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54节


  她说的把生命注入她的身体,指的是我抱着她的遗体,在她嘴唇那深深的一吻吗?

  “我的法术引起了谢七爷和范八爷的注意,他们要来带我走,我不愿意,就撒谎说我跟你已经结婚了,把他们骗走。”

  这谢七爷和范八爷来无影去无踪,他们是何方神圣?是地府的使者吗?

  “我本来想带你一起回去,向父王禀明我们的事情,再跟你结婚,可是七爷八爷神通广大,假结婚的谎话总有一天会揭穿,与其背上欺君之罪,倒不如……先跟你……生米煮成熟饭……”

  她的脸比熟透的苹果还要红,眼睛带着泪花,分明是凝着露珠的玫瑰!我把她抱得更紧了。

  “对不起,夫君,臣妾要走了。我要回去地府。夫君,我们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请把臣妾忘了吧,虽然我们不能再见面,但我一样会每天想念你的。”

  我能说什么?我能做什么?我能留住她吗?

  “就算我不走,赛神仙他们一样会来拆散我们的,我不想到时候让你看见我的真面目……求求你,不要逼我,好不好?我要把最美的回忆留给你。”

  我下定决心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是我的妻子,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半步!”

  她伸出双臂抱着我的脖子:“我爱你!”

  现在,谜底已经解开——闻静的真名叫伏羲瑶,是阎罗王的女儿,地府的公主,也是一百零八星宿之中排名八十三位的地妖星,投胎为人之后名字叫闻静。

  她对我一见倾心,芳心暗许跟我同住一个屋檐之下,昨晚是她的生日,可是我没在她身边。作为地府公主,她一定能知道周老师垂危的病情,为了让我安心回家,她释放出她的力量,用法术令周老师起死回生,同时也耗尽了生命,于是出现了我刚回家时看到的一幕。我以为她已死,不经意间的一吻,把生命注入她的身体,使她得以复活。谢七爷和范八爷多半是地府的差役,被她的法术吸引而来,打算带她回到地府,反而被她骗过,她也不得不假戏真做,跟我提前洞房……

  如梦如幻的经历,我难以相信,但又不得不相信,甚至不想怀疑,因为闻静,不,伏羲瑶,她真是一个好女孩,如果让我选择的话,我宁可跟她走,做地府的驸马,都不愿意做一个普通人。

  我轻轻呼唤:“瑶瑶……不要走,我们在一起吧。”

  她捏着我的手说:“在你身边,我什么都不怕。如果有人来拆散我们,我们就把他们轰走。夫君,答应臣妾一件事,将来如果见到了臣妾的真面目,也不要嫌弃臣妾,不要离开,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这是一个没有必要的问题,我根本不可能有第二个答案——“我答应你!”

  这天晚上,瑶瑶把床铺搬到我的房间,我们开始了真正的夫妻生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很快两个多月就过去了,凉爽的秋风习习而来。

  我那天和瑶瑶私订终身之后,我加紧到处接任务赚钱养家,她则不再出去卖对联,一心一意留在家里做个好妻子。我们每隔几天就要过一次夫妻生活,我总是对她性感的小屁屁特别钟情,她也特别喜欢趴在床上让我从背后征服她,偶尔也喜欢稍微粗暴一点的动作。小两口的日子过得平静而幸福。谢七爷和范八爷没再来过,赛神仙也失踪了,西湖边上再也找不到他。瑶瑶自觉地改变自己的习惯来适应我的生活,不再称我为“夫君”而是改为“老公”入秋以来,她的胃口越来越好,我以为她怀孕了,她矢口否认,又不肯详谈,每次谈到这个都把话题岔开。

  国庆放假,我带着瑶瑶去上海探望恩师。周老师在鬼门关转悠一圈又活过来了,她提早告老还乡,住在郊区一座有院子的小平房里面。看到出院的周老师精神奕奕,我心里对瑶瑶更加感激,也更多了几分爱意。敏莉师姐正在读研究生,放假回家陪伴母亲,她虽然不知周老师的康复全赖瑶瑶的舍身,但她似乎感觉到什么,对瑶瑶好得不得了,带她到处游玩,又送给她一大堆礼物,就连我这个同门师弟,看着都有点眼红。

  假期结束,十月八日下午,我到软件公司交货领钱,傍晚回到家,只见瑶瑶一身外出打扮,似乎刚从外面回来。

  她看到我进门,迎上前说:“老公,生日快乐!”

  生日?对了,今天的确是我的生日,母亲生前就没怎么注意我的生日,她去世后我更加一次都没想过,若不是瑶瑶提起来,我还真的忘记自己的生日了。

  她拉了我的手:“我们吃饭吧。今晚要喝点小酒庆祝一下。”

  夜深了,我们都颇有些醉意,早早洗澡睡觉。

  躺在床上,我却没有多少睡意,脑袋的神经被酒精烧得滚烫。身边的瑶瑶背对着我躺着,肩膀缓缓起伏,似已入眠。我侧过身,从背后抱着她,她发出“嗯”的一声轻哼,更引得我心痒痒。

  我的手向上爬,攀上她的山峰,隔着衣服轻轻揉捏起来。

  瑶瑶一直没有带胸罩的习惯,她的内衣都是很可爱的小背心,即使没有胸罩的承托,她那双美妙的半球依然无视万有引力,高傲地挺立着。而她特别喜欢裸睡,只是入秋以来天气转凉,她也不得不穿上薄薄的宽松睡衣。她的峰顶特别敏感,被我玩弄在掌心,如果是平常,她早就爱液横流,迫不及待地爬上我的身体跟我共赴巫山云雨,今天她许是累透了,只是嗯嗯地梦呓,一点都没有要跟我结合的表现。

  我心有不甘,把她睡衣的纽扣一个接一个解开,再回到她的峰顶,指尖绕了一圈又一圈,挑逗得她阵阵发抖,终于忍不住,把身体靠了过来。柔润的背部贴在我胸前,我顺势把她抱得更紧,十根手指成抓,一下就征服了两座山峰。

  这两座山峰我早已轻车熟路,每一次都让我陶醉不已。揉捏了一阵,瑶瑶的低声梦呓变成了阵阵难耐的呻吟:“嗯……老公……我……今天……不行啊……别逗了……”

  我可不管她行不行,胯下的肉棒经过刚才一番热身,已经进入状态,随时准备开战。那巨物硬邦邦火烫烫,顶在瑶瑶屁股后面,向她诉说着我的需求。

  她抗议道:“老公……今天真的不行……我……不可以……”

  瑶瑶是十六岁的少女,半年来没来过一次月事,又没有怀孕,这是为什么呢?

  不过她是地府公主,既然不是人类,没有人类的生理现象也不奇怪。话又说回来,她现在拒绝跟我亲热,又为了什么?

  她挣脱我的怀抱,背着我,说:“老公,今晚不要抱我,好不好?”

  我翻过身去,想吻她的脸:“好,不过你要先跟我亲亲嘴。”

  她拉过被子盖着头,含糊道:“不……今晚,不要碰我,好不好?”

  我兴致索然,又不知所然,只好应允,跟她背靠背睡了。

  一觉醒来,时钟指向凌晨四点正,一阵风吹来,窗帘沙沙作响,我怕吵醒了瑶瑶,起床关窗,却发现瑶瑶已不在身边。

  我走向卫生间,隔着门看到里面隐约的光线,瑶瑶在里面。

  她听到我的脚步声,问道:“老公,你怎么不睡觉?”

  我顺口回应:“我要上厕所,你好了吗?我要进来了。”

  门里瑶瑶双臂抱着肩膀,卷缩着双脚,蹲坐在浴室的一角,簌簌发抖。她的身边,散落了无数细碎的薄片。

  我上前抱着她:“瑶瑶,你怎么了?”

  她把头埋在我肩膀上,低低抽泣:“老公……我……对不起……我骗了你……”

  我轻抚着她的背:“乖乖,别怕。”

  她伸手擦去泪水,凝重地说:“老公,你看我的眼睛。”

  我依言看去,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把我吓死——原本清澈的黑色眼珠,变成了混浊的沙黄色,中央的瞳孔,竟然是一条竖线!吓得我不由自主地把她推开!

  她被我一推,摔倒在地,后脑嘭的一声撞到墙壁,留下一滩血迹。

  见到她痛苦的表情,我又忍不住上前重新抱起她,但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首节上一节54/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