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3节

众人把四个大箱子合力搬上车,李爽跑过来手里拿个黑色皮包交给谢文东。谢文东接过来手一沉,本想打开看看,却上了锁的密码皮包。谢文东没时间细看,把皮包往车上一仍,见四个箱子全部装上车,指挥大家上车离开。

这时高强跑过来说:“东哥,还有几个没死的怎么办?”

谢文东犹豫了一下,做了决定,“不能留活口!”高强点头说:“明白!”说完把刀抽出来,向几个没有死的人走去。本来大解放的货兜装四十号人轻轻松松,但装了四个箱子后有些人就上不来了。最后没办法,有些兄弟爬到箱子上,剩下的人才勉强上来。

车子刚到市区,谢文东让车上一部分人下来。这么多人在车上太扎眼,让下车的人坐出租车到欣欣附近的地方下车,最后在欣欣集合。

破旧工厂一战,虽打得激烈,但前后没有超过十分钟。而且干干静静,没有一个活口。猛虎会的人是第一批赶到现场的人。对此事极极是震惊,也很愤怒。东西没了是小事,但是在自己家门口东西被抢,上面子上很说不过去。后来猛虎帮发现了那名俄罗斯人的尸体,身下有他临死时写得几个俄文。猛虎帮没有说那几个俄文是什么,只是事后,猛虎帮向斧头帮发动疯狂的攻击,连带着J市另两大帮青帮,兄弟会也卷入其中。

谢文东等人没有想到他们这次做的事会引起黑道天翻地覆的大变动。J市警察更是全体出动,来个全市大巡逻。J市混乱的情况被省城知道,由省城下令,要J市警方严厉打击犯罪活动。J市的‘严打’整整提前了数个月。这些是后话。

且说谢文东等人来到欣欣,用事先准备好的灰布把箱子盖上,搬进欣欣台球厅。里面早有人出来接应,把四个箱子抬进里屋。这时大家才算松了口起,兄弟们坐在地上纷纷抽起烟,缓解心理上的紧张。谢文东进屋的第一句话就说:“今天的事大家全部忘掉,对谁都不能提起,就算是自己的爸妈也不行。这不只是关系到自己身家性命的事,而且还关系到整个帮会的存亡!你们都听清了吗?”

众人齐声说:“听清了!东哥!我们觉不说不去!”李爽站起来大声说:“谁把今天的事要说出去,我他妈劈了他!”

谢文东瞪了李爽一眼,后者吓得赶快坐下,说道:“算我没说!”众人哈哈笑了起来,气氛也轻松了不少。谢文东对三眼说:“张哥,把箱子打开看看。瞧瞧猛虎帮交易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三眼答应一声,在工具箱里翻出一把螺丝刀。来到箱子前顺着连接细缝,慢慢翘开。

大家也围了过来,对箱子里的东西也充满好奇。高强站在一边说:“都抢着看什么,从俄罗斯过来的东西,除了军火还能有什么?!”

大家一听高强的话觉得有道理,纷纷又都坐回到地上。

三眼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一个箱子翘开,探头向里看去。楞了一下说道:“强子真猜对了。可是这好象不是一般的军火!”

众人一楞,围了过来,看清里面的东西都把嘴张大了,有人忍不住说:“俄罗斯鬼子想来中国打仗啊!?”

原来箱子里面装的有火箭筒,冲锋枪,手枪,手雷,竟然连地雷也有。大家看了不禁乍舌,心想难怪这么重呢!谢文东从里面拿出一把手枪。外表成银色,枪长不到半尺,握在手中很舒服。谢文东虽不知道这枪叫什么名,可以肯定的是这枪觉不是在黑市就能买到的。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章 百万

“呵呵,这枪我认识,AK47嘛!”三眼拿着一把自动步枪说。大家也纷纷拿起看细看,AK47一般都是在电视上见过,这回货真价实的拿在手中不免有些激动。一个兄弟自言自语道:“这枪怎么和电影中的不太一样啊!?”他这么一说,大家觉得是有点不太一样。

三眼笑说:“你知道什么,电影里的枪哪有真枪,都是仿造的。我们现在拿的才是真正的AK47!”说完,三眼把玩有里的步枪,爱不释手。

一个兄弟问谢文东:“东哥,枪我们能用得上,那火箭筒和地雷怎么办?”

谢文东想了想说道:“这枪我们现在还不能拿出来。要是让猛虎帮看见了,我们都得完蛋。把枪都放回去,等以后有机会卖到外地去!”

大家听谢文东这么说,只好恋恋不舍的把枪放回到箱子里。李爽小声说:“东哥,这枪怎么也得留几把我们自己用啊!”谢文东点头说:“就算要留也是以后用,现在大家还是只能用片刀,猎枪也都得收回来!”

李爽有些不愿意,问道:“为什么啊?猎枪也不能用了!”

三眼瞪了他一眼说:“老肥你真够笨的了。我们刚用猎枪把猛虎帮的人打死你不知道啊!要是被他们看见我们有猎枪不得怀疑到咱们头上?”

李爽这才明白过来,点点头大声说:“其实我知道,我是替会里兄弟问的!”话没说完就挨了三眼一脚。

大家把枪全部放回到箱子里,然后把箱子从新封好。看着四个大箱子,谢文东心想:这要是放在台球厅里不太好,人多眼杂,说不定会走露风声,向三眼问道:“张哥,你有没有安全点的东西,箱子放在欣欣不是事。”

三眼说:“不如放我家。我自己租的房子,一般不会有人去,就算有人来也是自己兄弟。”

谢文东想了一会点头说好。然后对大家说:“好了,现在没有事了。大家谁要是累的就回家,不累的可以去鬼蜮玩,吃喝都算在会里的帐上。”

众人欢呼一声,和谢文东道别后一起奔向了鬼蜮。会里的主干几人都没有走,他们知道谢文东一定还有话说。果然谢文东见众人走后,对大家说:“各位一定要看好自己手下的兄弟,最近一阵我们要尽量保持低调。静看事态的发展,盯紧猛虎帮的一举一动。强子,这事就交给你了!”

高强为难说:“让我打架还行。现在干起‘侦探事业’还有些不习惯哩!”高强的话把大家逗得一笑。

谢文东接着对张研江说:“研江,你今天做的好,立了一大功。张哥,一会给研江提出三千快钱作为奖励,其他人每人两千。”见张研江正要张嘴,谢文东挥手打断他接着说:“会里现在资金还不是很多,给大家这些也算是极限,等以后帮会发展起来,我保证每一个兄弟都能过上好日子。其他的话我也不多说了,希望各位能全身心的投入到帮会中,为以后发展打下个好基础!”

三眼等人一起站起来,齐声说:“我们誓死追随东哥!”

谢文东微笑的看了看大家,对这种效果很满意,一个帮会要是没有一种凝心力,不用外界来攻击,自身就会垮掉。谢文东也明白,兄弟虽都是冲着自己才加入文东会的,但是这不能代表大家每次都可以义务为帮会做事。钱虽不能买来友情和威信,但有的时候却可以把这些加深。谢文东本身也没有把钱看得很重要,至今没有拿过帮会一分钱。这一点也让下面每一个兄弟对谢文东佩服有加。

谢文东这时才想起还有一个黑色的皮包,问三眼:“那个黑色皮包在哪?”

三眼一笑说:“让我藏起来了,我想既然是交易,皮包里装的东西应该和这批军火等值!”说着,走出里屋,在台球桌下把皮包拿出来。大家心想这三眼手真快,谁都没看见他是怎么把皮包藏到台球桌下的。

三眼把皮包放在桌子上,看见谢文东点头示意,拿起螺丝刀把密码锁翘开。三眼把皮包打开,映如眼中的是一沓沓崭新的百元人民币。大家眼睛不觉都有些发直,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如此多的钱。

李爽揉揉眼睛,说道:“天哪!这得多少钱啊!?我怎么觉得金光闪闪,不行,眼睛花了!”

三眼拿起一打,看了看对谢文东说:“东哥,一沓差不多有一万快!”

谢文东说:“把钱倒出来,数清有多少!”

三眼把皮包里的钱都倒在桌子上,一沓一沓数起来。数完最后一沓对谢文东说:“东哥,一共是三百沓,也就是说这一共是三百万!”

大家半天没有说话,他们毕竟年纪都不大,三百万摆在眼前都有些发愣。谢文东最先反映过来,拉了拉三眼说:“张哥,明天一早你就带上强子和浩然,把这钱你都存到银行里,但不能只存一个银行,分开存。最好一个银行别超过二十万。”

三眼点点头:“东哥,我明白!”

谢文东对大家说:“这笔钱大家最好先不要告诉兄弟们。就用它做我们的本钱,四箱军火也正好不用着急脱手了,现在风声一定会很紧,走漏消息就麻烦了!”

大家纷纷点头。谢文东看看手表,已经快八点了,问众人:“大家还有什么意见?”众人互相看看,齐声:“东哥,没有了!”“那好!今天我们就到这里,大家也都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众人离开欣欣,三眼没有走,对大家说:“今天我就搂着这三百万在欣欣睡了,明一早就去银行!”李爽心里不爽,指着三眼说他是财迷。最后让三眼一脚把他送出欣欣。

谢文东回到家里,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静。今天发生的事情另他很激动。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抢了猛虎帮的一批军火,连带着还带回来三百万。谢文东这阵对没有本钱犯了不少愁,现在突然一下多出三百万让他如同是在梦中。谢文东心里默默做着以后的打算,下一步自己应该联系麻五了,如果能联系上,毒品的来源就会有着落。

第二天,中午,谢文东来到欣欣。三眼没在,里面有三个小弟和几个客人。谢文东打声招呼进到里屋,拿起电话,按着水姐给他的名片上电话号码拨了几下。谢文东心里有些紧张,不知道电话地址是否还有效,过了二十秒,电话另一边有人接起。“喂!请问你找谁?”

谢文东喘口气,让心情平静下来,说道:“你好!我想找麻五!”“对不起,你打错了,这里没有这个人。”说着,对方就要挂线。

谢文东咳了一声:“你最好先不要挂断,我是朋友,不是警察。打电话的目的是想和麻五做笔买卖!大买卖!如果你现在就挂掉会失去一次赚钱的机会。”对方显然是犹豫了一下,过了一会,电话另一边的声音换了,“朋友你好,我是麻五,你要和我做什么买卖?”

谢文东直截了当的说:“我要白粉。很多的白粉!”“兄弟,我想你是误会了吧,这种生意我早不做了!”

谢文东心里暗笑,麻五是被警察打怕了,警惕性很高,自己索性就来个欲擒故纵,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了,天下做这买卖的多了,我可以找别人!只是有个叫水姐的朋友让我找你!”说完,谢文东故意象是要挂电话。

首节上一节23/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