小点心。她正仰着脖子躺在摇椅上,眼睛微微闭上,手里拿着解剖图谱有节奏地在大腿上轻轻拍打,似乎正在沉思什么。

  来自北方的满族少女竟然跟我有一样的爱好,还在我眼前摆出跟这种享受生活的姿势来,我不禁笑了起来。

  她听到笑声,睁开眼睛看到我,惊讶不已,坐起来说:“啊,你好。”

  我见到她慌乱的样子心里暗自好笑,坐下来,吩咐服务生:“老规矩,马骝搣(一种比较名贵的茶)”

  服务生应允而去,整个院子里就剩下我和她二人,她试探着问:“你经常来?”

  我点点头:“嗯,我喜欢喝茶嘛。你在这里复习功课?”

  她放下图谱,说:“我喜欢这里比较清静,图书馆太吵,人太多。”

  我表示同意:“是啊,我也不喜欢去图书馆。”

  服务生端出我专用的紫砂茶具,呈上菜单问:“李先生,请问今天吃点什么点心?”

  我拿起菜单对纳兰冬梅扬了扬,问:“你喜欢吃什么?我请客。”

  她礼貌地说:“谢谢,不过我已经快吃不下了。”

  我不勉强她,对服务生说:“我要一份鳗鱼寿司就行了。”

  她一听,眼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你也喜欢吃寿司?”

  我被她这么一看,浑身不自在,硬撑着说:“是啊,我就是喜欢。”

  她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那太好了,改天我请你吃最好的寿司。”

  我不置可否,转个话题说:“你复习得怎么样了?”

  她摇摇头,两手张开做一个无奈的姿势:“不太顺利,我都不知道会不会考砸。”

  我接过她的解剖图谱,打开一看,上面一点字迹都没有,厚厚一本图谱,除了她的签名之外竟然没有一个字!

  她叹气说:“唉,我真的没把握了。”

  我安慰她说:“没关系,加把劲总会有收获的。”

  服务生把寿司送上来,我泡上茶,打开书本边看书边享受美味的早餐。

  一个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之间溜走,等我觉得肚子有些饿,抬起头想问她中午吃什么的时候,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哼!你们,来这里喝茶也不叫我!”

  来人正是我的同乡,班长林韶华。既然是同乡,生活习惯肯定差不了多少,她跟我一样都喜欢喝茶,不过她来得太晚,要把喝茶当午餐了。

  纳兰冬梅见到她,热情招呼:“班长你好,我们正要吃午饭,一起吃吧。”

  林韶华当仁不让,说:“小文你倒好,丢下女朋友跟女同学来这里喝茶,还不叫我?”

  我听她的语气,主要还是怪我没有叫她一起来,说:“我请客,行了吧?”

  她坐下来,毫不放松:“那当然了,你还想逃?”

  转过头对服务生说:“我要西湖龙井,上汤芥菜苗,玉米饺,鲍汁荷叶饭。”

  我开玩笑说:“节俭一点!班长不能带头铺张浪费。你吃馒头就行啦。”

  她扬起头:“又不是浪费我的钱,节俭什么?”

  纳兰冬梅一听,嘻嘻一笑,说:“我来趁火打劫。请给我一份炭烧秋刀鱼,一份肉丝炒面,谢谢。”

  我无奈,对服务生说:“我要白菜蘑菇面。”

  纳兰冬梅见我只要一份白菜蘑菇面,有点不好意思,但又不好改口,尴尬之下说:“我去洗手间,你们先吃。”

  见她走远,林韶华神秘兮兮地对我说:“喂,你不觉得她怪怪的吗?”

  我反问:“有什么奇怪?”

  她说:“她从广州转学过来,却听不懂一句广东白话,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略一沉吟,说:“确实如此。而且她整天不跟人说话。”

  身后传来纳兰冬梅一句冷冰冰的话:“背后谈论别人是不礼貌的!”

  我俩噤声——我们刚才的对话说的是广东白话,她却毫无疑问地听懂了!

  纳兰冬梅回到座位,说:“我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知道的……我……我跟你们说了吧……”

  语气相当紧张。

  我和林韶华对望一眼,均觉得内里有惊人秘密,却又不敢多言。

  纳兰冬梅双手抱头,呼了一口气,手指把头发理到脑后,低垂着头,双手抱头,说:“我……我不是中国人。”

  此言一出,我和林韶华都讶异不已。

  纳兰冬梅看不见我们的表情,自顾自地说:“我跟你们不同,我只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我的曾祖父是清朝的大官,我爷爷跟随张学良打过仗,我奶奶是日本人,我爸爸很小的时候就去了台湾,在那里认识我妈妈。我外公是韩国人,外婆是俄罗斯人。所以我只有四分之一中国血统。”

  我和林韶华面面相觑——以前只在电视剧里见过的复杂身世居然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是自己身边的同学!

  纳兰冬梅继续说:“虽然我的国籍是日本,不过我一直都生活在广州,而且一直都是中国人,我是满族的后裔,纳兰氏的女儿。”

  她说到这里,我已经恍然大悟——她说她来自北方,是指自己的祖先而不是说自己本人,她既然是满族的后裔,那当然是来自北方的了。她的父母多半是来大陆投资的台商,她生在广州,自然对广东白话了如指掌,也潜移默化地接受了广东的生活习惯,但出于对祖先的敬仰,她一直说着标准的普通话。


第十二章 梅兰竹菊(上)

  考试很快就结束了,大家都没有等待成绩公布就匆匆回家,我也不例外。不过这次我回家的路途一点都不寂寞——妹妹小倩小鸟依人,姐姐雯雯温柔体贴,我走出校门的时候真担心有人拿石头砸我哪!
首节上一节32/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