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48节


  第二天一早,母亲打电话来了,我本不指望有什么特别的转折,毕竟母亲一直以来都甚少就家里的重大事情做主,但她说的话让我心头的大石终于落了地:“小文,我帮你联系好了,你们来香港定居吧,早点结婚也好。”

  我恍然大悟——香港法律规定年满十六岁就可以结婚,只要我和雯雯姐成为香港居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结婚生子!

  雯雯姐也对未来婆婆的帮助感激涕零——不管怎样,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出路了。

  星期一,我们开始办理退学的手续,一切都是公开的,唯一被隐瞒的就是雯雯姐肚子里的人,这件事背后真正的主导者。

  这件事在学校里炸开了锅——学校里最受争议的情侣要退学了,街头巷议是少不了的。就在我们的身边,所有的人,无一不表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尤其是廖海峰,更在林韶华为我们举行的我们的告别晚会上借着酒劲说:“小文,你告诉我,明天外星人就会入侵地球,我一定相信是真的。”

  告别晚会上的人不多,只有我们最要好的几个朋友:云雨双姝、晴子师姐、廖海峰、林韶华、纳兰冬梅,还有小师妹杨晓晴和其他几位同学。我心里很清楚,这一句玩笑,凝聚了我和他们之间或长或短的友谊——不管我是多么受争议的人物,也不管我做过什么事情讨好或者得罪他们,在这珍贵的两年里面,我和他们之间的友谊都是毋庸置疑的,这种友谊将会一直存在下去,哪怕我和雯雯姐马上就要离开。

  酒过三巡,雯雯姐一直避免喝酒的行动引起了云雨双姝的注意,我心里很清楚,云雨双姝不但聪明,而且对这些事情特别敏感,秘密快要被揭穿了。幸运的是,她们很识趣地拍拍雯雯姐的肩膀,跟她一起到阳台“透透气”去了。

  深夜,除了雯雯姐,大家都有些醉意了,廖海峰跟我深深拥抱一下,拍拍我的肩膀,一字一顿地说:“朋友,珍重!”

  简短的道别,这四个字代表了他的心意,男人之间的友谊,不需要泪水和倾诉。

  看着醉得不行的林韶华趴在廖海峰背上,晴子师姐搀扶着杨晓晴,四人一步一步走向宿舍,我知道,我的大学生活提早告一段落了。

  云雨双姝意犹未尽,把雯雯姐送到我公寓里睡下之后,又把我拉扯到纳兰冬梅的房间里面砌四方城。

  面对三个美女,我不由得想起刚来到大学的第一个国庆节,我、雯雯姐和云雨双姝那次堪称经典的牌局。想起第二天就要告别她们,以后也不见得有机会再见,尤其是云雨双姝,这对鲜活的双胞胎美女,经过两年的交流,我还真不舍得她们了,而纳兰冬梅那种内热外冷的气质美女,同样是万里挑一的,真可谓可遇不可求。我决定,这个晚上,最后再放纵一次……

  天亮的时候,我带着又酸又麻的感觉回到公寓,雯雯姐已经起床了。她做好了早饭,招呼我坐下吃饭。

  她坐在我身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问了一句:“昨晚爽透了吧?”

  我差点噎死!连连咳嗽不已——她知道了?

  她微微一笑,手在我胸前轻轻抚着,说:“小色狼,我就知道你对他们想入非非,你想骗过姐姐吗?姐姐只给你一次机会,最后一次哦!”

  的确如此,但又何止如此?我跟她们的肉体交流,不论次数还是频率,其实都仅仅比跟雯雯姐的略低一点而已!

  她又笑了:“接下来这大半年,姐姐不方便,你要乖一点哦!”

  我心头大动——对于她自己来说,一个习惯了每周做爱的年轻女子,突然间要暂停大半年,那种痛苦可想而知,而现在她大方地让我用特殊的方式在最后的时刻留下了对三位美女的回忆,不但是对我这个弟弟的一种放纵溺爱,在另一个层面上,也是安抚我过于旺盛的欲求,好让她能更好地养育我们的孩子。得妻如此,我这一生真是死而无憾了。

  赵哥负责开一辆宝马轿车接我们回家,见到他,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小倩,虽然雯雯姐在身边,但我还是按捺不住,向他打探起小倩的下落,他毕竟是亲自去过小倩家里的,加上我一直跟他关系不错,他说的话可信性最高。

  雯雯姐听我问起小倩的下落,也不由得靠了过来想听一听。

  赵哥的表情很奇怪,他低下头,眉头皱着,唇角微微抽动几下,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过了好一阵子才说:“对不起,少爷,我什么线索都没找到。”

  雯雯姐的头靠在我肩上,低低抽泣起来:“小文,我好想她……我们……以后都见不到她了吗?”

  我捏捏她的手掌,强笑着安慰说:“也许还有见面的机会吧。”

  嘴上是这么说,我心里想的却是别的:我该如何面对小倩?我期待她回来吗?

  要说我不想念她,那是骗人的,这么可爱聪明的妹妹情人,我怎么会舍得她离开?

  但她回来了又怎样?尽管我和她之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这种关系本身就是违背人伦的兄妹禁忌之恋,我不可能放弃雯雯姐和我们未出生的孩子,去跟我的妹妹远走高飞。即使哪一天她真的回来了,我和她之间也只能永远停留在兄妹的亲情,那份纯洁真挚的男女之爱,从雯雯姐的身体出现另一个生命的那一天开始,就永远画上了休止符。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我的路没有岔道,今后陪伴我终身的人,是温柔善良的雯雯姐,为了她,也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我不得不放弃其他的一切——包括我最心爱的妹妹在内。一直到这个时候,我都无法回答自己,到底谁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但这个问题现在还有意义吗?

  把物品整理好,关上公寓大门,把钥匙交回到管理处,就在我放下钥匙的瞬间,我心里竟然涌起了不可遏止的悲凉,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一身睡衣的纳兰冬梅正站在楼梯的拐角,远远对着我和雯雯姐,轻慢地挥着手跟我们道别,让她这位大小姐在休息天早起是不容易的,但她还是做到了。可是在我眼里,那却是小倩的影子,她披头散发地在遥远的地方挣扎哭喊着,我看不清,听不见,只感受到莫名的痛苦。

  别了,我早夭的大学生活;别了,我最美丽最浪漫的回忆;别了,我最珍贵的朋友们;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永远永远把这些都留在身边,真想永远永远跟我最爱的姐姐和妹妹在这小小的公寓里,维持着三个人的小家庭,过着平淡又幸福的生活。

  我用力闭上眼睛,狠狠地摇摇头,想把这些思绪赶出脑海,结果,反而是心里更加冰冷……

  拉上车门,我甚至不敢回头看纳兰冬梅的身影,我怕只要我一回头,我的灵魂就会永远被封印在这个地方——事实上,我的想法是无意义的,我朦胧的爱情早就扎根在这个小房间里面,不可能有任何改变。

  雯雯姐强忍着激动,给我递来一块小药片,声音稍微有些颤抖:“你很累了,吃点药,好好睡一觉吧。”

  我接过药片仰颈吞下,药效很盛,之过一会儿我就昏昏欲睡了,头倚在雯雯姐肩上,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我只觉得身体轻飘飘的,在无人的草原上漫步,那一片醉人的鲜绿上点缀着或鲜红或亮黄的小花朵,阵阵沁人心魄的泥土清香荡入脑海中,我已经忘记一切了吧,这就是极乐世界吗?

  恍惚之间,听到背后有陌生的声音叫我,回过头,一位三四岁的小男孩一边喊着爸爸一边笑着跑着,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位美得惊人的少妇正缓步而来,高挑的她穿着深蓝色的牛仔长裤,一双平底帆布球鞋,一件宽松的运动体恤衫,定睛一看,那不是雯雯姐吗?

  虽然她还穿着那一套衣服——跟我初遇的那一天,她就是那一副打扮——但她成熟了,清爽的短发变成了清逸的长发,眼睛里透射着的亮光,那目光温柔依旧,只是少了一点天真,多了一份睿智。

  伴着这两人,我感觉到自己也长大了,不再是二十岁的毛头小伙,而是承担着家庭的稳重男人。只是我隐隐约约地感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另一个人,另一双眼睛看着我,我知道这是谁,但我却不愿意去想,她是我最后的爱的故事。


第二十三章 爱的呼唤

  这一觉睡的时间似乎有点太长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没有看到雯雯姐一如既往的微笑,也没有听到赵哥憨厚直爽的话语,我眼前是一片灰白,耳边是阵阵滴滴声。头很痛,甚至有些晕头转向,这是药物的作用吧,雯雯姐给我吃的药可真够强。我试着挪动手臂,却只感到阵阵刺痛。

  陌生的女声在我耳边响起:“医生!九号醒过来了!”

  九号?什么九号?她说的是我吗?不可能,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分明还坐在回家的车上,雯雯姐就在我身边,赵哥双手还紧紧握着方向盘呢!我怎么会成了九号?

  一个戴着口罩和帽子的穿白大褂的男青年出现在我面前,透过他的金丝眼镜,我隐隐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影子,他是谁?我怎么想不起来?快想起来啊!我这脑袋是怎么了?快动啊!这死脑筋!

  后脑一阵剧烈的疼痛伴随着眩晕的感觉袭来,我的视野里冒出无数星星,不得已我只能闭上眼睛,半清醒之间,我听到那男人和女人在对话,却一个字都没有进入脑海——正确地说,我只听到了含糊的说话声。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我感觉好很多了,窗外耀眼的阳光倾洒在我胸前,在开着空调的室内给我阵阵暖意,我终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这里是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我的手臂上插着针头,这小东西深深地插入了我的身体,让我的手臂哪怕挪动少许都会有难以忍受的痛苦。身边没有别的病人,偌大的病房,除了值班的护士,只有我一个人躺着,那冷酷的机器正发出嗡嗡嗡的沉闷声响。

  无数个问号涌进我的心中——我为什么会在病房里?雯雯姐和赵哥在哪里?

  从窗外的光线来看,这时候已经是酷暑的七月,难道我在这病床上昏睡了三个多月?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我发生车祸了?可我为什么在此之前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而且没有任何一点明确的回忆?

  又过了一天,我的精神状态已经好转过来,那男人口罩下的真面目也逐渐清晰起来——他是我早已认识却又素未谋面的情敌,德师兄!虽然他至今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但我不会忘记那一张脸,哪怕我现在只看到小半!

  那天下午,常规查房时间,德师兄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劈头盖脑就问:“这是怎么回事?”

  面对一个躺在病床上三个多月从未说过一句话的人,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有一种特殊的震撼,他愣了一下,答非所问:“你可以说话了?”

首节上一节48/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