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33节


  雯雯姐说要来深圳过暑假,我也乐得有美人相伴,唯一的担心是不知道父母如何看待这个身材比我高年纪比我大的姐姐女友,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避无可避。

  回到深圳三天,父母都没有回来,我们三个在家里闷得慌——两个美女围绕在我身边,能看不能吃,苦啊!

  第四天早上,纳兰冬梅从广州打电话过来,邀请我们三个一起去广州玩。小倩一听,乐得一蹦三尺高:“欧咧!可以去旅行了!”

  雯雯姐也笑了起来,说:“好,我都快无聊死了。”

  于是第五天早上我就开车带她们一起去广州。深圳跟广州,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不过要到纳兰冬梅家可就不那么容易了,地图显示她住在番禺区一条河附近,可跟着定位器的引导,我们花了老半天才找到她的家——好一座依山傍水的园林别墅!

  纳兰冬梅就在门口等候,我们一行四人走进大门,就像走进一座公园——遍布各处的石山、池塘、拱桥、楼阁、水榭,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互相辉映,美不胜收。如此精妙的岭南园林景色,必是高人之作。

  经过一座拱桥之后,一座水榭映入眼帘,水榭边上满满地放着一排种了兰花的小花盆,中央摆着一张木桌,一位少女正坐在桌边。她身穿一套黑底白点的无袖连衣长裙,梳着发髻,看起来跟小倩差不多年纪。

  纳兰冬梅介绍说:“这是我二妹春兰。”

  那少女听到我们说话,迎上前来,微微鞠躬,跟纳兰冬梅第一次出现的时候的姿势一模一样:“你们好,我叫春兰。”

  继续向前走进一间竹屋,屋里空无一人,只见门口一副对联写着:入我眼中无常理,出人意表有奇论。

  纳兰冬梅指着竹屋说:“那是我三妹消遣的地方。”

  迎面走来另一位少女,洁白如雪的家居服上沾满了墨迹,脸上也是点点黑斑。

  她的年纪比春兰小多了,也就十一二岁左右。

  纳兰冬梅带着责怪的语气问她:“你又来?”

  那少女叹道:“我泼墨,可又失手了。”

  说罢匆匆走过,也不敢正面看我们。

  纳兰冬梅强笑着说:“这是我四妹秋菊。”

  小倩笑着说:“冬梅姐,你是不是还有个妹妹叫夏竹?她是不是喜欢书法?”

  纳兰冬梅吓了一跳:“你……你……你怎么知道……”

  小倩说:“姐姐你叫冬梅,那位穿长裙的姐姐叫春兰,还有这位妹妹叫秋菊。冬春夏秋,梅兰竹菊,那不正好缺了‘夏’和‘竹’吗?春兰姐姐的桌子上刻着棋盘,她又喜欢黑白相间的衣服,自是棋中高手;秋菊妹妹泼墨失手,估计将来是丹青大师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冬梅姐你应该喜欢弹琴,至于这位夏竹姐姐或者妹妹,也许是书法大家。你们四个,冬春夏秋,梅兰竹菊,琴棋书画,真是绝妙。”

  听了这番话,纳兰冬梅张开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而我虽然已经感受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也未能及时整理出清楚的思路,雯雯姐更是毫无头绪。小倩真是太聪明了!

  中午时分,纳兰冬梅在她家饭厅招待我们。

  一张大圆桌,她们一家姐妹四人顺时针方向依次坐在我们面前——冬春夏秋,梅兰竹菊,真是别有一番风味。四人清一色的纯白无袖连衣长裙,年龄外貌却是大异其趣:冬梅十八九岁年纪,俏丽的黑短发,中等身材,粗框眼镜换成金丝眼镜,被白皙的肌肤衬得份外耀眼。她长得跟普通中国人没什么不同,难怪我们班上的同学一直都没认出她的真面目。不过最惊人的是:她身上一对夸张的大肉球,竟然把雯雯姐给比了下去。

  春兰跟小倩一样刚满十七,身材高挑跟雯雯姐有得一比,可惜偏瘦,就是缺乏女人的肉感。她的一双眼睛总是微微闭合,似乎身边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一副世外高人的表情。

  夏竹才十四五岁,高鼻深目,淡淡的雀斑,一看就不像是中国人,和其他同龄的少女一样,她的身材尚未完全成熟。一双睿智的眼睛闪烁着灵动的流光。一头黑中带黄的长发披散在背后,却不像小倩一样给人清纯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她像故事里的女鬼一样有点营养不良的阴森。

  秋菊年纪最小,一张小圆脸可爱得像只小胖乎乎的小兔子,脸上总有笑嘻嘻的表情——哪怕是刚才弄得一身黑斑。她一头黑发,但眼睛却是浅浅的蓝色。

  饭菜相当丰盛,不但有经典的广东菜色,还有一道颇为突出的外国菜——寿司拼盘。

  冬梅举起酒杯,慢慢摇晃着那半杯葡萄酒,对我们说:“欢迎你们。”

  我举杯起立谢过:“谢谢诸位的热情款待。”

  冬梅说:“荒郊野外,没有什么招待贵客,唯有这一道寿司拼盘,出自扶桑大厨之手,请三位不要客气。”

  这很显然是兑现了她一周之前的承诺——她要请我吃最好的寿司。而且她似乎在竭力避免提及自己的外国人身份,一方面摆出典型的广东菜色,还使用了“扶桑”代替其国籍“日本”我心领神会,这姐妹四人一直尽力融入中国人的圈子,我们也不应该把她们当成外人。

  饭后,盛夏午后的流火迫使我们不得不留在室内,品茶聊天,冬梅还摆出古筝,奏乐助兴。一个下午的时光慢慢流逝,晚饭过后,我本打算告辞回家,可冬梅一直挽留我们小住一晚,盛情难却,只得应允。

  夜里,我独自躺在床上,思量着明天如何脱身——雯雯姐和小倩都没有要走的意思,可我网瘾大发,哪能再留一天?要丢下她们是不可能的,在这里整天吃喝玩乐虽然开心,但没有电脑的生活我怎么过?

  敲门声起,门外站着纳兰家的佣人:“李先生,抱歉打扰您休息。”

  我不明所以,问:“有何贵干?”

  她说:“大小姐有请。”

  我大奇,看看手表,时间已近午夜,但拒绝是不礼貌的,只能赴会。

  纳兰家的主要建筑物是一座大型的西式别墅,但梅兰竹菊四人却分别住在不同的地方,每人都有一座风格迥异的中式房子,而且相距甚远。我走过水榭来到冬梅的小屋时,别墅的灯光已经完全消失在树后了。

  冬梅遣退佣人,将我迎进屋中。这是一间非常传统的青砖白瓦红地黑门小屋,她关上木门,点上油灯,请我坐下,递上清茶说:“打扰公子休息了,真是过意不去。”

  她穿着一套绿绸金边的旗袍,加上这样的装修,这样的言辞,要不是我还保持清醒,我真会以为回到了几百年前呢。

  细看她一身打扮,本来旗袍就是凸显东方女性身材美的装束,加上冬梅肤色白皙身形丰满,更是相得益彰美不胜收。微弱的灯光下,一双肉球投射出一大片阴影,视觉冲击更是震撼。

  我呷了一口茶,强打精神,正色问:“有何贵干?”

  她撩起旗袍的下摆,坐在我左大腿上,搂着我的脖子,眯着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反问:“你说呢?”

  我左手伸进去摸摸她的屁股,差点窒息——真空!

  她故意挪挪屁股,轻佻地说:“来吧。”

  看着她一副饥渴母色狼的样子,跟下午时正襟危坐弹奏古筝时高雅的姿态,简直是判若二人!我不置可否,老实不客气地把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揉弄着,过了一会又得寸进尺地绕过她的腰肢,以半抱的姿态直接把手插进她两腿之间。这下我可真的窒息了——白虎!而且是湿漉漉的白虎!

  她狐媚地一笑,摆着屁股离开我的怀抱,我正欲询问,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保险套,主动给我解开裤头戴上,说:“果然是加大码哦,等一下可别把套子给撑爆了。”

  我心中纳闷——她用“果然”这个词,可见她先前就已经知道,可她从什么途径知道呢?

  她跨上我的大腿,这小骚货已经湿透了,加上保险套的润滑,我很顺利就进入她的体内,但不知道是保险套尺码小了还是她的腔道本身比较紧,我感觉到润滑之余又有相当的压力。

  我对她说:“真窄哦。喂,你怎么不长毛?”
首节上一节33/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