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5节

  她轻轻摇摇头,说:“你明白吗?一个女人,如果心甘情愿让男人射在里面,这就意味着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我低头吻她,说:“我也喜欢你,芬姐。我们在一起好吗?”

  她却依旧摇头:“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你知道……我还有家庭的……

  你……愿意跟一个离婚的女人在一起吗?“我说:“行动表明一切。”

  说完一把将芬姐抱了起来,就像抱新娘子一样抱着她进了房间。

  她本来想挣扎,但动了几下就不再反抗了……

  就在我的床上,我再次疼爱了这个受伤的女人,当我毫不客气地把精液注入她的子宫,她也毫无保留地挺起腰,让我更狠更猛地和她做着体液的交流。事后在浴室清理的时候,我又和她做了一次,这次从她的背后进入,她抬起美腿让我深深占有她,然后在她肥沃的土壤中深深播种……

  在东方露出微微白光的时候,她躺在我床上,伏在我怀里,说:“弟弟,你干的我好爽,你知道吗?姐今天来了七次高潮。好久没有感受过这种感觉了。不过,不管怎样,在外面我还是你上司,知道吗?我们的事情,不要让其他人知道好吗?天亮了,我要回家收拾一下了。”

  我欣然应允,说:“嗯,这是我们的秘密。你穿我的衣服走吧。”

  芬姐出门的时候,还回头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八点半,办公室见!”

  然后凑在我耳边补充一句:“记得买避孕药哦!”


第三章离开以后

  八点半,我准时来到办公室。然而,我已经筋疲力尽——我在芬姐身上射了三次,加上一夜未眠还要开夜车,只凭着早上短短一个小时的睡眠,我觉得头昏脑胀。但是芬姐的表现让我大吃一惊——她不但没有任何疲态,还神采飞扬地推开门跟我们三人打招呼:“大家早上好!”

  经过我身边的时候,还用拳头轻轻在桌子上敲了两下:“嘿嘿,一大早就想睡觉?打起精神来!”

  我想也是,可不能露馅了。狠狠在自己大腿上捏一下,打起精神来工作。

  九点半,不争气的肚子终于开始咕咕叫了。我只好借上厕所的机会偷偷溜出去买面包吃,刚出大门就收到了芬姐的手机信息——“记得买药”她一直在盯着我的一举一动呢。过了几分钟,我回到办公室给每人派了一个面包。当我递给芬姐面包的时候,手指缝里夹着她要的东西。她笑笑,塞给我一包即冲咖啡。我这才知道,芬姐喝了咖啡,难怪不会打瞌睡了。

  时间很快到了11点半,电话响了起来。我顺手拿起:“你好,这里是第三办公室。”

  话筒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找李翠芬。”

  想起芬姐对我说的话,我对电话里的男人生出一种莫名的嫉妒和愤恨,但又不便发作,只好冷冷地说:“等等。”

  又转而对芬姐说:“芬姐,找你的。”

  她听出我话里有气,故意站起来对我眨了眨眼睛才说:“接给我,谢了。”

  我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实在不想听芬姐跟这个人说话,于是走出办公室到走廊里透气。

  过了好一会儿,芬姐急匆匆从办公室出来,拿着手提包,我正要说什么,她走到我身边,左右张望一下,见四下无人,踮起脚在我唇上轻轻一吻,小声说:“乖,等我回来。”

  没等我说话就走了。

  就在这个瞬间,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我跟她这样的关系,正常吗?

  不管怎样,我还是单身,但是她……先不管,既然她要我等,那我就等吧。“平安无事到了下午五点半,下班时间,芬姐还是没有回来。我不禁暗暗担心,难道情海翻波,芬姐出了什么事?还是事情谈不拢,双方发生争执……我越想越不是滋味,坐在办公室发呆。

  小美走过来,说:“你怎么了?今天打球不?”

  我转过头打量着她。她已经脱下制服,换上了短衣短裤的运动服。她是典型的青春辣妹,身高1 米76跟我一样高,体态挺拔修长,短裤运动鞋衬出她一双美腿绝对不在芬姐之下,一头清爽的短发,脸上稍微有少许雀斑,不过她最诱人的地方还是胸前两颗大肉球,我估计至少也是D-Cup ,在她跑的时候,定力稍差的男人都要马上洗裤子。美中不足的是她皮肤比较黑,不是那种晒黑的皮肤,而是本来就黝黑甚至有一点发油亮的感觉。

  她见我呆呆的不搭话,说:“懒得理你!”

  说完就往外走。我也不想太多了,收拾东西就回家。走出大门,迎面见到小美在马路对面向我招手:“喂——去打球啦!还不换衣服?”

  我哪里还有心情和精力打球?伸出手摆了摆,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我家虽然有点钱,但父母都在香港,一座旧别墅本来有两个女佣人,但我嫌她们在家里妨碍我自由,索性解雇她们,改为请钟点工每个星期来搞一次卫生。

  我有两辆汽车:一辆美国悍马H3,还有一辆丰田凯美瑞,我又嫌它们太张扬,一直放在车库甚少使用,平常宁可开摩托或者坐公车上下班,这就是为什么我昨天会坐着芬姐的波罗小车下乡的原因。但想起来,如果我昨天开了悍马,如果我没有解雇女佣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回到家里,我随便吃了点东西,洗过澡就躺在床上打瞌睡。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半夜里被门铃吵醒,拿起话筒一看监视器,正是芬姐,立马把大门打开。

  她把车开到院子里,推门下车,还背着一个背包,好像去旅行一样。当我打开门的时候,她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一言不发瘫在沙发上。

  我坐在她身边,问道:“芬姐,怎么了?”

  她双手掩面,一言不发,只传出粗粗的呼吸声。过了半响,她才说:“终于解脱了。”

  我给她倒了一杯水,她终于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我。原来,她的丈夫在女儿出生的时候就嫌她生了个女儿,开始用各种理由搪塞她不回家,后来索性以做生意为理由去了香港,一去不回。只在春节和中秋名义上回来看看她,甚至连生活费都不给。也就是说,芬姐现在的生活,除了房子和车是她丈夫以前送的之外,完全靠她自己。而她的丈夫甚至在深圳包二奶,现在二奶生了个儿子,他就急匆匆回来跟芬姐离婚。下午芬姐没有来上班,就是跟他谈了条件,他获得了女儿的抚养权,其他共同财产全部都给芬姐。

  我见她没有笑容,就知道她心里也不好受,安慰她说:“芬姐,有些事情就不要太执着了。”

  她叹了口气,说:“男人啊,真不可靠。”

  我伸手抱着她的肩膀,说:“也不完全是的。”

  她微微一笑,把头靠在我肩上,说:“还说呢,你这是蛀虫拐杖——靠不住。

  昨天跟你说不能射在里面,你就偏要。“我嬉皮笑脸地说:“不这样怎么证明我对你好哦?”

  她说:“我知道你对我好。”

  直起身子,说:“我要去洗澡了。”

  我这才知道,背包里面装的是她换洗的衣服。看来她想在我这里过夜了。我把她带到浴室,让她洗澡。我躺在床上等着她,等着等着,我又不知不觉睡着了。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芬姐不在身边,连车子都开走了。只在我床头留下一张字条:“弟:姐见你睡得很香就不打扰你了。明天后天我不上班,大后天我会回来的。不用担心我,也不要打电话给我。——姐”我笑了笑,心想:“看来她已经恢复了。好,我也要加油!”

  起床洗漱上班。

  第三天上午,我准时来到办公室,没想到芬姐已经坐在她的座位上,啃着饼干,小媛和小美也在。芬姐见我来了,递上一包饼干,说:“小文,喜欢这个牌子的饼干吗?”

  我见那正是前几天我给她吃过的牌子,便明白了。于是回应道:“谢了,我去倒杯水。”
首节上一节5/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