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46节


  冰凉的海水冲过脚板,她不禁一激灵,放开我,双臂抱在胸前,颤抖着说:“哎哟,好冷!”

  我把她揽入怀里,紧紧抱着她的肩膀。平常柔嫩圆润软若无骨的小肩膀,此刻却显得生硬粗涩。我心头酸苦,竟不知所言:“亲爱的……”

  她在我怀里摇摇头,把额头在我脖子上蹭了又蹭,说:“哥哥……我们……”

  我不解——不是说好独处的时候就以夫妻相称吗?怎么又叫我哥哥了?

  她抬起头,眼圈有点红:“对不起……老公……我终于知道了……我们真的不可能……所以……所以……我们只能是兄妹……”

  我胸前好像挨了一拳,竟然连气都透不过来!

  “不过……我还是决定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绝对不离开哥哥的身边……”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说:“我也是!绝对不会离开你!”

  一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什么是被爱的感觉——远离故土的清纯少女,为了心爱的男人,心甘情愿背叛家庭、背叛父母,背叛了自己过去的一切一切,都是为了这个无法成为她丈夫的男人!她的付出,她的爱,让我有一种深深的愧疚,不管怎样我和雯雯姐的关系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不但双方的父母都已经知道并且默许了这种关系,而且雯雯姐个人也为我付出了很多很多,她对我和小倩无微不至的关心照顾,同样令我感到阳春三月般的暖意。然而,我的最终选择只能有一个,不管选择了谁,对另外一人都是刻骨铭心的伤害!我该怎么做?要问我她们谁更重要,我根本没有答案,我只知道,她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一个是温柔贤淑的姐姐,一个是聪明可爱的妹妹。

  小倩肯定已经猜到了我的想法,她伸手撩拨着头发,强笑着,点点头。

  不需要一个字,不需要一句话,她的决心通过那坚定的表情传递到我的心中——我和她都已经无法分开了。

  春节过后,开学前一天的晚上,发生了一件震动了整个家庭的事件——小倩失踪了!

  唯一的线索,是她留在房间里的一封信,信封上署着我的名字和她的名字,最先发现这封信的陈嫂不敢私拆,赶紧把信递到我手中,当我拆开信封的时候,我完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她在信中说:“哥哥,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请你相信我,在我心里,永远不会有比你更重要的人,但我不得不回家,因为那是我的父母,我的家庭。我答应你,只要把家里的事情处理好,我就会马上回来你的身边,也请你答应我,不要来找我。妹妹留。”

  这天晚上,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这漫漫长夜的。我只记得,朦胧之中,她的脸庞反反复复浮现在我眼前。有时候笑着,亲热地环绕在我身旁;有时候哭着,泪水漂浮在空气中,慢慢变成一片汪洋,我们坐在一叶扁舟上,弥漫在空中的是雨水还是露珠?带着淡淡的咸涩,也许这也是她痛苦抉择中的泪水吧……


第二十一章 黑暗

  妹妹失踪了,我完全丧失了上学的动力,直到父亲许诺派人去小倩家里实地调查,我才很不情愿地出发了。保镖赵哥知道我根本无法自己开车,便自告奋勇送我回学校。

  一路上,我都处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半睡半醒之间,我似乎又看到小倩回来了,听到她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我耳边低声撒娇,甚至隐约闻到了她独有的少女的清香……

  清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身处回到公寓大门外,天色已经全黑,告别了赵哥,我独自提了东西上楼,平常只需要一分钟的楼梯,此时显得格外漫长,我觉得脚上好像扣上了脚镣,背上背的不是轻装的背包,而是千钧之重的巨石,就连钥匙就似乎是从我身上长出来的,连拿都拿不起来。

  好不容易打开门,大厅里灯火通明,我竟然对这样的异常情况毫无察觉,一直到有人抱住我,我才反应过来——从去年春天小倩搬过来住的时候开始,公寓的钥匙就不是一根,而是三根,除了我,雯雯姐和小倩也分别持有一根。

  我下意识地抱住面前的女体,说:“妹妹,哥哥想你啊!”

  额头被人用手指戳了一下,只听到雯雯姐的声音,带着些许不满的调皮的语气:“哼,你就想着妹妹,怎么不想想姐姐?”

  我惊醒过来,感觉到雯雯姐的手臂还放在我腰间,知道她没有真的生气,加上心里郁闷,低头沮丧道:“姐……小倩她……她……”

  心中酸楚,竟然说不下去。

  雯雯姐也警觉过来,问:“她怎么了?怎么没跟你一起?喂!你说话啊!她到底怎么了?”

  她越是着急追问,我心里就越不是滋味,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稍微控制住情绪,说:“她走了。”

  雯雯姐激动起来,问题追着我不放:“走了?是什么意思?什么走了?她现在在哪里?你怎么不说话?小文!”

  我强忍着痛苦,几乎是呻吟着说:“她失踪了,不见了。”

  场面死寂下来,她张大嘴巴一句话都说不出,我低着头一动也不动。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在密闭的空间里来回作响,把本来沉闷的气氛推向窒息的边缘。

  我深知雯雯姐和小倩之间的关系,自从小倩那次冒昧的出场之后,我本以为会搞砸的三人关系非但没有出现僵局,反而发展成非常幸福和谐的一个小家庭,她们的关系也不是彼此嫉妒的情敌,而是情深意切的姐妹。这一切一切,既有雯雯姐的宽容,也有小倩的乖巧,她们姐妹俩互相补足了对方的特点,成为这个三人家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血缘关系的缺失根本没有影响到我们三人的关系,恰恰相反,这让我们更加彼此体贴和关心。但就在我们三人的关系进入最美好的阶段时,小倩却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可如何叫人不心酸?

  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雯雯姐满脸的泪光——我跟她在一起很久了,她只哭过一次,那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的那天,她成为我的女人之后,那种彷徨和甜蜜交杂的心情,让她伏在我肩头留下了幸福的泪水;然而眼前的情景却完全相反,一直以来朝夕相对的好妹妹失踪了,善良温柔的姐姐还能笑得出来吗?

  我的心情远比她复杂:因为我和小倩之间不但有兄妹之名,还有夫妻之实,这些都是雯雯姐不知道的,我不仅仅是承担着失去妹妹的痛苦,也背负着欺骗姐姐的愧疚。

  她泣不成声:“怎么……怎么会这样?”

  我说:“她家里要她回去订亲,她不愿意,就离家出走了。”

  她强打起精神,擦去泪水,说:“唉,我们吃饭吧。”

  我放下行装,洗个脸就开始吃饭。

  饭桌上,一句话都没有,我和她都默不作声,只有她细细的抽泣,伴着不知什么味道的饭菜下咽。

  晚上,我和她依旧抱在一起睡觉,却谁都没有欲望,我甚至迷迷糊糊撑到天亮。

  开学第一天,我根本不知道课堂上讲的是什么,傍晚时分回到男生宿舍,还是满脑子迷迷糊糊,连吃饭都差点忘了。

  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一直维持到周末,雯雯姐照例来到公寓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变了——清澈的眼睛里泛滥着乌云,原本清爽整齐的短发竟然变成一堆乱草。

  再这样下去的话,她会崩溃的,何况她已经是三年级下学期,不良的表现将会影响她的综合评分,影响她日后选择实习的医院,甚至长久影响她工作的前途。想到这些事情,我觉得,作为她的男朋友,也是她疼爱的弟弟,我应该做些事情了。

  就在这天的晚上,我们躺在床上,我对她说:“姐,你最近心情不好啊。”

  她叹了口气说:“唉,能好起来吗?她现在怎么样了,我好担心她。”

  我安慰她:“爸爸已经找人去接她了,不用太担心。”

  她低声说:“我只想她早点回来。”

  我何尝不是如此?但我又有什么办法?这个星期我已经背着她给家里打了无数次电话,答案都一样——没有进展。赵哥送我到公寓之后也坐飞机到了云南,以他的精明干练,来到实地调查,居然整整一个星期没有进展,哪能让人不担心?

  可我又怎能放弃雯雯姐?

  她把被子拉过头,背过身:“睡觉吧,我很累了。”

  又是一个无言的不眠之夜。

  星期天,很冷很冷,这是倒春寒。我起了个大早,特意到街上去给她买早餐。

首节上一节46/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