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我和身边的女人们 第55节


  她呻吟一声,才说:“我……我就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很想说不,但想到那放射着冰冷目光的瞳孔,刚到嘴边的话又被咽了下去。

  她忍痛苦笑道:“老公……其实……你喜欢的是闻静,不是我,是吗?”

  我该怎么说?——“静静就是瑶瑶,瑶瑶就是静静,我喜欢谁不都是一样吗?”

  她摇摇头:“闻静是人类,我只是妖精,人类只会喜欢人类吧,我们妖精爱上人类,果然是不会有结果的。赛神仙说的没错。我当初也以为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可是……我现在明白了……他才是对的。你喜欢的是人类的闻静,不是妖精的我。”

  在我心目中,从来没有把闻静和伏羲瑶分开来看待,正如我刚刚说的,静静就是瑶瑶,瑶瑶就是静静,她们两个是一体的,我没办法确定我喜欢谁,我喜欢的是只有怀里的这个人,她既是人类的闻静,也是妖精的伏羲瑶。

  她想推开我,我却死死抱着不放,只好说:“老公,天亮前我就会回复真身,你不要看我,不要再想我,就当我不曾存在过吧。如果不是的话,我……我会吓坏你的。”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竭力把她压在怀里:“我绝对不会离开你半步!不管你是人类还是妖精,我绝对不会走!我宁可死在你手上,我都不会伤害你!”

  她的身体开始扭动,我抱得越来越吃力,她捶着我的胸膛,语气也急促起来:“快放手……不然……你会受伤的……”

  我闭目咬牙:“不放!死都不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瑶瑶嫩若凝脂的肌肤变得粗糙无比,体温也渐渐下降,我睁开眼睛,惊见怀里的不再是年轻的健美胴体,而是一条巨蛇的身躯!

  几滴既火烫又冰冷的液体落在我的脖子上,瑶瑶在我肩头一边痛苦呻吟一边说:“老公……快放……我……快要……快失控了……”

  话音刚落,我的右肩传来一阵剧痛!就像一把锋利的匕首,刺穿我的皮肤,撕裂我的肌肉,直插我的骨骼。

  我能放手吗?不能!我怕只要我稍有一点点松懈,就会永远失去我的妻子!

  可是紧接着剧痛而来的麻痹,迫使我不得不松开双手,迷迷糊糊地昏过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正庆幸刚刚做了一场噩梦,却惊见瑶瑶并不在身边,而身上的绷带毫无疑问地证明了我的经历并不是梦境!

  公寓里除了我一个人都没有,瑶瑶消失了,只留下一张纸条:“老公:再见了,你已经知道我的真面目,我不能再留在你身边了。不要为我伤心,我们的缘分到今天就要结束。我一直避免让你知道我的真面目,但今天已经无法再隐瞒。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回到地府之后,我也许会跟别人结婚,但不管怎样,我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永远永远只有你,我永远永远记得被你征服的感觉。

  爱你的瑶瑶。”

  我把纸条揉成一团,狠狠砸在房间的一角!——这算什么?道别?岂有此理!

  难道瑶瑶就这么看不起我吗?难道她以为我说爱她的话只是随口胡扯吗?哼哼,你也太小看我了,想丢下我?没这么容易!我一定要把你找回来!

  说做就做,我冷静下来,把瑶瑶的纸条重新折好,小心翼翼地珍藏起来,又收拾好一些随身物品,背上背包,踏上寻找妻子的征途。


第四章 真实的魅影

  我本想通过网络寻找瑶瑶的下落,这是我最擅长的,但是瑶瑶的另一个名字闻静根本没在户籍数据库中,她的其他资料也无从查起,而赛神仙作为另外一条线索,由于我不知道他的本名,没办法通过网络进行查找。没有一个正当的理由,我也无法号召其他人进行人肉搜索,由此一来,我唯一的办法就是亲自踏上征途,到瑶瑶投胎后的家乡去寻找进一步的线索。瑶瑶投胎在山东泰山脚下一户人家,这是她亲口说过的,可是她并没有说明确的地名,也没有详细的地址,我只能慢慢找。

  很快,整整一年过去了。我就像当年的瑶瑶,背着背包流浪着。我绕着泰山走了一圈又一圈,重点查看姓闻的人家,不但把泰山脚下的几个城市翻了个遍,就连乡村也细细筛了一遍,甚至连泰山上的羊肠小道都统统踩过,只差挖地三尺了,可瑶瑶还是没有半点踪迹。

  今天是十月八日,我的生日。去年的这天晚上,瑶瑶在我们的小窝里亲手为我做饭,也正是那一天,她露出了她的真面目,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我。今天晚上,我到达了旅程的最终点——泰山绝顶。我已经无路可走,所有的一切让我找到瑶瑶的希望都一一破灭,我也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如果在天亮前还不能找到瑶瑶,我就从泰山绝顶跳下去,到地府继续寻找。

  金秋的泰山已颇为寒冷,今晚没有月亮,只有点点繁星照亮着我的终点站,阵阵凉意似乎将要凝固我全身的血液。我蜷缩在树下,背靠着背包,昏然入睡。

  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瑶瑶在我身边叫我,可是不管我向那个方向看,我都无法看到她的身影。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刺骨的冷风从睡梦中唤醒。我看看手表,凌晨五点正,离日出还有一个小时。在远处的山道上,传来阵阵嬉闹声,那是来观看日出的游客,提前一个小时来到峰顶。

  想到这些人来不来都跟我没有关系,我紧了紧衣裳,打算再睡一下,就在此刻,极其美妙的声线飘过,让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这一瞬间充满了活力!那是瑶瑶的嗓音!她就在附近!

  我刷一下弹起来,竖起耳朵,就像一头追踪猎物的猛虎,把全身的感官动员起来,搜索期待已久的目标。

  声音很细很小很微弱,但我已经精确地锁定了方向——正东方的悬崖边上。

  一步一步靠近目标,果然看到瑶瑶倚着栏杆站在那边!我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我的灵魂已经完全被喜悦笼罩!天啊!感谢老天!我终于找到朝思暮想的妻子!

  “瑶瑶!”

  我狂奔过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终于找到你了!

  没想到,瑶瑶对我的呼唤不闻不问,更没想到的是,一对中年夫妇拦在我面前,一左一右把我夹在中间,怒斥道:“你是谁?想对我们女儿干什么?”

  我自从懂事起就不断被人欺负,软弱的母亲无法为我出头,我只能自己习武防身,母亲没有理由阻止我,只能一再教育我要以礼待人,不到必要时不能动武。

  面对久违了的妻子,我竟然把母亲的嘱咐丢到九霄云外,左掌一招“推波助澜”右拳一招“直捣黄龙”霎那间就将二人打倒在地。乘着前冲的势头,我变出一招“猛虎下山”直接扑到瑶瑶身上,把她抱到怀里。

  我还没来得及细细享受那阔别整整一年之久温香,巨大的危机已经降临在我身上——我一不留神越过了栏杆,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尽管我使出浑身解数,又是“擒龙手”又是“伏虎爪”又是“鹰蛇搏”最后连飞檐走壁的“壁虎功”都用上了,可是我要抱着瑶瑶,仅剩的一只手什么都抓不到,加上脚下空空,轻功再好也是白费力气!我终究不是飞鸟啊!

  无论如何,我这次的旅程总算是完美结束了,我的一生也可以完美谢幕了,因为在这垂死的一刻,我抱着我的妻子,我要跟地府的公主一起到地府去!

  这呼呼的风声,从未如此动听……

  仿佛只是一小会儿,又仿佛是过了几千几万年,我的灵魂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体。我正躺在一片漆黑的森林里,头顶没有月亮,只有星辰。说也奇怪,我从悬崖上摔下来,背包居然还在,也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更别说半点伤痕了。站起身,左右张望一下,还好,瑶瑶还在身边。我瑶瑶她的肩膀,把她叫醒。

  她睁开眼睛,不由分说地扬起手,给我一记响亮的耳光:“臭流氓!”

  我被打懵了,难道她失去了记忆,连丈夫都不记得了?对了,刚才那两个人自称是她的父母,闻静早就是孤儿,哪里来的父母?

  她挣脱我的怀抱,但没有跑远,反而拉开架势,朝我挥出一拳。

  这下可麻烦了,瑶瑶一定是失去了记忆,把我当作流氓来对付,可我怎么从来没听她说过她会武功?她的拳脚有板有眼,绝对不是胡来的花拳绣腿。

  怎么办?我当然不会打她,她是我最心爱的妻子啊!不过要我一动不动挨打,也不可能。无奈之下,我只能勉强跟她过招,只不过招招防守,绝不反攻。

  百余招拆下来,她的脸庞涨得通红,气喘吁吁,而我则没有丝毫倦意,我知道,制服她的时刻到了。

首节上一节55/6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我那美艳的小侄女

下一篇:美少妇出轨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