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2节

大家想了一下,这市区要找个练枪的地方太难了,人口密集,分散的也广。要是被听见枪声,说不定有嘴欠的去报警。何浩然看看大家,对谢文东说:“东哥!我看在市区不行,郊区可以。特别是西郊,那里荒芜,都是一片片的大草地。”

李爽道:“郊区好是好,但是总不能让我们一帮人拿着枪坐车吧。人家还得以为我们去抢银行呢!”

其他人也觉的李爽说得有道理,纷纷点头。

谢文东考虑一下对三眼说:“张哥,你想办法买一辆二手的大解放。破点没关系,能开就行。然后找个会开车的兄弟,帮他弄个驾照!”

三眼点头说:“恩,这个好办。现在二手车有得是,架照花点银子就能买下来!这些包在我身上了!”

谢文东看了看三个大兜子说:“把东西藏好!这枪的事谁都不要向外声张,不要以为帮会里有枪你们就厉害了,可以到处惹事。我要是知道谁这么做了,绝不轻饶他。知道吗?”

大家齐声说:“知道了!东哥!”

谢文东点点头,对众人说:“大家去自己堂口找些狠点,机灵点的兄弟,车一买回来大家就去练枪!”“是!”

“好了,没有什么事了,大家现在可以走了!”众人纷纷离开。

谢文东把三眼叫住,问道:“张哥,猛虎帮你查的怎么样了?”三眼小声说:“地址搞清了。人数大概在十人到二十人之间。如果兄弟们枪法练的准,加上突袭,不超过两轮攻击就能把他们全作掉!”

“消息可靠吗?”三眼嘿嘿一笑说:“我有个朋友就在猛虎帮里做小弟。那小子不会骗我!而且我也亲自去过一回!”

“恩!还是小心点。张哥你再去查一遍,我们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一击必胜。要不刚刚成立起来的帮会就很可能垮掉!”

三眼咬咬嘴唇说:“好,东哥,那我就再去查一遍!”谢文东拉着他的手说:“小心点,查不到没关系,千万别人发现了!注意自己的安全!”三眼感激的一点头说:“东哥放心,我心里有数!”

过了两天,三眼找人买一个辆大解放,真的很贯穿谢文东的意见,这辆破车破得看不见车身的本色,开起来不用按喇叭,二十米外都能听见震耳的‘哗啦’声,象是随时都有可能散架。架照到是还得过几天能办下来。

谢文东考虑到时间紧迫,车买回来当天就拉着众人带上猎枪去郊区。大家年纪都不大,男人也很少有不爱玩枪的,一听去打枪都是兴高采烈。谢文东等人在西郊找个荒芜人烟的地方,把几张画着圆圈的大纸挂在树上。一声令下,拿枪之人同时扣动扳机。枪声过后,纸被打得稀碎。

谢文东呵呵一笑,对大家说:“兄弟们,你们每人找一棵大树练吧!用这枪没法打靶子!”众人一听,纷纷去找大树。谢文东给三眼,高强,何浩然每人发了一把五四手枪。李爽一看急了,大声说:“东哥,我也要!”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十九章 枪火

 三眼笑道:“老肥,其实你不适合用枪,我看你还是用刀比较合适。而且现在才三把枪,你就等等吧!”

李爽一脸的不高兴,嘟囔说:“你们都有手枪了就我没有!带手枪多威风啊!”

张研江笑说:“我也没有呢!枪现在带不带都一样,以后一定会有的!再说猛虎帮那里一定有枪,到时我们多枪几把不就得了!”

李爽叹口气,“唉!也只有这样了!”

谢文东等人拿起手枪纷纷练习,李爽在旁边掘着嘴,拿着一把猎枪无聊的找麻雀打。到了晚上,众人才坐车回来。就这样,谢文东带着兄弟反反复复练习了五天,大家对手里的猎枪虽还不是很熟悉,但大多也都掌握了一些窍门。

五天后,谢文东把这几天练枪的兄弟都找到欣欣准备动手,行动计划详细说了一遍。众人一边听着一边纷纷点头,布置完后谢文东让大家先休息一会。自己和三眼,张研江等人把计划重新检查了一遍,大家都绝得没有疏漏了,谢文东才算长出了口气。

谢文东对这次行动也特别小心,因为他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他们有俄罗斯的黑帮做后盾,实力之大可想而之。所以谢文东对这次布置也是最尽力的一次。

下午五点,大家准备出发。谢文东再次叮嘱说:“不管对方是谁,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下手要恨,一律不留活口!”众人知道此行的危险,齐声说是。

六点,谢文东带着四十个兄弟坐着大解放来到一个在郊区废弃很久的工厂。大解放离工厂还有一里地的时候就停下来,谢文东留下张研江和几名兄弟看车,交代他们听到枪声停止后就马上过去。自己随三眼带着众人慢慢向工厂接近。

到了快五十米距离的时候,三眼停下来,小声说:“那里有守卫,大家小心了!”说着,用手一指前方大树下。谢文东定睛细看,果然站有俩人,看样子象是在聊着什么。现在虽是盛夏,但六点多天还是有些昏暗,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现树下的俩人。

谢文东向三眼和高强一使眼色,俩人明白。把枪交给旁边的人,抽出匕首,静悄悄摸了过去。树下两人没有发现危险的来临,嘻嘻哈哈聊得起劲。在他们心里这里是猛虎帮的势力范围,谁敢那么大胆来惹事,除非是想找死。

三眼高强二人尽量让身子贴近地面行走,悄悄摸倒两个守卫身后。等到了攻击范围,三眼二人互点下头,猛的射向守卫,一人对付一个。高强用手一捂其中一个守卫的嘴,另支手拿着匕首猛刺他的肚子。不知道刺了多少刀,感觉身前的人停止了挣扎才住手。把他松开一看,那人肚子成了蜂窝,衣服被血染成了红色。高强摸摸守卫的鼻息,没有一丝温度,确定他已经死亡。转头看向三眼,三眼刺杀的守卫,脖子上不知挨了三眼几刀,血咕咚咕咚正向外喷呢!

二人相视一笑,三眼抬起胳膊向谢文东打个手势,意思是已经安全解决。谢文东收到,带着众人向前走去。他们慢慢接近工厂,里面不时有说话声传出。三眼走在最前方,来到工厂大门口,身子躲在墙后,探头向里望去。

里面站着两伙人,一伙有十人,一伙有两人。人多一伙带头的是满头金发的外国人,三眼猜想他们应该就是猛虎帮的,另两个人应该是和他们交易的人。在那些人旁边放着四个大箱子,两量货车停在工厂的角落里。谢文东来到三眼背后,低身向里看去。看了一会,谢文东回身对其他人打个手势,大家明白,纷纷向工厂的周围散开。

过了五分钟,一人小心的来到谢文东身边,伏耳悄声说:“东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谢文东点点头,擦了擦手心的汗水,向附近的兄弟伸出三个手指。大家知道,这是让自己在心里默数一二三,然后一起开火。谢文东一手拿手枪,一手拿片刀,靠在墙上。

三个数的时间对于谢文东如同过了三年。时间到,谢文东大喝一声,从大门外串了进来。“啪”抬手就向人群里开了一枪,不管有没有打到,连续扣动扳机,一梭子弹瞬间就打空了。其他在门口的人几乎和谢文东同一时间冲出来,一起向工厂里人群射击。刹那之间,交易的十二人被放到了五个。由于猛虎帮背对着大门,离门口也最近,被射中的五位都是他们的人。

这些人都是亡命徒,刚听见枪响就知道不对,马上反映过来,各找掩体躲藏。猛虎帮带头的俄罗斯人破口大骂,手下的小弟一把把和他们交易的两个中年人抓住,“草你妈的逼,王老二你想黑吃黑!”刚说完,俄罗斯人把枪掏出来对着二人一顿乱枪。可怜这位王老二连屁也没放出来就乱枪射死。

猛虎帮的人靠在掩体下,开始向门口的谢文东等人开枪还击。谢文东见冲不过去,和手下闪到两边。双方开始对射。这时,绕到工厂后身的兄弟们听到枪响开始行动。快速的翻过厂墙,在猛虎帮背后狠狠的一击。猎枪虽没有猛虎帮用的枪威力大,但打的范围却很广,不用怎么瞄准,一枪下去打一片。

猛虎帮被这后面突然一击打得措手不及,剩下的五人身上都见了红。只有那俄罗斯人和一个带眼睛的手下没有倒地。带眼睛的人对俄罗斯人说几句俄语,然后大叫一声向身后的人冲去,奔跑中手里的枪不时的向对方射击。

身体暴露在外面的‘眼睛’刚跑了两步,就被厂前厂后的人一顿乱枪打成筛子,浑身上下都是小窟窿眼。

俄罗斯趁‘眼睛’吸引对方的注意力,一个箭步向旁边的厂墙串过去,虽然身上有伤,但身手依然敏捷,一把墙头,翻了出去。谢文东见事不好,大喊一声:“不能让他跑!”

三眼在谢文东说话同时,快步追了过去。

那俄罗斯人翻过墙头,向荒草中跑。三眼等人在后面紧紧追赶,不时的向他打上几枪,但是由于心里紧张和距离较远,都没有打中。俄罗斯人表现出超强的爆发力,不一会就把众人甩在身后。突然听见旁边的大道上有汽车鸣叫声音,心中一喜,向大道上飞奔而去。看见前方过来一辆破旧的货车,他站在道路中央大声呼救。货车在他的身边停下,从车上跳下一人,年纪不大,笑呵呵说:“需要帮忙吗?”

俄罗斯人能听懂汉语,知道年轻人话的意思,大声说:“有。。有人。。杀我!你救我!”边说边不时回头向后看。怎料那年轻人趁他回头之际,从后腰上拔出一把两寸多宽的片刀,向其复部恶狠狠刺了进去。当俄罗斯转回头发现不妥已经来不急,片刀整个刀身没进他的小腹中,刀尖在他后腰上露了出来。

年轻人见俄罗斯人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脸色也有些苍白。用力把刀抽了回来。“我不知道你是谁,要怪就怪你倒霉撞上了我!”年轻人说完,看看倒在地上抽搐的俄罗斯人,眼珠一转说道:“我们本不想杀你,但是你们给的价格太不合理了,我们也只好出此下策。”说完摸了一把脑门的汗水,把俄罗斯人踢到路边的草丛里。然后从新上车,告诉司机等会开车。

俄罗斯人瞪着眼睛仰面躺在地上,感觉血液慢慢流出自己体外,而且身体也越来越冷。俄罗斯人用尽身体最后一丝力量,抬起手,在身下的土地上写了几个俄文。

这时三眼等人从后面追了上来,一眼看到货车,大声说:“研江,看见一个俄罗斯人了吗?”

车上的年轻人呵呵一笑说:“让我挂了!”原来刚才杀死俄罗斯人的年轻人正是张研江。这事赶得也巧,张研江留在车上看守,刚开始听见一阵乱枪响,后来枪声见小,只是有零星传来,张研江怕谢文东等人有事,着急忙慌赶过来,没想道半路碰上了一个身上有血迹的俄罗斯人,而且表情慌张。张研江头脑聪明,一猜明白了大概,趁他不注意给他一暗刀。

三眼听了大喜,问道:“尸体呢?”

张研江向草丛里弩弩嘴。三眼见状大步走过去,张研江也跟了过来。上前摸摸俄罗斯人的鼻息,三眼点点头,呵呵一笑放心了。张研江盯着俄罗斯人手下的地面,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和三眼等人坐车来到工厂。

这时谢文东紧琐眉头,那个俄罗斯人看轻了自己一方人的长相,要是让他逃掉对自己始终是个隐患。正当他着急的时候,见三眼等人回来,谢文东急忙问:“张哥,那人跑了没?”

三眼哈哈笑道:“跑是跑了!但最后让研江兄弟给费了!”谢文东向张研江深深看了一眼说:“做得好!”然后对众人说:“兄弟们快把东西搬上车,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首节上一节22/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