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10节

第二天,谢文东放弃了骑自行车,跑步到学校。我感觉到自己要应付的人越来越厉害,没有坚强的体魄是不行的。他家到一中能有两公里,就这样谢文东边跑边向空中打拳,累了就走几步歇一小会。等到了学校已经是一身是汗。今天他心情很好,到了学校门口特意和门卫的老大爷打声招呼。

老大爷向他挥挥手,“小伙子,怎么一身是汗啊,快进屋去别着凉了!”

谢文东点点头一笑,向教学楼里跑去。没跑几步,身后传来机车声。‘不会吧!’谢文东反射得向道边一跳。一辆摩托车在他身边停下。“喂,怎么又是你啊?!你是不是有在道路中间走的习惯啊?”

谢文东转头一看,忍不住笑了。骑车的正是昨天差点撞到自己,很漂亮的大牌‘学姐’。谢文东一点头,笑了笑:“学姐好!”

机车女孩脸微红,‘咯咯’笑了“你记性还挺好嘛!”

谢文东故意上下打量这个女孩,在他灼人的目光下,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娇蛮说:“喂,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吗?”

谢文东‘委屈’说:“正因为学姐很漂亮,才能让人无法忘记嘛!并不是我记性好。”其实这也是他的心里话,象这样漂亮的女孩真的让人很难忘记。

女孩脸一红,心里象突然进来个小兔子。这样的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自己会不消一顾,可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自己还不知道他名字的男孩嘴里说出,变成了另外一种味道。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感。但是她每次看见这个男孩心就砰砰跳的厉害,她不知道这种感受是什么,她决定逃避。

女孩从新骑上车子,说声‘拜拜’,没等谢文东说话,就向前开去了。走了十多米,女孩回头大声说:“我叫高慧玉!”

女孩的声音回响在谢文东的耳边,“高慧玉,好美的名字!”看着女孩飒爽的背影,心里一阵激动。一个想法从他心里冒出来:这个女孩不会就是高老大吧?谢文东摇摇头,把这种想法甩掉,心里说,天下姓高的女孩多得是,不会这么巧吧!不知道为什么,谢文东心里很不希望这个女孩会是高老大。

谢文东走进教室,里面一片嘈杂。李爽到是自来熟,和旁边的几个男生手舞足蹈不知道说什么呢!谢文东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旁边的刘婷看见他问道:“同桌!你知道吗,昨天学校操场后面的小树林里有人打架,今天好几个学生住院不能来上课了!”

谢文东一笑,摇摇头说:“我不太清楚。”然后问刘婷:“学校说要处理这见事了吗?”

刘婷摇头:“这到没听说过,不过这么大的事校方不能不管吧?”

谢文东说:“这到未必!别忘了这里是一中,全市没有比这更乱的中学了。对了,你为什么到一中来上学?”谢文东感觉刘婷应该是很聪明的女生,成绩能不错,不应到这里上学。

刘婷哭丧脸说:“我平时太贪玩,中考的时候成绩不理想,只好到这里了!”

谢文东好奇的问:“你平时都玩什么啊?女生能玩的好象不多啊!”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九章 决斗



 一提到玩刘婷可乐了,和刚才进来时看到的李爽一样,手舞足蹈说:“在家的时候看电视了,听歌了。出去就滑旱冰,游泳,蹦迪,看电影,卡拉OK什么的,反正。。。”

谢文东看看她一笑:“反正就是不爱看书,是吧?”

刘婷脸一红,轻掐下谢文东的胳膊说:“讨厌了你!”看着刘婷娇蛮的样子,惹得谢文东哈哈大笑,‘好可爱的女生啊!’但是谢文东又很快的把笑声收回来了,因为他看见李爽喷火的目光正在盯着他,里面包含着‘委屈’。谢文东面容严肃的拍拍李爽的肩膀:“兄弟,你真是受苦了。但是一定要忍受住,做一年爱国者吧!”

教室里传出李爽的咬牙声:‘东哥!这一点都不好笑,我。。。。我委屈。。。’还有刘婷咯咯的笑声。

中午张研江来找谢文东,小心说:“高老大知道昨天的事后非常生气。但是她不会马上和你动手的,还要再观察你一阵。东哥,你得小心一点了!”

谢文东点点头,问道:“昨天被我打的虎哥怎么样了?有多少人受伤?”

张研江回头向走廊里看了看,然后低语:“听说虎哥的伤很严重,一时半会是好不了。这也是高老大生气的原因,认为你太过份了,下手太恨。其他受伤的有十多个吧!”

谢文东一笑:“既然是敌人,动起手来我就绝不会留情。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的?”

张研江说:“我现在虽然跟东哥了,但是我还有朋友在高老大那里做小弟。是他对我说的!”

谢文东了解的点点头,轻问:“这个人可靠吗?他给的消息能信得过?”

张研江点头道:“这个东哥你放心,我们是从小玩到大的,他什么事都听我的。我和他说我跟你的事,本来他是想跟我一起来东哥这里,但我没让,我觉得暂时让他在高老大那里对我们能有帮助!”

谢文东拍拍他肩膀说:“这事你做的对,有了你的朋友在,我们就可以随时了解高老大的情况了。”顿了一下,谢文东突然问道:“你们高老大长什么样?”

张研江一楞,接着说:“她是一个很美的女生,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身高有一米七了,很苗条。。。。。”谢文东打断他的话问:“是不是经常穿着牛仔服,骑一辆摩托车?”

张研江惊讶的看着谢文东说:“东哥,你怎么知道的?你们见过面?”

谢文东叹口气,心说: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有想到那个女孩真是高老大。但是她的样子那么纯洁,不象是做别人情妇的人啊。谢文东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烦躁,用手指轻翘桌面。

见谢文东脸色不好,张研江知趣离开。心里猜想东哥和高老大可能有一段不寻常的关系。

三天后,午休时,谢文东自己在学校门口的小饭馆里要了一碗面条。这两天他一直没有再遇过那个女孩,心里充满了疑问。谢文东还没有吃几口,外面跑进来一个学生。进屋后眼光一扫,看见正吃面的谢文东,快步走过去大声说:“东哥,不好了,爽哥和强哥还有一些兄弟被一帮人打了!”

“什么?”谢文东站起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兄弟,脸上挂有血迹。心里暗道:这个高老大好快啊!“走,带我去看看。”仍在桌子上两元钱,和那人一起跑进学校。

那人带谢文东进到教室里,里面一片狼疾,破碎的桌椅到处都是。还有受伤的兄弟倒在地上呻吟。见谢文东回来,一个人跌跌撞撞跑过来,带着哭腔说:“东哥!爽哥和强哥都被高老大的人抓走了。让你一个人去三楼绘画室领人!他们说要是你不去就让我们准备收尸。”

谢文东面无表情点点头,没有说话,转身向外走。衣服却被说话的兄弟拉住。“东哥,你不能一个去,太危险了!我先去把三眼哥找来商量一下吧!”

谢文东拍拍拉住自己衣服的手说:“来不及了。你放心吧,我心里有底,没事的!先不用找三眼,来了更添乱。”

那人看谢文东说得这么有底,木然把手松开。这时从门外又进来二十多个人,张研江也在其中,大声说:“东哥,你不能去,我听说高老大这回下了狠心,你要是去就不打算让你站着出来。而且消息封的很死,下面小弟也不知道今天的行动,我也是刚得到消息!”

谢文东摇摇头,双手插在兜里说:“李爽和高强被他们抓了,我要是不去他俩怎么办?该来的一定会来,躲也没有用,正好我也想会会高老大呢!”

“可是就你一个人去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啊?不行,太危险了!”张研江还在坚持。

“不要说了,我晚去一分钟,李爽他俩就多一分危险。我心里有数,相信我吧兄弟!”谢文东说完向教室外走去。见所有兄弟都跟出来,站住把手一横说:“你们都给我待在教室里,谁要是再跟着我。。。。别怪我不客气!”见谢文东这么说,大家不敢再跟出来,虽然担心,也只好在心里默默祈祷了。张研江把众人叫到一起,压低声音嘀咕着,众人频频点头。

谢文东心急如焚,三步并两步,自己一人向三楼的绘画室走去。李爽和高强是最先跟谢文东的,他们的感情也最深。当听见俩人被抓走,谢文东心里象刀搅一般,知道高老大手下不会让他俩好过。心里暗暗发誓,要是李爽和高强有什么危险,自己就是拼命也和高老大一拼到底。

上了三楼,不用打听,见走廊最里面站着四五个学生,手里拎棍棒,谢文东知道那一定就是绘画室了。大步走过去,心里在慢慢平静下来。

“哎!小子,你干什么的?”一个梳小平头的学生歪着头看谢文东。

谢文东一脸平静,“去和你们老大说,就说我谢文东来了!”‘小平头’仔细看看谢文东,和旁边的人低语几句,旁边的人点点头,打开身后的门走进去。‘小平头’转身对谢文东说:“你等会吧!”

谢文东双手插在裤兜里,半转身面向墙壁,低头不语。但是他的大脑却在快速转动,思考自己怎样才能安全得把李爽和高强救出虎口,还有高老大如果真是那个‘大牌’学姐,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对她下狠手。想了一会,谢文东自己都有些心烦。暗叹道:算了,随即应变,听天由命吧!

过了五分钟,门终于打开了,刚才进去的学生对谢文东说:“大姐让你进去!”

首节上一节10/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