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51节


  虽然她的手臂放在胸前,我无从窥看她诱人的双峰,但若隐若现的深谷反而显得更加魅惑,尤其是随着她均匀的呼吸,那肩部的缓慢起伏波动,差点就让我的鼻血喷涌而出!细腻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在月光下的衬托下,仿佛比平常更加白皙。

  面对如此光景,我不由得想:“这小妹妹原来这么开放!连内衣都不穿,根本没把我这个男人放在眼里嘛!不知道她有没有穿内裤?”

  好奇心驱使我凑过去,本打算在她屁股蛋下面偷偷看看,可是毛巾被的一角被她夹在大腿根,我什么都看不到,又不甘心,想轻轻把被子拉开一点看清楚,没想到手指才刚刚触到被子,一只该死的蚊子在她耳边飞过,她察觉到蚊子,头一转,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飞扬起来,把蚊子赶走,也把我吓得半死——万一她醒来看到我在她屁股蛋旁边偷窥,那可真是……

  那天晚上,我久久不能入眠,她的美体在我脑海中翩翩起舞,那可不比嫦娥差啊!刚才,我差点就犯下了跟猪八戒一样的错误,哈哈!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八月的一个下午,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打破了我们平静的生活——我的计算机专业周老师突发脑溢血入院了,生命垂危!才刚收到师姐打来的电话,我就迫不及待地收拾行装,重返上海。

  坐在飞机上,我的心好像被火烧着了,恨不得马上就回到恩师的身边,但我也很清楚,即使我回去了,也不会改变什么,她不会因此好转过来,甚至,我千里迢迢赶回去,可能只能看到惨白的灵堂。

  回忆起大学里的日子,周老师对我真是照顾有加,可以说,我能有今天,周老师是除了母亲以外最大的恩人。刚到大学的时候,我既没有家人有没有朋友,孤身一人独来独往,周老师看到我在计算机方面的潜能,每每在课外对我进行额外辅导,在她的帮助下,我的水平突飞猛进,只用了几个月就学会了别人三年才能学到的东西。有了这一门技术,我就可以凭自己的双手去养活自己。周老师也在我寻找工作的时候做过中间人,帮我联系需要程序员的公司,让我得以顺利找到工作。

  周老师自己也不容易,她早年丧夫,带着一个女儿生活,她的女儿名叫胡敏莉,是我的同校师姐,不过她读的是经济学,平常跟我甚少来往,仅有的几次印象,也不过是一个性情温和的姐姐,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印象最深刻的,竟然就是刚才她给我打的电话,通知我回去见周老师最后一面。

  我早就知道周老师身体不好,为了把女儿拉扯大,她过早过多地透支了自己的健康,五十刚出头的她,已经头发斑白面色晦暗,还一直有糖尿病、高血压和心脏病,只是平常都还算精神,然而没想到,我才毕业一年,她就……

  推开病房的大门,敏莉师姐正坐在病房一侧,双手抱头,面容憔悴,眼圈红红的。另一侧,周老师躺在病床上。看到恩师浑身一动不动,靠十几条管子和几台机器勉强维持生命的样子,身边除了女儿和我这个学生,竟没有一个亲友陪伴,我心里别提多难过了!此刻,我似乎又见到了母亲临终的表情,也慢慢想起来,在这几年里面,我已经渐渐把周老师视为母亲的替身而存在。当这种骨肉分离的剧痛再次降临,我几乎无法遏制情绪,差点就要失控。

  手机响起,熟悉的声音传来:“小文哥,你在哪里?该回家吃饭了。”

  是闻静打来的,我这才记得,下午走的时候太匆忙,竟然忘记给她打电话。

  自从闻静来了之后,我就从没有独自吃过饭,几乎每天都吃她亲手做的可口饭菜,可今天,我是无论如何赶不及回家吃饭的了:“嗯,我在上海,有些事情,今天不回家了,你先吃饭,早点休息。”

  闻静有些不高兴:“你怎么会在上海?”

  周老师身边的监控器突然滴滴作响,医生冲了进来,我和敏莉师姐被隔绝在屏风之外,我虽然不懂这些机器,对医学也一窍不通,但直觉告诉我,周老师的生命快走到尽头了。

  闻静的声音很低沉:“小文哥,你赶快回家好吗?我……我……”

  我强忍着心头的激动:“我今晚回不去了……你自己吃饭……我把这里的事情做好了就回去。“闻静似乎还不了解我的心情:“小文哥,快点回家好吗?我……我很想……

  想你回家……请你一定要回来……我……“我差点就是怒吼的语气:“你知道我现在遇到什么事情吗?我说过要把事情做好了再回去!你不用问了!”

  闻静颤抖着的声音告诉我她也一样激动,甚至哭出声来:“小文哥……回家吧……那个人……不会有事的……但如果你今晚不回来的话……我……”

  电话断线了,莫可名状的不安袭来,跟闻静相处已经半年,她虽然乖巧聪颖,但对什么事情都很冷漠,我一直以为这是孤儿特有的戒备心理,而现在这种激动的表现是从未有过的,难道,如果我不回去的话,真会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吗?

  我应该回去看看闻静吗?毕竟我是她唯一的“亲人”也是她唯一的依靠,但恩师现在生死未卜,我怎能离去?

  我把事情跟敏莉师姐说了,她叹气道:“你能赶来见妈一面,她一定已经很高兴,如果你还有私事就去办吧。她会理解的。”

  看看手表,距离最后一班飞机只剩下一个小时,我要回家就必须赶紧,思考再三之后,我告别了敏莉师姐,乘坐飞机回家。

  飞机起飞前降落后,我给闻静打了很多次电话,没有一次能打通。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想起她说过的话,看到天上的一轮明月,注意到身边街道上络绎不绝的街祭者,我不寒而栗——她说那个人不会有事,可我根本没跟她说过周老师的事情,她怎么知道,凭什么说周老师不会有事?她反反复复要我赶快回家,又是为什么?今天正好是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传说中鬼门关大开的日子,半年前赛神仙跟我说我过不了今天,难道今天真要发生什么意外事件吗?敏莉师姐刚才打电话说周老师已经脱离危险,这才让我的心稍微安慰一点。

  一连串的问号在我回到家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推开门,我就被眼前的情景彻底惊呆了……


第二章 地狱的天使(上)

  吸引我注意力的是绝对不可思议的现象——一团漆黑的大厅的正中央,七朵火焰围成一圈,这些火焰是淡淡的蓝色,又略带一点紫色,不是很亮,但很清晰。

  闻静倒卧在地上,恰好在七朵火焰的包围之中!另一边,做好的饭菜撒得满地都是……我抢前一步冲到闻静身边,把她抱起来,只觉她浑身上下全是粘乎乎的液体,还带着一点温热,鼻子一闻,剧烈的腥味直冲鼻端,那是血!遍地的鲜血!

  闻静身上一丝不挂,殷红的鲜血还从她的口鼻中汩汩而出,她已经气若游丝,勉力睁开眼睛,嘴皮动了动,却说不出一句话。诡异的蓝紫色火光掠过惨白的脸庞,那片血色变得更加恐怖刺眼!

  我本能地掏出手机报警,反而摸到了闻静的手。

  她的眉毛微微一颤,似乎在使出最后的力气,把我的手握住,喉头稍微动了一下。

  我知道她有话要说,把耳朵靠近她的脸。听到她断断续续地呻吟着说:“抱……我……”

  不用她说,我早就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此时此刻,各种心情在我脑海中交缠——我伤心!朝夕相对的人突然身受重伤躺在自己怀里,眼见是没救了,我马上就要失去最后的亲人,我的心脏就像被恶狼撕扯着,发出阵阵剧痛!

  我害怕!那些不知名火焰,到底是什么东西?是传说中的鬼火吗?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难道牛头马面将要来夺去她的生命吗?

  我后悔!我为什么大声斥责她?她不过是做好了饭提醒我回家吃饭罢了!我竟然对她的一番好意报以恶言!现在她这副样子,我纵使百般痛悔又有何用?

  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唯一的举动,便是依她之言,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她,给她温暖和力气。

  她的呼吸越来越微弱,身体越来越冰冷,最后,她的手无力地垂下来……

  良久良久,我依然没有放开她,我渴望,她还会再次睁开眼睛,还会回来我的身边,哪怕我比谁都更清楚这只是徒劳的奢望。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无情地把我最后一个亲人带走了,我已经没有眼泪。

  在我心里,萌生出一种无名的厌恶,我开始厌恶自己——我也许就是传说中的邪神,所有跟我接触的人,总会遭遇厄运,不管是我的母亲、恩师,还是怀里这个纯洁可爱的小姑娘。

  我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剧痛,在她唇上深深一吻,但愿这能补偿我对她的伤害!至少,我能温暖那冰冷的双唇!

  窗外的月光倾泻进来,一点一点地逼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闻静那僵硬的身体仿佛又有了些微微的暖意,慢慢地,她的胸脯一点一点地脉动,细看之下,惨白的脸庞上,重新出现了血色,地上干枯了的血迹,在空气中消散得无影无踪。就连那七朵火焰,也从蓝紫色变成了耀眼的鲜红!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一切完全无法解释!

  当月光直射着闻静的双眼,她终于再次睁开眼睛!天啊!我再也无法遏制心中的激动——她复活了!

  复活的闻静没有说一句话,扭动身躯在我怀里坐起来,然后突然翻过身把我压在地上,又把头低垂下来,整个人伏在我胸前。

  我还没来得及问她,她伸出手,捧住我的头,红红的双唇靠了过来,带着无比巨大的力量,却又温柔万分地触着我的嘴唇。

  细软湿润的感觉传来,有点像触电一样,我的头脑发麻了——这就是接吻的感觉吗?太美妙了!

  我本能地伸出手抱着她,她的背上的肌肤真滑啊!不,不只是背部,她的全身,都像丝绸一样嫩滑无比!

  她的舌头,灵活地穿越我的唇间,我本能地打开牙关,伸出舌头与她交接。

首节上一节51/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