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6节

谢文东道:“你把你的价说出来我听听!”

麻五想了一下说:“二五零!”谢文东知道他说得是每克二百五十元,摇摇头说:“麻五,我这次来是诚心要做买卖的,可你一点诚意都没有!”

麻五低下头,过了一会说道:“这样吧,二二零。怎么样,够便宜了吧!这个价在市面上那些普通货都难找。”

谢文东心里暗笑,根据三眼告诉他的价格,麻五给得这个价确实够便宜了,但是现在找麻五要货的人不多,自己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想到这,谢文东还是摇摇头:“不行。我大老远跑来是为了赚大钱,看来你还是没有诚意!”说完,谢文东站起身准备向外走。

麻五一见急了,大声说:“兄弟别急啊,咱们价格可以慢慢商量嘛。”然后咬咬牙说:“这样吧,咱们就一口价,二百。这个价可是到了极限了!”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谢文东。

谢文东没有说话,还是摇摇头。麻五也站了起来,咽口吐沫说:“那你说你给多少钱!我给的价天下都没有,你小兄弟多少也得让我赚点吧!”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好,你让我说是吧。一句话,一百八!”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一百八,一百八你卖给我好了!”麻五急得差点踩在椅子上。其实麻五的情况真被谢文东猜对了,他手里有货,但是无处销售。客源早在被警察第一次抄家的时候就断得差不多了。后来又先后被抄过数次,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一位要做买卖的,麻五不会轻易放走的。

谢文东看着麻五的眼睛说:“我只能给出这个价,你要是觉得合适就卖,不合适我再去找别人。不过有一点,我要货是长期的,不是做了这一回买卖就拉倒。”

麻五搓搓两只肥手,对谢文东说:“你等等,让我考虑一下!”麻五在小仓库里来回走动,心里快速计算着利与弊。他手下的兄弟们把目光都放在他身上,他们有好几天都没有钱花了。

最后麻五一跺脚,看着谢文东问道:“这回你能要多少?”

谢文东想了一下说道:“我要二十斤!”麻五和他手下都是一楞,二十斤可不是个小数目。麻五从新打量一下谢文东道:“二十斤?小兄弟你能吃得下这么多?”

谢文东笑了笑:“我能不能吃得下是我的事。只要你答应我的价,这次我就要二十斤。以后也许还会更多!”

麻五哈哈大笑:“好!兄弟够爽快。那我也不墨迹了!就按你给得价。哈哈!”谢文东虽然给的价极低,但麻五还是赚钱,只是赚得少了而已。

谢文东说道:“还有句话说在前面,货得规你们送,货到就付款。这点你应该不反对吧?!”

麻五指指谢文东笑说:“这个自然,你小兄弟真是精明啊!哈哈,兄弟晚上就别走了,大哥我好好招待一下你!”说完,问手下的人说:“晚上杀几只鸡,弄点酒和肉,我和这位兄弟要好好近乎近乎!以后大家还要亲密合作呢!”

大面的兄弟答应一声,乐呵呵向外跑去。谢文东说:“麻五,不用客气。这顿饭我是要吃的,但不用弄太多,随便点就好!”

麻五一摆手说:“你是客人,第一次来自然要好好招待。兄弟也别叫我麻五了,显得外道。我比你年长几岁,叫我一声五哥兄弟你也不吃亏!”

谢文东一想也对,以后和麻五少不了接触,直喊外号是有些不大好。谢文东客气说:“那好,小弟就高攀了。五哥!”

麻五乐得嘴都快合不上了,一劲说好!拉着谢文东的手说自己又多了一个了不起的小兄弟。谢文东在心里说:刚才对自己还是要杀要刮的,现在就成兄弟了,这个麻五果然不是一般人,自己还要小心应对。

谢文东很‘热情’的和麻五聊了起来。说得大多都是无关紧要的话,麻五对谢文东讲述自己以前的事迹,如何风光,如何威风,到后来又如何没落。最后谢文东听得快睡着了。见谢文东兴趣缺缺,麻五贼笑道:“小兄弟,晚上给你一个惊喜啊!哈哈!”说完,麻五哈哈笑了起来。

谢文东一楞,问道:“什么惊喜?”

麻五眼睛眯成一条缝说:“兄弟别急啊,到时你就知道了!”

谢文东瞥瞥嘴没说话,猜想这个老滑头能给自己什么惊喜。晚上七点多,麻五的手下把饭菜都准备妥当,从外面搬了一张大圆桌进来,摆在中间。麻五招呼谢文东坐下,拿起一瓶老白干给谢文东倒了一杯,然后给自己倒满,拿起酒杯说道:“兄弟,咱哥俩头一回见面,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请兄弟别往心里去。大哥先自罚三杯算是向兄弟你陪理了!”

说完,麻五连着干了三杯,然后又倒了一杯说:“兄弟,这杯咱哥俩干了。为了以后我们能合作愉快!”

谢文东点点头说:“以后免不了麻烦五哥!干!”“干!来来来!大家一起举杯干了!”谢文东和众人一起干了一杯。谢文东没有喝过白酒,干了一杯觉得嗓子快冒烟了,赶快吃了几口菜。麻五一见谢文东的样子就知道他不能喝,也就不在劝酒,和手下的兄弟一杯接一杯干着。看得出来,今天麻五是真高兴了,拉上谢文东这个大客户,以后就有钱花了。酒不免就多喝几杯。

谢文东边吃菜边问:“五哥,货得什么时候能到J市?”

麻五想了一下说:“兄弟要是急用,不出三天我就能把货送到!”

谢文东点头说:“好,我等你消息。回去后我买部手机,然后把号码告诉你。货到之前你打电话告诉我一声。”

麻五笑说:“兄弟,怎么连个手机都没有啊,用不用五哥送你一部?”

谢文东一笑,知道他在客气,看他的样子穷得都快尿血了,还能把手机送给自己。嘴上却说道:“五哥,要送等以后咱们关系熟了再送,现在你要是给我东西我还真不好意思要呢!”

麻五一听这话乐了,既给自己面子又给自己个台阶下,“行,有兄弟这话,你这朋友我就交定了。今天五哥高兴,兄弟再陪我喝一杯!”谢文东没办法,只好和麻五又干了一杯。过了一会,酒劲上来,谢文东感觉头有些微晕。不管麻五再怎么劝也不喝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都吃得差不多了,麻五摇摇晃晃站起来说:“老马,去给我兄弟找个又大又干净的房间!”老马答应一声,向外走去。

麻五拉着谢文东的手,口齿不清的说:“兄弟,我今天有点多了。主要是高兴啊!兄弟,玩过女人吗?大哥这里有。来,我领你去挑一个!”说完,麻五拉着谢文东,不管后者答没答应向屋里的一个小黑门走去。来到门口,大声喊:“老马!老马!”

谢文东笑说:“你不是刚把老马叫走了吗?”

麻五一拍脑袋,“你看我着记性!行,兄弟没喝多,记性比我好!”回头大声喊:“老七,老七在哪呢?”话音刚落,被麻五叫做老七的跑过来,说道:“五哥,这回尝尝鲜啊?”

麻五一巴掌打在他头上,骂道:“尝你妈尝!把那个雏找出来,让她陪我兄弟睡一宿!”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三章 处女

 老七答应一声,用钥匙把小黑门打开,弯腰走了进去。谢文东低头向里看了看,黑漆漆一片,什么也看不清。只是听到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

谢文东奇怪的看了看麻五说:“这是。。。。?”麻五哈哈一笑说:“兄弟们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都快憋疯了,再不找点乐子让兄弟放松放松,那我这个大哥可就没法坐了!”

谢文东陪着他笑了笑。心里知道,里面的女人要不是抢来的就是骗来的,对她们的遭遇也有些同情。但是自己救不了她们,只能愿她们自己命苦了!

不一会,老七从里面拉出一个满脸泥土的女人出来,那女人好象知道在自己身上将要发生的事情,拼命的挣扎,但是双手被老七死死抓住。麻五上前狠狠打了女人一耳光,“草你妈的,给老子消停一会。就他妈的数你脾气大!”说着,用肥手把女人脸上的泥土擦了擦,点点头一笑,对谢文东说:“兄弟,这小姑娘给你了,今天你享福喽,这个保证是个处儿!哈哈!”

谢文东仔细打量她,但是也没看太清,感觉她的年纪应该不大,穿着单薄的看不清本色的连衣裙,相貌清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充满恐惧得看着自己。谢文东本想拒绝麻五的好意,但是看见姑娘的眼神,暗叹一声,她要是不陪自己很可能去陪麻五,这样一个清白的姑娘就白白糟蹋了。想到这,谢文东没有说什么。

麻五对着谢文东怪笑道:“兄弟晚上好好享受吧。五哥我现在头晕的厉害,先去睡觉了。兄弟有什么事就吩咐我下面的兄弟。”

谢文东说:“那好吧,五哥今天喝得不少,早点休息。”

麻五挥挥手向外走去。一边的老七对谢文东说:“东哥!你带你去房间看看吧!”谢文东点点头。

老七带着谢文东走出小仓库,这时谢文东才看清外面的环境。周围是一片大草颠,向远处往去,黑茫茫一片看不清。在小仓库的旁边有一排小平房,也是破旧不堪。老七出来后大声喊:“老马!老马!”

不一会,老马从离仓库较进的一间平房跑出来,“哎!老七,撤脖子叫你奶奶的逼啊?”

老七问道:“草!大哥让你收拾的房子弄好了没,东哥要休息了!”老马说:“恩!早好了。”

“奶奶的,早好了不快点出来。”老七转头对谢文东一伸手,笑说:“东哥,里面请。地方简陋了一点,多包含!”

首节上一节26/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