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42节


  来到包厢门口,三人已经离开,我正纳闷——这地方只有一个出口?其他包厢也不见得有人,他们去了哪里?对了,应该就在最后的休息室里!

  我找回手机,旁若无人地推开休息室的门,三人见到我大吃一惊,动作顿时凝固下来——季丹凤在床边摆出狗爬式的姿势,两腿撑得笔直,挺起那大屁股,还滴着精液的洞穴对着门口,双手捧着古大勇的棒子套弄着,在她屁股后面,古大伟正要插入。

  我瞟了一眼古大勇和古大伟的棒子,心里大笑:“你们真是名不副实,勇者卑微,伟者疲软,难怪两位天仙一样的师姐会抛弃你们,活该你们倒霉。”

  情不自禁,我两眼翻起给他们一记充满鄙视的白眼,鼻子里狠狠发出一声“哼”一般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非暴跳如雷不可,不过眼前两人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刺激,这是因为他们已经受够了刺激以致麻木吗?我反正闲着没事,干脆坐下来好好看戏——休息室比包厢大一些,一张双人大床,一盏昏暗的白炽灯,没有窗口,只有一台呼呼作响的空调,活像那些不上档次的AV拍摄现场。

  古大伟屁股动了动,季丹凤也配合地向后顶,可他们来来回回六七个回合都还没插入,我伸长脖子一看,只见古大伟的肉棒大是挺大,跟我有得一比,不过像一只伸长了的管蛤(一种海洋生物,俗称象拔蚌)软绵绵,既挺不起来又没有硬度,皱巴巴的龟头沾满了季丹凤的淫水和我的精液,在她门户外面排徘徊徊,找是找到地点了,可就是进不去。

  季丹凤急嗔道:“动作快点!我受不了了!我要!”

  古大伟满头大汗,说:“快了快了!我很快就硬起来了!你等我一下!”

  我转过目光,看看古大勇,他的肉棒已经涨得通红,硬邦邦的,看起来跟我的小手指差不多大小——挖鼻孔都嫌他不够大!季丹凤一只手把那肉棒握在手里,居然能全部纳入掌心,连毛都看不见!我眼里看着这让人兴趣索然的现场AV,心里却想着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他们是双胞胎,云雨双姝也是双胞胎,怎么就差这么远?他们之中,是谁把小雨师姐开苞了呢?又是谁被小云师姐套弄几下就丢盔弃甲,把小云师姐的处子之身留给我呢?

  古大伟老半天没有进展,季丹凤很生气,说:“滚!你们两个给我滚!大的不硬,硬的不大!养你们有屁用?”

  兄弟两人大窘,躲在一角不敢做声。

  季丹凤似乎饿坏了,向我扑过来,撤下我的裤子,掏出肉棒,含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

  我很争气,肉棒不用十秒钟就昂首挺立。

  季丹凤露出满意的表情,回头对那两人吼道:“看到没有?这才叫男人!

  你们两个小太监给我看清楚!“我虽然骄傲,但也觉得季丹凤这样说话未免太过分,好歹别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不过眼前两人根本没有尴尬愤怒的表现,反而像被老鹰吓坏了的小鸡一样缩在角落里,一动都不敢动。

  季丹凤背着我,抬起屁股就把我的肉棒套进肉洞里。

  这次季丹凤的肉洞已经满布淫液,加上我的精液,我毫无困难地进入到里面,一下就顶到她的花心。

  我抽送了几下,又把季丹凤按在床上,让她用狗爬式姿势趴着,我在她背后狠狠插入。——太过瘾了!好一个荡妇!饥渴难耐的饥渴少妇!

  “姐姐,你在里面吗?”——一声招呼把我们四个惊呆了,那声音不正是网吧柜台的小姑娘吗?她是季丹凤的妹妹?

  来人推门而进,果然就是那小姑娘,她看见的场景极其淫靡——她的姐姐正趴在床上,张大嘴巴正要呻吟,一对大奶还在跳动不已,屁股后面一根加大码的肉棒沾满淫液,来来回回抽插着,另外两个男人赤条条的缩在一边。

  相比于我们四人,那小姑娘似乎更加吃惊,她惊呼一声“呀”掩住脸就想退出。

  我生怕她爆出秘密,赶紧从季丹凤体内拔出肉棒,揪住那小姑娘的头发和肩膀把她摔倒,她上半身趴在床上,下半身还半站着,正要挣扎之际,我顺手拿起床头的手纸塞在她嘴里让她发不出声音,然后压在她身上,把她的长裙撩起,撕碎内裤。

  看到她白白嫩嫩的小屁股,傻瓜都知道我想干什么了。季丹凤竭力爬过来,想推开我,说:“不要……别碰她……你要插……插我好了……”

  我说:“你不把她拉下水,她肯定把这件事说出去!”

  身下的小姑娘连声求饶:“不要……我不说……我听话……不……别……放开我……“我不理会她,屁股一沉,粗长硬烫的一根分开那小姑娘的屁股缝,借着口水、淫水和精液的润滑,一下子就直插到小姑娘的蜜洞里。

  那小姑娘高声惨叫:“呀……好痛……痛……放开我……痛死人了……”

  很快变成了失声痛哭:“啊……呜呜……”

  我狠下心来,吸一口气,狠命把肉棒深深插入,一下就插到底!她虽然是季丹凤的妹妹,可是她的蜜洞跟季丹凤并不一样,紧窄之余又有相当的深度,不像季丹凤那样短小,就连我这样的大家伙都要紧紧压住她的屁股方能触到花心。

  季丹凤眼里含着泪水,说:“对不起,妹妹……都是姐姐害了你……”

  我纳闷——如此惨痛呼叫,难道她还是处女?拔出肉棒,果然看到丝丝血迹……

  那小姑娘离开我的肉棒,却已经浑身散架动弹不得,我不禁又重新插入她的体内,享受已经到手的处女盛宴。

  她的放声痛苦变成低声抽泣,咬着嘴唇,捏着拳头,强忍着泪水,也强忍着破瓜的痛楚,任由我的肉棒进出她的私密通道。

  季丹凤悔恨不已,又无可奈何,只能侧卧在床上默默流泪,我向那兄弟二人使个眼色,他们心领神会,立时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把季丹凤按在床上。

  古大勇挺起“小手指”掰开季丹凤的大腿,对准地方就从后插了进去。季丹凤那洞穴早已洪灾泛滥,他的插入毫不费劲,只是以他那尺码,也许即使是干燥的也没有什么难度吧。

  季丹凤好像已经忘记了妹妹被强行破瓜的事情,重新沉醉在性爱之中。不过她很快就告诉我,有性爱不等于有快感,因为我听她对古大勇说:“你插入了吗?

  动作快点,我等着。“古大勇无言以对,只好拼命抖动屁股,用小腹撞击季丹凤的屁股。

  古大伟的情况似乎好些,他晃动着软绵绵的皮囊,一下一下拍打在季丹凤脸上。

  季丹凤仰起上半身,把那东西拎起来,拿在手里搓弄一阵,见毫无起色,便失望地放下来,回头看看古大勇,问:“你怎么弄那么久都没弄进来?”

  我几乎喷饭,但身下正压着个小姑娘,再怎么也不能丢脸吧?立定决心,不再理会他们三个,而是专心一致地耕耘眼前那片肥沃的处女地。

  衣衫不整的小姑娘披头散发,被我压在胯下,两片雪白的小屁股中间,巨型肉棒正在进出,摇动着床铺发出阵阵吱吱的声响,被肉棒带出来的不但有乳白的淫液,还有殷红的处女血,更有潜藏在她体内的淫荡本色!

  恢复一些力气的她,模仿季丹凤的姿势,用手臂撑起上半身,理理头发,回头看着我,满脸不满的神色,怨恨的深处透出一点渴望。

  我想:“这姐妹俩都是一样的大骚货,嘿嘿。今天运气不错嘛!上了个骚处女。”

  一边想一边加紧攻势,肉棒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猛,顶得那小姑娘的腰肢都随着我的节奏起伏不已。由于刚刚才在季丹凤体内发射过,我一时半刻也不会有想射的冲动,反正都来了,我就死赖在她体内好好享受吧。

  抽插了有十几分钟,那小姑娘已经累得不行,摆着手对我说:“我快不行了,停一下好吗?”

  这句话,根本不像是我强上她,反倒像是情侣偷欢一般。

  我依言停下攻势,拔出肉棒,坐在床角,那小姑娘想爬过去季丹凤身边,我却把她拉过来坐在我大腿上,滋的一声肉棒重新插入她的体内。我的裤头还在膝盖上,她坐上来之后长裙盖住了我的双腿,从外面看,就像小姑娘坐在情郎大腿上撒娇,根本不知道里面正摆着最淫荡的姿势。

  那小姑娘就这样抱着我的脖子喘着气,脸上片片红云,隐隐约约提示着我和她之间私密的交流。

  这时候又来了一个人,一个身材肥胖的中年男人,五十来岁,满脸横肉,典型的暴发户形象,一进门就脱衣服。

  只听季丹凤说:“老公,你来的正好,这两个人,赶快把他们赶走!”

  那男人脱光衣服,多毛的身体露出一身肥肉,肚子下的赘肉折成三段,胯下一条大肉虫比我小一码,已经有点发硬了。他不由分说就压在季丹凤身上,摸索着把肉虫塞了进去,说:“小骚货,今天被几个人射过?都那么滑了!”

  季丹凤没好气地指着古大勇古大伟二人的家伙,说:“你还好说,找来两只纸老虎,长得倒英俊,就是中看不中用。”
首节上一节42/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