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37节


  自从上次在小屋里跟她们姐妹俩混战之后,我每次看到甚至想起这匹饥渴的小母狼,男人的器官都会忍不住起反应,比起笑盈盈挑逗我的云雨双姝,单刀直入的纳兰冬梅可谓是骚浪刺激有余,美感情调不足,眼下她最美的山峰正高高挺等待我征服,我岂有打退堂鼓之理?

  我三下五除二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得精光,压在她身上就要插入,她却不紧不慢地从床头柜里掏出一个保险套,说:“先做好安全措施哦!”

  眼见她都湿透了还能这么冷静,我真的佩服她的经验和耐性,可我哪里还等得及?屁股一沉,龟头就挤进她的玉门关!她连连摆手,阻止我继续深入,还收缩屁股想让我退出来,我挑逗她说:“我们又不是没有亲密接触过,还弄什么安全措施?”

  她求饶道:“上次……上次可以……今天不行……”

  我追着不放:“你上次不也一样是危险期?”

  她争辩:“我哪有说过?是春兰说的,不是我说的!小文……拜托……别插……先戴好套子好不好?”

  我也不勉强她,这样冒险是不值得的。我离开她的身体,给肉棒披上雨衣,重新展开大战!


第十五章折翅的夜莺(下)

  纳兰冬梅摆出经典的女下位姿势,静静地等待我的进攻。我毫不客气地回到她两腿之间的地方,重新充满她空虚的身体。挺拔的双峰上两颗鲜红的樱桃调皮地跳跃着,似乎正在挑衅我的耐力。

  我强横地在她体内开出一条路,直指她最深处的根据地。她感受到我的强硬和炽热,她张大嘴巴正要呻吟,可一瞥见身边的杨晓晴,便又捂住嘴巴,不敢声张。

  她这种欲言又止的表情和欲求不满的姿势让我更加疯狂,我挺动屁股就在她体内抽动起来。

  以前跟云雨双姝来过几次混战,也曾经在小雨师姐面前跟雯雯姐做过,甚至在春兰的偷窥下跟冬梅激情,但那都是明目张胆地做给旁人看的,今天我和纳兰冬梅在这里做爱,旁边却睡着一个可爱的小师妹!这种在别人身边做爱,一边享受极品大波骚货的美体,一边担心小师妹睁开眼睛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刺激!

  虽然我很想好好感受她的骚浪,可眼前的情景并不允许我细嚼慢咽,万一杨晓晴被惊醒,后果将会无法控制!迫于无奈,我决定放弃持久的快感,改为一次凶猛的突击——加大码的肉棒不再体验不同的姿势,而是以极快极猛的姿态发起全面进攻!

  本以为短暂的快攻可能让这小母狼更加欲求不满,不过结果恰恰相反,她用双腿死死缠住我的腰,让我不得不跟她做最深入的接触,同时她的小穴阵阵紧缩,那是她的高潮!我抓住这转瞬即逝的良机,挺起肉棒研磨她的花心,准备爆发!

  要射了!可在这最爽的瞬间,一道闪光掠过我的眼前,如同一阵冰冷的狂风,瞬间就吹熄了我的熊熊欲火!——侧身睡着的杨晓晴,她的眼角轻轻颤动,淌下一滴晶莹的泪珠,折射着月光!

  她翻身离床,背着我们,默不作声地坐起来。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动作,时间凝固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冬梅的一个手势打破了沉默——她伸出右手食指,指指我的肉棒,再指指自己的下体,左手拇指和食指合成一个圈,朝着杨晓晴的方向,再把右手食指插进去。

  我心领神会——只要把杨晓晴拉下水,就不怕她多嘴乱说。虽然我对这个饱受感情伤害的小师妹充满怜爱,要我趁火打劫,心里总觉得过意不去,不过她现在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如果不能让她沉默的话,我只能自找苦吃。

  正沉吟间,冬梅已经主动采取行动,她从背后抱住杨晓晴,把她摔倒在床上,掀起她的百褶裙,扯下她的小内裤,对我眨眨眼。

  我已经走投无路,像饿狼一样扑了上去,吸一口气,挺起肉棒就插入杨晓晴的身体。

  出乎意料,她的腔道已经湿透了,我并没有遇到太大的抵抗就把龟头塞了进去,只是里面紧窄非常,肉棒一时半刻也不能继续深入,更出乎意料的是,她美丽的洞穴里虽然沁出丝丝血迹,但她却紧咬着牙关,既不呼喊疼痛,也不快活呻吟,唯一能跟我互动的,竟然是那亮晶晶的泪珠和折射的月光!

  不甘心半途而废,我索性抱住她的屁股,腰部前挺,肉棒上翘,狠狠地一下洞穿她的腔道,直捣最深处的一圈嫩肉!

  即使是这样,她也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只是张大嘴巴吐出舌头,这一副窒息的模样让我的邪欲突然爆发,不顾一切地埋头苦干起来!

  我的动作很快很猛,就像要报复她刚才坏我好事一样,连身经百战的纳兰冬梅都连连摆手:“慢点慢点!你想弄死人吗?”

  杨晓晴缓过一口气,转过头来,满带泪水的大眼睛透出迷离的神情,低声说:“不要射在里面,好不好?”

  其实这时候我已经即将失控了,听了她这么一说,索性竭尽最后的力气在她体内抽动几下,就在爆发前的一秒钟,我拔出肉棒,大量白色浆液拌着微微的血迹喷射在她的阴部,她的小腹,还有她的裙子里……

  一切重归平静,我们三个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东边露出一丝曙光的时候,我从梦中醒来,纳兰冬梅卷着被子侧卧在我右边,深不可测的乳沟里飘出骚狐狸的气息,让我的本能再次蠢蠢欲动。

  杨晓晴同样是侧卧的姿势,但她紧紧粘在我左边,左臂搂住我的脖子,右臂卷曲在我腰间,左腿直接缠在我下腹,右腿伸直跟我的左腿并拢。她仿佛一只被猎人追赶的小鸟,带着血迹和伤痕来到我身边,乞求我的保护和怜悯——不,她不是普通的小鸟,而是唱着动听而凄凉歌声的暗夜精灵,一只折翅的夜莺。

  看见她这副样子,加上体内燃烧的火焰,我决定做一次彻头彻尾的魔鬼。我先伸手抱住她,然后隔着她的体恤衫摸索她背后的机关——胸罩的扣子。

  正要动手解除之际,她发出“嗯嘤”的娇啼,这是精灵的歌声!

  我知道,这种姿势可以让她感受到男人温暖的双臂和胸膛,而隔着衣服解除胸罩扣子的动作本来就非常挑逗,她的沉睡的情欲马上就会变成烈火。

  “啪”的一声轻响,我得手了。

  她的身体像蛇一样在我怀里扭动,说:“小文师兄,我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

  我点点头。

  她抬头凝视着透过窗帘的一缕曙光,过了半响才把头埋在我脖子下,说:“我不敢跟雯雯姐抢男朋友,但我已经是你的人了,天亮之前,再爱我一次,最后一次,好不好?”

  我怎么可能有第二个答案?三下五除二把她的衣服脱掉,一对可爱的乳房露了出来——盈盈一握的半球形,不大也不小,红红的乳头已经有些发硬了。

  她乖巧地躺在床上,任由我分开她的双腿,进入她的身体。

  这一次她不再冷漠,而是主动地挺起腰,接纳我的肉棒。

  龟头触到花心,她微微笑着,说:“好棒,嗯……”

  动听的嗓音穿过耳膜,向我的灵魂倾诉着她的热情。

  连战两场,我的精神并不是太好,但还是勉强振作起来,好好享受跟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性爱。

  在她的连连娇喘和阵阵呻吟中,我来到临界点了,正欲请求她为精子开出通行证之际,她一边挺动身体一边说:“小文师兄……给我留个纪念好吗?……在我里面……留个纪念。”

  我得到许可,压在她身上,肉棒完全消失在她的秘道之中,涨得红中发紫的巨型龟头顶住她的花心,甚至挤开了她娇嫩的子宫口,毫不保留地把一波又一波粘稠的精液灌入她的体内!

  初秋的曙光透过窗帘倾泻在凌乱的床铺上,让她迷蒙的眼神显得分外凄凉冷清,我们保持这个姿势对视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满足的微笑才显露出来,抱着我的脖子说:“我喜欢你。”

  我抚着她的头发,深坏愧疚:“对不起。”

  她反过来安慰我说:“不,应该是我说对不起,小文师兄,都怪我给你添麻烦了。”

  我低下头吻她的额头:“不会的,我的小夜莺。”

首节上一节37/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