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5节

大家见谢文东做了决定,没办法,只好把谢文东送到客运中心,三眼在途中把白粉市面的价格详细说了一遍,谢文东暗暗记在心中。等到了客运站,谢文东和大家挥手告别后,上了正要出发去H县的客车。李爽看着客车远去的背影,问三眼:“三眼哥,你说东哥这回去会不会有危险?”

三眼沉思说:“会!”李爽转过头看着三眼大声说:“既然东哥会有危险那我们为什么不去?”

三眼道:“正因为会有危险才不让我们去,你应该了解东哥的苦心!”喘了口气,三眼自语又向是对李爽说:“东哥把一切事情都背在自己身上,为我们铺了一条平坦的道路。我们的背上只有自己的一条命,而东哥却要担负起数百人的身家性命。但是他能承受得起,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的名字叫谢文东!也正因为这一点,你,我,大家才团结在一个集体里!”

众人听了三眼的话默默无语,心里默默祈祷谢文东能平安而回。

H县,离J市不远,坐车不道两个小时。但是和J市比起来却显得落后得多。整个县里的最高建筑是一坐五层小楼,那是县政府办公用楼。

‘白马’歌舞厅是H县最大的舞厅,外表是一坐红色的二层楼房。门面很大,里面装修的也很豪华。门口停的轿车长年不断,而且其中多为县领导专用轿车。这一点很奇怪,县政府年年向市里要钱,其实县里百姓也确实很穷,但县里领导却一各个富得流油,市里泼过来的钱被一部分市领导扒了一层皮,到了县里,又被县领导扒了一层皮。等用到老百姓身上也就所省无几了。

谢文东四点到了H县,下车后在附近书滩随便买了一本小说。

然后坐出租车来到白马歌舞厅,看着舞厅的外观,就两个字,气派!谢文东下车走了进去,里面灯光昏暗,刚进来还有些不习惯。谢文东在门口站了一会,眼睛适应过来才走进去。来到舞厅里面,马上有服务生过来,上下看看谢文东说道:“对不起,这里未成年人不得如内!”

谢文东瞪了他一眼,冷着脸没有理他,从他身边绕过细看舞厅里每一个人。服务生吓了一跳,一见谢文东那气势,觉得此人应该不是一般人。刚要离开,看见谢文东手里拿着一本书楞了一下,接着说:“不过我看你肯定成年了。先生请里面坐!”

谢文东的眼光扫了一圈,看有什么发现,找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下。服务生跟了过来问道:“先生要喝些什么?”

“给我一杯果汁。”

“好!先生请稍等,马上送到!”服务生又看了一眼谢文东后才离开。不一会,服务生把果汁送了过来,放下后没有走,站在谢文东的旁边。谢文东拿起果汁刚要喝,见服务生没有走,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服务生嘿嘿一笑问:“先生,你是不是找人啊?”

谢文东眼眉一挑,心说这人怎么会知道我找人,难道他是麻五的手下?想到这,谢文东点点头说:“没错!我是约了一个朋友在这里会面!”

服务生向左右看看,小声说道:“你那朋友是不是排行老五?”

麻五排行老几谢文东不知道,但根据麻五这个名字猜想也差不多,谢文东点头说:“没错,我这个朋友正是排行老五!怎么你认识他?”

服务生眼中闪过一丝惊奇,点头说:“先生你如果姓谢就随我来!”说完,服务生转身向外面走去。这时谢文东肯定此人十有八九是麻五的手下,要不怎么知道自己姓什么呢?!。没有犹豫,谢文东起身跟在服务生的身后。

服务生带着谢文东走出舞厅后,向对面的胡同走去。在里面转了能有半个小时,最后谢文东都感觉自己走蒙了,连拐了几道弯也记不清。最后服务生领着谢文东来到一扇大黑门门前停下,转头对谢文东说:“先生,你进去吧,里面有人等你!”

谢文东想了想,心一横,既来之,则安之,倒要会会这个麻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想罢,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三十平方大的院子,院子中央放了三把登子,上面坐了两人。见谢文东进来,打量了他一会。一个留着小胡子的人站起身,问道:“小兄弟就是谢文东?”

谢文东看看说话之人,三十来岁,五短身材,光着膀子,肌肉倒是很结实。点点头说道:“没错,我就是谢文东!”然后盯着那人说:“我要见麻五!”

小胡子转身看旁边坐着那个人。那人没说话,目光从谢文东进来就一直放在他身上。过了一会,那人对小胡子点点头。小胡子脸上一笑,来到谢文东面前,从兜里拿出一条黑布,说道:“兄弟,你自己来吧!”

谢文东一楞,看着小胡子手里的黑布想,什么叫自己来吧。见谢文东凝望自己,小胡子摇摇头说:“草!是不是出来混的,这鸡巴事还用别人交。你用这黑布把眼睛蒙上!”

谢文东这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一把把小胡子手里的黑布抓过来,挡住眼睛系上。小胡子在旁边看了看,觉得没有毛病,拉着谢文东的袖子说:“小兄弟随是来吧!”

谢文东没有说话,心里暗骂麻五有些小心得过份了,没有一点气魄,难怪会没落得这么快。谢文东被小胡子拉了不知道走了多远,然后感觉上了一辆车。路刚开始还算平坦,到后来慢慢颠簸起来。过了半个小时,车仍没有停下,谢文东心里不觉有些发慌,责怪自己太大意,没有问清就西里糊涂上了贼车。但是转念一想,他们也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不然早就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想到这,谢文东干脆把眼一闭,反正也是看不见东西,向后面一靠开始睡觉。小胡子见了,暗中佩服,此人年纪不大,但胆识却有过人。他用这种方式拉过几个人去见麻五,但象谢文东这样平静得倒真没。只是那些人都没有活着离开。

谢文东感觉刚有些睡着,旁边有人推他,耳旁传来小胡子的声音:“哎,小兄弟,咱们到了!”

谢文东恩了一声,小胡子把他拉下车。又走了一会,谢文东感觉进入到一间房子里,一个声音传出:“你眼睛上的黑布可以拿掉了!”

谢文东缓缓把眼睛上的黑布撤下来,环顾一下四周。这里象是一坐不大的小仓库,周围堆着不少箱子,墙壁破旧不堪。自己周围站了八个人,其中一人手里牵着六只大狼狗。谢文东的目光定到正坐在他对面的一个胖子身子。那人的身体可以用非常肥胖来形容,估计不下三百斤,李爽和他比简直就是孩子级的。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也正在打量谢文东。俩人互看了一会,谁都没有说话!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二章 麻五

 还是谢文东最先开口道:“想必你就是麻五吧!?”

膀子嘿嘿一笑道:“小兄弟果然聪明。不过你比我想象中的小多了!”

谢文东微笑道:“恩!有很多人这么说我,但是最后他们都不会觉得我小。”

麻五看了谢文东一会,冷声说道:“我看中国公安是不是没人了,竟然派你这样的毛头小子还做卧底!”

谢文东冷笑一声,知道对方是在诈自己,没有说话,等着麻五继续说下去。果然麻五又道:“他们以前为了抓我,分别派来五个卧底,你知道这五个人的下场吗?”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

“但是我有兴趣。我把他们的脑袋割下来,插在树枝上。他们的尸体嘛。。。。”麻五说着向旁边的狼狗一弩嘴,说道:“都在它们的肚子里,哈哈!小子,今天你就是第六个!”

“哈哈!”谢文东大笑出声,接着冷声说:“麻五,如果你的戏演完了我们就来谈谈生意。我这次来不是和你撤蛋的。你也不用拿这些吓唬我,我要是怕了就不会来!”

麻五阴森笑道:“好,果然是公安培养出来的狗。小子你有种!”说着对旁边的手下一挥手,“做了他!”

谢文东心里一惊,看着麻五的眼神觉不是在演戏。自己要是这么被他杀死还真有些糊涂。想到着,谢文东也只好放手一搏了。没有等麻五手下先动手,挥拳打在离自己最近人的脸上。那人哎呀一声,身子退出两米远摔到在地。谢文东刚要再攻击,但是最终放弃了。因为有五把枪正指着他的脑袋。

谢文东没有办法,把手举起来,对着麻五说:“你要是杀了我你会后悔的!因为你失去了一次赚钱的大好机会!”

麻五嘿笑道:“是吗?我从没有杀过警察后悔过!看你年纪还不大,是不是连警校都没毕业呢!可惜可惜啊!”说着麻五把大脑袋摇了摇,对手下说:“你们还等什么,做了他。按老规矩!”

被谢文东一拳打倒的那人站了起来,向地上吐了一口血水,连带着还有两颗槽牙。大步来到谢文东身前一句话没说,对着他肚子狠狠给了一拳。

谢文东痛得一咬牙,弯身坐在地上。一旁的五人上来把谢文东成大字型按在地面,一人从旁边的箱子里抽出一把两尺长的大砍刀,对着文东的脖子举起来就要往下砍。

这时麻五把手向前伸,阻止了那人的下一步动作,转头看看旁边一个带眼睛的瘦子。带眼睛的瘦子向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麻五明白他的意思。大声问道:“小子,你真的不是警察?”

刚才谢文东本来以为自己真的活不成了,倒地的一瞬间亲人们的面孔一一浮现在他的脑中,但是他没有后悔自己选择的路,因为它带给了自己以前所没有的快乐,他心里有得只是一种不甘。但现在听麻五这句话,才明白麻五原来是在试探自己,谢文东气得在心里把麻五的祖宗十八代集体问候了一遍。

“废话!我要是警察就第一个找人把你抄了!”

麻五哈哈一笑,挥挥手,让手下退回去,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到谢文东面前说:“小兄弟你别怪我,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小心从事。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活到今天。刚才这事我向你道歉,麻五向你陪不是了!”说完,麻五在自己脸上‘啪啪’打了两耳光。

谢文东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心想这麻五还真会做人,典型的打人一巴掌给个甜枣吃得那种人。谢文东不愿和他计较这些,平静了一下心情说:“麻五,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正经事了!”

麻五点头说:“对!来人,给东哥拿把椅子过来!”说完,一个手下搬过把椅子放在谢文东身后。谢文东不客气,一屁股坐在上面,看着麻五说:“你老大对待客人的方式还真特别是!说说你给的价吧。”

麻五说道:“市面上的价格想必小兄弟已经都知道了,我的价格和市面差不多,但有一点我保证,在纯度上要远远高出市面上的!”

首节上一节25/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