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19节

高慧美脸上一喜,说道:“这么说你同意了?”谢文东点点头,开玩笑说:“就怕高大姐嫌弃我这个朋友太闷了!”

高慧美把手伸到谢文东面前,微笑说:“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如果你有心事就来找我,毕竟我比你大一些,或许能帮你解决!”

谢文东没有说话,握住高慧美的小手。感觉到手中的温柔,不觉又想起那天在绘画室里的销魂一战,心里有些荡漾。微风吹过,让谢文东清醒过来,把高慧美的手放开。

高慧美脸色红晕,转移话题说道:“我其实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黑龙兄弟会打垮了。现在连校长都不敢动你,你算是一中真正的霸王了!”

谢文东摇摇头说:“其实在一中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个学校,这不是我想要的。”

高慧美说:“看来你的野心也是蛮大的嘛!你现在帮会也有了,兄弟数百人,还想要什么?”

谢文东看着高慧美,默默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只是我想发展,现状还没能让我满足。”谢文东曾经也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但是他没有找到答案。

高慧美担心说:“在学校你已经发展到极限,难道你想向社会上发展?”谢文东点头说:“我心里确实有这个计划,而且计划也在进行中。”

高慧美拉住谢文东的衣袖,说道:“你要知道社会上的人不比学生,他们要聪明的多,也厉害的多!你能在学校称王,但到了社会,这算不了什么!”

“这个我知道。我也会特别小心的!”

“如果。。。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我希望你能来找我,我或许能帮上你一些帮!”

谢文东点点头说:“高大姐,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找你的。”“希望你能记得今天的话!”“。。。。。”

谢文东和高慧美走在操场上聊了很多,也对高慧美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其实她没有外表那么坚强,和自己一样,对人生有些迷茫,寻找自己梦想的人。谢文东拿她和高慧玉比较,觉得两人各有特点,一个是成熟稳重,一个是天真可爱,都是让人心动的女孩。

当上课铃声响起的时候,两人从操场上走回来。俩人关系明显亲近了不少,谢文东对高慧美说:“大姐,我先回教室了,有机会我们在聊!”高慧美点点头,心里有些依依不舍,说道:“好吧。晚上你有空吗?”

谢文东想了一下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应该有空,大姐有什么事吗?”高慧美说道:“晚上我们一起去吃饭怎么样?”见谢文东点头说好,高慧美才转身离开。看着高慧美走远的背影,谢文东心里有些混乱。他知道自己被高慧美的成熟所吸引着,但是在心里,高慧玉天真的身影又不时浮现出来。这让谢文东很为难,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谢文东有个习惯,就是想不明白的东西自己就不再去想,反正也得不到结果何必浪费精力!说白了这也是一种鸵鸟心态。

一个月后,J市市南的鬼蜮迪厅附近住宅区里。

“当~~当~~!”一阵敲门声,房里传出不耐烦的声音,“谁啊?有什么事?”

“你好,我是电业公司的,收电费!”一个瘦高,年纪不大的少年说道。

“妈的,不是刚收完吗,怎么又来收了。草!”

少年听后脸色一变,但马上说:“最近有人说这附近有偷电的,我是特意来检查的。请你把门打开让我看看!”

“草,真鸡巴麻烦。你等会!”房里传来一阵乱响,过了一会,房门打开,走出一个二十三四岁的长脸青年。青年刚走出来,突见门口站了一大群人,知道不好,转身想跑。但是太晚了,前面几人从衣服里抽出片刀,不容分说,上前对着长脸青年一顿乱砍,青年哼了一声倒在血泊里。

后面的人没有停留,直冲进屋里,见人就砍。一时间屋里十多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打得措手不及。有人还在吸白粉,没弄明白怎么回事,身上犀利糊涂挨了数刀。不一会,十多人被砍的浑身是口子,躺在地上。那些人把白粉收拾了一下,全部带走。一个人对刚才说话的少年说:“强哥,这屋有几个女的,我们把她们怎么办?”

少年闻声走过来,看一眼几个因为害怕抱成一团的女人,说道:“不管她们,我们走。”

一伙人迅速从房里走出来,把刀藏在衣服里,直笨鬼蜮迪厅,领头的少年正是高强。

鬼蜮迪厅,J市市南的生意火暴迪厅之一。这里是由一个名为群兴会的组织看场,实力一般。他们能做到今天的地步可以说是很幸运了。群兴会老大外号色猫,人如起名,好色成性。今天在鬼蜮看见几个眼生年纪不大的漂亮妞,色心大起。带着几个兄弟一直纠缠不放。迪厅里的人都认识他,没人敢上前阻止。色猫搂住其中最漂亮的一个,手在那女生身上不停的游动,嘴里发出呵呵淫笑声。

“色猫好大的兴致啊!”一个冰冷的声音透过迪厅震人的音乐,传到色猫的耳朵里。色猫一机灵,放开女生站起来找说话的人。

一个年纪十六左右的少年穿过人群,走了过来。色猫看看他说:“刚才就是你和我说话?”

少年一点头,没有说话。见他年纪不大,但身上却有一种超强的气势,色猫不敢小看他,哈哈一笑:“小兄弟来我这不知道是想玩玩呢,还是。。。。。”

少年说道:“我对玩不感兴趣。但我对这个场子到很有兴趣。”

色猫一楞,脸色一沉说道:“怎么?你是打算抢我的场子了?”小年嘿嘿一笑:“没错!我看你年纪也小了,不如找几个女人回家去享福。你看我这个想法怎么样?”

色猫盯着少年问:“你是谁?”他的手下见来着不善,纷纷把衣服里的片刀抽了出来。周围跳舞的人一看这架势,知道不好,都一窝蜂的跑出鬼蜮,但是还留下三十多号人,是那少年带来的手下。

一个小胖子从旁边搬了把椅子过来,少年坐在上面,用手轻敲扶手说:“我叫谢文东!”

“谢文东?”色猫脸上带着疑问,他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向一旁的手下使个眼色,那人不留痕迹的慢慢向后退去。这个小动作没有瞒过谢文东的眼睛,看着色猫说:“你也不用去找你的手下了,如果没有意外他们都在医院等你呢!”

色猫心里一惊,脸色巨变,大声说:“你把他们都。。。。。”

谢文东接过话说:“他们已经起不来了!”色猫头上的冷汗冒了出来,用手一抹,问道:“小兄弟,我们有仇?”色猫心里反复搜索,他不记得惹过这么一号人啊!

谢文东站起来,“色猫,我告诉你,今天我就是来抢的。没有那么多废话,不要浪费时间了!”说着把手一挥,向一边走去。他带来的三十几号人明白这是攻击的意思,抽刀想色猫一伙扑去。色猫的手下虽都是成年人,但是人数落了下风,被数十人围在当中,自身难保,只是勉强应付着。这几十号人年纪都不大,可打起来个个不要命,手里的片刀竟向要害上招呼。不一会色猫的手下已经倒下数人。给谢文东搬椅子的小胖子正是李爽,大吼一声拔刀向色猫扑去。

色猫见李爽凶猛,自己未必是对手,从后腰上拔出一把黑洞洞的五四手枪,指向李爽。李爽吓了一跳,马上停了下来。色猫哈哈大笑道:“你们上啊!来啊!我看是你们刀快还是我的枪快!哈哈!”

一滴汗水从李爽脸上滑落,被人用枪指着还能不害怕,那是骗鬼呢。李爽握刀的手也有些颤抖。就在色猫得意的时候,握枪的手臂一阵巨痛,然后失去了知觉。手一松,枪也落到地上。色猫不可思议的转头看去,只见刚才被自己轻薄的女孩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深深的刺在自己的手臂上,女孩的脸上是带着一丝妖艳的微笑。

色猫大叫一声,把女孩推开,转身就跑。李爽一见不妙,弯腰拿起一张椅子向色猫砸去。椅子带着呼啸声落在色猫的后背上,椅子撞的粉碎。色猫哎呀一声摔到在地,如若平时,这一重击一定能让色猫起不来,但现在是生死攸关之刻,他表现出超强的求生欲望,刚趴下马上又爬了起来,忍住后背的撕裂搬的疼痛向后门跑去。

李爽见状一楞,接着大步向他追去。色猫跑到后门,心中一喜,只要跑出去,凭他对这里地形的熟悉,没人能找得到他。色猫一把把门拽开,突然楞住了,脸上不停的流着汗水。一个身高近一米八的大汉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尺长的片刀,在他开门的一瞬间,深深刺进他的小腹,深红的鲜血从色猫的小腹中流在刀身上,又顺着刀身滴在地面。色猫抓住那人的手,用不甘心,还有些不相信的目光看着他。

大汉冷冷一笑,抬脚蹬在色猫的前胸。色猫被踢得退出数步,摸了摸小腹上的伤口,说道:“我。。。我不甘心。。”大汉上前用他的衣服把手里的刀身擦干净,放回到衣服下面,从怀里拿出一张黑色纸片,放在色猫上衣兜里。然后转身离开。大汉从出现到离开没有说一句话,只是让色猫最难忘记的是大汉两眉间那道醒目的伤疤。

色猫的身体直挺挺的到了下去,小腹伤口中流出的血液随着他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红色弧线。

迪厅里,色猫的手下没有几个能站着的了,零星几人还能站住也是强弩之末,身体摇摇欲坠。大汉从后门进来,看了眼情况,笑容挂在脸上,向着谢文东一点头,扑向战团。。。。。。

十月十一日,J市南部鬼蜮迪厅及其附近发生一次大火拼。群兴会老大色猫死亡,手下还有数人死亡,数十人身负重伤。当时J市黑道火拼不断,死人事件时有发生,警察这阵对这样的案件早以习惯,在现场又没有查出个所以然,就把此事当做黑社会仇家寻仇案件简单处理。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但是黑道上却知道,在色猫的尸体上有张黑色的帖子,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在群兴会覆灭的地二天,有个名位文东会的组织抢下鬼蜮迪厅。虽附近帮会有些不服,和文东会交过几次手没有得到什么好处,最后只有妥协,不再和文东会相挣。从此以后,文东会成了鬼蜮的新东家,被市南的黑道各帮会承认。

谢文东的文东会终于踏进来黑社会这个无底的泥潭之中。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十七章 帮会

 欣欣台球厅。里面站满了人,有男也有女,女的大多年纪不大。这些人有的玩台球,有的三五成群聊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兴奋。而在里屋一张圆形桌子周围坐了六个人。谢文东坐在当中眉头微皱。

三眼大声说:“东哥,我们有了自己的场子要怎么赚钱就随我们自己了。黄赌毒三样是黑道来钱最快的买卖,东哥你看我们是。。。。”

李爽哈哈一笑说:“东哥,我看我们就来黄吧!即可以赚钱,自己兄弟还能得点便宜呢!三眼哥你说是不是?”

首节上一节19/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