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节

 谢文东不知到自己走了多久,终于回到了家里。打开门,文东的爸爸和妈妈都在。俩人看见儿子脸上有伤,赶忙问:“文东,你的脸怎么了?”

谢文东的自尊心使他说不出口是别人打的,含糊说:“外面下雨了,不小心滑倒摔的。”

妈妈关心问:“没事吧文东?用不用去医院看看?”

“妈,我没事,你别管了!”谢文东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把门关上,他现在心情很乱,不想见任何人。

谢文东的爸爸敲敲他的门说:“文东,那你吃点饭在进屋啊!”

“爸,我在外面吃完饭了。”屋里传出不耐烦的声音。谢文东的父亲转头看看妻子说:“我感觉咱们和孩子的代沟越来越大了,现在文东都很少和我们谈起他自己的事。”“是啊,这孩子。。。”

到十点多,谢文东听见父母都回房间睡觉去了。于是从房里出来,先到浴室里把身上洗得干干静静。然后到凉台把家里的工具箱找到,拿了一把装潢刀回到自己的房间里。

在自己的房间,谢文东脱光了身上衣服,赤身裸体的站在镜子前面,手里握着装潢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谢文东发出冰冷的声音:“谢文东你记住,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再欺负你!”

然后把装潢刀的刀片推出来,伸出左手,向自己的掌心处划了下去。锋利的刀片划过手掌,形成三寸多长的伤口,鲜血瞬时涌了出来。谢文东咬紧牙让自己不要叫出声,看着镜子里脸孔扭曲的自己,咬牙说:“谢文东,你要是连这样的痛苦都忍受不了,那你还有什么希望不让人欺负?”手心的疼痛感刺激他的每一跟神经,嘴里不自觉的发出‘恩恩’的呻吟声。

也许是太痛了,或是血流得太多,谢文东感觉自己一阵头晕,但手里仍紧紧握住装潢刀。谢文东的父母听见儿子的房间里有动静,象是生病的声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把开谢文东房间的门,俩人被眼前的情景吓傻了。只见谢文东的手上.地板上都是血,自己赤身倒在地上,嘴里发出微弱的声音。

谢文东的爸爸赶快用毯子包住儿子,向外走去,他的妈妈跟在后面,两人向医院跑去。

一星期后,谢文东象往常一样,提着书包来的学校,只是左手缠着白声药布。

进到班级里,不理同学们好奇的目光,默默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同学们感到一周不见的谢文东有些不一样了,可是到底哪不一样自己也说清,那只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看着同桌,徐娜关心的问:“谢文东,听说这几天你有病住院了。到底什么病这么严重啊?”

“没什么。”谢文东微微笑了笑:“只是不小心把手割破了。”

徐娜看见谢文东手上的纱布,了解的点点头,生气的说:“多大了你,自己还这么不小心!”

谢文东哈哈一笑说:“好的,我下回一定注意。”看着满脸笑容的谢文东,徐娜感觉他真的有些不一样了,至少开朗了很多。

“什么事这么好笑啊?谢文东你不为了躲我跑到医院里去了吧!哈哈!”李爽带着一脸坏笑向谢文东走过来。

徐娜一看李爽欺负谢文东就来气,大声说:“李爽,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没看见谢文东受伤了吗?”

“哎呀,他是你对象啊你这么帮他,你俩什么时候有一腿了?”

徐娜气得满脸通红,“你。。。你不要脸。”谢文东拉了拉徐娜说:“算了,就当他是在放屁吧!和他计较什么?”徐娜‘扑哧’一笑,调皮的看着李爽不说话。

李爽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盯着谢文东说:“草,你刚才说啥?”

谢文东站了起来,挺直胸膛向李爽走去,当他的面孔和李爽的面孔只有半尺远的时候停下,一字一句说:“我刚才说你是在放屁!”

大家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现在的谢文东。李爽只觉得自己头里‘轰’的一声,象火山爆发一样。红着双眼说:“谢文东,你他妈的别以为住了几天院就牛逼了?和我装什么装!”说着一拳打在谢文东的脸上。

谢文东嘴角处流出血来,但这回他没有哭,而是在笑。看着李爽‘哈哈’笑出声来,把手叉进裤兜里。当李爽和大家都以为谢文东的神经有毛病时,笑声停止了。谢文东把叉进裤兜里的手掏出来,李爽看见一把刀,一把崭新的装潢刀。

谢文东把刀片慢慢的推出来。教室里一片寂静,只有装潢刀发出的‘噶哒!噶哒!’的声音。

李爽压住心里的害怕,他不相信,一周前还让自己打得够戗的谢文东,现在能把自己怎么样!“草你妈的,别以为你那个破刀我就怕你了,烂虾还想上大盘?也不看自己是什么熊样。”见谢文东没有动,更加肯定他是在吓唬人,李爽推推谢文东的头“看见你就讨厌,现在给我滚远点。”

谢文东等他把话说完,身子一侧,握刀的手突然在李爽的眼前划过。李爽只觉脸上一凉,接着周围的同学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一股味道又甜又咸的液体流进李爽的嘴里。李爽伸出手摸摸自己的脸,是什么?好粘啊!放下手一看,满手的鲜血。

“啊~~”李爽双手捂脸大叫起来。谢文东上前抓住他的头发用力一拉,让李爽的眼睛看着自己:“知道吗?这就是欺负我的下场!”李爽看着谢文东冰冷的眼睛,只是一瞬间的感觉,这不是人类的眼睛,而是只有野兽的眼睛才能发出这样的光芒。现在他很怕,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死亡。不是因为自己脸上的伤口,也不是谢文东手里的刀,而是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即熟悉又陌生的人。

初中的学生毕竟还都是少年人,那里见过这样的场面。胆小的女生吓得哭出声来。一个男学生跑出教室,大步来到班主任的办公室,推开门跑了进去。这时的班主任正在看课前参考材料,发现自己班的学生惶惶张张跑进来,问道:“孙学文,干什么不敲门就进来了?”

孙学文喘口气说:“老师,不好了,谢文东把李爽的脸割破了,流了好多血呢!”

班主任是个男老师,平时很喜欢谢文东,觉得这孩子不只学习用功,而且脑袋特别聪明,再难的题教他一遍就会,只是性格内向一些。听孙学文说的话他有些不信,象谢文东这样的好孩子怎么能割破同学的脸呢?!但看孙学文的样子又不象撒谎,抱着一颗好奇心和孙学文向班级里走去。

到了班级门口,听见屋里一片寂静。老师奇怪的看看孙学文心说,你这个臭小子千万别骗我,要不看我怎么整你。孙学文被老师看着发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老师推开门走进教室,班里的学生都在自己的座位上坐着。先看了一眼谢文东,这时他正趴在桌子上看书。然后抬头向后看,只见李爽用一个手帕捂住脸,可鲜红的血已经把手帕阴透了,血滴答到桌子上。

老师大声问:“李爽,是谁把你的脸割破的?”

李爽抬起头,偷偷瞄向坐在前面的谢文东,发现他正回头看着自己,又是那种眼神,野兽的眼神,使他感觉到只要自己一说出真相马上就会被撕的粉碎。心里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冷战,站起来大声说:“老师,是我自己不小心割破的,不是别人割的。”

象他这样的学生老师本来就很讨厌,听他这么说松口气,“那你还坐在这干什么。陈辉,你带他去卫生室!”说完横了他一眼小声嘟囔:“真讨厌,弄了一地血!”

然后一指孙学文,“你怎么说李爽的脸是被谢文东割破的?”孙学文委屈的说:“刚才我亲眼看到谢文。。。”可当他看到谢文东的眼神时,把下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转头对老师说:“对。。对不起老师,我不应该说谎。李爽的脸是他自己划破的!”

“下回看清楚点再和我说。”老师转头对谢文东说:“文东啊,快期中考了,复习的怎么样?”

谢文东恭恭敬敬站起来回答:“老师,你放心把!我有信心拿学年第一。”

有谢文东这样的学生是作为老师的骄傲,班里有一个这样的学生,他自己和别的老师站在一起都会觉得高出一头。满意的笑了笑,拍拍谢文东的肩膀说:“文东,努力学习是好事。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别累坏了知道吗?”

谢文东乖巧的点点头:“谢谢老师关心,我会注意的!”

老师让谢文东坐下,对孙学文说:“你去拿拖布把教室里的血擦干净。”孙学文现在是认了,宁愿得罪老师,也不能把真相说出来,因为他觉得现在的谢文东把老师更可怕。老师在教室里站了一会,看孙学文把地擦干净了才离开。教室里出奇的静,每个学生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心里好象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过气。还是徐娜最先打破沉静,看着身边的同桌问:“你怎么变得这么狠了?”

谢文东漠漠说:“因为我明白只有这样才能不被别人欺负。”

“可就算李爽坏了点,你下手也太狠。那么大的伤口会在脸上留疤吧?”徐娜觉得谢文东做得有些过分。

谢文东笑了笑,说出莫名其妙的话:“人的一生早被上天注定了,就算你再努力,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说完,趴在书桌上不在理会旁边一脸疑问的徐娜。

过一会,李爽和陈辉从卫生室里回来,李爽鼻子上横帖一条四寸长的纱布,上面能看到淡淡的血丝。当李爽走过谢文东身边时停下,恭敬得弯腰鞠躬,“东哥,以后你就是我老大,我跟着你了!”

经常欺负谢文东的胖子----李爽,这时起成了他以后最忠实的护卫。满身的伤疤不知道有多少条是替谢文东挨的,这是后话。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三章

第二天中午,二中卫生间里。

首节上一节2/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