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品小说 >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第27节

“你们也不用太客气,我随便住个地方就行!”谢文东点点头,向那平房走去。进屋后,此房不大,屋里不到二十平,装饰简陋,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几把凳子就没有其他的东西了。谢文东在屋里转了转,感觉这里又阴又潮,忍不住打个冷战。

老七拉着姑娘进来,那姑娘来到门口又开始挣扎起来。老七狠踢了她一脚,硬是给拉进来,对谢文东说:“东哥,你休息吧,嘿嘿!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谢文东看看姑娘低头想了想,说道:“她太脏了,你帮我打盆水,让她洗一洗!”

老七一拍头,笑说:“你看我这木瓜脑袋,怎么把这事忘了。东哥,你等会儿,我马上把水送过来。”说完,老七喊声老马向外跑去。

谢文东看着老七的背影摇摇头,转身看向那女孩,见她在墙角处缩成一团,明亮的眼睛正看着自己。谢文东走到女孩近前,刚要说话。那女孩猛的站起身向门外跑去。谢文东吓了一跳,见女孩跑到门口又站住了。好奇的走过去向外一看,谢文东呵呵笑了。原来外面有十二只发着绿光的眼睛正盯着要跑的女孩,六只狼狗站在门口,森白的牙齿露出嘴外,口水顺着嘴角流了出来。女孩在门口站了一会,又慢慢走回来,见旁边谢文东的笑脸,脸一红骂道:“你真是个卑鄙无耻的人!”

谢文东被骂得一楞,没想到这丫头如此大胆,身在险处还敢出言不逊,心里对她有些佩服。面上却嘿嘿一笑:“我还有更卑鄙无耻的事没做呢!”说着,谢文东伸手向女孩的衣服抓去。

女孩吓得大叫一声,闪到离谢文东最远的角落。一看女孩慌张的样子,谢文东就想逗逗她,大步跑过去。女孩没有谢文东速度快,不一会就被谢文东抓住衣服。女孩拼命的挣扎着,连手带脚的打在谢文东身上。

谢文东闹够了,刚要把手松开,忽然手腕一阵疼痛,低头一看,女孩的脑袋正贴在他的手上,不用看清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你这该死的。。。”谢文东搬住女孩的脑袋,费了好大劲才把手抽回来,仔细一看手腕上多了两排血红的牙印。

女孩看见谢文东要杀人般的目光,蹲在墙角处又缩成一团。谢文东叹口气,心中暗骂自己:该!让你贪玩,没事找事,被咬了也该!心里憋气,谢文东一屁股坐在床上,怪自己太孩子性了。

不一会,老七和老马从外面端着一大盆水进来放在屋里地上。老七对陪笑说:“东哥,水弄好了。还是温和的呢!”

谢文东心里不爽,啊了一声,说道:“好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俩也去睡吧!”

老七看了看谢文东,又看了看墙角的姑娘,最后目光落在谢文东手腕的牙印上,嬉笑说道:“明白,明白,我俩这就走,东哥慢慢玩。处儿有的时候就是太野了,呵呵!”说完,拉着老马走了出去,回手把门关紧。

谢文东见俩人出去,转头对女孩说:“我看你好几天没有洗澡了,现在这有水你洗一洗。放心,我不会偷看的!”女孩看了看盆里的水,眼中写满的渴望,但是又马上把头低下。

谢文东看着眼里,明白女孩怕什么,躺在床上笑说:“你放心的洗吧,我对小女孩不感兴趣。既不会咬你,也不会吃了你!”谢文东转身,面部对着墙面,不再看女孩。可是半天没有听见动静,谢文东叹口气,眼一闭,不在管她。脑海里闪过女孩缩成一团的身子,心里有些难过。责怪自己刚才不应该逗她。现在自己已经是个坏蛋了,如果再玩弄这女孩自己就又是个混蛋了,不知道坏蛋加混蛋等于什么。谢文东躺在床上胡思乱想,今天他真有些累了,加了喝了点白酒,不一会迷迷糊糊进入半睡眠状态。

女孩蹲在墙角,等了好长时间,感觉谢文东真的睡着了。心里奇怪,眼前这个坏蛋好象不是太坏,至少他没有把自己。。。。想到这,女孩脸一红。站起来,慢慢走到床边,小心推了一下睡觉的谢文东。后者没有反映。女孩胆子大了一些,连续推了几下,还是没有反映。女孩把悬着的心放下。看看四周,窗户上有拇指粗的铁条,不可能从窗户逃跑。最后还是蹑手蹑脚的向门口走去。把门推开一条小缝向外看,本来趴在外面的狼狗,突然站了起来,向着门缝‘恩!恩!’哼哼!

女孩赶快把门关上,想起自己身陷魔窟,生死两难,家里人不知道得急成什么样。想着,女孩的眼泪掉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女孩心情平静了一些。看着盆里的水,身上不禁难受起来。她有几周没有洗澡,身上的泥臭味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看了看床上的谢文东,最后下的决心。把身上的衣服慢慢不出声的一件件脱掉,娇好的身材暴露在空气中。女孩裸身蹲在大水盆里,用粘水的手巾擦拭身上的泥污。

虽着女孩身上泥污的洗掉,粉白的肌肤逐渐显露出来,娇巧的胸部微微翘起。女孩的年纪并不大,发育也没有完全。等女孩把身子洗干净后,快速擦了擦,然后迅速的穿上衣服。转头看看床上的人,见还在睡眠中,心情放松了不少。女孩搬了一把椅子坐在离床最远的地方,靠着墙盯着睡觉的谢文东。

快到凌晨一点了,女孩精力也到了极限,靠在墙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女孩被冻醒了,屋里的阴冷让她打个冷战。看了看床上的谢文东,正盖着被蒙头大睡呢。凭什么自己就得挨冻而他就不用,一股怒气在女孩心底升起,来到床边,用力把谢文东身子向里推了推,空出一块地方,女孩躺了上去。

过一会,女孩把谢文东身上的被拽了过来,盖在自己身上,眼一闭,睡着了。

谢文东睡得正香,感觉到女孩在推自己,也没有理她。过一会女孩躺在自己身边谢文东也没有在意。没想到她越来越过份,后来竟然把被也抢走了。谢文东睁开眼睛,把被又拽了回来。一会女孩冻醒了,见被又给拽回去,气得咬咬牙,一把把被抓了回来。。。。。。

就这人,床上二人在没有硝烟的床上战争中不知道争斗了多久,最后在俩人都感觉到温暖的情况下,迷迷糊糊睡着了。

清晨太阳缓缓升起,明媚的阳光射进屋内。乡村特有的清洁气息让人倍感神爽。

谢文东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身上好沉,抬起头一看笑了。原来女孩靠在自己的身边,一支胳膊搂着谢文东的脖子,一条嫩腿抬起压在他的身上。整个人象八爪鱼把谢文东抱住。谢文东红着脸把搂住自己脖子的手拽了拽,可是没拽动,女孩的手指死死抓住自己一边肩膀的衣服。他的动作惊动那女孩,得到的反应是搂得更紧了。

谢文东叹口气,转头看女孩的睡脸。现在脸干净多了,原来的容貌也显露出来。是个异常的漂亮的女孩,年纪不会超过十五岁,长长的睫毛下似乎还有未干的泪痕。

谢文东心里一痛,她只不过是个孩子,还是需要被父母爱护的年龄,但却落到麻五这帮人的手里受尽折磨。麻五等人根本就不知道人性为何物,连这么小的女孩也抓来。讽刺的是自己还要和他长期来往。‘唉!人的劣根以淫为首,古人的话诚然无错!’谢文东心里决定一定要把这个女孩救出魔窟。

谢文东静静的躺在床上,任女孩搂住自己。女孩睡得并不安稳,一会皱眉,一会小嘴说着梦话。谢文东轻拍她的肩膀,嘴里轻声慢哼着歌曲,女孩逐渐安稳下来。

“砰,砰!”过了很久,门外传来敲门声,接着门被打开,麻五肥胖的身体走了进来。看见床上谢文东和女孩的样子哈哈一笑,说道:“兄弟昨晚很舒服吧!破处儿的感觉最爽了,哈哈!”

谢文东压住心里的厌恶,笑说:“五哥说的对极了,小弟现在要起床,五哥你看是不是。。。。”

麻五恍然大吾道:“哎呀,你看我这脑袋,我先出去。兄弟不用着急,不用着急,慢慢来!哈哈!”麻五边说边走了出去。看这麻五的背影,谢文东冷笑一声,知道麻五想歪了,这样更好,早晚有一天自己会让他笑不出来,前提是自己得先把他榨干。

同时,麻五的说话声也把女孩惊醒,见自己连手带脚搂在谢文东身上,脸红得象是快渗出血来。用被子把脑袋蒙住。谢文东见女孩天真的样子,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听见他的笑声,女孩把被子盖得更紧了。真象是个受惊的小兔子,谢文东心里突然冒出一个这样的想法。拍拍被下女孩的头说道:“起来吧,我们都这样睡了一夜了。太阳快照到屁股喽!”

说完,谢文东起身下床。穿上鞋,在屋里伸伸腰,昨天晚上他一直都没怎么睡安稳。谢文东信步走出小屋,仔细看看了周围的情况。昨晚天太黑没有看清,现在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一坐类似工厂的地方。四面有破旧的矮墙,院内乱草杂生。昨天和麻五见面的地方并不是小仓库,感觉上更象是厂房。心里佩服麻五,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站在厂房门前的麻五,见谢文东出来,笑呵呵迎了上去,别有深意的说:“兄弟这么快就‘穿好衣服了’,哈哈!”

谢文东尴尬得笑了笑,说道:“五哥,兄弟和你商量个事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麻五拍拍胸脯说:“兄弟有什么事你就说,五哥能做到的一定帮你!”

谢文东故做不好意思的样子,把头低下,一会又抬起,一会又低下,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没说话。麻五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什么事没见过。一看谢文东的样子就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想了想问道:“兄弟是不是想要那小妞啊?”

谢文东心里暗笑麻五聪明,但脸上却是一红,抬起头张了张嘴,还是没说话。只是把头点了点。

这事倒让麻五为难了。他不是在乎一个女人,而是怕把这女孩交给谢文东,万一跑了告诉警察这里的事,那他可就完了。麻五心里矛盾,脸色变换不定,谢文东看在眼里,小声说道:“五哥是怕那小妞到我手里会跑吧?这点五哥你放心,进了我手里的东西,毛都不会飞出一根。实话和你说吧,小弟在J市也算是有一号,下面的兄弟也不下数百人,要是看一个女孩。。。。哼哼!再说,她要是跑了我也完蛋。五哥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第一卷 少年热血 第二十四章 惊变

  麻五认真得看看谢文东,根据他的经验谢文东没有说谎,而谢文东确实也没有说谎。低头想了一会,麻五不愿因为这事得罪谢文东,一咬牙说道:“得了!既然兄弟看上那我也没什么话说。只是兄弟,你千万小心,不能让他跑了!”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五哥,你看我是做事那么不小心的人吗?”

麻五点点头,说道:“兄弟的能力我相信,一会那女孩你带走!兄弟,今天我也不留你了,我打算过几天就把货送到,兄弟你看怎么样!?”

谢文东见麻五答应把那女孩给自己,心里很高兴,说道:“没问题,我等着你的货。五哥你就等着收钱吧!”

麻五楞了楞,接着和谢文东相视大笑起来。女孩在谢文东刚出去的时候就起床了,躲在屋里从门缝偷听他俩的谈话,最后知道大脸胖子要把自己给那个清秀的少年,心里有喜有忧,喜得是她感觉那个年轻人不象坏蛋,虽然也不是好东西,但总比大脸胖子强多了。而忧的是自己又不知道会被带到那里,可能离家越来越远了,说不定还会被卖掉。女孩现在心里真是五味具全了。

谢文东和麻五又说了一会说。等到了中午,和麻五辞别。麻五也不留他,叫车把谢文东连同那女孩一起送回H县,临终还叮嘱谢文东小心,千万不能让女孩跑了。谢文东气得很想把脚印印在他的肥脸上,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到了H县,谢文东没有停留,让司机直接送他去J市。司机知道他的麻五的好朋友,不敢耽搁,把车直接开到J市。等到了欣欣台球厅附近,谢文东拉着女孩下车,让司机回去。谢文东不想让麻五的人知道自己这里的汇合点。

谢文东拉着女孩的手来到欣欣,里面有数十个兄弟愁眉苦脸的讨论些什么。‘怎么这么多人在欣欣,难道出事了’谢文东感觉不好,推开门大声说:“你们都在这干什么,出了什么事?”

众人一见谢文东,马上围了上来,一人急声说:“东哥,不好了,出大事了!”

谢文东看着他,说道:“出什么事了?给我说清楚!”

众人你一句我有一句乱成了一团,谢文东听了半天没明白,大喊:“都别嘈!一个个说。你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谢文东一指刚才说话的人,那人带着哭腔说:“东。。。东哥!爽哥让人砍了。。。砍了十七刀在医院里,强哥让警察抓走了!”

首节上一节27/24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txt下载

上一篇:坏蛋是怎样炼成的2

下一篇:女教师的课后辅导